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鸡蛋碰石头/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周人群涌动,演武台巍峨平坦,神纹清晰可见。

邹子浮脸色剧变,霎那惶恐。

他居然真的上了演武台?

怎么会?

自己怎么会?

邹子浮脸色唰的一下惨白下来,随即醒悟,猛地意识到,是孙逸。

先前,是孙逸抓着他,强行带上了演武台。

杂碎!

邹子浮一颗心差点吓裂,他千算万算,却他妈没有算到孙逸居然会这样做。

他怎么敢?

他居然敢?

他竟然敢?

邹子浮浑身哆嗦,惶恐难安,一如最开始,甚至犹有过之。

不只是邹子浮,那些邹氏子弟,以及四周围观者都是傻眼,一脸懵逼和目瞪口呆。

孙逸的强势,超乎了他们想象。

还可以这样操作?

要不要这么无耻?

不少人无语凝噎,却又震撼欲绝。

甚至,那些人再看向孙逸的眼神时,由忌惮,变得敬畏。

许多人暗下决心,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正面开罪孙逸。

“跑!”

而在演武台上,邹子浮不顾人群念想,意识到自身处境,他想也不想,翻身而起,爬起来就冲着演武台下逃遁。

只要跳下演武台,自己绝对要溜之大吉,再不会多逗留半刻。

孙逸这个凶神,绝对不能轻易招惹!

邹子浮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和愚蠢,心底暗暗下定主意,再也不要轻易招惹孙逸。

可是,现在后悔,为时晚矣。

邹子浮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想到即做,动作如脱兔,转眼就靠近了演武台边缘。

看着触手可及的演武台边缘,邹子浮一颗心都是悬到了嗓子眼。

呼吸紧紧地屏住,不敢喘息。

逃生有望,他心底又惊又喜。

看着近在咫尺的边缘,邹子浮一声嘶吼,猛地屈腿蹬地,健步如飞,朝着外面就是腾跃而起。

他要加速,跃下演武台。

然而,想象总是无比美好,现实却又无比残酷。

在邹子浮一跃而起,跳出了演武台范围,身形下坠,朝着演武台外落去时。

突然,一只大手,猛地抓住了他的后衣领。

然后,在邹子浮惊喜未落时,猛地一拽,跃出了演武台范围的他便是不由自主的重又倒飞了回去。

“砰!”

随即,如同重锤,狠狠地摔砸在了演武台上。

“啊!”

剧烈的撞击,让得邹子浮浑身骨头都是碎裂开来,脏腑气血都是翻滚跌宕。

鲜血喷溅,邹子浮咳血惨叫,一切惊喜全都如梦幻泡影,霎那无踪。

“想跑?”

孙逸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一脸嘲弄。

在他面前逃跑?

不是痴人说梦吗?

比速度?

比反应?

同阶之中,谁可以与孙逸相提并论?

《轻灵诀》加持,孙逸足以将邹子浮踩得死死地。

邹子浮醒悟过来,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家伙有多恐怖。

打,打不过。

跑,跑不赢。

骂,人家直接下杀手啊!

逃?

这跟老鼠戏耍猫,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孙逸没有在乎邹子浮变幻的脸色,居高临下俯视着他,淡然笑问:“现在,我可以杀你了吗?”

“你……”

邹子浮肝胆一颤,顿时惊恐起来。

孙逸未曾在意,抬脚就是朝着邹子浮的脑袋踩去。

元力布满脚掌,金霞灿烂,宛如一颗骄阳镶嵌在脚掌一样。

滔天压力覆盖,邹子浮只觉呼吸滞碍,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不要!”

邹子浮惊叫,惶恐求饶:“孙逸,饶过我,饶过我啊!”

孙逸不为所动,脚掌踏落,威能霸道,狂暴至极。

即便是山石精铁,都可以生生踩碎。

“噗!”

邹子浮即便身为开窍九重境的人杰,脑袋却也未必如精铁,在孙逸的脚掌下,轰然爆碎。

脑浆与鲜血混杂,迸溅八方,洒满演武台。

“嘶!”

霍然,满场震动,骇然失声。

“他真的杀了?”

“天呐,他居然真的敢!竟然以这样的手段,强杀邹氏子弟?”

“我的妈呀,疯了疯了,他这是疯了,这是在把邹氏往死里得罪啊!”

人群惊骇,震动交加。

孙逸的强势,每次都出乎意料,超乎他们的想象。

这一次,更是狠狠地刷新了他们的印象。

无头尸体脱力,缓缓软倒,躺在演武台上,再没有丝毫动作。

“子浮?”

邹氏子弟纷纷惊恐,不少人吓得失声,骇然仓皇。

“逃啊!”

