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扼杀/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宗师人物,放在任何时代,任何地方,都是巅峰强者,盖世人物。

任何一位,都足以名震天下,雄踞一方。

如今,两位宗师人物为孙逸出头,这般架势,顶级势力都难有。

众人目睹,焉能不惊?

“我的妈呀,孙逸居然有此殊荣,此生足以笑傲了。”

“我若是有这样的殊荣,哪怕少活十年都愿意啊!”

“啧啧啧,奇才果然待遇不凡!”

不少人唏嘘,啧啧称赞。

邹明泉看在眼里,却是眉头紧锁,脸色愈发难看。

他没想到,墨文青居然也在这时候站出来了。

尽管他早有预料,墨文青对孙逸起了爱才之心。

但是,他没想到墨文青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头。

如今两位宗师站出来佐证,邹明泉顿时感觉到了压力。

然而,就这样放弃,邹明泉却是有些不甘。

所以,略作沉吟,他思量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一条路走到黑。

务必压制下孙逸才行!

否则,任由其发展,恐势大难制。

“哼!”

下定了决心,邹明泉顿时拂袖冷哼,漠然的瞥了墨文青一眼,随即道:“谁不知道墨掌座也是一位符咒师?如今孙逸表露出符咒方面的天赋,你若起爱才之心,特意做伪证,欺瞒天下人,我们又怎知真假?”

显然,他不会轻易准许墨文青佐证。

那样,他还怎么欺压孙逸?

不合乎情理,赵忠仁也不会同意的。

如今抓住机会借题发挥,就算学院高层反感,也无力反驳。

墨文青闻言,一字眉皱起,脸色微凝,隐约铁青。

邹明泉这番话,可是对他声名的极大构陷。

出道至今,墨文青素来讲究公正,待人待物,皆心怀公正,从不藏污纳垢。

邹明泉如今这样说他,可就有些不太地道。

墨文青漠然的看了邹明泉一眼,并未与他争执,只是冷然道:“老樊说的没错,你邹明泉,就是一颗耗子屎!”

“你……”

墨文青的话,顿时让得邹明泉脸色一沉。

这样说话,可就是明着羞辱了。

“不错!这话是老子说的!”

而樊明宏很仗义,在旁边杵刀而立,一副坦然自若的架势,毫不避讳的承认。

邹明泉脸色就更难看了些,二人一唱一和,可是对他的极尽羞辱。

不少围观者都听得发笑,忍不住失声。

但意识到不合时宜,又赶紧闭上了嘴,强忍了下来。

当面嘲笑一位宗师人物,他们可没有那个胆魄。

唯恐惹下杀身大祸,被殃及池鱼。

邹明泉脸色阴沉,冷冷的扫视了一眼四周,随即看向墨文青,道:“不管你们怎么说,今日,你们也包庇不了孙逸作弊违规的事实。”

“另外,墨掌座身为执法堂的掌座人物,却不给予违反法纪者以惩处,反倒强行包庇,老夫同样很怀疑,墨掌座是否具备执掌执法堂的资格。”

樊明宏和墨文青皆都微眯双眼,一张脸色渐渐难看。

邹明泉这家伙就跟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老匹夫,欺老夫刀不利否?”

樊明宏忍不住盛怒,提刀而动,恨不能劈杀邹明泉。

他懒得工于心计,直接要以武力解决,强势镇压。

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实力为尊!

唯有实力至上,阴谋诡计,都只是旁门左道。

有实力,再多算计都是虚妄。

樊明宏躁动,邹明泉却是浑然不惧,漠然看着他,道:“樊老鬼,你这般着急动手,威压老夫,莫非是心虚吗?”

“心虚?老子虚你娘的大通屁!”

樊明宏更是燥怒,刀光潾潾,欲要动手。

却被墨文青伸手拦了下来,若是二人动手,那么这事儿就闹大了。

“老墨你让开,老子宰了这老匹夫!”

樊明宏燥怒,挥手推开墨文青,想要强势动手。

邹明泉两手后背,昂首而立,寸步不退,一副有恃无恐的架势。

墨文青眉头微皱,意识到邹明泉不会如此愚蠢,等着挨宰。

无疑,樊明宏动手,定然会踩中陷阱,被邹明泉算计。

“住手!”

墨文青断喝,当即震住了樊明宏,燥怒的樊明宏微微皱眉,停下了脚步。

二人乃是老友,颜面之间,多少还是要顾忌下的。

樊明宏止步,却是有些不甘的瞪了墨文青一眼。

“邹明泉,人在做,天在看。须知,坏事做尽,会得报应的!”

墨文青紧盯着邹明泉,冷声规劝。

他不喜与人为恶,多年来少有与人结怨。

即便与邹明泉之间,也始终保持中立,不偏不倚。

如今,他终归是忍不住了,对邹氏的行径太愤怒。

邹明泉却是毫不在意墨文青的规劝,漠然哼道:“老夫在做什么,老夫自己清楚,不劳墨掌座费心。”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当真要将诸事做绝?”

