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绝地大反击/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在邹明泉的提醒下,杜无常猛地醒悟,两眼骤狞。

趁他病,要他命!

这无疑是战场铁律,唯恐迟则生变。

杜无常原本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想要看着孙逸一点点绝望,最终自我崩溃。

但是,如今不安浮生,让杜无常焦躁,有了惊惶。

于是,不敢怠慢,依照邹明泉所言,加紧速度解决战斗。

“你若不死,我心难安!所以,早点送你上路,下辈子早点投胎!”

杜无常一声狞喝,扑杀而出,布满乌黑煞气的掌印狠狠地打向了孙逸的胸膛。

掌印蓬勃,贯穿金霞,印在孙逸身上。

孙逸全心全意驱毒,且一身元力与血气都被血毒遏制,难以调动。

此刻唯有凭借着肉身硬撼,根本难以招架。

“噗!”

鲜血咳出,孙逸被打得横飞,翻滚落地,狼狈不堪。

但他并不着急,全力以赴遏制血毒。

只要血毒被遏制下来,解决杜无常,不在话下。

孙逸唯有隐忍不发,假装不敌。

杜无常一掌打落,便是抽身后退,以防有诈。

毕竟,孙逸的言咒他亲眼目睹,见识过其威势,不敢靠拢,深怕着道。

但是看着孙逸被打翻在地,咳血狼狈,杜无常心底忌惮却是瞬间松懈了一半。

“看来是自己太谨慎,太高看他了!”

杜无常暗吐了口浊气,随即狞笑更甚,阔步上前,抬手再次打出。

噗噗噗!

接连几掌,打得孙逸骨断筋折,皮开肉绽。

饶是孙逸肉身强悍,却也经不住杜无常的狂暴攻杀。

一时间,孙逸的模样惨烈至极。

“都这样了,孙逸还不认输吗?”

“哈哈,他根本没机会认输,何以要认输?”

“哎,约法三章,真是可怜!”

不少人目睹孙逸惨状,怜悯可惜。

“居然一言不发,硬挺着抗击,倒是个硬骨头!”

“这般伤势都不发一言,还受得住,就冲这骨气,我也敬他是条汉子!”

许多人也被孙逸的气节所折服,称赞其骨气。

“骨气太硬,又有何用?终究是要败亡的!”

“不错,骨气都是虚无,真正实在的,还是实力!只有实力强硬,才是真的强硬。”

不少人也嗤笑,不以为然。

人群议论纷纷,众说纷纭,嗤笑者、怜悯者、幸灾乐祸者,此起彼伏,应有尽有。

但孙逸并不在意,对周围议论充耳不闻,一心加持《燃血诀》驱除血毒。

他强忍着杜无常的种种虐杀,硬挺着不吭一声,这反倒激发了杜无常的残暴。

“可恶,居然跟我装硬气?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杜无常性情桀骜,孙逸惨遭虐杀,却不吭一声,这无疑是对杜无常的骄傲的一种挑衅。

杜无常没法忍,原本想早点虐杀掉的心思重又改变,要好好地折磨一番。

于是,杜无常开始施展各种手段,疯狂虐杀孙逸。

扭断孙逸四肢,踩碎孙逸的胳膊,碾断孙逸的肋骨,踏破孙逸的胸膛。

种种残忍手段,相继施展,没有半点留情,可谓狠辣。

这般残酷折磨,不少围观者都是看得汗毛乍竖,毛骨悚然,肝胆欲裂。

但孙逸仍旧不吭声,死死咬牙,一语不发。

他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但依旧强忍着,《燃血诀》不断加持,血毒渐渐被驱散,被淬炼掉。

在不断折磨中,渐到最后地步,血毒将彻底被压制清除。

而在此时,杜无常却是丧失掉了继续玩弄的心思,更或者是已经羞恼成怒。

“这样都不吭声,硬气吗?既然如此,那我就废掉你的修为,且看看你还能如何硬气!”

突然,杜无常流露出残忍狞笑,抬腿一脚,朝着被他踩踏在地的孙逸的腹部猛地践踏下去。

元力包裹脚掌,势大力沉,宛如一座山岳,狠狠塌落,碾爆了空气,隆鸣声不断。

“嘶!”

不少人目睹,都是倒吸冷气,暗呼好狠。

杀掉一个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废掉一个天才的修为,让其沦为不能修炼的废人,受尽一世悔恨。

这堪称极刑,可谓毒辣!

“尔敢!”

樊明宏都是暴怒,怒吼连连,恨不能动身阻挠。

但邹明泉气息外放,笼罩演武场,与樊明宏远远对峙。

显然,只要樊明宏敢擅动,邹明泉绝对会在第一时间碾杀掉孙逸。

约法三章在前,邹明泉有足够理由。

无奈,樊明宏只有攥拳怒吼,不敢擅动。

演武台上,孙逸目睹,都是瞳孔紧缩,脸色剧变。

他可以忍受各种虐杀与折磨,但却无法坐视修为被废除。

一旦丹田爆碎,一身元力将迅速消散,那他将彻底沦为砧板鱼肉,再无反抗之力。

找死的东西!

