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猛修罗VS血屠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领事居然没阻止?

他这是在默许?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难道,孙逸所为,受其授意?

毕竟,邹明泉可是军武学院一方掌院,又是平原城军政参谋,身份地位超然,与孙逸对赌。

赵忠仁身为总领事,又兼任院长职务,再怎么,也得规劝一番吧?

哪怕惺惺作态也好啊!

可是,赵忠仁没有,反倒默许这场对赌。

这样的态度,预示着什么,让人难以心安,不得不思绪纷飞。

人群猜测,却不敢言。

邹明泉更是心肝剧颤,有种不安。

若是流言为真,邹氏恐怕真的会有大危机。

右帅寇准只觉腿软,额头淌汗,呼吸粗重,嘴唇都是干渴起来。

藏在袖口内的手,轻轻颤抖,不由自主的痉挛。

邹氏若被针对,他也不会好过。

“杀了他!杀了这个小畜生!”

演舞台下,邹明泉狞声断喝,冲着邹子英咬牙吼道:“子英,不要大意,定要全力以赴,不要让其有机可趁。”

孙逸必须要死!

并且,一定要惨死!

更要死在演武台上!

孙逸战死,不只是对赌这样简单,背后牵连极深远。

否则,面临危机的,就将是邹氏。

想着流言成真,邹明泉都是呼吸粗重,心跳加速,一张脸都是涌现起不正常的潮红。

他两眼圆睁,瞳孔收缩,眼神慌乱,闪烁不休。

复杂的情绪,尽显于外。

周围人群沉寂,无人吭声。

尽管他们都很怀疑,孙逸是否具备抗衡邹子英的实力。

但在这种时候,他们都鸦雀无声,噤若寒蝉下来。

哪怕一些围观的学院高层都是屏息凝神,脸色沉肃,一丝不苟,不敢表露情绪。

他们不是傻子,都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不正常氛围。

压抑、沉闷、凛然、锋芒毕露、剑弩拔张等气息,交汇纠缠,令人难安。

即便事不关己者,都有种恐慌,深怕被殃及池鱼。

所以,他们安宁,不敢吭声,怕被牵连。

演武台上,赵忠仁一如既往的宁静祥和,漠然无波,看不出半点情绪,山水不露。

邹子英则是一脸狞恶,冷酷的面容布满腾腾煞气,杀意在眼中汹涌,更夹杂着滔天恨意。

“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邹子英狞喝,血影枪摆动,虚空呜呜嘶吼,似有厉鬼阴魂咆哮,充满一种阴森诡异的感觉。

孙逸灌了口酒,然后塞上葫芦塞,随手一抛,酒葫芦化作流光,飞向了姜浩。

然后一甩破败长袍,漠然而立,波澜不惊的盯着邹子英。

这般架势,态度不言而喻。

“受死!”

邹子英见状,怒吼一声,一步跨出,如风雷而动。

唰!

虚空呜呜嘶吼,一道道血色残影爆发,霎那间铺满演武台。

外人看来,就像一朵血色莲花绽放,花蕊妖艳,盖满天地虚空,横压八面四方。

孙逸深处花蕊中央,被无尽血影包裹,如被吞噬,迅速沉沦。

深处中央的孙逸,更是感受到一股股锋锐凌厉的气息,自四面八方涌动而来,要将他挑杀洞穿。

他睁眼间,环首八方,都只看到一片片红,鲜血一样的红。

仿佛自身沉陷在了一片血河中,被无尽鲜血包裹,挤压,捆绑,束缚。

他开始感觉到窒息,感觉到压力,如同溺水了一样。

心底情不自禁升起恐慌,像是死亡前的恐惧。

当然,这并不是孙逸自身的,而是一种情绪干扰。

四周充斥的血影,带着一种勾动人体情绪的气息,让孙逸情不自禁,恐慌被勾动,不住扩散。

“诡异!”

饶是孙逸见多识广,也不禁称赞,血屠夫,无愧凶名。

但是,这种手段想要压制他,却有些自以为是。

孙逸没敢怠慢,第一时间施展《强身诀》与《斗字印》,《伏魔印》同样结起。

他整个人气势一改,变得阳刚威猛,宛如一尊真佛降世,周身散发的气息充满了诸邪勿近的架势。

随即,孙逸精气神涌动,灌顶而出,凝聚出一柄虚无巨剑。

巨剑燃烧起熊熊金霞,宛如包裹着一层烈焰,金灿灿的,充斥虚空云霄,与血影分庭抗礼。

开天剑,一剑开天!

孙逸双手虚握巨剑,抡动起来,朝着前方虚空,猛地力劈了出去。

“嗤嗤嗤嗤!”

剑气腾涌,剑芒迸发,扑簌八方,虚空被斩出剑痕,血影噗噗爆碎,不断被撕裂。

“铛!”

