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画中人/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文青和樊明宏皆下意识扭头,看向来人。

待看清对方面容时,二人皆都脸色一沉。

因为,来人乃是右帅寇准。

寇准一身甲胄,未戴金盔,腰佩宽刀,阔步走来。

气势威武,煞气凛然,尽显威胁。

他走近邹明泉身旁,并肩而立,对峙墨文青和樊明宏。

这般架势,其态度不说也能明白。

樊明宏脸色铁青,紧盯着寇准,眼神闪烁着凛冽之色。

他跟寇准,素来不和,皆是因为寇准跟邹氏走得极近。

现如今,更是与邹氏同流合污,违背军人准则,樊明宏就更是鄙夷与痛恨。

“你不该来这里!”

樊明宏紧握长刀,凝视着寇准冷声道。

寇准受赵忠仁授令,率兵增援边关。

如今已过三日,却未动身,反倒偷偷潜回学院,襄助邹明泉,无疑是不应该的。

受军令而不行,领职责而不履,无疑是叛逆。

“我终究是来了!”

听着樊明宏的话,寇准轻叹了声,随即拔出宽刀,淡然道:“若战,便战吧!”

语气中,饱含无奈。

如今的寇准,已经骑虎难下,无路可退。

只有一条路走到黑,跟着邹氏撞破南墙。

所以,他不该来,却终归是来了。

寇准看向樊明宏的眼神,隐有些歉疚,不敢与其对视。

外人鲜少得知,寇准跟樊明宏多年前曾是挚交好友。

寇准初入部队,与樊明宏同伍,有过十分深厚的战友情。

直到,成为宗师,获封元帅,寇准朝着邹氏靠拢后,二人才渐渐疏离。

理念不同,分道扬镳。

樊明宏痛恨交加,紧盯着寇准,怒斥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违背军令,乃是叛逆。”

“不,增援部队已经出发,此刻正在奔袭的路上。本帅只是有些命令不明,此番返回请示,正巧撞见二位强闯中阁,而特意劝阻。虽有过,却不至于叛逆。”

寇准摇摇头,淡然辩驳。

显然,寇准出现在这里,早已经找好了前来的理由。

就算事情败露,也不至于殒命。

樊明宏紧盯着寇准,痛恨更浓,却又无奈。

“你们如此颠倒是非,放纵黑白,就不怕大人责罚吗?”

樊明宏冷声质询,话语中不乏试探。

邹明泉和寇准敢大摇大摆的堵住中阁大门,若是没有底气,怎敢?

“樊兄敬请放心,大人正在会客,无暇分心。”

邹明泉两手插在袖口内,笑吟吟地看着樊明宏道。

霍然,樊明宏和墨文青脸色一凝,瞳孔紧缩。

会客?

能值得赵忠仁会面的人物,岂是寻常之辈?

果不其然!

他们的猜想没错,邹氏开始动手,不惜直面赵忠仁。

“邹氏……”

樊明宏咬牙切齿,恨怒欲狂。

除了邹氏老祖宗,樊明宏想不出,还有第二人敢直面赵忠仁。

墨文青脸色漠然,深深地看了邹明泉与寇准一眼,随即伸手拦下了躁动的樊明宏,拽着樊明宏的手臂,转身即走。

赵忠仁被牵制,强闯无用。

……

中阁书房,赵忠仁坐在宽椅上,看着书桌上摊开的书帛。

书帛摊开,内无字迹,唯有一副画像。

画像乃是素描像,画中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

白发苍苍,面容清癯,白衣胜雪。

画像清晰,栩栩如生,宛如真实。

画中人气质勃发,仿佛随时都要跃然纸上。

赵忠仁紧盯着画中人,一双眼神徐徐深沉。

……

军武学院,毒王强势而来。

他表现很漠然,平静无波。

但,其声名盛传,即便不声不响,不言不语,却也给人一种强势的感觉。

不远千里,自东陵山而出,重新入世,为弟子复仇。

就这个原因,都足够引发哗然,掀起剧烈风波。

南院广场,人满为患,拥堵四方。

但是,却无人敢靠拢,没谁敢靠近上去。

毒王身周百米,空荡荡的,全无半个人影。

并且,他背手走过,沿途间人人退避,如避鬼神。

人群指点纷纷,窃窃私语,对毒王十分敬畏。

甚至,他们的议论声都是压得极低,不敢张扬。

仿佛,深怕惊扰了毒王,被殃及池鱼,惹来杀身大祸。

很快,风波传开,四周人群骚动,一批金甲亲兵自八方挤入,呈半包围涌向了毒王。

毒王不请自来,强势擅闯,即便盛名在外,学院也不能坐视。

否则,学院法纪等于荒废,会被无情践踏。

学院威势,将不复存在。

所以,尽管他们都很忌惮,都很敬畏,却不得不来。

一个个金甲亲兵脸色沉肃,眉宇紧锁,眼神闪烁着忐忑之色。

带队的是位聚神境强者,领校尉职务,站在毒王前面,伸手示意,轻喝道:“学院重地,来者请止步!”

