第三百九十五章 太阴与太阳/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火符》乃是一种召唤天地阳烈之火的符咒,属于大咒类别。

天地分阴阳,万物同样有阴阳之分。

火焰,同样如是。

其中,太阴、太阳之火,为天地至极火焰。

前者阴柔,寒冷刺骨。

后者阳烈,炙热狂暴。

这部《阳火符》召唤天地阳烈之火,乃是召唤炙热狂暴的火焰。

当然,并非太阳之火。

但即便如此,圆满的符咒若经施展,也足以焚灭数十里地域,让大地寸草不生,地泉干涸。

其威势,即便寻常聚神境强者都得退避三舍。

墨文青留下这部符咒描摹符纹,可谓授业,恩情无量。

孙逸欣喜之余,同样不胜感激。

他掌握的符咒不多,都是小咒。

虽然符咒的威势可以随着描摹的材料不断提升,但终究具备局限性。

增长提升的威势,远不及大咒,乃至禁咒更强盛。

这便是增量,不增质。

就好比野鸡长得再肥美,也不及一只凤凰幼崽更值价一样的道理。

翻阅着这部符咒秘籍,上面绘画着符纹样式,并标记着详细解析。

而在锦盒下方,还放着墨文青描摹《阳火符》的经验手札,记录着描摹感受,以及注意细节。

总体而言,十分详尽。

孙逸细细品读,将《阳火符》的样式铭记于心,并用纸笔尝试描摹了一遍,熟悉了下符纹的走向与勾勒。

渐渐地,得心应手,熟能生巧,基本可以做到一气呵成。

孙逸这便是开始勾兑颜料,准备着手描摹。

他相信,有了这张《阳火符》,明日决战杜无常,他将稳操胜券。

届时,将不惧杜无常,亦或者邹氏可能怀有的暗算。

颜料乃是以灵兽精血,与细末灵粹勾兑的。

在墨文青的指点后,孙逸对颜料的勾兑有了明确了解,所以勾兑时十分注意搭配。

因为《阳火符》属性为火,十分狂暴,颜料与之相生,则是选择了属性温和的木属性灵兽精血,并额外添加了几滴灵木汁液。

颜料最终兑换出来,散发开了一种馨香,沁人心脾。

充满了一种盎然生机的气息,让人呼吸一口,都觉得精神奋发。

颜料兑换出来,便是选择灵兽皮囊。

毫无疑问,孙逸选择了那张烈焰雄狮的皮囊。

皮囊早已经过打磨,可以直接进行描摹。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孙逸搬来案桌,铺开皮囊,以镇纸压制四角,挑选了硬性描笔。

深吸一口气,屏息凝神,孙逸沉膝坐胯,便是提笔而动。

描笔轻轻沾满颜料,便是笔走如龙,迅速而动。

只是,初次尝试,没有控制住力道,仅仅描摹了几条,勾勒出来的符纹便是粗浅不一,浓稠变化极大。

最终,没有持续多久,便是噗的一下爆开。

皮囊爆开一团火焰,烧成灰烬。

孙逸被爆得满脸黑,沾满了灰尘。

但他并没有气馁,分析了失败因素,便是再次尝试。

第二次尝试,力度逐渐均匀,符纹逐渐工整,渐渐流畅。

但是中途时,颜料沾染不足,导致后继乏力,从而再次失败。

孙逸不禁扼腕叹息,顾不得衣袍破碎,发丝蓬洉的狼狈,再做准备。

反复观摩了符纹样式,推算了各种因素,确认万无一失,没有再遗漏任何细节,他这才继续第三次描摹。

终于,第三次一路顺畅,符纹勾勒十分流利。

符纹公正,力度均匀,似模似样。

只是,越到最后,一如既往的艰难晦涩感再次传来。

随着符纹勾勒过半,天地元气开始蜂拥,朝着皮囊内灌溉而入。

符纹顿时蠕动膨胀,宛如复苏的蛇蟒蛟龙,挣扎交织,如欲挣脱皮囊,化身冲霄一样。

从而引来阵阵天威降临,无形大势压盖下来,作用在孙逸身上,让得孙逸手脚四肢都是变得沉重起来。

如负山岳,举步维艰。

孙逸顶着滔天压力不断坚持,但最终仍然没有抗住。

“轰!”

骤然一声爆响,天地元气忽然紊乱,符纹崩断,一切都在霎那崩溃,发生大爆炸。

皮囊炸成碎片,被汹涌的天地元气撕成齑粉,随着狂浪飘扬。

元气沸腾,掀起一团烈焰,宛如火山爆发,猛地喷薄爆开。

孙逸被烈焰缠绕,被恐怖气浪掀飞,撞得四周房舍墙壁滚滚震动,雷鸣不断。

若非房舍摹刻着神纹守护,只怕早已塌成一片废墟。

房舍内温度急剧飙升,阳烈的气息充满虚空,烘烤得空气嗤嗤作响,噗噗爆鸣。

孙逸被烈焰缠绕,衣袍被迅速烧成灰烬,浑身血肉肌肤都被烈焰烧得焦糊。

并且,阳烈的气息渗透肌肤,灌入体内,将孙逸血液都是点燃,要焚烧干净。

“嘶!”

