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祭神/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火汹涌,掀起一股狂浪,孙逸都被掀翻了出去。

浩荡雄浑的火焰,化作一片火海,将演武台都是淹没了大半。

熊熊焰火翻腾,炙热的温度烘烤得虚空噗噗作响,许多围观者都汗流浃背,淋漓湿身。

而处在《阳火符》爆炸最深处的杜无常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轰飞了出去,翻滚着摔出了演武台。

滚葫芦般摔落在地,浑身染血,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在《阳火符》的爆炸下,施展涅槃法的杜无常终究是没有抗衡下来,惨遭重创。

“嘶!”

许多人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这……这是符咒之威?”

“天呐,孙逸描摹的符咒,竟然有这样的威势吗?”

“如此威势,只怕寻常的聚神境强者都无法抗衡吧?”

“我的娘诶,孙逸的符咒造诣,居然如此恐怖吗?”

“怎么可能?”

人群哗然,失声惊呼,难以沉静。

满场震动,演武场一片喧哗,风波滚滚。

即便是姜浩这些熟识孙逸的人都是一脸惊骇,难以置信。

“这家伙,藏得够深的啊!”

姜浩唏嘘,被孙逸的实力所震动。

但很快,就恢复了活跃,哈哈大笑,拍掌叫道:“有本事,小爷的兄弟就是了不得!哈哈哈!”

姜浩笑得两眼成了一条缝,激动得转身抱着赫连杰,狠狠地捶了捶赫连杰的后背。

然后推开赫连杰,转身又要拥抱林毅,却被林毅那张不苟言笑,一脸漠然沉肃的面孔吓住。

最终讪讪一笑,嘿嘿收手。

樊明宏老脸开怀,笑开了花,乐得合不拢嘴。

尽管没有缘分收下孙逸这样的良徒,但是目睹着,见证着这样的奇才一步步成长,却也是件值得骄傲兴奋的事情。

只是,看着演武台上,艰难撑坐起来,浑身浴血的身影时,樊明宏却是有些心疼。

小小年纪,便要承受这样的风波,历经苦劫。

樊明宏自忖,昔年他走过这段路时,未曾这样艰苦。

但转念想想,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他也就释然了。

也许,这就是孙逸为何是绝代妖孽,堪称奇才的原因。

“竖子,安敢作弊!”

然而,就在樊明宏喟叹唏嘘时,一声暴喝,乍然响彻,震动八方。

樊明宏猛地凝神,霍然扭头,两眼圆睁的看向了邹明泉。

发出暴喝的,赫然是邹明泉。

邹明泉煞气凛凛,一脸冷厉,凝视着浑身浴血的孙逸,厉声痛斥:“公平决战,双方各凭本事,孙逸小儿,你竟敢收购符咒,以外物傍身,好大的胆子!”

“哗!”

邹明泉的训斥,瞬间引爆全场,引发又一波激烈喧哗。

所有人都是傻眼,纷纷扭头看向邹明泉,膛目结舌。

收购符咒?

此话从何说起?

孙逸本身不就是集符咒、印咒与言咒于一身的全系咒师吗?

许多人震骇,惊疑不定。

“邹老所言,是真是假?孙逸先前使用的符咒,不是他本人描摹的吗?”

“不会吧?孙逸会在符咒这面作假?”

不少人惊疑,脸色微变,再看向孙逸的目光多了几分审视与质疑。

这般变故,令得许多人错愕。

熟识孙逸的姜浩等人先是一愣,随即纷纷暴怒。

“老匹夫,一派胡言!”

姜浩破口痛骂:“邹氏老狗,你安的是什么心?我兄弟堂堂正正,自有浩然正气,岂能容许你污蔑!”

邹明泉太无耻了,分明是想要抹杀孙逸的声名,打击孙逸的威势。

决斗作弊,这个污名看起来没什么,但影响却是极大的。

足以被世人唾弃,沦为天下笑柄。

姜浩如何能忍?自然为孙逸据理力争。

邹明泉却是不以为然,丝毫不在乎姜浩的痛斥,一脸漠然的道:“孙逸与杜无常的决战,乃是总领事大人亲允,必要保证公平、公开、公正!”

“但孙逸却收购符咒,借外物傍身,重创杜无常。此举,有悖决斗规矩,老夫以为,当给予惩处,以儆效尤!”

邹明泉的话,引发一片喧哗。

“惩处?”

“这是什么情况?”

“孙逸就算借助外物,也不至于如此吧?毕竟,二人乃是生死战。”

“嘘,这你都不懂吗?邹氏分明是在借题发挥!”

人群低语,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无耻老东西,欺人太甚!”

姜浩差点气炸肺,为孙逸感到愤怒。

邹明泉的言行,简直是刻意欺压,不善之心,世人皆知。

樊明宏笑脸僵滞,随即缓缓消失,漠然扭头,看向邹明泉,煞气涌动。

“老东西,你是觉得孙逸背后无人,才敢如此肆意妄为,猖獗无度吗?”

