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无风不起浪/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院门庭,樊明宏住所。

孙逸被带回此地,安排在床榻上,人事不省。

他脸色苍白,瘦弱的身躯都是变得枯瘦。

气若游丝,看起来如同垂死边缘,时日无多。

姜浩、林毅、赫连杰、绿萝、林妙依皆簇拥在周围,一脸紧张与忐忑。

樊明宏坐在床榻边缘,为孙逸检查状况。

许久,才站起身来,牵动了屋内每个人的心。

“樊前辈,孙逸怎么样了?”

姜浩当即跨步上前,紧张询问。

满场众人皆一脸沉重,尽显彷徨忐忑。

绿萝大眼朦胧,饱含水雾,紧紧地盯着樊明宏。

似乎,见势不对,便要嚎啕出声。

樊明宏摇摇头,叹了口气。

众人心头嘎噔,猛然一沉。

“哥哥!”

绿萝顿时叫了出来,然后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姜浩脸色也是猛地一白,不由哆嗦追问:“孙兄弟他……他……”

后面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要死了吗?

那个强势绝伦,屡次逆天的家伙,就这样早夭了吗?

那个谈笑风生,洒脱自在,无惧天下的狂妄家伙,就要阴阳两隔了吗?

众人皆不敢置信,脑海里始终盘旋着和孙逸谈笑风云的画面。

樊明宏看了一眼众人,无奈道:“这家伙太拼命了,也太逞强!明知不可为,却不屈妄为,损了根基。”

以命搏命,这种狠辣与果决,让人钦佩,却也并不明智。

但是,在那种生死一瞬的时刻,这种选择,却也无疑是被迫而为。

“难道,就没救了吗?”

姜浩追问,难以理解。

樊明宏沉吟,好一会儿,才沉声道:“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精气神遭受严重反噬,肉身更也是残破不堪。最后又被穿透心脏,心脉受损,血气严重流失溃散,导致亏虚。”

“现如今昏迷不醒,便是精神空虚,意识弥乱,陷入浑噩状态。”

“若是他意志不够坚定,难以重聚意识,恐怕,想要醒转过来,都是无比艰难。也就,别提恢复或痊愈。”

樊明宏的解释,十分沉重,引发一片呼声。

“怎么可能?”

姜浩等人皆变了脸色,再看向孙逸时,惊骇欲绝。

这是要成为活死人啊?

生机不灭,却意识弥乱,难以苏醒,不就是世俗常言的‘植物人’吗?

樊明宏默然不许,未再做声。

他一脸萧索,满含痛惜。

好不容易遇到一位良才,却要如此早夭?

苍天何其不公啊?

樊明宏暗叹了声,忽然想起了什么,随即抬头,看向姜浩问道:“对了,你们跟孙逸很熟?”

“嗯!”

姜浩等人相视一眼,思索了下,随即皆点了点头。

他们曾共赴生死,合众击敌,应该算得上很熟吧?

“那你们可知,他师尊在哪儿?何不速去通知,恐有救治之法。”

樊明宏两眼冒光,沉声示意。

“师尊?”

姜浩等人对视了一眼,随即疑惑看向樊明宏,道:“他貌似,没跟我们提过师尊。”

“没提过?”

樊明宏心绪一沉。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吗?

“咣当!”

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两道身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来人乃是两名年轻男女,皆二十岁出头的年纪。

男的器宇轩昂,卓尔不凡。

女的风华绝代,魅惑天生。

赫然,二人乃是柳如龙和柳茹嫣兄妹。

接到消息,匆匆赶来。

“他怎么了?”

柳茹嫣疾步匆匆,刚刚走进房屋,便是急声询问。

姜浩等人没有回答,只是侧开身,默然不语的让开了床榻。

柳茹嫣心思聪颖,不用他们应声,仅看他们的脸色,就大致猜到了状况不好。

顿时,芳心骤沉,精致的脸颊都是苍白了下。

顾不得追问具体,柳茹嫣走近床榻前,看着孙逸一脸苍白,气若游丝,便忍不住娇躯一颤。

“公子?”

柳茹嫣弯腰轻唤,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哇!”

绿萝再也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听到绿萝的哭声,柳茹嫣娇躯更是明显颤动了下,一颗芳心,顿有痛楚。

瑟瑟回头,柳茹嫣看了一眼林妙依、林毅与赫连杰,最终将美眸定格在姜浩身上。

红唇微张,轻声询问:“他……会好的吧?”

她努力地控制着情绪,但询问出来的声音,仍然有明显的颤抖。

姜浩忍不住眼眶微红,口唇发干。

嚅了嚅嘴唇,想要回答,但话到嘴边,却难以开口,最终不忍的扭开了目光,不敢迎视柳茹嫣那双饱含期待与希冀的眼神。

看着姜浩如此反应,柳茹嫣顿时明白,合在腰前的芊手紧扣,死死地抓住了腰带。

“他会好的!”

