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章 背后较量/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VS邹子英,若问谁人潜质更高,世人无疑支持孙逸。

但若问谁人声势更强,孙逸无疑要略逊一筹。

二者间,谁人值得拉拢,多半的人会选择邹子英。

因为,邹子英的背后,站着偌大邹氏。

尽管孙逸的身后有樊明宏的支持,但,樊明宏远不能和邹氏相提并论。

所以,在赵忠仁现身,表露欲为裁判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猜测赵忠仁在为邹子英造势,在拉拢邹子英,示好邹氏。

然而,赵忠仁后面的所作所为,却引发一片惊疑,让很多人开始看不懂,猜不透了。

准许孙逸疗伤,并且,赐予高级丹药。

这种行为,分明是在偏袒孙逸。

怎么看,都不像是为邹子英造势。

所以,很多人大惊失色,骇然失声。

连得邹明泉都是变了脸色,邹子英原本隐含喜意的眼神都是掀起波动,一缕阴霾一闪而逝。

但赵忠仁并没有解释的意思,丹药抛给孙逸,便是漠然示意:“抓紧时间!”

然后,背手而立,站在演武台中央,隔在对峙的二人之间。

这般一幕,引发人群臆测,窃窃私语。

“你们说,会不会是总领事太重视邹子英之才,不愿看到他欺凌伤患,留下不利声名,所以才特意现身的啊?”

“嘶,这倒不是没有可能!”

“血屠夫声名在外,盛传已久,总领事大人应该是心里有数的。若是就此留下污名,即便一战取胜,恐也会留下微词,会影响其名声。所以,大人现身,为其正道,倒是说得通。”

“对呀!你们看,总领事大人虽然赐丹给了孙逸,但态度并不温和,反而很冷漠,这是否便是一种说明?”

一些人揣测,很快引发风波,不少人纷纷参与进来,风声渐长,慢慢激烈。

听着人群讨论,邹明泉白眉紧蹙,深沉的眼神微微沉肃,也在思量。

显然,赵忠仁的行为,让人捉摸不透,看不穿,猜不准。

而满场十万人,臆测声,远不止一种。

在一些人支持邹子英时,却也不乏有人猜测另一种可能。

“孙逸和邹子英二人,以我们的位置来看,若选择支持方的话,无疑七八成的人都会选择邹子英。毕竟,邹氏势大,不宜开罪。”

“但是,尔等可有站在总领事大人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呢?”

“此话从何说起?”

“嘿,你们想想,邹氏势大,且近些年来,声望渐长,如日中天,行事也越来越肆无忌惮,野心昭彰。其中,最明显的便是军中权利,把持得越来越多。”

“你们中有些人没有参军入伍,若是你们去了边关,入了部队,就会发现,边关战线,几有三成的将领,都心属邹氏。甚至,右帅都在开始偏移,朝邹氏靠拢。”

“试想一下,邹氏在军中权益坐大,谁最受影响?”

“嘶,是总领事?”

一时间,许多人目光一闪,身心一震。

赵忠仁总揽平原城军政大权,可谓只手遮天。

邹氏却在其眼皮底下搞小动作,拉帮结派,无异于虎口拔牙。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邹氏,无疑会成为赵忠仁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拔之而后快。

早前讲述的那人微微抿嘴,低声笑道:“不错,邹氏坐大,总领事的权威,无疑最受影响,这等于在挖总领事大人的根脚,断总领事大人的爪牙。”

“可是呢,邹氏终究势大,不宜明面开罪。所以,总领事大人扶持孙逸,与邹子英争锋对峙,不乏警告邹氏的意思啊。”

这般解释,引发一片附和,许多军中而来的年轻人物皆颌首称赞,支持其言论,觉得很有道理。

邹明泉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这样的言论,同样引起了他的注意。

顿时,邹明泉都是老脸抽搐,一双眼神微微沉重下来。

若是这个言论不假,那么,邹氏恐有不利啊。

演武台上,邹子英同样捕捉到了流言,一颗心也是猛然紧绷,高高悬起。

若是这个言辞不假,那么,今日与孙逸之争,便不再只是他跟孙逸两个年轻人的意气之争。

背后,关乎着的,更也是赵忠仁和邹氏的一次较量。

思及于此,邹子英都是瞳孔微缩,眉宇挑动,浮现起凝重之色。

若是如此,这一战,他便不能输。

必胜!