紧接着,一声铿锵,撕裂云空,骤然爆发,传遍八方。

许多人只觉耳膜都要碎裂,尖锐的声响,仿佛直击神魂,让他们识海都要龟裂开。

实力不济者,忍不住捂着两耳暴退,脸色都是猛地苍白,汗如雨下。

铿锵声爆发,血影如潮水沸腾,前方虚空,血光闪耀,邹子英的身影显露出来,保持着前扑的姿态,手中血影枪前递,一副刺杀的姿态。

毫无疑问,邹子英仗着这般身法,准备袭杀孙逸。

奈何,孙逸灵觉敏锐,率先捕捉到了他的踪迹,不慌不忙应对,挡住了他的袭杀。

“你……”

看着触碰交击的剑与枪,邹子英脸色微凝,很意外,很讶异。

居然挡住了他的‘血影杀’?

血影杀,乃是一部集身法与暗杀于一体的秘技,邹子英仗着这门秘技,抢杀突袭,无往不利,从未失手。

未想到,居然在孙逸面前曝光,未曾凑功。

“滚!”

孙逸未曾在意邹子英的反应,挡住其袭杀,一步前跨,《雷言诀》加持口窍,猛然断喝。

雷音滚滚,风雷咆哮,虚空宛如塌缩,四周血影纷纷崩溃,那好似血色莲花的光影陆续消逝,演武台虚空恢复宁静与干净。

同时,孙逸抡剑而起,精气神沸腾,金霞灿烂,铺满天地,好似亿万星辰降下了光,笼罩天地八方。

剑气、剑芒、剑光、剑痕盖压而拢,铺天盖地朝着邹子英劈杀过去。

锋锐、凛然、凶戾、威猛,种种气息,相继升腾,融为一体。

这般一剑,看似简单,却充满了复杂,让人看不透,摸不准,似乎毫无规律可言,无法捕捉。

邹子英首当其冲,感受最清晰,脸色都是变了。

面对这一剑,他发现自己似乎无法应对。

退,不能退。

进,无法进。

左右横挪,却无路可走。

甚至想要迎击,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像是什么方式都可以,却又都不可以。

揣摩难定,捉摸不清。

仿佛没变化,又极尽变化。

不只是邹子英,如邹明泉、寇准这样的宗师人物都是看得脸色剧变,察觉到这套剑招的不好应付。

“好精妙的剑招!”

唯独樊明宏低声嘀咕了句,两眼闪烁,心领神会。

“血海浪千帆!”

满场震骇,无声惊呼时,邹子英脸色骤狞,两眼猩红,发出一声厉吼,随即提枪而动,阔步朝前扑杀了上去。

衣袍猎猎,随风鼓荡,无尽的血影自其体内弥漫汹涌。

滔滔血浪,层层叠加,汹涌开去。

一浪高过一浪,盖压八方,席卷苍穹,充满凛然感。

随着血浪翻涌,一道又一道影子,血红如焰,踩踏着一道道血浪,向着四面八方而动。

嗤嗤嗤!

血影扑簌,虚空洞穿,无穷无尽的凛然与锋芒,悉数爆发。

仿佛无物可阻,无物不破。

“噗噗噗!”

血影扑簌,冲向四面八方,盖压而来的剑气、剑芒、剑光、剑痕纷纷爆碎,被阻拦下来。

无尽血影,如天花乱坠,在孙逸的剑势下寸寸崩溃,道道瓦解。

邹子英身周缭绕无尽血影,像是带动着数不清的分身一样,气息与他一致,除了没有脸容轮廓外,身材都仿佛一模一样。

“杀!”

邹子英发出厉喝,无尽血影齐齐响应,天地都充斥起了凛然的杀意。

并且,无尽血影,伴随着杀意汹涌,扑向孙逸。

顿时,孙逸看到无边的血,无尽的浪,冲击而来,要将他淹没,要将他吞噬。

“起!”

孙逸巨剑抡动,虚空生剑河,无穷无尽的剑气疯狂澎湃,翻滚而起,劈向八方。

剑河与血浪交汇,剑芒与血影碰撞,发出隆隆声响,以及嗤嗤炸裂的动静。

孙逸和邹子英的身影被剑河与血影包裹,沉沦深处,外人看不清。

他们只有看到,一朵朵碎裂的烟花,在演武台四面八方的虚空间爆开,夹杂着血红色泽,与璀璨金霞。

那般景象,绚烂至极,又无比妖艳。

“嘶!”

不少人倒吸冷气,瞳孔紧缩,深深震撼。

“孙逸居然和邹子英正面交手了?”

“似乎,未落下风?”

“我的妈呀,孙逸居然有着和邹子英交锋的实力?”

不少人傻眼,觉得见鬼,这般的结局,超乎了他们的预料。

血屠夫邹子英,盛名已久,据传将要跨入聚神境的人物,居然无法压制下开窍四重境的孙逸?

孙逸的资质,得有多高啊?

越级挑战的天骄随处可见,但越这么多级,还强势无敌的,举世都不多了。

众神嫡传,法身高徒,怕也不过如此吧?

邹明泉心头嘎噔,脸色抽搐,眼睑痉挛,呼吸都是下意识沉重。

孙逸越强,他越担忧,越惊惧。

难不成,那小畜生真有制胜的能耐?

想着这个从未想过的可能,邹明泉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口干舌燥的感觉,愈发强烈。

【作者题外话】:终于交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