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邹氏危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明泉恨不能抬手,直接劈杀孙逸,一巴掌抽死他。

但是,他却不敢。

至少,现在不敢,也不能!

并且,他在沉默,没有发言出声。

驳斥孙逸吗?

丢不起那个人!

一介宗师,与开窍小儿争执,身份上他就输了。

至于让他应承赌约?

他更不敢,在思量,在犹豫。

孙逸这番赌约,可不是那么好下的。

若说早前的话,邹明泉必然会一口答应下来,毫不犹豫。

区区开窍境小儿,他会怕吗?

显然不会!

但是,现在不同了。

流言在侧,沸沸扬扬,虽然未辨真假,但却容不得邹明泉忽视。

若是赵忠仁真的重视孙逸,在扶持孙逸的话。

那么,这一场赌约,可就不是孙逸跟邹明泉的对赌了。

其意义,恐怕预示着的是赵忠仁跟邹氏之间的对赌,是平原城军政总领事跟邹氏之间的较量。

邹明泉老脸深沉,屏息凝神,紧紧地盯着孙逸。

好一会儿,他眉头挑动,偷偷地瞥了赵忠仁一眼。

他很想看看赵忠仁的态度,窥探赵忠仁的心思。

但是,他失望了,瞥眼下,发现赵忠仁抬头望天,神游天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似乎压根儿没有在意孙逸和他之间的对峙。

这让邹明泉暗恼,暗恨不已。

奈何,赵忠仁不表态,不显露心迹,他却也只有干着急。

只有赌一把了!

思量许久,邹明泉发现,他似乎已经被赶鸭子上架,无路可退。

这种时候,他拒绝赌约吗?

单不说赵忠仁会不会干预,就这种退缩,气势上就输了。

无论对赌成与不成,邹明泉就输掉了。

这种时候输,也就意味着,邹氏跟赵忠仁的较量,就输了。

所以,被逼无奈,即便忧心忡忡很忌惮,邹明泉也只有咬着牙硬上。

孙逸携势而来,让他无路可退。

不赌,也得赌!

深吸口气,邹明泉平息下心头情绪,漠然抬头,凝视着孙逸,问道:“你想赌什么?”

“简单!”

孙逸淡然一笑:“赌命!”

“赌命?”

邹明泉瞳孔紧缩,一颗心都是狠狠震颤了下。

这个赌注,可不小啊。

这是赵忠仁的意思吗?

这是总领事的授意吗?

不只是邹明泉,樊明宏和墨文青,以及右帅寇准,都是身心颤动了下。

特别是右帅寇准,藏在宽袖内的双手,都是轻轻地哆嗦了下。

若是赵忠仁授意的话,那么,背后的寓意,可就牵扯极深了。

这是要裁剪邹氏羽翼啊!

这么着急动手吗?

难道,赵忠仁已经没了耐心?眼里如此容不得沙子吗?

邹明泉下意识看向赵忠仁,结果发现赵忠仁依旧眺望天穹,神游天外。

那般架势,仿佛一切都充耳未闻,置若无睹。

看不透!

摸不准!

邹明泉额头都是淌下冷汗,只觉有些口干舌燥。

倒不是怕了孙逸,而是赵忠仁的沉默,带来的无形压力。

但是,事到如今,他却无路可退,只有硬着头皮赶鸭子上架。

“怎么个赌法?”

邹明泉漠然凝视着孙逸,咬牙询问。

“简单!”

孙逸抿嘴一笑,甩手后背,傲然凝视着邹明泉,道:“这一战,我若输,也不逃,一身性命,全由邹氏处置!”

“如此甚好!”

邹明泉狞声冷哼。

“那么,我若赢了,你这老狗的命,便留下来吧!”

孙逸笑容骤变,俯视着邹明泉,漠然狞笑。

“嘶!”

这一回,倒吸冷气的,可不只是邹明泉。

满场学员,众多高层,皆纷纷变色,骇然失声。

他们吃惊,惊的不是孙逸的狂言,而是孙逸的赌注。

他,竟敢要邹明泉的命?

邹明泉身躯一震,心肝都是狠狠颤动了下。

右帅寇准的嘴唇明显哆嗦了下,藏在袖口内的双手紧握成拳,指节青白,咔咔作响。

果然如此!

果不其然啊!

只是,这会是赵忠仁的授意吗?

寇准微微抬头,也是忍不住瞄了赵忠仁一眼。

可惜,一如先前,赵忠仁仍没有动静,翘首望天,神游天外,视若无睹,没有半点异样表露。

“狂妄无知!”

此时,不待邹明泉表态,演武台上,邹子英便是按耐不住怒火,提枪而起,厉声断喝:“就凭你这下三滥的东西,也有本事赢我?”

孙逸的态度,简直是对他的极大蔑视。

血屠夫,凶名在外,盛传已久,岂是那般容易被凌压的?

孙逸边城竖子,何德何能,配放此狂言?

邹明泉一脸冷漠,未发一言。

孙逸压根儿没有在意邹子英的断喝,目光不转,始终如一的盯着邹明泉,漠然询问:“可敢赌?”

可敢赌?

