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赵忠仁的态度/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演武台上,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充满了一种痛苦。

难以承受,难以言诉。

邹子英眉心开裂,猩红的血迹淌落,他脸色苍白,七窍都有血丝渗透流溢。

元神崩溃,邹子英差点当场晕厥,惨遭反噬,险些没有神魂俱灭。

那种痛,宛如神魂被无尽撕扯,被粉碎掉一样。

元神,可是神魂凝聚的实体形象。

一旦崩溃,神魂绝对会大损。

境界掉落是小事,神魂亏损,却是重创。

那是根源上的伤,比道伤更恐怖,比内伤更沉重。

如今,邹子英即便活下来,资质也会大受影响。

除非,能够找到那种修补神魂的无上神药。

听到邹子英的惨叫,惊骇的人们回过神来,皆一脸惊惶。

原本局势大好的邹子英,居然就这样惨败了下来?

“血屠夫……血屠夫居然输了?”

“临到最后,居然被反杀?”

“这……这是什么情况啊?”

许多人都是没有醒悟,难以置信,仍沉浸在震骇中。

“元神被打得崩溃,这一击,得有多强悍?”

“即便邹子英刚刚聚神,元神不稳固夯实,可也无法被打得崩溃吧?”

“孙逸的临死反扑,居然这么恐怖?”

许多人惊恐,即便聚神境的强者人物都是倒吸冷气,难以置信。

“子英!”

邹明泉从震骇中回过神来,却是厉声怒啸,脸色剧变。

元神崩溃,意味着什么,邹明泉无疑清楚。

他一张脸都是苍白了下来,瞳孔紧缩,惊恐欲绝。

废了!

邹子英,废了!

那可是邹氏当代最杰出的天骄啊,是这一辈中的领袖人物。

未来百年,邹氏可就靠他撑起。

结果,废了!

这种结局,邹明泉如遭雷击,只觉遍体生寒。

看着邹子英滚倒在地,七窍淌血,纹丝不动,一双眼神都在迅速晦暗,邹明泉有种不寒而栗的悚然。

“小畜生,你好狠!”

邹明泉瞳孔狞恶,杀意汹涌。

目睹邹明泉的痛恨与惊惶,却无人欣喜。

姜浩、赫连杰、林毅、绿萝、樊明宏和墨文青等人,没有一个人惊喜与激动。

因为,演武台上,孙逸的处境,也并不好。

被一枪贯穿心脏,这种伤势,不比元神崩溃轻。

甚至,更惨重。

修炼者,未曾聚神前,一切生机,皆由心脏提供。

心脏若破,生机受损,若是治疗不及时,绝对会殒命。

所以,这一战,看起来孙逸临死反扑,挫败了邹子英,镇压了邹子英的威势。

但是,孙逸能否活命,都是两说。

演武台上,孙逸昂藏身躯猛地踉跄,击退邹子英,他浑身疯长的毛发迅速收缩,昂藏的体魄也都是迅速瘦弱下来。

《强身诀》的加持消失,孙逸脚步踉跄,再也忍不住,屈膝跪倒在了地上。

他心脏处血如泉涌,上身都被鲜血浸透,血红夺目,渗人至极。

心脏被穿透,他同样痛苦不堪,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生机在不断消逝。

若非霞帔具有恐怖的疗伤效果,在不断修复创伤,他早已殒命。

但尽管如此,效果却也不大,生机依旧在不断消逝。

因为,血影枪刺进心脏时,爆发的枪芒与锐气,对其体内脏腑造成了强烈的撕裂。

心脏内的结构,被破坏得淋漓尽致。

若是换做常人,早已回天乏术。

“孙逸!”

“哥哥!”

姜浩等人攥拳,紧张呼喊,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演武台上,孙逸跪在地上,他艰难抬手,在数以万计的人群瞩目下,强忍剧痛,一点点的将血影枪从体内拔出。

染血的枪柄,一片猩红,看得许多人毛骨悚然。

孙逸汗如雨下,脸上五官都是痉挛,因为剧痛而抽搐。

瘦弱的身躯都是在颤栗,瑟瑟发抖。

持续了好一会儿,血影枪被徐徐拔出,最终丢弃在地。

孙逸再也无力支撑,垂下了头,紧闭双眼,扑倒在地,再没了动静。

“大人!”

樊明宏再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断喝,满脸紧张的看向赵忠仁。

墨文青没有发声,却是紧攥双拳,目光灼灼的盯着赵忠仁。

演武台边缘,赵忠仁眉目深沉,身影一动,跨进了孙逸身旁,抬手一团朦胧清辉灌入孙逸体内,为其疗养伤势。

“子英!”

