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绝代天骄的对峙/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血屠夫邹子英,凶威在外,极富盛名。

其少年成名,远赴边关,杀异族,攒功勋,留下赫赫声名。

曾率队奔袭千里,屠杀近两万异族仆兵,从而闯下屠夫之名。

不只是如此,其资质也是不凡,堪称卓绝。

年仅二十四岁,便强势斩杀过聚神境强者,实力冠绝同辈。

年青一代中,无论是潜质实力,还是声名威势,都属于佼佼者,鲜有人能及。

同代天骄,都得敬畏三分,避其锋芒。

结果,现在有人居然挑战他,众目睽睽之下扬言,要绝杀他。

这般胆魄,不得不震撼年轻人,掀起风波。

演武场一片喧哗,声浪鼎沸,延绵不休。

“好大的胆子!”

这是所有人共生的念头。

演武场,众人抬头,凝望着演武台上矗立着的浴血身影,目光闪烁,钦佩与惊骇之色显而易见。

邹子英阔步走来,手持血影枪,杀意涌动,煞气沉沉。

“不知死活!”

邹明泉则是冷冷狞笑,看待孙逸的目光犹如看待一个死人。

挑战邹子英?

就凭他,也配?

真以为杀了一个杜无常,就可以与子英敌对了吗?

算什么东西!

邹明泉无声嗤笑,眼中满是冷意。

别说孙逸如今伤势惨重,气血亏损,即便是全盛时期,都不可能会是子英的对手。

如今狂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呢!

邹明泉不屑一顾,但却并不阻止,他乐见其成。

既然孙逸主动找死,那么,他们怎么能够不成全呢?

“子英,杀了他!让他知道,这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邹明泉两手后背了起来,阴鸷之色消失,恢复了漠然平淡,看着邹子英背影喊道。

“我会让他明白,该怎么做人的!”

邹子英没有回头,淡漠回道,言辞间,信心笃定。

说话间,已经走近了演武台,沿着台阶,步步登临。

很快,二人对峙演武台,气势皆凛然,或威猛,或冷厉。

“孙逸,不要冲动!”

樊明宏目睹,看着孙逸惨烈的样子,不禁大喊,妄图阻止。

邹明泉当即哼道:“樊老鬼,这是年轻人自己的决定,你个老不休可别肆意插手!”

“滚开!不要脸的老东西,欺软怕硬,恃强凌弱的龌蹉鼠辈,老子羞与你为伍!”

樊明宏顿时怒斥邹明泉,全然没有给邹明泉好脸色。

邹明泉一张脸瞬间阴沉,好歹是宗师人物,居然被人如此当众唾骂。

就算樊明宏同为宗师,羞辱性也极重。

冷冷地凝视了一眼樊明宏,邹明泉没有与其争论,只是淡淡嗤笑:“嘴皮子仗而已,懒得与你计较。且看着,孙逸人头落地的时候,你还能如此。”

樊明宏两眼骤狞,煞气暴涌,紧握长刀,恨不能劈杀上去。

若非墨文青阻拦,樊明宏真会暴走。

“糊涂!糊涂!”

奈何不得邹明泉,樊明宏只有杵刀跺脚,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盯着孙逸痛斥。

过刚易折,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吗?

真是糊涂!

樊明宏恨不能训斥孙逸一顿,但这种时候,说再多都无用。

邹子英已经登台,双方对峙已成,孙逸已经没了退路。

演武台上,孙逸默默转身,惨重的伤势还没痊愈,腿脚都在瑟瑟发抖,有种难以支撑的趋势。

看着邹子英提枪而来,他并不慌乱,淡淡地看着对方,道:“如果你觉得欺凌一个重伤者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那么,我没意见!”

他挑战邹子英,但却不会傻乎乎的以重伤之躯迎敌。

即便他有信心,却也不会轻敌。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何况,邹子英不是只兔子,而是一头蛟龙。

邹子英闻言,两眼微眯,冷冷地凝视着孙逸,眉头微微皱起。

“战书是你下的,现在却跟我说这些,怎么?害怕了?后悔了?”邹子英冷然一笑。

“害怕?后悔?你吗?”

孙逸漫不经心的一笑,毫不畏惧的盯着邹子英。

邹子英紧了紧握枪的手,锐气勃发的眼睛冷冷地凝视着孙逸,端详了好一会儿,才漠然问道:“说吧,你要多久疗伤时间?我等你!”

说完,血色长枪跺在演武台上,傲然而立。

尽管邹子英迫不及待的想要碾杀孙逸,但他真不屑欺凌重伤的孙逸。

天骄,终归是存在骄傲的。

更何况,如今众目睽睽,邹子英更不能趁人之危。

否则,血屠夫,就是个笑话!

听着孙逸和邹子英的对话,樊明宏眼神一亮,急忙脱口喊道:“伤愈再战,为时不晚!”

