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贱人自有天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惊愕,旁边相随而来的柳茹嫣也是一脸目瞪口呆。

若论了解,柳茹嫣无疑是最了解柳如龙的。

二人虽非同胞兄妹,但自幼一起长大。

柳如龙的性情如何,柳茹嫣无疑十分清楚。

她从未见过柳如龙如此狂暴的一面,今日得见,难以宁静。

这还是我的哥吗?

柳茹嫣傻眼,久久未曾回神。

林妙依则是一脸清冷,没有意外的表现。

或许,是性情使然。

也或许,是压根儿没在意。

演武台上,姜浩错愕,一脸呆滞,同样有些始料未及。

一脸冷漠的林毅都是挑起了眉头,目光闪烁了下。

赫连杰则是摸了摸光头,憨厚的脸颊布满了几分快意。

人群一片哗动,惊震交加,喧嚣不绝。

对面,数十位邹氏子弟被打得嗷嗷惨叫,许多人鼻青脸肿,被打得成猪头。

柳如龙并没有下狠手,没有伤筋动骨。

但是,强势动武,直接打脸,其反击力度与羞辱性,不比废掉他们轻。

一个个邹氏子弟恨怒欲狂,狂啸不止,强势挣扎,想要反击。

结果,柳如龙轻描淡写化解,直接镇压,踩踏在地。

然后,一个个叠罗汉般,垒砌在了一起。

数十位邹氏子弟,脸颊肿胀成猪头,被丢垃圾一样丢在一起,堆成了一座人山。

搞定一切,柳如龙拍了拍手,一脸的轻松写意,云淡风轻。

“王八蛋!”

“杂碎,你敢触犯学院法规,你等着受惩处吧!”

“邹氏不会放过你的!狗东西,孙逸的结局,会是你的下场!”

邹氏子弟纷纷暴怒,一边挣扎欲起,一边咆哮怒斥。

柳如龙回头看了他们一眼,却是淡淡一笑,颇有风度。

然后,未曾在意,转身便走。

“妈的,打死他们!”

不过,柳如龙不计较,却不代表姜浩不计较。

演武台上,姜浩早已看不惯邹氏子弟的叫嚣,目睹柳如龙强势动武,他便是再也遏制不住,一跃而下,扑向了还没挣扎起来的邹氏子弟。

噼里啪啦又是一顿揍,打得他们鼻窍流血,唇齿松动,一颗颗碎牙情不自禁的从嘴里露了出来。

哀嚎声,惨叫声,嘶痛声,延绵不绝。

“这……”

人群傻眼,许多人呆若木鸡。

孙逸的这帮朋友,还真是……‘臭味相投’。

不少人无语凝噎,不知道该作何评价。

除了感叹‘人以类聚,物以群分’之外,似乎也别无所言。

“杂碎!”

邹氏子弟都气哭了,他们从未如此屈辱过。

被人当众镇压,不顾法规打脸,抽肿他们的面容,狠狠地将他们践踏在脚下。

这种苦楚,让他们悲愤欲绝。

“你们等着,老子要投诉!老子要举报!”

“私自动武,伤害同学,你们就等着执法堂的制裁吧!”

邹氏子弟愤怒咆哮,含泪痛斥。

“呸!同学?就凭你们这群渣滓,也有资格跟我们做同学?滚吧!小爷羞与你们为伍!”

姜浩一脚踹飞一名邹氏子弟,吐了口唾沫,一脸厌恶的唾弃。

“你……”

邹氏子弟气得暴跳。

“你什么你?怎么?不服?要不要单挑?”

姜浩扭头瞪眼,一脸凶相的盯着对方,那人顿时烟消息股,心神被慑。

怯怯地缩了缩脖子,咽了口唾沫,邹氏子弟下意识后退,与姜浩拉开了距离。

“暴徒!”

“狂徒!”

邹氏子弟离得远了,便又破口痛斥起来。

“等着吧,我们执法堂见!”

他们不敢逗留,转身离开,仓皇而逃,要去执法堂通告。

姜浩没有阻拦,也知道拦不住。

拦得了一时,拦不住一世。

总不能,真杀了他们。

他可没有孙逸那样的胆魄,只能放任他们离去。

但是,目送着他们离开,姜浩却是眉头渐皱。

强势动武,暴打了邹氏子弟,确实是很爽,狠狠地出了口恶气。

但是,这样违反学院法规,恐怕不会好过。

无端伤人者杖责,只是,仅仅杖责吗?

若是邹氏从中作梗,恐怕,不好预料。

姜浩不免担忧,会惹来大祸。

但是,他并不后悔。

邹氏卑鄙,残害孙逸,种种行径皆恶心至极。

姜浩无法忍,更不能坐视孙逸受害。

所以,他必须报仇,即便粉身碎骨。

为家人,忠肝义胆。

为朋友,热血衷肠。

所以,姜浩无惧。

他下意识抬头,看向柳如龙,却是发现柳如龙一脸平静,波澜不惊,全无半点忧虑。

那英武的面孔上,看不出半点忌惮或担心。

人群哗然声不绝,震撼声不止,议论声不尽。

一片喧嚣,声浪鼎沸。

却是突然,一股骚动自场外掀起,如旋风般迅速散开,弥漫了演武场。

“什么情况?”

