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灵霄殿前怒欲狂/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魂丹,乃是一种隗宝级的丹药,价值极高。

即便宗师人物都要趋之若鹜,半步法身都要视若底蕴。

其药效可以修复神魂创伤,滋润元神,温养灵魄。

这种丹药举世罕见,极难炼制。

寻常人别说见到,听说的都少有。

林毅却一口叫破,难免引人瞩目。

樊明宏和墨文青端详了林毅一眼,虽有讶异,却并没表露,很快收敛心神。

在众人瞩目下,樊明宏粘手取出了一枚银泽暗淌,宛如龙眼珍珠般的药丸。

随即微微撬开孙逸唇齿,将药丸递了进去。

药丸入口即化,众人仿若都看到,似有一汪清泉,如玉泽般,灌入孙逸咽喉,淌入体内,急速消融。

丹药融化,立杆见效。

众人便是看到孙逸脑袋发光,眼耳口鼻四窍喷薄霞彩,金霞灿烂。

很快,霞彩弥漫,形成蚕蛹,将孙逸的脑袋包裹得严严实实。

金霞内,缕缕银泽暗淌,在其眼耳口鼻四窍内穿梭,最终汇入眉心识海。

自眉心穿透,又自眼耳口鼻溢出,如此循环往复。

“怎么样?”

柳茹嫣紧张上前,秀手紧攥腰带,询问樊明宏和墨文青。

“等吧!”

樊明宏直起腰,合上锦盒,轻轻叹道。

“等?要等多久?”

柳茹嫣黛眉微蹙,一脸忐忑。

“看他造化!”

樊明宏看了一眼孙逸,唏嘘道。

还魂丹,也救不了吗?

众人沉默,原本略有放松的心,重又高悬。

……

南天门巍峨,仙雾缭绕,祥云笼罩,一片恢弘神圣。

但,一只神猴披甲提棍,强势杀来。

撑天棍影打爆苍穹,压盖玉宇,横扫八方,威凌各域。

即便南天门巍峨不屈,却也在撑天棍影下分崩离析。

一道道神纹崩灭,无尽符纹爆碎,巍峨亭台坍塌,废墟炸裂八方。

金猴披甲提棍,威势狂暴霸道,凌压各域。

祂脚踏废墟,踩碎坠落在废墟间的‘南天门’匾额,一跃而起,便要冲霄直上,直入深处。

迎头撞上大批神将杀来,金猴悍勇无畏,威猛不屈,提棍便杀了上去。

各路神将,纷纷齐出,施展各种秘术仙法,横压金猴。

金猴独对群雄,不落下风,甚至越战越勇,越勇越狂,渐渐地逼退群雄,步步推进。

孙逸的意识一路跟随,目睹这一幕,震撼欲绝。

虽然他分不清现在的状况,到底是记忆传承,还是回溯时光,但他却是可以看出,眼前这些神将的威能,超乎凡响。

那一道道秘术,一部部仙法,让孙逸都是感觉到了遍体生寒,毛骨悚然的恐惧。

但,金猴无惧,且独战群雄,渐占上风,杀得一群神将如丧家犬,纷纷遁逃。

最终,孙逸意识看到,金猴一路逼着神将退避,杀进琼楼深处。

四周亭台楼榭遍地,殿宇琼楼繁富,尽显奢侈荣华。

金猴厉啸,提棍躁动,横压各路神将,凝望着一处方向,凶狞的面目间恨怒欲狂。

孙逸有所感应,顺着金猴目光望去,便是隐约望到,在那处方向深处,飞鹤盘旋,仙雾袅袅,一座金碧辉煌的巍峨宝殿昂然矗立。

《明识诀》加持,意识清明,孙逸隐约看清,在那宝殿门庭上方,悬挂着一块琉璃匾额。

匾中上书:灵霄殿。

金猴凝望灵霄殿,厉啸不止,恨怒欲狂。

祂杀意弥坚,更显凶狂,狞恶更甚。

各路神将在其面前,压力更大,岌岌可危。

神将退避,四散遁逃,金猴高歌猛进,畅通无阻。

最终,逼近凌霄殿,却在宝殿前方广场,深陷神阵。

广场一条条神纹如龙蟒交汇,缠绕而起,锁困金猴四肢。

神纹如神锁仙链,坚固牢靠,任凭金猴挣扎,都于事无补,难以脱离。

金猴厉啸连连,却是引来雷霆灌顶,神焰降临。

雷霆劈其神,神焰焚其身,威武不屈的金猴被雷霆霹雳与滔天焰火淹没。

孙逸意识目睹这一幕,顿时感受到了阵阵压力,原本轻松的意识重又沉重,宛如仙岳镇压而落,要将他碾灭。

怎么回事?

为何会这样?

孙逸心念剧震,意识暴退,仓皇欲逃。

但是,沉重的压力覆盖,孙逸如陷沼泽泥潭,举步维艰,慢如龟速。

“啊!”

甚至,孙逸感受到意识似乎也被雷霆劈杀,被神焰焚烧,有种崩溃消散的趋势。

“难道,我也要亡命于此吗?”

孙逸不免惊惶,饶是前世贵为法身,重临死亡,依旧难以释怀。

他重活一世,还有许多事情未曾办完,竟然要在此亡灭?