他为孙逸开脱,拖延时间。

孙逸如今身中血毒,血气亏损,即便伤势恢复,实力也会大打折扣,不及全胜时期。

若是迎击邹子英,必然会吃大亏。

樊明宏不认为,孙逸能取胜。

血气强盛与否,与实力有着直接影响的。

血气越强,实力发挥越强。

血气越弱,实力发挥就越弱。

血气,是人体根本,是支撑生灵存活的基础。

若是血气尽丧,那么,这个生灵离死便也不远了。

一个将死之人,能发挥出多少实力?

当初柳族老祖宗与流云宗掌门之间对战,前者不敌,便是年纪老迈,血气亏损,实力难以全部发挥,从而受制。

“哈哈哈!”

听到樊明宏的喊话,邹明泉率先笑了起来:“樊老鬼,你也真会讲笑话!拖延时间,未免太小计了吧?”

樊明宏脸色微沉,漠然看着邹明泉,握刀的手指,更紧了几分。

演武台上,邹子英杵枪而立,看着孙逸嗤笑道:“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孙逸眉头微蹙,岂会听不出邹子英的讽刺。

“哈哈,若是如此,那么,你先前的表现,何须如此狂悖?”

邹子英未曾在意孙逸渐渐冷漠的脸色,只是笑道:“如果为了拖延时间,你才故意狂悖,刺激我答应挑战,从而转移先前决斗作弊的劣势。那么,你孙逸,真不是东西!”

说着,邹子英提起血影枪,一脸蔑视的指着孙逸。

“竖子!”

樊明宏气得哆嗦,邹子英的话,极尽恶毒。

这是摆明了要将孙逸往绝路上逼,迫使孙逸无路可退,唯有死战。

否则,孙逸之名,会沦为一个笑话。

“哈哈哈!”

孙逸闻言,也是怒极反笑,看待邹子英的眼神,充满杀意。

他不是傻子,邹子英的逼迫,他怎么会听不出来?

深吸了口气,孙逸漠然道:“放心,我孙逸说过要杀谁,就必然会杀谁。你,邹子英的人头,我,今日斩定了!”

“那么,开始吗?”

邹子英提枪而起,笑吟吟的看着孙逸问道。

孙逸眉头皱起,一片漠然。

“邹氏之人真是无耻,不愧是不要脸的鼠辈!老的不知脸皮为何物,小的也这么不是东西!”

看着邹子英咄咄逼迫,想要孙逸立即决战,人群中,姜浩忍不住跳出来,高声唾骂:“鼠辈宵小,只知道欺凌重伤者,连与对手全力一战的胆子都没有!”

“血屠夫邹子英,徒有虚名,枉为人族!军武学院收留你们,简直是一大污迹。小爷姜浩,耻与你为伍!”

姜浩最躁动,言辞犀利。

邹子英脸色骤沉,漠然看向了姜浩,杀意闪烁。

姜浩却是浑然无惧,挺胸而出,昂然道:“怎么?想杀我吗?哈哈,小爷给你一个机会,与我一战,敢吗?”

“凭你?也配?”

邹子英漠然冷哼。

“哈哈哈,这鼠辈竟也有如此狂悖的口气?真是笑死人了!只知道欺软怕硬,凌压伤者的宵小,居然也好意思放出如此狂言?果然是不知脸皮为何物,恬不知耻啊!”姜浩哈哈大笑,极力讥讽。

“找死的东西!”

邹子英何许人也?岂会容忍他人如此羞辱?

当即怒目,血影枪摆动,直指姜浩喝道:“滚上来,先杀你!”

“来就来,小爷会怕你一介鼠辈?”

姜浩毫不拖沓,推开身前人众,大步流星就朝着演武台走去。

“够了!”

却在此时,孙逸沉声断喝,喝止了姜浩。

孙逸抬头,漠然看向姜浩等人,道:“我说过,今日事,我自己解决,谁也不用替我出头!”

说完,扭头看向邹子英,冷声道:“给我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死战不休!”

“嘶!”

孙逸的态度,引发一片惊呼,许多人倒吸冷气,被其口气震住。

半个时辰吗?

如此伤势,居然只休养半个时辰,就要力战血屠夫邹子英吗?

“他能行吗?”

许多人质疑,低声呓语。

樊明宏、墨文青对视,皆目光闪烁,眼中满含担忧。

姜浩止步,退回了队伍,紧盯着演武台,凝望着孙逸背影,一张脸布满阴郁,显得忧心忡忡。

旁边,赫连杰摩挲着光头,粗犷的面貌,同样很沉重。

林毅面貌漠然,但凝滞的眼神,却是出卖了他紧张的心情。

绿萝更是按耐不住,紧紧地抓着林妙依的手掌,手心里全是汗。

甚至,林妙依的芊手,都被绿萝抓出了掌指印。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噤若寒蝉,默默地观望着。

“此战,某来做裁判!”

而在此时,一声淡然的声音,凭空乍起。

紧接着,人们抬头看到,一道昂藏身影,凌空走来,衣决飘飘,带着清风盘旋,落入演武台。

满场众人凝神,紧盯着来人,待看清对方面貌时,皆倒吸冷气,骇然变色。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书评区动态记得刷起来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