并且,要大获全胜,要赢得漂亮。

想到这些,邹子英的呼吸都是变得微妙起来,若隐若无,渐渐压抑。

而这一切的变化,赵忠仁似乎都未曾注意。

他背手而立,就那么安静的站在演武台上,一语不发。

甚至,他都是闭上了眼睛,一副安然入定的架势,充满了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满场所有人都在凝望他,端详他,审视他,却一无所获。

没人猜得透赵忠仁的心思,看得穿他的计较。

一时间,许多人心思揣揣,彷徨难安起来。

如邹明泉这些邹氏人物自不必说,如右帅寇准,都是皱起了眉头,缩在宽袖内的手掌,都是微微握拢。

演武台上,一片沉寂。

赵忠仁一语不发,闭目安详。

孙逸在接过丹药后,并没有拒绝,便是席地而坐,吞服了丹药,在驱除血毒,并疗养伤势。

有百灵丹和复还丹襄助,半个时辰,痊愈伤势不在话下。

毕竟,身具霞帔这种至宝,疗伤速度可是天下少有的。

剩下的邹子英提枪而立,一脸深沉,眉宇紧蹙,眼神闪烁不定,尽显冷厉。

演武场议论不止,流言传播,沸沸扬扬。

耳闻那些流言议论,邹子英握枪的手指都是愈发用力,渐渐地,指节处都是浮现青白之色。

他看向孙逸的眼神,冷色渐显,漠然的杀意,也是弥坚。

时渐推移,在这样诡异的状态下,慢慢消逝。

终于,半个时辰过去。

盘膝而坐的孙逸身躯一震,猛地睁眼,口唇张开,噗的一口污血喷了出来,如瀑似的喷洒在身前演武台地面。

嗤嗤嗤声响弥漫,污血淌动,演武台地面都是被腐蚀出一个个针眼大小的孔洞,激荡起一条条蛇蟒般的神纹挣扎汹涌。

亏得有神纹守护,否则,这一口污血,足以将演武台腐蚀出一个个大窟窿。

由此可见,杜无常的血毒,有多恐怖。

若非具备《燃血诀》这样的秘法,孙逸只怕凶多吉少。

污血咳出,血毒尽除,孙逸的脸色明显红润起来,虚弱的气息都在迅速好转。

体表的血斑早已消失无踪,暗淡发青的肌肤开始重现光泽,渐有水分。

同时,枯瘦的身躯,渐渐恢复了几分饱满,周身毛孔间,有点滴金光渗透,绽放如星雨,十分醒目。

吞服一枚复还丹,受损的血气居然恢复了七成。

复还丹的药效极大,宛如一汪深潭之水,源源不断的涌入灌溉,催生血气。

只是,相比全胜时期,尚有一段距离。

不过,应付邹子英,应该不成问题。

“呼!”

吐了口浊气,孙逸撑地而起。

瘦弱的身躯渐渐笔挺,七成的血气也足够雄浑,让他的气势渐渐攀升,如龙似虎。

染血的衣袍随风拂动,沾血的发丝肆意飘扬,衬托得他的气势,愈发威武。

“好了!”

孙逸扫了一眼邹子英,随即看向闭眼而立,站在中间静候的赵忠仁,平静提醒。

赵忠仁睁开眼睛,深邃的眼眸如星宇苍穹,深不可测,让人看不透。

而随着赵忠仁睁眼,满场议论声,迅速寂灭。

各地喧嚣,渐渐绝止,人群鸦雀无声,噤若寒蝉下来。

所有人都是抬头看着演武台,将注意力投向了上面,静待后续。

众人都知道,一场龙争虎斗,将揭开序幕。

邹明泉老脸沉重,眉宇紧蹙,再没了最初的喜悦和激动,而是一片深沉,心绪不显。

无疑,周围流言,对邹氏的影响不小。

樊明宏和墨文青也都是眉头紧皱,紧盯着演武台,一语不发,呼吸沉寂。

樊明宏握刀的手都是格外用力,掌心隐约生汗。

可见,其内心紧张。

“都准备好了吗?”

演武台上,赵忠仁背手而立,扭头分别看了一眼邹子英和孙逸,漠然询问。

邹子英一语不发,右手提起血影枪,横腰在侧。

枪尖指地,吞吐枪芒,一身气势节节攀升,锋芒毕露的态度,已然表露。

“且慢!”

但在此时,孙逸却是开口,叫住了赵忠仁。

“还有何话说?”

赵忠仁眉宇微皱,扭头看向孙逸。

“是!”

孙逸颌首应道,“我想与邹氏,打个赌,不知大人可能应允?”

打赌?

霍然,满场人喧呼,不少人眉头挑动,瞳孔微缩。

邹明泉脸色微凝,邹子英眉宇骤沉。

事到如今,竟然还敢妄图与邹氏较量,真是不知死活,自不量力。

“随意!”

赵忠仁闻言,却是微微颌首,漠然应允。

顿时,人群沉寂下来,皆蹙起了眉头,紧紧地凝视着孙逸。

许多人都很好奇,孙逸会与邹氏打个什么赌?

他真有信心,镇压邹子英?

而在人们惊疑时,便见孙逸转身,居高临下看向人群前的邹明泉,淡淡道:“怎么?邹氏老狗,敢不敢赌一局?”

羞辱性的称谓,让得邹明泉的老脸狠狠地抽了抽,深沉的眼神,狞恶闪烁,羞恼之色忍不住升腾。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到~龙鹏之争开始,有些难写啊~求推荐票,求评论,求打赏,求塔豆订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