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局?

这个结局,无疑是最出乎意料的。

早前,每个人的心头,都最多两个猜测,要么邹子英获胜,要么孙逸获胜,绝无第三种。

其中,大多数的人都笃定邹子英必胜无疑。

毕竟,修为差距悬殊,邹子英盛名已久。

当然,也不乏少数人饱含期待,号称妖孽奇才的孙逸能否再度逆袭,强势镇压邹子英呢?

这样的念头在他们脑海徘徊,便再无法容下其他思绪。

谁知……

听闻赵忠仁宣布结果,邹明泉脸颊肌肉抽搐了下。

这种结局,同样出乎他的意料。

但在目睹邹子英的伤势后,却又说不出的轻松。

轻松乃是他的命保住了,赵忠仁并没有趁此时机发难而针对他,或针对邹氏。

难道,流言为假,赵忠仁根本就没想过针对邹氏?

否则,这样的机会,应该不会放弃。

毕竟,若是赵忠仁宣布孙逸获胜,邹氏也无法驳斥。

并非是身份的压制,而是邹子英比孙逸先倒地,先昏死。

按照擂台赛制,邹子英输,是合乎常理的。

心底释怀,却又无比痛心与愤怒。

因为,邹子英废了。

初聚元神,结果被打得崩溃,重新跌落。

这种伤势,绝对是惨重的。

如果没有那种无上神药疗养,邹子英即便伤愈,未来资质也会大损,再无法位列绝代天骄行列。

所以,邹明泉心情是很复杂的,看了一眼赵忠仁,又看了一眼被樊明宏等人围在中间,护在中央昏迷的孙逸,他咬了咬牙,最终抱起邹子英,掉头离开。

他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感激赵忠仁的公平公正。

随着邹明泉离去,演武台上汇集的邹氏之人也都是纷纷离去。

每个人临走时,都饱含杀意的看了一眼孙逸。

毫无疑问,孙逸与邹氏,再无法化解。

孙逸不死,邹氏如何甘心?

目送着邹明泉带队离去,樊明宏心头叹了口气,一脸的遗憾与可惜。

未曾搞死邹明泉这老匹夫,实在遗憾!

邹明泉屡次算计孙逸,无疑让樊明宏很震怒,早就恨不能弄死他了。

只是,他的实力未必奈何得了,再加之邹氏威势,他不敢擅动。

原以为这次赵忠仁有想法,谁知道,最终不了了之?

樊明宏幽幽的看了赵忠仁一眼,很想看透对方的想法。

结果,看到的仍然是一脸漠然深沉,没有情绪外显。

并且,察觉到樊明宏的注视,赵忠仁回头颌首回应了下,随即转身,凌空而去。

走了?

樊明宏目光一闪,弄不清赵忠仁的态度。

随即看向旁边的墨文青,想要询问后者。

墨文青同样隶属平原城大部队的参谋,且寻常与赵忠仁走得近,堪称心腹。

结果,墨文青摊了摊手,同样一脸费解。

“走吧!”

樊明宏无奈,叹了口气,随即示意姜浩将孙逸抱上,转身离开了演武场。

人群让开一条甬道,目送着他们相继离去。

所过之处,人群指点,议论纷纷。

直到,他们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了视野内。

右帅寇准,站在人群前,目送着赵忠仁与樊明宏他们相继散去,矗立在原地,眉目紧皱,心绪纷飞。

赵忠仁的心思,他同样在揣测,并且,心绪十分不安。

邹氏安危,事关他的前程结局。

若是赵忠仁真的有意针对邹氏,那他无疑再无前路。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赵忠仁无疑是头雄狮,辖制平原城及南部边关的军政大权。

邹氏却在平原城南部军队安插人手,并将右元帅这种手掌大权的人物拉拢。

试想,谁会坐视?

一旦起冲突,双方产生矛盾,会引发怎样的混乱?

届时,结局如何,可想而知。

赵忠仁看似孤家寡人,远没有邹氏底蕴深厚。

但是,赵忠仁背后站的是谁?

众神!

那可是人族最高领袖,且不止一位。

赵忠仁领总领事职务,乃是众神一致公认的。

邹氏妄图夺权,赵忠仁答应,众神却未必。

所以,邹氏即便声威了得,但若与赵忠仁对抗,唯一结局必败无疑。

“糊涂!糊涂啊!”

寇准暗暗攥拳,深深长叹,他不禁后悔,早该如樊明宏那老鬼,满腔为人族,不应在乎蝇营狗苟。

可是,后悔有用吗?