简单的三个字,十分平静,却透着一种无畏的霸气。

一介开窍境小子,却在一代宗师人物面前,放言‘可敢’二字。

真是吃了龙心凤凰胆!

不少人暗暗咋舌,吞咽唾沫,被孙逸的胆魄所震撼。

即便是一些高层人物,都是暗暗竖起了大拇指,钦佩孙逸的胆量。

寻常人物,哪敢啊?

演武台上,被孙逸无视,未看一眼的邹子英怒不可遏,狠狠地跺脚,恨不能提枪,直接杀了孙逸。

但是,赵忠仁阻挡在中间,他不敢动,不敢胡来,只有厉声怒斥:“杂碎,就凭你,一介竖子小儿,也配与吾族宗师人物相提并论?你的贱命,也妄图与宗师等价?”

宗师人物,放眼天下都是绝巅强者,足以俯瞰八方,雄踞一隅。

邹子英如此怒斥,倒是合乎情理。

人群也都是纷纷颌首,赞同邹子英的言论。

尽管孙逸潜质极高,堪称妖孽奇才,但终究只是开窍境修为,相比宗师,差得远呢。

所以,二者一命换一命,旁人都觉得有些不太合理。

得到人群赞同,邹子英哼了声,随即又道:“再说,你我之间,早有约定,你若败,杀你乃是常事!如今以此为赌约,搏吾族一位宗师,你哪来的脸?”

“不错!孙逸这要求有些过分了!”

“这次站邹子英!”

“孙逸若是拿不出等价之物,这个赌约,恐怕立不起来。”

人群纷纷摇头,议论不绝。

邹明泉耳闻周围声音,屏住的呼吸终于松了口气。

高悬的心,渐渐放松了下来。

还好子英聪明,避重就轻,驳斥了这个要求。

邹明泉暗捏了把汗,若非邹子英解围,他怕是只有硬着头皮答应。

答应与否,倒是不影响什么,邹明泉可不认为孙逸有赢得了邹子英的本事。

只是,被一介小儿相提并论,多少有些掉价。

就算赢了,也觉得恶心。

另外,也不是他没有邹子英聪明,想不到这些避重就轻的法门。

只是,有些话,邹子英适合说,但他不便开口。

身份地位不同,各自约束则不尽相同。

演武台上,听着邹子英的痛斥,孙逸面不改色,波澜不惊,依旧没有看邹子英,只是紧盯着邹明泉,道:“如果,我再加上一部秘术呢?”

“秘术?”

霍然,满场哗动,不少人失声。

甚至,邹明泉都是呼吸又一滞,瞳孔微缩,一颗心再次高悬了起来。

秘术,其价值不必赘言,可称无量,那是法身高人都要怦然心动的。

孙逸居然舍得?不惜代价?

邹明泉脸色剧变,没有喜意,只有惊骇。

惊的不是孙逸的出手阔绰,而是亡他的心之坚决。

若是孙逸所作所为都是赵忠仁授意,那么,邹氏就真的危险了。

右帅寇准呼吸都是隐隐粗重,一张脸微不可察的白了下。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邹明泉沉默,邹子英都是闭上了嘴,一张脸阴晴不定,神色铁青又难看。

孙逸之心越坚决,邹氏的心就越慌乱。

流言入耳,不得不防。

孙逸看在眼里,淡然问道:“怎么?一部秘术的价值,抵不过一位宗师的性命?”

这番话,引起了演武场一阵激烈的骚动。

“啧啧,孙逸的胆子,真是不得了啊!”

“用秘术,换宗师之命,真是下了血本呢。”

“秘术与宗师人物谁重谁轻,虽然没有比较,但是,法身高人都要重视秘术,却不重视宗师,却可以分辨出来二者价值。”

“宗师虽强,却只强一时。但一部秘术,强的也许就是千百世呢。”

人群纷纷议论,让得邹子英和邹明泉的脸更加难看。

这是逼着邹明泉答应!

“看来,邹氏是没那个胆量啊。”

看着邹明泉和邹子英沉默不语,孙逸灌了口酒,讥笑道:“偌大邹氏,果真只是一群欺软怕硬,仗势凌弱的疯狗。稍微遇到点硬茬,就都怂了。”

“算了算了,不赌了,一群怂包,某不屑欺凌!”

说着,轻蔑地瞥了邹明泉和邹子英一眼。

羞辱之意,溢于言表。

“小畜生!”

邹明泉终于坐不住,按耐不住怒火,愤慨跺脚,厉声喝道:“老夫就跟你赌,且看你有何本事!”

厉喝声如雷,传遍八方,响彻整座义城。

可想而知,邹明泉的心情,有多震怒。

孙逸闻言,嘴角微抿,笑容渐渐浓郁。

“如此,便请总领事大人鉴定契约!”

孙逸灌了口酒,笑吟吟地看向赵忠仁。

而在这时候,翘首望天,神游天外的赵忠仁终于‘回神’。

看了孙逸一眼,又看了邹明泉一眼,随即,颌首应道:“善!”

这一刻,人群大惊,邹明泉浑身冰凉,莫名升起悚然感。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屁股都要坐出痔疮了~书评区动态记得刷起来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