邹明泉再也坐不住,疯也似的冲上演武台,将邹子英抱进怀中。

各种疗伤药不断的喂进邹子英的嘴里,帮助炼化,疗养邹子英的伤势。

樊明宏和墨文青也没怠慢,冲上演武台,围在了孙逸周围。

紧随其后,姜浩等人也是发了疯似的,实力全开,强势冲破拥堵的人群,冲上演武台。

人群四周,邹氏之人,也是相继现身,登临演武台。

一时间,演武台上,各占半边,紧张着孙逸和邹子英的伤势。

这一战,两败俱伤,皆惨烈至极。

一个被刺穿心脏,一个被打崩元神。

二人无论谁,都可谓大受损伤。

看着这般一幕,满场人群皆都死寂,无人吭声。

演武台气氛十分僵滞,变得有些沉闷,沉闷得一片压抑。

人群皆都是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

仿佛稍微有点动静,就会打扰到孙逸和邹子英,会引起难以预料的变故一样。

时渐推移,过了好久,演武台上一声怒啸,惊破八方。

“孙逸,你个畜生!”

邹明泉起身,杀意腾腾的朝着孙逸所在的方向望来。

两眼狞恶,充满了切齿的痛恨。

“怎么了?邹子英怎么了?死了吗?”

人群瞬间哗然,纷纷震动。

许多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一片惊疑。

“闭嘴!老匹夫!”

樊明宏当即起身,愤怒驳斥。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邹明泉冷眼扫了樊明宏一眼,咬牙切齿的道。

“嘶,好大的怨气啊!”

人群皆都勃然色变,忍不住惊惶。

一位宗师人物的怨气,绝对是超乎想象的。

何况,演武台上,远不只邹明泉一人,邹氏之人,密密麻麻足有上百位。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二人状况如何了啊?”

“对啊,这一战,到底谁胜谁负啊?”

“难道是平局吗?”

人们惊奇,议论纷纷,紧张期待,等候着赵忠仁的宣布。

作为此战裁判,二者胜负,无疑全在赵忠仁的一念之间。

人群的声音,传入各大高层耳中,瞬间引起一片深沉。

邹明泉脸色一变,邹氏众人的脸色皆都霍然沉肃。

许多人心思惶惶,难以宁静。

同样的,樊明宏和墨文青,以及姜浩等人也都是屏息凝神,一个个脸色剧变,下意识看向了赵忠仁。

这一战,胜负关乎着二人生死。

孙逸若胜,邹明泉必死。

邹子英若胜,孙逸必亡。

人群都是沉寂下来,感受到紧张气氛,也都是难以安宁。

“我觉得,孙逸的胜率,应该更大。毕竟,邹子英先倒下。”

“那也未必,邹子英先伤孙逸,且实力无疑更强。胜率,更在孙逸之上。”

“你们不懂,这一战,胜负之分,其实皆在总领事大人一念之间!”

人群窃窃私语,相互议论,却不敢声张。

但是,满场人,谁不是耳聪目明之辈,岂会听不到他们的议论。

所以,许多人都是脸色变了。

变化最为明显的无疑是邹氏之人,因为早前有流言,表露赵忠仁在针对邹氏。

孙逸挑战邹子英,乃是赵忠仁授意。

并且,二人皆重创,赵忠仁却是率先抢救孙逸,这其中是否算是表露了态度?

若是如此,那么,这场决战,孙逸的胜率无疑更大。

孙逸获胜,邹明泉必死。

一时间,邹氏众人呼吸都是粗重起来,脸色彷徨,惊惧难安。

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看向了赵忠仁,囊括邹明泉在内,唇齿都在哆嗦,紧张外显。

甚至,演舞台下,人群前矗立的右帅寇准,都是紧扣双拳,眉目紧锁,凝望着赵忠仁,身躯隐隐发抖。

演武台上,孙逸伤势受到控制,破损的心脏架构被修复,外伤痊愈,伤情得到稳定。

赵忠仁这才起身,一如初始,一脸漠然,波澜不惊。

即便孙逸和邹子英两败俱伤,都没有引起半点异色。

随着赵忠仁起身,满场所有人,鸦雀无声起来,噤若寒蝉。

一切的议论与窃窃私语,全都沉寂消停。

这一刻,每个人都是高悬心弦,紧绷神经。

胜负结局,关乎盛大。

赵忠仁看了邹明泉一眼,漠然的眼神深邃如星宇,似一汪深潭,冰冷澄清。

察觉到赵忠仁的目光,邹明泉脸色剧变,身躯剧震,骇然颤栗。

下意识的,忍不住惊悚,汗毛乍竖。

这一眼,预示着什么?

孙逸,赢了吗?

满场所有人,都是倒吸冷气,一片震惊。

樊明宏和墨文青都是拳头紧握,眉目挑动,饱含希冀。

右帅寇准,更是将指甲掐进了掌心血肉,鲜血,无声无息,顺着指缝淌落。

邹子英若败,邹氏在军中根基,必然动摇。

靠拢邹氏的右帅寇准,焉有前途?

场中气氛压抑,一片沉闷。

便在此时,赵忠仁从邹明泉身上收回了目光,然后,看向满场人群,淡然宣布:“此战……平局!”

“哗!”

霍然,全场失声,压抑已久的气氛,轰然爆发。

人群喧呼,如洪潮汹涌。

各家欢喜,各家悲痛,尽显于外。

【作者题外话】:第二卷快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