寇准仰头望天,只希望,邹氏识时务,莫要蛇吞象。

……

孙逸对决邹子英,平局落幕。

很快,消息传遍八方,学院沸腾,义城都是沸沸扬扬,人尽皆知。

各地喧哗,八方震动。

自孙逸近段时日扬名以来,种种事迹,皆充满了传奇色彩,引发了广泛关注。

截至今日,鏖战血屠夫,平局落幕,更是令人骇然惊绝,拍腿失声。

甚至,逼得邹子英放弃原则,被迫聚神,结果又被打得元神崩溃,神魂震散。

许多人都是不胜唏嘘,难以表述心头情绪。

同时,种种流言传扬,有关赵忠仁的态度,也十分暧昧,引发了各方势力的猜测与推敲。

……

军武学院,北院。

掌院小筑,邹氏齐聚一堂,拥堵在一间厢房内。

邹子英人事不省,昏睡在床榻上,周围聚满了邹氏族人。

中老年男女,比比皆是,尽是高手强者。

此刻全都一脸紧张,心思惶惶,观望着邹子英。

床榻旁,一位须白发老者在为邹子英检查,确认其伤势。

须白发老者乃是一位具备疗伤手段的强者,虽然只是聚神八重境,但地位却是不输邹明泉的。

检查许久,徐白发老者起身,一脸深沉。

“明洪,怎样?”

邹明泉率先簇拥上来,紧张询问。

邹明洪眼神阴郁,神情深沉,一脸凝重的摇摇头。

所有人都是心跳嘎噔,猛地一沉,皆感觉到一种悲呛。

“具体如何啊?”

邹明泉身躯都是哆嗦了下,声音都是多了几分颤抖。

邹子英乃是邹氏当代领袖人物,最杰出的天骄人杰,若是废了,邹氏未来数十年,将声威受制。

如邹氏这样的顶级大势力,传人的要求,是极高的。

高处不胜寒,不达那般地步,是很难想象得了的。

邹明洪攥了攥拳,咬牙道:“脏腑碎裂,波及心脉,元气受损。元神崩溃,神魂溃散,元神大亏。且又内伤惨重,血气枯败,导致元精不足。”

“此一战,子英……精气神皆受到损伤,波及根基。不出意外的话……余生恐再无光华。”

恐再无光华……

这意味着邹子英往后只能沦为陪衬,再难有从前盛名。

一代天骄,名震边关的‘血屠夫’从此殒落。

邹明泉闻言,脸颊狠狠抽搐了下。

尽管他早已知晓状况,但听到邹明洪的确认,他的心更是痛如刀绞。

他牙关紧咬,脸颊狞恶,眼神憎恨,极尽怨毒。

“小畜生,下手好狠!”

邹明泉冷然痛斥:“此仇此恨,不共戴天!老夫定要将小畜生,剥皮抽筋,千刀万剐!”

邹子英废了,无疑是绝了邹氏未来数十年崛起的希望。

“对!一定要杀了孙逸那小畜生,为子英报仇!”

“敢辱邹氏,孙逸必死!”

满堂邹氏族人,纷纷震怒,悉数响应。

恨杀孙逸之心,邹氏群起。

但是,在族人相继表态时,邹明洪却是一脸沉重,道:“说报仇容易,可是,以我们的实力,恐怕很难!”

“怎么?洪叔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我威风吗?”

当即有人不服,瞪眼质问。

邹明洪看了那人一眼,冷哼道:“鼠目寸光!老夫何曾这样说过?”

“那洪叔何出此言?”那人不服。

邹明洪冷哼:“你莫不是忘了,樊明宏和墨文青两个老匹夫的态度?”

那人脸色一僵,这才恍悟,但很快就又气势蒸腾,傲然道:“就算有他们又如何?别说泉伯在,还有寇前辈襄助,樊明宏和墨文青?不足挂齿!”

“说得倒是轻松!”

邹明洪哧讽的看了那人一眼,随即道:“此战之中,赵忠仁的态度,模棱两可,表现暧昧。寇准那老东西,未必还能靠得住。”

那人心头一惊,周围众人也都是纷纷瞪眼,瞳孔微缩。

“难道,总领事他……”

许多人都是惊疑,心头浮生惶然。

赵忠仁若是有意,他们无疑将举步维艰。

“不好说!”

邹明洪也是一脸凝重,眼神阴郁,道:“你们最好祈祷流言是假,否则,不堪设想。”

“可恶!”

不少人愤慨,有人不甘道:“难道,我们就要烟消息股,就此坐视,放着此仇不报不成?”

“报,怎么能不报?”

这时,邹明泉开口,冷然道:“不仅要报子英之仇,更要让樊明宏和墨文青两个老狗付出代价。”

“泉伯有计划了?”

满堂众人纷纷抬头,一脸惊疑的看着邹明泉。

邹明泉咬咬牙,冷声道:“不出意外的话,赵忠仁肯定对邹氏早有猜忌。目前之所以没动手,恐怕也是忌惮老祖宗。但若是我们再敢张扬,恐怕,他会被迫动手!”

“所以,目前,我们应该收敛,不宜再有动作!”

众人皆一脸诧异:“那泉伯还说报仇,我们该怎么报?”

邹明泉的话,无疑前后矛盾,不少人都不懂。

但是,邹明洪与邹明泉一样,属于老狐狸,心思狡诈,乍然一听,便是明悟了过来。

顿时,挑眉疑问:“借刀杀人?”

“不错!”

“借谁的刀?”

“毒王!”

揭开疑惑,引发一片震动喧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