樊明宏气势凛冽,元力汹涌,伸手朝着虚空一抓。

霎那,中院门庭,一间大堂内的兵器架上盛放的一柄长刀,嗖的一下自主出鞘,如有灵性,掀起绚烂刀光,破空而来,窜进了樊明宏的掌中。

五指紧扣,提刀而起,扬指邹明泉,煞气汹涌。

“老子忍你很久了!”

长刀凛然,刀光潾潾,樊明宏咬牙厉喝:“邹明泉,可敢与老子决一死战?”

“嘶!”

樊明宏的反应与态度,瞬间引爆全场,偌大学院十万人,上下皆惊。

不只是学员,学院高层都是大吃一惊,骇然失声。

一代宗师,居然为了区区学员,不惜死战。

这般行径态度,足可见樊明宏对孙逸的重视,几乎是当做后辈子孙般庇护。

演武台上,举步维艰,潜心淬炼血毒的孙逸听到樊明宏的断喝,都是身心颤动,忍不住感动。

眼角都是忍不住湿润,难以抑制。

察觉到樊明宏气势凛冽,剑弩拔张,将欲动手,孙逸顾不得驱除血毒,猛地睁眼,漠然的眼神看了一眼一脸阴郁的邹明泉,随即收敛冷漠,看向樊明宏道:“樊老息怒!”

“你退开,演武台交予老夫,今日,老夫倒要看看,邹氏,是否可以一手遮天,凌压天下!”

樊明宏却是震怒难消,甩手挥袖,喝止了孙逸。

这般态度,坚定不移,尽显威武不屈。

邹明泉阴鸷的脸色更是难看,他没想到樊明宏对孙逸的重视居然如此深,不惜与邹氏当众决裂。

倒是失算了!

邹明泉沉默,脸色难看。

尽管他并不惧怕樊明宏,但这样众目睽睽之下与之厮杀死战,却有些小题大做。

需不着!

他所想的,只是凌压孙逸,打击孙逸的声威。

至于与樊明宏交手,邹明泉可没那心思。

所以,看着樊明宏咄咄逼人,欲与一战,邹明泉却是淡淡一哼,漠然道:“樊老鬼,老夫这是在处理学院事务,没空与你争斗。若要战,事后你我另约。今日,请让开,老夫要为学院法纪振威。”

“为学院法纪振威,何时轮到你?”

樊明宏寸步不让,漠然对峙邹明泉,提刀道:“少他娘废话,想要迫害孙逸,先过老子这关!”

横刀立马,霸气侧漏。

这般架势,引得许多人咋舌,挑眉沉寂。

不少人看待孙逸的眼神都是变得忌惮了起来,同时也不乏艳羡。

一位宗师,不计后果为其出面,这般影响,足够让天下人羡慕。

宗师人物,别说在这军武学院,即便是神州大陆,偌大天下,都是绝巅强者,盖世人物。

法身之下,宗师为尊。

孙逸见状,感动更甚,不禁为推拒樊明宏的收徒之意而感到歉疚。

“放肆!”

樊明宏阻路,邹明泉顿时怒斥,色厉内荏,道:“樊明宏,孙逸违反决斗规矩,有目共睹,难道你想要强势包庇吗?”

“狗屁!”

樊明宏破口唾骂:“一派胡言!孙逸描摹的符咒,老子亲眼目睹,乃是他亲手完成。你却无端犬吠,强行污构。邹明泉,老子倒要问问你,是何居心?”

被樊明宏唾骂,邹明泉脸色阴鸷得更难看,忍不住哼道:“你说是他亲手描摹,那就是吗?可有证据?”

“证你娘的大通屁,滚!”

樊明宏直接唾骂,全然没有宗师风范,一如粗野鄙夫。

“嘿,没有证据,就是狡辩咯?”

邹明泉却是不在意樊明宏的粗鄙,只是冷笑:“若是你给不出证据,证明先前那张符咒是孙逸亲手描摹。那么,老夫今日就非得拿他惩处!你若阻拦,老夫必然祭神,请众神垂帘公证。”

“哗!”

邹明泉的话,引发一片惊呼,许多人都是脸色剧变。

祭神,这可不是典籍中的祭奠神灵,而是指向法身高人祷告,请法身高人降下神念,主持公道。

自千年前击退异族,一干法身高人联名签署众神契约,开创神城,竖立众神碑,便有了‘祭神’之说。

一般而言,除非身不由己。

否则,是不会有人祭神的。

如今,邹明泉为了打压孙逸,居然明确表示,不惜祭神。

这样兴师动众,值得吗?

不少人惊骇,唏嘘震颤。

听闻邹明泉的话,樊明宏都是变了脸色,瞳孔微缩。

“老夫佐证,《阳火符》确实为孙逸亲手描摹,不知可否?”

而在满场沉寂,剑弩拔张时,一道声音徐徐响起,在演武场凭空盘旋。

紧接着,人们抬头,看到一袭长衫的墨文青,纵身凌空,如苍鹰掠地,降临演武场。

看清墨文青的面容,耳闻墨文青的话语,许多人瞳孔微缩,再次震骇。

两位宗师为孙逸出头?

天呐,好大的颜面!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终于到了~~上午写了第二更,感觉没写出预计的效果,推倒又重写的~来晚了~继续写第三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