饶是孙逸体魄强悍,经过各种秘诀磨砺,却仍然感受到了剧痛,难以忍耐。

仿佛要被烧成灰烬,难以抗衡。

烈焰熊熊,孙逸都是化作了火人一样,在地上痛得打滚。

元力喷薄,驱逐阳烈气息,碾灭浑身火焰。

可是,收效甚微,这种火焰不是凡火,乃是天地大势勾动的阳烈之火。

其附燃性尤胜凡火数十倍,孙逸被逼无奈,猛冲出房舍,奔向了别苑内挖掘的池塘。

噗通一声栽入池塘内,冰凉的池水汹涌而来,才将这种火焰压制下来。

炙热的灼烧感渐渐熄灭,火焰最终被淹没。

但是,待得一切平息,池塘中的水,却足足被蒸干了一半。

这可是占地百米之广的池塘,盛满了池水,却被蒸干一半。

并且,池塘内的水生物,如睡莲、观赏鱼等,全都枯萎死亡。

一只只死鱼漂浮在水面上,散发着浓浓的鱼肉香味。

可想这种火焰的燃烧性有多强。

若是换做寻常人,绝对沾之必死。

并且,这还是符咒未曾完成带来的反噬。

若是符咒完成,彻底勾动天地大势,其威势得有多么恐怖?

焚烧聚神境强者,绝对不在话下。

聚神境之下,沾之难逃。

“嘶!”

从池塘中冒头,孙逸仍然忍不住嘶痛,剧烈的痛楚,让他一张脸都是变形。

步履蹒跚的走出池塘,孙逸浑身光溜溜,衣袍早已被焚烧成灰烬。

一身赤‘裸’,周身肌肤却是一片焦糊,血肉模糊,被大面积烧伤。

甚至,有的地方更是看到了森森白骨,血肉都被烧烂。

那般模样,惨不忍睹,不忍直视,看起来可怜至极。

这般伤势,若是换做寻常人,早已经死了。

也亏得孙逸生命力旺盛,血肉身躯接连经过几部秘诀熬炼,才得以撑住。

但尽管如此,却也依旧重创,精血受损,元气大伤。

若是没有特殊手段,或者天材地宝疗养,只怕都要休养半年。

“咕噜!”

低头端详着自身伤势,孙逸都是咽了口唾沫,有些心有余悸。

他都有些犹豫,还要不要继续描摹下去?

描摹这种符咒,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以他现在的修为,完全无法承载天地大势的倾轧。

若是继续坚持,在最后关键时刻失败,其反噬的恐怖,都难以想象,恐怕孙逸都难以承受。

思及于此,孙逸都有些忌惮了,心底生出了几分犹豫。

而在孙逸尝试第三次失败时,造成的影响引起了墨文青和樊明宏的注意。

空气中躁动的阳烈气息,以及沸腾的天地元气,自然瞒不过墨文青和樊明宏两位宗师的感应。

樊明宏顿时笑了起来:“这小子,真是沉不住气,是个急躁性子。”

墨文青没有说话,而是微微皱眉,朝着孙逸所在的房舍看了一眼。

樊明宏有所察觉,笑容微滞,不由蹙眉,疑问道:“如何?”

“甚好!”

墨文青略作沉默,颌首答道。

樊明宏再次展露笑颜,喜笑颜开道:“老夫早就说过,此子绝非池中物。”

“不错!”

墨文青深以为然,赞同道。

樊明宏哈哈一笑,愈发得意。

笑罢,随后询问墨文青,道:“那你觉得,他可能成功?”

“有可能!”

墨文青思量了下,评价道。

“这算什么回答?”樊明宏皱眉,一脸不悦。

墨文青看了樊明宏一眼,背起了双手,昂首转身,一脸悠闲的朝着大厅走去。

背对着樊明宏,悠然道:“老夫忘了教他,描摹符咒,不只是与选材有关系,描摹时的心境,更也与之息息相关。”

“《阳火符》属性刚猛阳烈,最忌焦躁。他若沉不住气,难以宁静,成功的几率,不足一成。”

“他若沉心静气,精心打磨,天明之前,兴许能有一线机会。”

樊明宏闻言,顿时变脸,破口痛斥:“好你个老匹夫,居然留一手。”

瞪眼痛斥一番,樊明宏急忙转身,便要朝着孙逸所在的房舍匆匆而去。

他得把这个关键告知孙逸,提醒孙逸注意。

墨文青有所察觉,却未回头,依然朝着大厅走去。

只是,语气却是变得漠然:“细心呵护,孜孜教诲,固然没错。但若拔苗助长,代劳驾车,那教导出来的可就未必是栋梁。”

樊明宏霍然止步,匆忙的身影停歇了下来。

他浓眉微皱,国字脸一片深沉。

墨文青的话,显然是在警告他。

但细细思量,樊明宏却是幡然明悟。

犹豫了下,担心的望了一眼孙逸所在的房舍,最终收回了脚步,重又转身,沉着脸追着墨文青的背影离去。

【作者题外话】:憋个大招,第二更晚点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