墨文青语气深沉,脸色愈发冷漠下来。

“哈哈,墨掌座这话,老夫可就听不明白了!”

邹明泉却是哈哈一笑,冷然道:“老夫一心一意为了人族,为了天下道义,问心无愧。”

“你……”

邹明泉的无耻,彻底刷新了墨文青和樊明宏的认知。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邹明泉的无耻,早已不知脸为何物。

分明是在善妒天骄,扼杀人族奇才,却口口声声的打着为人族道义的幌子。

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他的良心不会痛吗?

许多人都是无语,对邹明泉的无耻不知作何评价。

演武台上,孙逸将一切看在眼里,目睹邹明泉的无耻,看着樊明宏和墨文青被死死压制,难以驳斥。

他终是叹了口气,知晓邹氏亡他之心不死。

今日若是不给出个解决方案,邹明泉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与其让二老争论下去,受尽屈辱,不如自己挺身,一力承担。

“好了,樊老、墨老,二位维护之意,孙逸心领了!今日事,便由孙逸自行解决吧!”

孙逸艰难起身,双腿都是在瑟瑟发抖,枯败的血气,让他目前的身体十分虚弱,连站立都显得吃力。

但他仍然昂首,脊背挺得笔直,气势凛冽,威武不屈。

站在演武台上,俯视着邹明泉,孙逸咬着牙,强忍虚弱,漠然道:“邹氏老狗,有什么招,尽管冲着我来!孙逸若是皱下眉头,枉为人族!”

一声老狗,让邹明泉老脸骤沉,阴鸷可怖。

但是,邹明泉未曾深究,没有和孙逸纠缠一个称谓,浪费时间。

他直接冷笑看着孙逸,漠然道:“孙逸,老夫知你资质惊奇,乃盖世奇才。但是,纵使如此,有些规矩,却也不能破!你枉顾学院法纪,屡次违反规章,老夫作为学院高层之一,无法坐视!”

“所以,今日拿你问罪,小惩大诫,你最好遵从,莫要负隅顽抗。那样,对你,没有好处!”

一副笃定的语气,仿佛吃定了孙逸。

孙逸面目冷然,情绪不显,漠然道:“也就你这老狗头眼昏花,才会说出如此臭不要脸的瞎话。不过,没关系,我懒得与你计较!你要玩,我奉陪到底!”

说到这里,孙逸冷然嗤笑了声,随即俯视着邹明泉,道:“你借题发挥,不外乎是想要打压我。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邹子英在哪儿?让他滚出来吧!”

轰!

孙逸最后的质问,引发一片轰动,满场喧哗。

“他想做什么?”

“这种时候叫板邹子英,他难道是想带伤挑战?”

“不会吧?有没有搞错,他有那能力?”

“疯了吧?他这是!”

人群失声,骇然惊绝,皆被孙逸的气势所震惊。

即便学院高层都是眉头挑动,一颗心猛地颤抖了下。

甚至,邹明泉都是目光紧缩,脸色微凝。

“你想做什么?”

邹明泉目光闪烁,紧盯着孙逸,对孙逸的气势,很意外。

孙逸抿嘴一笑,笑容极尽冷然。

他甩了甩袖,昂首挺背,俯视着邹明泉,漠然道:“杀他!”

“哗!”

人群瞬间惊哗,纷纷失声。

“果然,他真的要挑战邹子英啊?”

“天呐,他真的疯了啊?身中血毒,伤势惨重,竟然还敢挑战血屠夫?他脑袋真的没毛病吗?”

“我的妈呀,猛修罗,真的无愧其名!”

不少人唏嘘,吞咽唾沫,难以置信。

不只是学员,许多高层人物都是倒吸冷气,震骇不已。

樊明宏和墨文青皆都变了脸色,下意识叫道:“不可!”

但孙逸未曾在意,对他们的喝止充耳不闻。

“狂妄!”

目睹孙逸的态度,演武场外,廊亭之下,血屠夫邹子英一声暴喝,声音极尽冷厉。

显然,孙逸的言辞,激怒了邹子英。

一代天骄,岂容轻视?

何况邹子英更是其中佼佼者,名震同辈。

人群瞬间骚动,纷纷退避,让开一条甬道,默许邹子英快步通过。

手持血影枪,气势凛然,直奔演武台。

“嘶,他真的敢啊?”

“猛修罗,挑战血屠夫,竟然来得这么快?”

“啧啧啧,若是真的,这场决斗,恐怕将十分激烈啊!”

人群目睹邹子英走进演武场,气势凛然,杀意涌动,皆忍不住震颤,失声惊叹。

“好大的胆魄,好硬的骨气!”

暗中围观的各方高层,都是不胜唏嘘。

甚至,塔楼之上,孤身而立,遥遥俯瞰的总领事赵忠仁都是挑起了眉头,一双深邃的瞳孔闪过一丝异色。

他紧盯着孙逸,点滴精芒,闪烁而逝。

【作者题外话】:三更完~明日四更~~

书评区为嘛没动静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