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异象惊八方/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武学院,中院门庭。

孙逸自池塘爬出来,便是钻回了房舍,疗养好了伤势,取出衣袍重新换上。

看着一片狼藉的房舍,孙逸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决定继续。

武道之路不容退怯,生死之前,不许畏缩。

明日之战,势在必行。

杜无常不是那般好对付的,上次与之交过手,虽然占得上风,但是孙逸并不轻松。

对付的毒功未能全数施展,毕竟波及太广,死伤极大。

平原城内,不许胡来。

杜无常即便胆大包天,也不敢殃及无辜,多造杀孽。

所以,出手时肯定有所克制。

但这次不同了,双方决战,乃是获得了总领事首肯,并且引发广泛关注。

杜无常必然会下尽全力死战,到时候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另外,还不确定对付是否有其他手段准备。

所以,为了自保,孙逸必须冒险而为,竭尽全力的描摹《阳火符》。

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孙逸将霞帔取了出来,毫不遮掩的披在了肩上。

抚摸着斑驳的霞帔,孙逸深吸口气,整理了狼藉,重新做准备。

盏茶时间后,一切准备就绪,孙逸再次动手。

这一次,孙逸很谨慎,并不冒进,而是稳扎稳打,一条条勾勒清楚。

笔走龙蛇,一如既往,笔墨分散均匀,符纹工整有形。

渐渐地,天地元气被勾动,如潮水汹涌而来,灌入符纹内,皮囊颤动,符纹膨胀蠕动,如蛇蟒蛟龙挣扎,如要冲出皮囊,冲向云霄。

一股威势从天而降,再次作用在孙逸身上,疯狂地倾轧孙逸。

孙逸再次感受到了如负山岳的沉重,手脚四肢再次变得举步维艰,动作晦涩。

笔墨发光,熠熠生辉,却始终无法突破溢散,难以描摹在皮囊上。

“开!”

孙逸体内精血沸腾,元气汹涌,疯狂的灌入霞帔中。

顿时,紫霞灿烂,骤然蒸腾,如一片怒海惊涛汹涌而起。

霞彩斑斓,缤纷夺目,璀璨刺眼,将孙逸笼罩。

孙逸化作了一个紫色蚕蛹,磅礴恢弘的气息不断溢散,与天威疯狂对抗。

虚空生轰雷,震耳欲聋,四周房舍剧震,摹刻的神纹被激发,如龙蟒起伏,挣扎咆哮,闪耀起璀璨的光,与紫霞争辉。

一时间,房舍内光彩缤纷,绚烂至极。

孙逸被各种光包裹笼罩,沉浸在光海内,紧咬牙关,提笔而动,加紧描摹着符纹。

霞帔不凡,具备着莫大神威,可以抵抗部分天威。

孙逸压力大减,得以继续,开始后续描摹。

不过,依旧晦涩,笔墨难以溢散,有种后继乏力感。

只是有霞帔可以不断抽取天地元气,为孙逸提供强大的消耗。

所以,孙逸施展《强身诀》与《轻灵诀》,以及《引灵诀》提升自身素质,他勉强可以坚持。

描笔不断继续,符纹一条条描摹出来,笔墨虽然浅淡,但却足够清晰,暗合天地大势,内蕴强大浑厚的威能。

只是,渐到最后收笔时,天威积攒达到了一种强盛的地步,神秘霞帔都是无法再彻底抵御,无法彻底隔绝减压。

孙逸终于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压力,脊背顿时一沉,变得佝偻,在压力下再次举步维艰起来。

《阳火符》乃是大咒,勾动的天威质量远在《引风咒》这些小咒之上。

并且,描摹《阳火符》的材料都太高级,皆是开窍境材料,整合在一起,勾动的天威强盛至极。

寻常聚神境强者只怕都不敢轻易承载,会在这股天威下分崩离析。

亏得孙逸血肉夯实,肉身强劲,且有霞帔庇护,才得以安全。

但现在,天威越来越强,霞帔的威能孙逸无法彻底激发,他终于要再次失败,笔下符纹渐渐分叉,有了崩溃紊乱的趋势。

描摹出来的符纹激烈挣扎,皮囊都渐渐出现龟纹,似乎要四分五裂。

“要失败了啊!”

孙逸心底苦涩,自身修为太浅,终究力有不逮。

可是,想到杜无常的毒功之恐怖,想到明日可能遭遇的惨厉,孙逸却是不甘心。

“两世为人,前世纵横一生,今生再重头,岂能不如人?”

“就此放弃罢休,低头认命,怎能?”

“我不甘!绝不甘心!”

孙逸咬牙,一张脸涨得通红,变得昂藏的身躯瑟瑟颤抖,摇摇欲坠,却仍然坚守,不愿放弃。

“失败即死,我怎能束手待毙?”

“前世结局,何等凄凉?幕后真相,我还未知,怎能失败?”

“这天,想要阻我,我岂能认这天命?”

“这苍穹要压我,我怎能坐视忍受?”

“我不!”

