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武学院,众议殿,位处供神阁前。

学院众高层,汇集一堂,一片缄默。

他们从凌晨时分,齐坐至今,时至傍晚,仍未散离。

皆因异族集结大军,卷土重来,强势攻伐边关。

人心惶惶,正在探讨增援策略。

而当一切策略尘埃落定时,众人则是为增援指挥的人选而沉默。

谁人率队,成了让人头疼的事情。

百万异族扣边关,此番增援,无疑需要一个实力强,地位高,身份硬的人物率队。

那样,才能够更加有效的调动部队,更好的指挥。

毕竟,边关驻守的将领,皆是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领都统职务。

若是派遣同级人物前往,难免会惹人不服,从而导致各部不合,影响部队调动。

所以,此番增援率队,起码也得是宗师人物。

但,满场宗师人物屈指可数,每个人都具备着不可忽视的地位。

贸然调动,便成了让人犹豫不决的事情。

樊明宏?

身为左帅,军武学院副院长,无疑是具备率队资格的。

只是,樊明宏若走了,孙逸在学院恐将没了靠山。

当然,这是学院高层认为的。

因为,早前有人提议,让樊明宏率队。

毕竟,上次增援,樊明宏率队,有经验在前。

结果,赵忠仁未答复,默然未语。

这便让人深思起来,难免遐思纷飞。

樊明宏按兵不动,会否是放不下孙逸的安危?

除了樊明宏,便还有墨文青。

但,作为执法堂的掌座,墨文青监管军武学院,责任重大。

有人提议,却被赵忠仁一口回绝。

这就更让人猜测,针对樊明宏的去留,留下耐人寻味的感觉。

许多人开始不安,心绪忐忑,彷徨交加起来。

赵忠仁未曾表态,也没表露任何心迹。

但,无形中,对樊明宏的偏袒,却仿佛在告知着人们一种信息。

模棱两可,捉摸不定,让人揣测纷纷。

不少人心领神会,下意识瞥了一眼邹明泉。

学院高层内,不乏邹氏人物。

奸诈如他们,岂会看不出赵忠仁的暧昧。

不少人都是脸色微沉,感觉到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但却又不敢确定,不敢肯定,不敢表露不满。

毕竟,赵忠仁未曾清晰表态,贸然表露不满,只会给赵忠仁一个借口。

一个动手的契机!

作为聪明人,邹明泉,乃至邹氏高层,显然都不会那么愚蠢。

邹明泉眼神闪烁,瞥了一眼端坐上位,不言不语,一丝不苟,深沉威严的赵忠仁。

然后,目光扫了一眼大堂众人,随即目光落在一位邹氏族人身上,眼神示意了下。

那人乃是一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实力地位都不简单,当即心领神会,站了起来。

“大人,末将愿领兵出征!”

这人起身开口,昂扬请令。

这般主动,无疑是一种试探。

试探赵忠仁的态度,试探赵忠仁的心迹。

一直以来,赵忠仁都表现得太稳了,山水不露,情绪不显,深不可测。

邹氏完全无法捉摸,无法判断。

所以,只好主动试探,从而寻找应对之策。

自孙逸挑战邹子英过后,学院内的邹氏众人皆都提心吊胆,揣揣不安。

这让不少邹氏族人十分痛恨孙逸,皆因孙逸,才让赵忠仁有了针对邹氏的借口和契机。

正如孙逸所猜想,他在赵忠仁身上借势,赵忠仁同样在利用他挡刀。

因为孙逸,吸引了邹氏所有矛盾。

赵忠仁便稳坐钓鱼台,把持局势,引导风向。

一旦邹氏势弱,便是他动手的时机。

此刻,邹氏族人请令,赵忠仁挑了挑眉,看了那人一眼。

但最终却是摇摇头,婉拒道:“邹都统义勇无双,当为人族楷模,吾心甚慰。只是,此番异族来势汹汹,邹都统一人,恐难防不测。”

一个人不够?

妈的,这是要让邹氏倾巢而出吗?

邹氏不少人脸色微凝,目光闪烁,心情阴郁。

赵忠仁看似回绝,却透着耐人寻味的意思。

是在维护邹氏?

还是示意邹氏多送人头?

这种看似表态,却又不曾表态的态度,最让邹氏恼火。

许多人都忍不住想骂一声老狐狸,奸诈似鬼。

“还请大人示下!”

邹氏那人被回绝,也不恼怒,反倒躬身抱拳,肃然请示。

既然众人举荐或自荐都不满意,便只好请示赵忠仁点名。

赵忠仁闻言,目光扫了一眼满堂众人,最终,定格在了邹明泉的身上。

“嘎噔!”

邹氏族人的心皆都忍不住狠狠一跳。

来了吗?

果然是要针对邹氏动手了吗?