是你在求死!

孙逸两眼冒金霞,《燃血诀》加速运转,血毒被暂时遏制,孙逸顾不得驱除,当即燃烧精血,爆发全力,加持《雷言诀》发出一声断喝:“定!”

同时,霞帔被激发,紫蒙蒙的光包裹周身,迅速疗养伤势。

折断的四肢,破碎的胳膊,断裂的肋骨,塌陷的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杜无常猝不及防,抬腿践踏,近距离之下,未曾避开《定身咒》。

且他完全没有想到孙逸还有反抗之力,还能爆发。

于是,被定住身形,僵在原地。

整个人保持着抬腿践踏的姿态,满脸狞笑都是僵硬着,纹丝不动。

但其眼神却是滴溜溜旋转,闪耀着震骇惊惶的神色。

《定身咒》只能束缚肉身,无法锁困神魂。

定住杜无常,孙逸并没有反击,因为断折的四肢还没彻底痊愈,无法动身。

趁此时机,他在加紧速度恢复伤势。

杜无常见状,心头暗喜,运足全力,疯狂冲击《定身咒》,想要摆脱束缚。

大约三个呼吸,《定身咒》的约束力减弱,杜无常手指颤动,将要挣脱束缚。

“定!”

结果,孙逸抬头,再次束缚了他。

杜无常窃喜还没来得及绽放,便是僵在了眉梢间。

“混蛋!”

杜无常眼神挣扎,内心在疯狂怒吼,恨杀欲狂。

他后悔不已,懊恼至极,恨自己没有早点下杀手。

此刻,他开始慌了,内心不安愈演愈烈。

他终于明白,不安的来源。

孙逸都处在了这样的境地,竟然还有反抗翻盘的余地?

杜无常难以置信,不可思议。

不只是杜无常,数以万计的围观者也都是目瞪口呆,傻眼了。

演武台僵持的一幕,引发了广泛关注,惹起了激烈的议论。

“孙逸不会真的要创造奇迹,来个绝地大反击吧?”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杜无常的血毒他难道驱除了?”

“血毒不除,孙逸的状况只会每况日下,根本不可能有反击的余力。”

“难道,他有根除血毒的办法?”

不少人倒吸冷气,骇然失声,震撼欲绝。

原本忧心忡忡的姜浩等人都是眉宇挑动,一脸期待,满是紧张。

即便是他们这些曾经与孙逸并肩作战过的,都不清楚孙逸的手段,此刻一颗心高悬,神经紧绷,难以安宁。

演武台,场面沉寂,鸦雀无声。

僵持的画面,宛如时空定格了一样。

杜无常被定住身形,难动分毫,而孙逸伤势未复,暂无行动之力。

但在无形中,二人的交锋却是激烈至极。

杜无常疯狂挣扎,不惜燃烧血气,要冲破《定身咒》。

《定身咒》的约束力越来越短,渐渐地失去效用,杜无常做好了抽身暴退的准备。

“锁魂!”

结果,孙逸张口念出《锁魂咒》的咒语,杜无常神魂被囚禁,燃烧血气的速度减缓,最终失去相应意念支持,渐渐失效。

“定!”

《定身咒》再次施展,在杜无常挣脱前重又束缚下来。

这般反复几次,杜无常都是忍不住绝望,惶恐难安。

他隐隐感觉,自身今日要栽。

果不其然!

如此反复四五次后,孙逸断折的四肢续接好,破碎的臂膀康复,塌陷的胸膛恢复,裂开的肋骨痊愈,外伤恢复如初。

“砰!”

骤然,孙逸一巴掌拍在演武台上,整个人借力,猛地翻身而起。

“哗!”

这般一幕,突兀至极,瞬间引发惊哗,无数瞪大了眼眸,惊震欲绝。

“他……他他他真的绝地大反击了啊!”

“我的天呐,猛修罗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他居然创造了奇迹?”

“血毒呢?他驱除了吗?我的天呐,他应该是第一个从毒公子的血毒下活下来的人吧?”

许多人失声,骇然惊绝,难以镇定。

孙逸恢复如初,除了亏损的血气外,伤势痊愈,看起来完好无损。

站在面前,被定住身与魂的杜无常瞳孔紧缩,眼中神色浮现起惊恐。

但现在的他却口不能言,手不能动,难以反抗挣扎。

“现在,该轮到我表演!”

这一回,轮到孙逸狞笑。

杜无常浑身汗毛乍竖,毛孔喷张,一股悚然,情不自禁升起。

但孙逸没给他挣扎的机会,当场踢断了他的双腿膝盖,迫使其跪倒在地。

一拳打爆了他的肩胛,一指戳穿了他的胸膛,一掌碾碎了他的肋骨。

杜无常先前施加在他身上的折磨,他都一五一十的奉还了回去。

在《定身咒》失效后,杜无常顿时瘫倒在地,气喘吁吁,惨叫连连,却难以反抗。

这般一幕,引发了一片惊呼,骇然声一浪高过一浪。

“废物!”

气得邹明泉却是跺脚怒斥。

【作者题外话】:第五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