孙逸两眼猩红,发出怒啸,浑身穴窍发光,肌肤散发金霞。

一身毛孔喷张,喷薄无量金霞,覆盖周身。

孙逸体内精血熊熊燃烧,化作无尽金焰,在体内升腾。

顿时,孙逸气息节节攀升,不断疯长。

他燃烧了精血,激发了潜力,不顾一切,要逆天改命。

随着孙逸不惜代价发狂,识海金猴神相似乎也受到了刺激,骤然复苏。

同样发出了一声厉啸,浑身金霞灿烂,化作熊熊金焰,燃烧起来。

金猴挣扎,如要挣脱囚笼,抗争天命,摆脱宿命轮回的纠缠。

“给我破!”

一声怒吼,孙逸佝偻的脊背渐渐挺拔,昂藏的身躯喷薄金霞,整个人气质大变。

满手金光斑驳,提笔而动,灿烂金霞包裹着描笔,迅疾如电,疯狂描摹。

《阳火符》后续残余的符纹迅速成型,一条条符纹都是被染上了金色,宛如镀了金一样。

熠熠生辉,霞彩斑斓,刺眼夺目。

“轰隆!”

终于,符纹首尾相连,彻底圆满,勾勒如一。

雷鸣骤起,虚空狂震,房舍内风起云涌,一片炙热,烘烤得房舍通红,墙壁上摹刻的神纹都是被烘烤得如要湮灭。

青烟袅袅,充塞房舍,宛如化作了一片烘炉,内部温度急剧飙升。

甚至,房舍内的动静,引发了天地异变。

中院门庭上方虚空,一片火烧云突兀凝聚,八方炙热的气息疯狂涌来,凝聚出一朵赤红如血的云朵,漂浮在中院门庭上方。

云朵厚实,在虚空沉浮,散发着炙热难耐的气息,笼罩八方百里,烘烤得许多人汗流浃背。

这般异象,惊动了许多人。

“什么情况?这是怎么回事?”

“那朵云,好热!”

“那是什么异象啊?”

各方天骄,各路人杰纷纷震骇,惊慌交加。

不少人都是无法承载,感觉到了干渴,以及窒息。

炙热的气息笼罩压迫,他们都难以呼吸。

并且,体内血液都不断沸腾汹涌,似乎在不断蒸发。

实力不济者,汗流浃背,如同被瓢泼大雨淋洗了一遍。

不只是学员,学院高层也都是察觉到了异象,且感受更加清晰。

他们修为高深,感观敏锐,捕捉到的细节更加清晰。

不少高层都是哗然,汇集在一起,交流起来,议论纷纷。

中院门庭,樊明宏和墨文青正在饮茶,突如其来的异象引起了二人的注意。

起初他们并没有太过在意,但随着炙热气息失控,渐渐让他们都感觉到了滚烫和燥热时,他们坐不住了。

墨文青两眼骤亮,猛地起身,窜出了大堂,站在了露天坝中,仰头凝望着赤红如血的火烧云。

须臾,墨文青瞳孔紧缩,神情大惊,一脸骇然。

他下意识看向了孙逸所在的房舍,眼睛内掩饰不住的震骇。

“这小子……”

墨文青呢喃,震骇难掩。

樊明宏紧随其后窜出来,恰巧听到墨文青的呢喃,不由惊疑。

“墨老鬼,你的意思?”

樊明宏也是一脸震动,眉头挑动,压抑不住的讶然。

“这是阳火气息!”

墨文青吸了口滚烫的浊气,抬头凝望着火烧云,道:“那不是云,而是天地间弥漫的阳火气息被无形之力拘束而来,从而形成的异象。”

尽管心头早已有了猜测,但听到墨文青的亲口解释,樊明宏仍然震撼,更觉惊骇。

“这小子……这小子……真是真是……老夫都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樊明宏两手拍腿,一脸的激动。

“他怎么做到的?”

激动之余,樊明宏又忍不住升起疑惑,一脸惊疑。

墨文青目光闪烁,也是一脸惊奇。

《阳火符》成,天生异象,他并不稀奇。

他当初也做到过!

只是,想要达到这种程度,引发阳火汇聚成云,却是他成为聚神境强者后才描摹出来的。

其选材质量更高,且引发的火烧云,颜色远没有这般鲜艳。

“奇才!”

“绝对的奇才!”

墨文青惊奇之后,很快挑眉,目光灼灼的看向樊明宏,道:“这个徒弟,老夫收了!”

樊明宏闻言,一阵错愕。

但反应过来,却是瞪眼驳斥:“放屁,他是老夫发现的。要收徒,也得老夫先提!”

“老夫不管,此子,老夫要定了!谁敢跟老夫抢,老夫跟谁急!”

墨文青却是一脸坚定,目光深沉的盯着樊明宏,寸步不让。

“不行!此子如此天资,老夫岂能错过?说收徒,也是老夫更有资格,你还差得远呢!”

樊明宏驳斥,不愿退步。

墨文青不说话,哼了声,却是转身,直接朝着孙逸所在的房舍走去。

樊明宏见状,哪能容许,当即阻拦其去路。

“让开!”

墨文青呵斥,樊明宏寸步不让。

“墨老鬼,做人可要厚道!”

樊明宏气息攀升,宗师威势弥漫,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干架的趋势。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来晚了,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