邹明泉都是脸色微变,呼吸一滞。

邹明泉无疑是邹氏在部队与学院安插的旗帜,是邹氏阵营的领袖。

若是邹明泉被安排去增援,那么,无论是平原城的军部大本营,还是军武学院,都将群龙无首。

缺乏宗师坐镇,就算赵忠仁不下手,樊明宏都足够搞垮他们。

在邹明泉增援期间,想来是足够有时间,一点点拔掉邹氏安插的人物。

思及于此,邹氏上下,莫不心惊,惶惶不安。

邹氏在部队布局过百年,好不容易占据现在的声威。

若是被拔除,对邹氏的影响,无疑是毁灭性打击。

天下皆知,邹氏底蕴之强,源于三房。

一房从商,囊收天下经济。

一房从军,招揽各方将领。

一房开宗门,广纳学徒,门生遍八方。

这样的影响,不可谓不大。

三房合一的邹氏,有多强,无法猜想。

黑曜城柳族够强吧?威压方圆万里。

但是,在邹氏面前,依旧不值一提。

而若邹氏在部队的发展被拔除,那么,损失的,可就不是一星半点,堪称被剥皮抽筋。

邹明泉哪能不慌?

奸诈如他这样的老狐狸,都是心神难安,难以镇静。

不过,就在邹氏上下震动,惶惶惊悸时,却听赵忠仁的声音平静传来:“邹老以为,当下,谁人适合领兵?”

嗯?

赵忠仁的询问,瞬间引发一片惊疑。

惊惶难安的邹氏齐齐讶异,纷纷傻眼。

出乎意料的态度,让人惊愕。

邹明泉都是呆滞了瞬间,但很快恢复过来,急忙收敛心神,思忖起来。

赵忠仁这个询问,看似简单,但邹明泉可不以为,就真的那么简单。

若是回答不好,恐怕会引起大祸。

让他举荐?

这不是得罪人吗?

举荐其他阵营的人,谁爱搭理?

举荐自己阵营的人,这不是自己挖自己的根吗?

妈的,这是个坑!

邹明泉越想,越觉得沉重。

但他却没法保持沉默,位高一级,压死人。

沉吟了下,邹明泉起身,拱手施了一礼,随即沉声道:“异族势强,来势汹汹,边关作为人族防线,不可破损,恐危及人族安危。所以,老朽以为,此番增援,当派遣实力强,威望高的人才能胜任。”

赵忠仁会推,邹明泉自然也会。

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邹明泉自然信手拈来。

稳!

不少人看向邹明泉的眼神都是满是佩服,这种回答,让人无法挑出毛病。

不过,邹明泉自身却是十分紧张,心绪仍未放松。

赵忠仁会放过他吗?

会这么容易放过他?

恐怕,不太可能。

果然!

邹明泉话音刚落,便听赵忠仁询问再次传来:“那邹老以为,实力与威望皆都具备,当属谁?”

“这……”

不少邹氏人物沉吟,陷入为难。

邹明泉都是紧锁眉头,眼神沉重。

他抬头看了一眼满堂众宗师人物,思索片刻,道:“樊元帅主掌三军调度,又屡次率军出征,功勋赫赫,彪炳古今。若论声望,樊元帅当之无愧。”

“且樊元帅位列宗师多年,时常打磨,境界稳固,根基夯实,其实力毋庸置疑。”

“故,老朽认为,若推举樊元帅出征,三军定可上下齐心。”

说到最后,邹明泉还向樊明宏抱拳示意,一副钦佩交加的举止。

满堂众人沉寂,一语不发,声息不显。

邹明泉推举樊明宏,无疑是跟樊明宏杠上了。

他们斗得激烈,旁人怎能插手?

樊明宏老脸微沉,瞥了邹明泉一眼,眼神煞气凛冽。

这种时候,樊明宏并不介意出征,只是,邹明泉打得如意算盘,却让他十分反感。

他若走,邹氏必然会竭力对付孙逸。

届时,孙逸恐怕会背负极大压力,遭受各种钳制。

尽管赵忠仁有意偏袒,但作为总领事,赵忠仁顾虑太多,不可能明面表露。

所以,对邹氏钳制,始终有限。

至于墨文青,身为执法堂掌座,身份倍受掣肘。

若是邹氏针对,唯恐心有余,而力不足。

因此,樊明宏不能走。

但在邹明泉的推举下,樊明宏若是一语不发,影响恐怕不好。

当即起身,朗声道:“为人族,护边关,血染疆场,乃是我辈宿命。若大人有令,人族有需,樊明宏视死如归。”

“然,此番异族强势来袭,意图扣关,人族势危,恐多以防守为宜。而相较之寇元帅,老夫更擅攻歼,不善防守。”

“故此,老夫以为,若论实力,寇元帅更在老夫之上!”

一番话,说得正气凛然。

邹氏众人,纷纷色变。

右帅寇准,偏袒邹氏,无疑已经成为邹氏阵营的人物。

若是被安排离去,恐对邹氏声威仍有影响。

甚至,等于斩去了邹氏臂膀。

邹明泉脸色一沉,急忙跨步上前,欲要驳斥。

“樊老所言有理!”

然而,赵忠仁并没有给邹明泉机会,颌首称赞:“为帅者,当人尽其责,物尽其用。此番异族来袭,势强汹涌,吾等当避其锋芒,以守为佳。寇元帅多以稳守著称,名扬天下,此番领军,无疑最佳。”

“寇帅听令,此番增援,着你率十万大军,即日出发。”

命令传下,右帅寇准脸色僵滞,邹明泉的脸色更显深沉。

邹氏,一片惶惶。

【作者题外话】:昨天本该四更,但因为国庆,没按耐住贪玩的心,半路溜了~哈哈,我又欠两更,等过完节补更哈~见谅见谅,祝大家也玩的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