柳茹嫣抿嘴轻笑,笃定的回答着自己。

满场沉寂,无人应答。

姜浩等人皆沉默以待,不忍驳斥。

柳如龙站在后面,一如既往的平静,即便看到床榻上昏睡不醒的孙逸时,仍然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

波澜不惊的气质,颇有种云淡风轻的洒脱。

从始至终,更也一语未发。

樊明宏站在旁边,看着柳如龙,又看了柳茹嫣一眼,二人的气质,让他越看越惊。

……

中阁,位处中院,乃是院长赵忠仁的住所。

此处乃是一片单独的四合院,内外院齐备,且暗自着书房与修炼室。

赵忠仁正在书房批阅文书,审察各地讯息。

这时,书房门被敲响。

“进来!”

得到赵忠仁应允,一位金甲侍卫走了进来。

“大人,墨老求见!”

金甲侍卫恭谨禀报。

“请!”

赵忠仁抬头示意。

“善!”

金甲侍卫躬身退了出去,不一会儿,一袭黑色长袍的墨文青阔步而来。

“大人!”

墨文青抱拳施礼。

“墨老请坐!”

赵忠仁抬头,抬手示意。

墨文青依言,在书桌旁的椅子上落座。

赵忠仁将最后一封文书批阅,便是放下了书笔,扭头看向墨文青,道:“墨老造访,可是有事?”

墨文青颌首,解释道:“不瞒大人,老夫确有事询问。”

“但讲无妨!”

赵忠仁颌首示意。

“敢问大人,觉得此战如何?”

墨文青也不客气啰嗦,直入主题。

赵忠仁挑眉,看了墨文青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他收回了目光,将书桌上的文书整齐干净,书房沉默了好一会儿。

墨文青却不急躁,波澜不惊,冷酷的脸庞看不出喜怒哀乐。

二人似乎都很沉得住气,不骄不躁的。

许久,赵忠仁整理完书桌,站起身,将书房壁窗推开,站在窗前,背手而立,看着窗外郎朗天穹。

沉吟了下,方才背对着墨文青道:“出乎意料!”

“那大人觉得,他如何?”

墨文青起身,却并没有上前,仍然站在书桌旁追问。

他?

毋庸置疑,必是孙逸无疑。

墨文青,不会在乎邹子英怎样。

即便在意,邹子英如何,世人早有评价。

赵忠仁抬头望天,不喜不悲,不惊不躁,一如往常般平静深沉。

背对着墨文青,思索了下,颌首:“很好!”

很好!

简单的两个字,却透着一种深深地认可。

但墨文青脸颊并无异样,没有任何震动或讶异。

也不知道是心性使然,乃是早有预料。

在赵忠仁话音落定时,墨文青便是又道:“他若早夭,大人可否痛惜?”

赵忠仁未曾回头,依旧望着天,但是,语气却多了几分唏嘘。

“人族,日渐昌盛,正日夜颠沛,重现往日繁荣。然,人族繁多,为人者,却屈指可数啊。”

一番话,答非所问。

但,墨文青却得到了答案。

人族繁多,数量冠绝万族,重现千年前的昌盛。

但是,随着千年安宁,历经磨难的人族后裔,却渐渐地忘了异族威胁,迷失本心,渐多了自私。

真心为人族考虑,或者,真正可以称之为‘人’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而孙逸,无疑是那屈指可数中的一员。

赵忠仁不胜唏嘘,无疑是表明了心中痛惜。

墨文青得到答复,当即抱拳躬身,朝着赵忠仁背影恳切:“老夫不才,请大人,为人族做主!”

赵忠仁没有说话,但却转过身,目光依旧平静深邃,看了墨文青一眼。

端详许久,赵忠仁突然训道:“墨老,我……可以信你吗?”

墨文青直起身,思索了下,大步上前,走近壁窗前,与赵忠仁并肩而立。

赵忠仁见状,平静的脸颊浮现起一抹欣慰。

但很快消逝,重又恢复平静。

他扭头看向窗外,沉吟道:“刚得到文书线报,异族又有骚动,正集结兵马,催备粮草。恐怕,难得的宁静,将要再被打破。”

“上面,可有计较?”墨文青询问。

赵忠仁看了一眼天,喟叹道:“人心不齐,势多无用。”

墨文青感受到了一种沉重,老脸沉肃,紧紧地盯着赵忠仁问道:“大人,可有计较?”

赵忠仁仍旧望天,平静的脸色渐渐有了几分深沉。

沉默了一会儿,他才轻叹:“邹氏,手伸得太长了。”

墨文青眉头挑动,眼神微闪。

果然,无风不起浪。

流言沉浮,终归离不得风波助澜。

……

北院,邹秀全一身长衣,环抱着昏迷不醒的杜无常,步履匆匆的趁夜离开了军武学院。

一路直奔,走出了义城,驾驭着一头‘凤头青’,拔地而起,朝着南部‘东陵山’方向飞去。

【作者题外话】:柳茹嫣的神魂烙印,孙逸还没还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