孙逸不甘心,极不甘心,愤怒挣扎。

然而,于事无补。

他很想激发各种秘术抗争,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半点力量。

意识浮沉,脆弱不堪。

渐渐地,意识昏沉,如欲湮灭。

骤然,一股清泉不知从何而来,充满了磅礴生机。

昏沉的意识被源泉包裹,如入温泉,温暖如春。

意识渐渐清明,重又恢复精神,并且在时间壮大。

紧接着,一切压力消弭,眼前景象迅速坍塌。

一团团光明,仿若撕裂天穹玉宇,覆盖笼罩,淹没了一切。

当孙逸的意识重新恢复知觉,却是发现先前所见所闻,皆都消失无踪。

意识所过之处,看到的是一片空寂的识海。

识海深处,一尊金猴,瘦骨嶙峋,沉浮深处。

金猴四肢无力耷拉,脑袋微垂,两眼闭合,全无半点声息。

祂一身毛发微微荡漾,黯淡无光。

“先前是什么情况?我在做什么?我去了哪里?”

即便孙逸前世见多识广,也是有些懵逼。

是梦吗?

可是,为何那般真实,身临其境。

孙逸意识沉浮,端详金猴,很想看破金猴一切秘密。

然而,即便他加持《明识诀》都是无用,看到的只是另一个形象的金猴。

身穿黄金锁子甲,头戴凤翅紫金冠,脚踏藕丝步云履,腰缠浮云镶玉带,与‘梦境’中所见所闻,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孙逸心情震撼,心绪跌宕,久久难宁。

最终,窥探不了什么秘密,看不破任何虚妄,孙逸只得强压下一切疑惑。

意识四散,感知到了四肢。

并且,察觉到了房屋内的一切,以及自身处境。

房屋内,柳茹嫣、林妙依和绿萝留守。

其他人,皆不见了踪影。

感知中,绿萝坐在床榻旁,垂泪不已。

一双大眼睛,扑闪着泪雾,一片通红。

林妙依一如既往的清冷,坐在旁边椅子上,不为所动。

柳茹嫣则是在旁一边安抚着绿萝,一边为孙逸捏着被角。

绿萝扑进柳茹嫣怀中,头枕峰胸,泣声不止。

“茹嫣姐姐,哥哥会死吗?”

在柳茹嫣的安抚下,绿萝仍忍不住抽噎,小声询问。

柳茹嫣闻言,顿时无语笑了。

“傻丫头,公子福大命大,自然逢凶化吉,会转危为安。”

柳茹嫣抚摸着绿萝的双丫髻,秀手拍着绿萝的小脑袋,含笑道。

“可是,哥哥为什么还是不醒来?”

绿萝噘着嘴,一脸悲伤。

“快了,快了!”

柳茹嫣宽慰着,美眸间却是闪过一丝叹息。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抚绿萝,还是在宽慰自己。

“都三天了呢……”

绿萝完全没有听出柳茹嫣的语气,抹着泪呓语。

三天了?

自昏沉状态苏醒的孙逸乍然耳闻到绿萝的呓语,不由大吃一惊。

不知不觉,自己昏沉了三天?

这么快?

孙逸霍然坐起。

“啊!”

结果,却是吓了三女一跳。

绿萝和柳茹嫣皆是失声,即便本性清冷的林妙依都是眼神跳动了下。

“哥哥,你醒了?”

绿萝失声一叫,但是很快醒悟,看到孙逸,下意识就扑了上去。

结果,入手光滑,一片温热。

绿萝起身,却是看到孙逸上身赤‘裸’,顿时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如触电般抽身暴退。

“哥哥……”

绿萝羞怯的垂下了头,脸红如血滴。

“唾,流氓!”

柳茹嫣看到绿萝的反应,先是一愣,随即也是看到了孙逸光露的上身。

甚至,她坐在床头位置,眼角余光还可以瞥到孙逸因为猛地坐起而掀开的被角下方,隐露出的点点后臀。

唰的一下,柳茹嫣也是羞红了脸,急忙扭头转身,不敢窥探。

林妙依自然也没有逃脱,看了个正着。

不过,她并没有绿萝和柳茹嫣的激烈反应。

甚至,反倒还深深地端详了一眼,才一脸淡漠的转身,并离开了房间。

孙逸撑身坐起,上身凉悠悠的,早已习以为常。

只是,看到绿萝的惊慌,与柳茹嫣的唾弃,他才醒悟,急忙拉拢被褥,包裹着上身。

“你们……可不可以避嫌下?”

孙逸倒是没有不好意思,毕竟早非少年心。

“谁稀罕看似的!”

柳茹嫣头也不回的唾弃了声,随即起身,拉着绿萝,如逃似的快步离开了厢房。

目送着柳茹嫣的背影,孙逸一脸苦笑。

偷偷地掀开被褥看了眼,发现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不着片缕。

想着三女留守,他不由想入非非,一张脸终于是流露出几分尴尬。

慌忙找来衣物,迅速穿戴整齐,孙逸才松了口气,走出厢房。

房屋外,三女静候。

林妙依一如既往的清冷,波澜不惊,不见情绪。

柳茹嫣和绿萝则有些不好意思,羞怯依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