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攘外必先安内/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武学院,北院天级班。

宿苑区,陈宇独坐廊亭下,擦拭着一柄刀身漆黑,刀锋明亮的长刀。

他一脸沉肃,英武冷酷的五官尽显漠然。

双眸深邃,如深潭般,波澜不惊,冷漠淡然。

夕阳洒落,映出一片影子,人与刀相融,让周围环境都仿佛多了几分深沉肃穆。

直到,晚霞渐渐晦暗,沉闷的脚步声传来,打破了沉寂,撕碎了这种氛围。

罗希一身黑衣,修长身影笔挺,气质温和平静,显得十分内敛,锋芒不露。

“来了!”

罗希走进廊亭,俯视着椅坐的陈宇,淡然道:“那边已经动身,我们需要择时动手。”

陈宇不答,一派漠然,只是轻轻地将长刀翻了个面,静默的擦拭着另一边刀身。

罗希未曾在意,背转过身,看向远方,沉声轻叹:“此举牵一发而动全身,成败影响深远。吾不知,你作何感想?”

陈宇擦拭刀身的动作未停,同样也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抖手,长刀寒光闪烁,发出一声铮鸣。

铮鸣声凛冽,如刀剑撞击,铿锵刺耳,仿佛饱含着一股锐气与杀气。

听着铮鸣声,罗希嘴角微抿,浮现起一缕笑意。

他转身,重又看着陈宇,轻笑道:“吾以魔帝之名起誓,事成之后,定助你,阵斩孙逸。”

陈宇闻言,终于有了波动。

他擦刀的手微微一顿,终于抬起头,目光深沉的迎视着罗希,漠然问道:“何时动手?”

罗希扭头看了一眼远方,无尽夜色降临,繁星点点,明媚生辉。

许久,他才淡淡道:“快了……”

……

异族百万大军扣边关,人族压力骤增,处境堪忧。

边关告急,请求增援的文书接二连三传回。

一番商议,最终,右帅寇准被勒令率军出征,远赴边关增援边卫军。

一片震动,引起无尽哗然。

但是,却无人敢反对,邹氏都沉寂,敢怒不敢言。

寇准作为右帅,人族有危,率军增援,乃是职责所在。

若是寇准敢抗命不遵,取缔右帅职务,毋庸置疑。

甚至,若是以军法处置,斩首示众都有可能。

所以,无人敢驳斥,寇准都是沉默,只能欣然领命。

北院,掌院小筑。

邹明泉率队返回,气愤得一拳打碎了石桌。

右帅寇准,虽非邹氏族人,但,近些年在邹氏的活动拉拢下,已经开始向着邹氏偏移。

当初举荐邹子英升任校尉职务,就是一个标示。

是其投诚!

只是,赵忠仁没有同意,举荐被搁浅。

所以,多年来,寇准早已被打上了邹氏标签,在邹氏阵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今被强势调动,且在邹氏多番周旋下被调走,背后预示着什么,不言而喻。

“赵忠仁啊赵忠仁,还真是迫不及待了呢!”

邹明泉一脸冷怒,事到如今,傻子都看得出来,赵忠仁已经在针对邹氏。

偏袒樊明宏,强势调动寇准,种种态度,都已经透露出一切。

如今没有明言,无疑是忌惮邹氏老祖宗,尚需留有余地。

在邹明泉身旁,寇准一身甲胄,佩刀而立。

他中正的脸颊布满阴霾,平直眉深沉,看起来十分沉肃难看。

此时此刻,他的心情,无疑很糟糕。

沦为了政治牺牲品,成为了邹氏和赵忠仁交锋的棋子。

一代宗师,却无力自主,换谁恐怕都很难释怀。

一路走来,他没说话,随同在邹明泉身旁,沉闷得可怕。

邹明泉察觉到寇准的心情,强压下不满,渐渐平静,道:“寇兄勿忧,此番,老夫必不会让你受委屈。”

寇准没有说话,只是摘下了虎头金盔,露出斑白的发丝,一脸沉肃的搓了搓脸颊。

饱经风霜的脸,长着熙熙攘攘的褶皱,看起来十分沧桑。

寇准贫苦出身,祖辈三代都是山村贫民。

因其奋发图强,不甘天命使然,少年时勇闯禁地,偶得强者殒落后遗留的秘籍,从而开启修炼之路。

百年岁月,饱受风霜,得以成就宗师。

他一生困苦,履历艰难,倍受挫折,见惯了是是非非,大起大落。

所以,他比其他人,更渴望安宁。

因此,在邹氏多番拉拢,示好的诱惑下,渐渐靠近邹氏。

毕竟,邹氏声威在外,底蕴深厚,势力强大。

靠拢邹氏,无疑是不错的选择。

谁曾想,邹氏野心勃勃,不守本分,触动了赵忠仁。

结果,引来猜忌与暗流。

寇准不免悔恨,表态过早,及早站队,沦为了牺牲品。

然而,想要退出,已无可能。

邹氏,岂会放任?

若是退出,赵忠仁会原谅吗?

估计,不太可能!

