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收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异象蒸腾,惊动八方,偌大学院一片喧嚣沸腾。

但在房舍内,孙逸却是倍受折磨。

不惜代价燃烧血气描摹出符咒,尽管强势霸道,但在最后关头,却被天威反噬,自身状况十分惨烈。

随着异象蒸腾爆发,火烧云汇集,被孙逸挣脱的天地大势再次凝聚压来,天威重新覆盖笼罩。

孙逸当即遭受反噬,被恐怖的炙热温度烘烤得皮开肉绽,血肉焦糊。

身前,背后,四肢,大片血肉被烤得焦糊。

并且,血肉不断崩裂,龟纹遍及周身,像是要瓦解崩溃。

其浑身骨骼,都是嗤嗤作响,被炙热不断烘烤,骨髓似乎都要蒸发干净。

精气神极度亏损,孙逸瘦弱的身躯都是愈发枯瘦,惨烈的样子,看起来更加的不忍直视。

所幸,异象持续并不久,随着符纹蠕动挣扎,疯狂的抽取天地元气灌入入内,最终达至饱和,便是嗡的一声,漂浮在半空的符咒恢复宁静。

符咒上面浮现的元气漩涡消失,符咒徐徐沉落在地,四周散发的炙热气息,才急速散去。

异象很快不见踪影,难耐的温度恢复寻常,让不少人松了口气。

孙逸也是松了口气,再也支撑不住,屈跪在地,然后嘭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气喘吁吁,眼耳口鼻都在喷着青烟。

他差点被活活烤死,精气神都被焚烧,体内血气亏损了将近一半。

这样的伤势,换做常人,只怕要落个残废。

幸运的是孙逸具备霞帔这件疗伤圣物,强忍着灼痛,激发霞帔,急不可耐的疗养伤势。

体表焦糊的血肉在滋生,龟裂的肌肤在愈合。

房舍一片紫蒙蒙,天地元气被抽取,灌入体内,恢复着孙逸的状态。

直到过了半个时辰,孙逸的外伤才初步愈合,可想而知,这次的伤势有多沉重。

重生以来,从未有过的。

外伤痊愈,但内伤犹在。

亏损的血气,短时间内根本没法恢复,而这也不是霞帔可以温养的。

除非有天材地宝的弥补,方才可以恢复如初。

从地上爬起来,孙逸并没有在意亏损的血气,而是急不可耐的抓起了地上掉落的《阳火符》。

抚摸着《阳火符》的符纹,感受到阵阵滚烫,暗淌的炙热,孙逸的嘴角笑了起来。

有这张符咒,不枉此番冒险。

以他的感观,不难肯定,这张符咒若是爆发开来,绝对有碾杀寻常聚神境强者的可能性。

此时,天色已经初明,东方鱼肚白翻起。

孙逸收好符咒,梳洗了一番,便是打开房舍,准备前去寻找樊明宏道谢。

但是,还没走出院落,便见院门被撞开,两道狼狈的人影不约而同窜了进来。

二人皆一脸蓬垢,衣袍凌乱,明显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

孙逸看着二人,不由一愣,差点没认出来。

“樊老?墨老?”

二人赫然是樊明宏和墨文青,这般模样,从未有过,完全刷新了孙逸的过往印象。

“您俩这是咋回事?”

孙逸疑惑,一脸懵逼。

“哼!”

樊明宏和墨文青对视一眼,却是不约而同的哼了声,然后皆满脸愤慨,扭过了头。

“这老匹夫不是东西!”

樊明宏开口痛斥,语气充满了羞恼。

“这老鬼才不是东西!”

墨文青同样愤慨,对樊明宏恼怒至极。

“老夫瞎了眼,居然跟他相交数十年。呸,要知道他是这样的东西,老夫当初直接掐死他。”

樊明宏破口痛扁,恼怒难减。

“你道是老夫稀罕你?当初要不是看你长得人模狗样,老夫才不屑搭理你。现在你才后悔?告诉你,老夫早就后悔了,认识你,简直是老夫倒了八辈子血霉。”

墨文青反唇相讥,言辞犀利,犹胜樊明宏。

“你说什么呢?老匹夫,你简直欺人太甚!”

樊明宏顿时炸毛,瞪眼怒斥。

“说你如何?老夫忍你好久了,老匹夫,成天在老夫面前倚老卖老,老夫看你早不顺眼了!”

墨文青浑然不惧,甩袖背手,昂然冷哼。

“好啊!好你个墨文青,现在说出实话了?哈哈,老匹夫,老子跟你没完!”

樊明宏跺脚羞恼,一张脸憋得通红。

“没完就没完,来来来,不服气?跟老夫再过三百回合?老夫奉陪到底!”

墨文青挽起衣袖,毫不忌惮的撩拨道。

“干就干,老子怕你不成!”

樊明宏撩开衣袍,将衣角夹进腰带,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

二人剑弩拔张,摩拳擦掌,似要大动干戈。

“咳咳!”

孙逸见状,急忙站上前去,询问道:“二老这是怎么了?有话好说,何必如此动脾气?”