随即,醒悟过来,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然后,数十个邹氏子弟,慌忙转身,仓皇而逃。

孙逸这家伙,可谓凶神,竟然以这样的手段,强杀邹子浮。

若是他们再不跑,难保孙逸不会接着再来。

他们再不敢挑衅,甚至,一句狠话都不敢放出半句。

邹子浮的下场,那会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转眼间,数十个邹氏子弟消失无踪,离开了孙逸的视野。

演武场一片死寂,满场数以万计的人凝望着演武台上的无头尸体,皆一脸惊悸。

再看向孙逸时,目光闪烁着浓浓畏惧。

目送着邹氏子弟逃逸,孙逸并没有阻拦。

这种时候,不适合全杀掉。

会牵累柳如龙他们,所以,他并没有打算杀人的。

只是,邹子浮太狂悖,自以为是,在挑衅他。

所以,他才强杀,杀鸡儆猴。

否则,邹子浮不死,那些人吓不住,定会通告执法堂。

现在,孙逸敢笃定,那些家伙绝对会被吓破胆,会将他的警告深刻在心。

而杀掉邹子浮一个,不至于掀起太大波澜,执法堂不会介入。

那跟全杀带来的影响,是不同的。

任由邹氏子弟逃离,孙逸未曾在意邹子浮的尸体,全身跃下演武台,朝着柳如龙他们走去。

所过之处,人群如避鬼神,纷纷退却,主动让开道路。

并且,隔得远远的,不敢触及。

人群中,柳如龙等人早已汇合,聚在一起,迎视着他走来。

“我就知道,你这家伙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姜浩最先上前,狠狠地在孙逸胸膛擂了一拳。

安然无恙,一切完好。

孙逸生受一拳,随即和姜浩熊抱了下,分外感激这些弟兄。

捶了姜浩的后脊背两下,孙逸便推开了姜浩,和赫连杰拥抱了下。

然后,又冲着林毅张开了双臂,一脸含笑的示意。

林毅冷漠的脸颊微微一凝,纤细的柳叶眉皱了皱,似乎有些不太适应。

但是,犹豫了下,最终还是主动上前,与孙逸相拥了下。

只是,一触即分。

似有触电般,沾之即离,飞快退却了出去。

“哟?”

姜浩瞪眼,怪叫起来。

林毅居然会跟人拥抱?

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姜浩跟林毅同出清云宗,自幼相识,对林毅的了解,再清楚不过了。

从小到大,姜浩屡次想和林毅亲近,可都没成功。

别说拥抱,勾肩搭背都不行。

孙逸居然成了?虽然只是随意拥抱了下,但这种变化,却是极大的。

难以置信!

年幼时,曾多少次,姜浩都严重怀疑,林毅是不是个娘们儿。

可惜,这家伙平坦的胸膛,和喉咙间的凸起,无疑表明了他的性别。

听着姜浩的怪叫,林毅漠然扭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顿时,刚想调侃两句的姜浩咽了口唾沫,缩了缩脖子,所有的话,全都咽回了肚里。

众人哈哈一笑,不禁莞尔。

孙逸扭头,又看向了柳如龙。

“免了吧!”

柳如龙一脸温和的笑容,看着孙逸道。

“好!”

孙逸颌首,没有强求。

柳如龙不似那种热情的性子,自有原则,不便强求。

一番寒暄,气氛重又活跃起来,一起并肩,朝着演武场外徐徐离去。

途中,姜浩取出腰间酒葫芦,灌了一口,便还给了孙逸。

当初,孙逸决战邹子英,曾将酒葫芦交给姜浩保管。

这几日以来,姜浩携带在身上,偶尔浅尝。

接过酒葫芦,灌了口,孙逸只觉神清气爽。

不过,姜浩却是皱起了眉头,一脸忧虑道:“兄弟,你就这么强杀了邹氏子弟,不怕邹氏报复吗?这么做,恐有些欠妥啊。”

强杀邹子浮,虽然看似合理,但,某些细节,还是经不住推敲。

邹氏若是针对,恐怕有些麻烦。

孙逸却是浑不在意,淡然道:“我跟邹氏,早已不死不休,即便我处处示弱服软,邹氏也不可能放过我的。所以,我不仅要杀邹子浮,还要杀光邹氏所有人!”

姜浩提醒道:“但是,邹氏不是寻常势力啊,其声威影响,十分强盛。”

“我知道!”

孙逸颌首,邹氏的底蕴,樊明宏曾有介绍。

“知道你还这么做?”

姜浩无语的看了孙逸一眼,道:“不是兄弟说丧气话,我觉得吧,你这么做,恐有些鸡蛋碰石头。”

“虽然你在学院风采无量,无人可挡。但是,出了学院呢?你这样对抗,只能将自己死死地钳制在这方寸之地的。”

姜浩的话,不无道理,引起林毅和赫连杰的深以为然。

即便柳茹嫣都是点头赞同,支持姜浩的话。

唯独柳如龙,一脸笑容,不改始终。

孙逸抿嘴一笑,灌了口酒,谢过了姜浩的担忧。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邹氏势强,但不代表,可以横压天下,只手遮天。”

孙逸解释了一句,制止了还想劝诫的姜浩。随即扭头看向柳如龙,转移话题道:“如龙兄,茶可温否?”

“尚可!”

柳如龙含笑颌首。

“请!”

孙逸伸手示意,柳如龙哈哈一笑,当先而去。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