反而会留下两面三刀,见风使舵的恶名。

所以,此刻的寇准,心情糟糕至极,连得邹明泉的宽慰,都不想搭理。

邹明泉紧盯着寇准,似乎看出了寇准的心情,他郑重道:“寇兄,你且放心,邹氏,不会亏待于你。”

寇准看了邹明泉一眼,只是面无表情的轻轻颌首,仍然没有言语。

邹明泉脸色沉肃,郑重道:“若是寇兄无意出征,只管拖延时间。不出三日,此事定有转机。”

“转机?”

寇准挑眉,有了波动,扭头紧盯着邹明泉,一脸惊疑。

邹明泉颌首道:“不错!”

“从何说起?”寇准询问。

“寇兄可知道毒王?”

邹明泉渐露笑容,反问寇准。

寇准颌首,一脸凝重。

毒王之名,天下皆知。

一身毒功,臻至化境,半步法身都得忌惮,横压天下宗师。

邹明泉含笑道:“毒王纵横天下,孑然一身,素来孤寡。但在晚年,却是收有一徒,此事寇兄应该知晓。”

“杜无常?”寇准疑问。

“不错!此子正是毒王传人!”

邹明泉抚须轻笑:“孙逸重伤杜无常,几近垂死。寇兄以为,毒王会作何反应?”

寇准脸色微凝,瞬间明悟。

看到寇准恍然的眼神,邹明泉笑容更浓,解释道:“不瞒寇兄,数日前,老夫便已经命人将杜无常送往东陵山。想来,毒王已经震怒,早已出发。不出意料,不日将要抵达义城。”

毒王前来,会如何?

傻子都可以预料!

届时,定然会掀起风波。

邹明泉哈哈一笑,仿佛已经看到了风云诡谲的景象。

“孙逸猖獗,狂悖叛逆,樊明宏屡次庇护,毒王定然不会罢休。到时候,二者肯定会有争锋。而以毒王的声威,寇兄觉得,他们谁更胜一筹?”邹明泉喜笑颜开。

毋庸置疑,毒王更胜樊明宏。

只是……

寇准眉头微锁,疑惑道:“毒王虽然势强,但,若是总领事插手,毒王恐也得退避三舍!”

毒王势强,半步法身都得忌惮,其声威毋庸置疑。

但是,赵忠仁不是寻常的半步法身,不是江湖中人。

而是统辖平原城千万大军,总揽军政大权的总领事。

其背后,站着的是众神,是神域各路主宰。

毒王就算有天大的胆,也不敢触动赵忠仁丝毫。

惹怒赵忠仁,众神出面,毒王焉有活命的机会?

众神一怒,血流漂橹。

毒王不入法身,在众神面前,不堪一击。

这也是邹氏势强,仍不敢擅动,不敢与赵忠仁明面对抗的原因。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赵忠仁也不会与邹氏撕破脸皮。

毕竟,若是不占据道义,赵忠仁若是主动下手,众神未必偏帮。

这也是赵忠仁稳坐钓鱼台,不愿直面邹氏的原因。

双方皆有顾虑,背负着压力,便互有忌惮。

寇准的担忧,不无道理。

只是,邹明泉却是不甚在意,解释道:“寇兄放心,此番,邹氏不会坐视不理。”

“邹氏要动手?”

寇准大惊,脱口失声。

邹明泉抿嘴摇头,自然清楚寇准的震惊,他解释道:“老祖宗不会亲至的。”

“那?”

寇准惊疑不定。

邹明泉抿嘴一笑,为其解惑:“寇兄勿忧,邹氏无意与总领事为敌,此番出面,只是针对孙逸。”

寇准这才松了口气,高悬的心微微平复。

若是邹氏与赵忠仁敌对,撕破脸皮,他的处境,只会更加艰难。

如今双方对峙,他尚有周旋的余地。

“明白了!”

寇准颌首,已然恍悟。

邹明泉闻言一笑,上前抓着寇准的手,轻轻地拍了拍,唏嘘道:“今日,委屈寇兄了。”

寇准抽手,淡然摇头。

……

中院,中阁。

书房内,赵忠仁背着双手,站在壁窗前,看着繁星点点,一脸沉肃。

墨文青陪同在旁,五官冷酷,漠然深沉。

书房沉寂,气氛压抑。

许久,赵忠仁才轻叹了声:“山雨欲来风满楼。”

墨文青不语,只是揣手静立。

赵忠仁转身,看着缄默不言的墨文青,道:“墨老以为,该如何?”

墨文青一脸深处,不苟言笑,淡然道:“攘外,必先安内!”

赵忠仁轻叹:“同为人族,缘何如此?”

“手生十指,尚不尽相同,遑论人族亿万。”墨文青平静回答。

赵忠仁沉默,无奈地看了墨文青一眼。

许久,赵忠仁摊手,掌中漩涡浮映,一枚锦盒,脱手而出。

“人族,不可撼动,经不起飘摇了……”

一声长叹,赵忠仁转身背手,重又看向了无尽夜空。

墨文青伸手,接过锦盒,最终躬身退出,漠然无声的离开了书房。

渐渐地,书房沉寂,灯火摇曳,空无声息。

赵忠仁凝望夜空,不知道过了多久,终是一声唏嘘,在长夜下徐徐散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