许多人一脸讶异,纷纷扭头,朝着骚动来源处望去。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即便是姜浩、柳如龙等都是大吃一惊,身躯一震,差点傻眼。

因为,仓皇逃离,准备前往执法堂通告的邹氏子弟,被人拦了下来。

而阻拦他们的人,却是引发了一片热议,掀起了人群震动,如潮汹涌。

“孙逸!”

“是孙逸!”

“我的天!他醒了?”

人群震撼,声声惊骇。

不只是围观者,那些邹氏子弟,更是如同见鬼,一脸彷徨惊恐,傻在了原地。

他不是废了吗?精气神被反噬,难以苏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皆傻眼,惊恐交加。

人的名,树的影。

即便他们痛恨孙逸,恨不能生食其肉,渴饮其血,也仍然畏惧交加。

孙逸的凶名,是硬生生地杀出来的。

猛修罗的绰号,可不是别人抬举,而是实至名归。

“想走吗?”

人群瞩目,万众关注,孙逸背手而立,堵在邹氏子弟去路前,一脸淡漠。

邹氏子弟皆一脸惶恐,忍不住哆嗦,瑟瑟发抖。

面对着孙逸的凝视,一个个腿肚子都在打颤,肝胆欲裂。

换做柳如龙等人,他们不至于如此。

因为,柳如龙他们顶多算是暴徒,但眼前这个家伙,却是十足的凶徒。

逼急了的话,是会杀人的,而不是简单的暴揍。

谁不惜命?

谁不怕死?

特别是他们这种养尊处优的世家小公子,更是珍惜得很。

被打可以忍,被杀……死了也就万事皆空。

“你……你你你你……你不要乱来!”

看着孙逸苏醒,堵住去路,有邹氏子弟哆嗦着唇齿,一脸惶恐的道。

这家伙连邹子英都敢杀,连邹明泉大公都敢挑衅,更何况他们呢?

邹氏子弟可不会自以为孙逸不敢杀他们,不会觉得他们会比邹子英更有重量,或者是威胁性。

“想活命?”

孙逸冷笑,一脸漠然的一一扫过这些人的脸。

这不废话?

能好好活着,谁想寻死?

邹氏子弟欲哭无泪,很想痛斥,但却没有那个勇气,只有如同小鸡啄米般,慌不迭点头。

“想活命,不是不可以!杀了我,你们自然就可以活。”

孙逸一脸狞笑的看着邹氏子弟,扫过一张张求生欲望的脸颊,冷声笑道。

霍然,邹氏子弟纷纷脸色剧变,骇然惊绝。

人群也是瞬间哗然,震动交加。

“你……你欺负人!”

邹氏子弟都快哭了,不少人都是吓得瘫坐在地,脸颊煞白,面若死灰。

杀了孙逸才可以活命?

这他妈不是为难人吗?

邹子英都奈何不得的人物,他们能搞得定?

就算他们再飞扬跋扈,狂妄自大,也不会认为自己可以与邹子英相提并论,乃至于更强大。

“怎么?不敢动手?”

孙逸跨前一步,气势威武,散发开来,凌压八方。

顿时,邹氏子弟更加绝望,一个个恐惧交加,揣揣难安。

有人直接吓哭,跪地嚎啕,恳求饶命。

孙逸的凶威,太炽烈了。

与邹子英战得难分难解,平分秋色,就这份实力,早已引发了重视,再无人敢小觑。

自三日前一战,孙逸之名,已然如日中天,在学院内绝对是一块标榜,堪称旗帜人物。

这些邹氏子弟即便不乏实力强绝之辈,但与孙逸相比,就差得远了。

“孙逸,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不要把我们逼急了眼!”

有人不甘认命,心底惧怕恐慌,但仍强忍着惧意,色厉内荏的说道。

“逼你们,又怎样?”

孙逸又上前一步,气势威武的凝视着那人反问。

“我……我我我……”

那人顿时吓得后退,脚步踉跄,身躯颤栗,原本的强势瞬间瓦解,语气都是支支吾吾起来。

“你们若找死,我自不会留情。你们莫非还以为,我孙逸,不敢杀人?”

孙逸脸色冷漠,目光却锋锐如刀,冷冷地扫视着邹氏子弟众人。

气势凛然的目光,威慑得所有邹氏子弟心神惶恐,颤栗难安。

无人敢抬头,皆唯唯诺诺,胆颤心惊的低下了脑袋。

即便身为邹氏子弟,家境背景不凡,仍不敢与孙逸对视。

没有人再敢质疑孙逸的杀念,这家伙绝对下得了狠手。

“滚吧,今日饶恕你们一命!但是,谁若是敢去执法堂告状,我孙逸以命作保,即便你们贵为邹氏嫡系,我必杀之!”

在邹氏子弟众人垂首沉寂,不敢吭声时,孙逸漠然无情的声音,在他们耳畔乍起。

霍然,所有人肝胆剧震,惊恐交加。

众人抬头,看向孙逸转身离去的背影,一个个目光闪烁,彷徨不绝。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到~强忍不适,还是赶出来了~欠更欠得心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