早前还好端端的,为何现在却一副打生打死的架势?

出啥事了?

孙逸很不解,弄不明白二人的变化。

“你闭嘴!”

可是,孙逸好心劝架,却没想到,二人完全没有给面子,不约而同扭头,冲着他一声呵斥,然后就又对峙起来。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

孙逸一脸尴尬,他浑然不知,二人如此,完全是因为他。

“咳咳!”

干咳一声,孙逸并没有退走,直接上前插在了二人中间,隔开了对峙的二人。

“二老有话好说,别这么冲动,反在后辈晚生面前丢了形象啊。”

孙逸语重心长的劝诫,此话引得二老一愣,皆都下意识看了他一眼。

“哼!”

然后,二人同时冷哼,看向孙逸的目光,都是充满了一种不怀好意。

二人眼神闪烁,波光潾潾,看得孙逸皮肤发麻,鸡皮疙瘩起一身。

“二老……这……这是意欲何为?”

孙逸顿时吓了一跳,下意识抽身退开,有些惊疑的盯着二人。

“嘿嘿!”

樊明宏却是怪笑一声,诡异的气氛就更浓了几分。

孙逸心底没来由的生出几分慌乱,一颗心脏犹如小鹿乱撞,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樊明宏的眼神,充满了一种暧昧,诡异至极。

这让孙逸没法安心!

“哼哼!”

旁边,墨文青也是哼唧了声,两眼闪烁异色,意有所图的样子分外明显。

出什么事了吗?

孙逸心底狐疑,警惕着二人,一边退却,一边询问:“二老这是意欲何为?可莫要吓唬我啊!”

两位宗师若是不怀好意,突然发难,孙逸可没把握逃脱魔掌。

“嘿嘿!”

听着孙逸询问,樊明宏和墨文青对视一眼,皆都诡笑起来。

“二老有话直说吧,若是小子能做的,绝对不会虚以为蛇!”

孙逸忍不住二人的诡异,终还是主动开口询问,打破僵局。

未知的,最可怕。

弄不清楚对方的目的和心理,孙逸唯有主动探听,掌握消息,才能图谋后计。

“好!”

孙逸的话,顿时引得二人叫好。

樊明宏和墨文青对视一眼,皆面露欣喜。

墨文青当即抢先问道:“老夫且先问你,你是否已经描摹出了《阳火符》?”

孙逸目光一闪,没有隐瞒。

“小子不才,侥幸成功!”

孙逸颌首承认,坦然自若。

“符咒在哪儿?予老夫一观!”

墨文青当即摊手,示意孙逸。

孙逸没有犹豫,将《阳火符》递给了墨文青。

他并不担心墨文青会贪图他的符咒,一切材料都是对方提供,提携之恩不言而喻。

且对方乃是符咒大宗师,描摹出的符咒价值远在他之上。

所以,傻子都可以肯定,对方不可能会贪图这些。

因此孙逸很坦然,毫不犹豫。

墨文青接过符咒,细细端详,手指抚摸着上面的每条符纹,认真的感受着符纹内暗淌的炙热阳气,以及散发的滚烫气息。

“精妙!”

“精妙绝伦!”

许久,墨文青破口称赞,大家欣赏。

“符纹流畅,笔墨均匀,构型精美,皆是上上品。这张符咒,盖有宗师风范!”

墨文青大加赞赏,评价着孙逸描摹的《阳火符》。

越说,语气越是充满欣喜,看待孙逸的眼神,越是明亮。

樊明宏对符咒不懂,但听到墨文青的评价,却是两眼骤亮,眼神明媚,一副如获至宝的亢奋。

“好!好样的!”

樊明宏拍手叫好,看向孙逸的眼神,掩饰不住的激动。

然后,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跨前一步,一左一右按住了孙逸的肩膀。

“小子,老夫且问你,可愿做吾徒?”

“老夫欲要收你为徒,你意如何?”

墨文青在前,樊明宏在后,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墨文青的话更委婉,满是宗师风范。

樊明宏则是更显直白,不做作娇柔。

从这番话,就足以看出二人的性情。

孙逸闻言,却是错愕,他没想到,二人居然有了这样的心思。

但是,转念一想,却又很快明悟过来。

以他如今表露的种种资质,毫无疑问,绝对是妖孽奇才。

无论走到哪里,都注定要倍受瞩目。

樊明宏和墨文青皆是宗师人物,有识人之明。

那么,收他为徒,自然而然。

樊明宏早就表露出了对他的重视之意,如今开口收徒,也就更加的坦然。

同时,孙逸也终于明白,为何二人会如此对峙,激烈争执。

原来,一切都是因为他。

心头苦笑了一声,孙逸陷入了沉默。

二人待他皆有知遇之恩,这般恩情,以他的性情,无疑是无以为报。

只是,就此拜师,却让他有些为难。

倒不是前世身份让他心高气傲,而是他自身背负的因果极大。

若是与他们牵上关系,未来影响,将无比深远。

唯恐,拖累他人,殃及无辜。

【作者题外话】:从朋友家回来了,赶更新~第二更晚饭后再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