毒王止步,看了那位聚神境强者一眼,淡淡道:“让开,老夫不愿殃及无辜!”

好霸道!

围观人群纷纷暗吸凉气,这番话透露出浓浓恶意。

表明了来者不善!

“孙逸要遭殃了!”

不少人低语,为孙逸默哀。

毒王来势汹汹,都不顾军武学院法纪,强势表态,足以看出其杀意很浓烈。

人群唏嘘,私语不绝,一片喧嚣。

金甲亲兵却是寸步不退,包围着毒王。

肩负的职责,不准许他们退却,即便敬畏惊惧,也要硬着头皮上。

“抱歉,学院重地,未得准许,一概不许入内。”

校尉按刀而立,紧盯着毒王,沉肃道:“请退出学院,否则,我们将采取强硬措施!”

说着,四周金甲亲兵纷纷按住刀柄,煞气沉沉。

毒王面无表情,清癯的面貌看不出喜怒哀乐。

他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亲兵队伍,随即淡淡道:“孙逸在哪儿?”

“最后警告,请退出……”

校尉断喝,语气多了几分凛然。

“聒噪!”

毒王闻言,眉头终于浮动了下,随即一步跨出,脚底一股疾风骤起,八方轰鸣。

然后,众人便是看到,数以百计的金甲亲兵,包括那位聚神境校尉都是头晕目眩。

紧接着,一头栽倒。

毒王步伐不停,神情漠然,神念涌出,搜索南院。

如此简单、直接、粗暴、蛮横,引发许多人敬畏。

……

宿苑区,孙逸住所。

众人齐聚一堂,静候风波。

黑狗露面,被众人熟知,引发了一片惊疑。

一条狗,具备抗衡毒王的本事,怎么说,都有些玄奇。

尽管这个世界是个神奇莫测的,但这样的玄奇事情,终究惹人讶异。

特别是姜浩,一直紧盯着黑狗,两只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充满审视的味道。

他对黑狗可没好感,二者的初次见面可并不怎么愉快。

但是,怀疑归怀疑,姜浩却不敢再表露。

至少,不敢明面质疑。

黑狗匍卧在旁,昏昏欲睡,显得十分慵懒。

对姜浩的审视,黑狗浑不在意。

孙逸也没有具体解释,他本来没想让黑狗露面。

这家伙背景太神秘,因果牵累极大,若是交集太深,唯恐惹来意外。

但是,毒王横压而来,被逼无奈,黑狗必须出面。

届时,迟早会暴露。

孙逸也是被逼无奈,才让黑狗现身,与故友们打个照面。

免得到时候惊慌失措,忧心忡忡。

当然,此刻的孙逸,心情也是很忐忑的。

毒王不是常人,乃是以毒入道,一身毒功臻至化境,法身境下无人出其左右。

黑狗虽然神秘,但毒这个东西,终究太诡异。

所以,孙逸表面平静,心情却是紧张得很。

“孙逸在哪儿?”

而在众人一片静默时,一声平淡的询问,在南院响起,传遍八方。

军武学院,各处角落都是听得清晰。

“毒王?”

孙逸等人纷纷抬头,浑身汗毛都是纷纷炸竖。

这道声音并不冷厉,也没充斥任何气息,并且十分平静。

但是,每个听闻的人,都是情不自禁的悚然,心底发怵,有种神魂都要颤栗的趋势。

孙逸都是难以从容,自凉亭下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手中酒葫芦徐徐放下,孙逸紧锁眉头,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眺望而去。

相隔一段距离,孙逸仍然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种寒意。

莫名的寒,不知是自身恐惧,还是周围温度带来的丝丝湿意。

总之,莫名的寒,难以控制。

甚至,旁边的绿萝都是情不自禁的哆嗦,在瑟瑟发抖。

忍不住的紧紧抱膀,双手下意识揉搓臂膀,似有鸡皮疙瘩浮起。

“好冷!”

姜浩更是狠狠颤抖了下,裹紧了身上的毛毯。

他的衣物被黑狗撕成粉碎,屁股都落了出来,被逼无奈,将孙逸的毛毯裹在了身上遮羞。

如柳如龙、柳茹嫣、赫连杰、林毅、林妙依等人也都有各种不适,感觉到一种不安。

发自内心的不安,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

黑狗也是站了起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闪烁着潾潾波光,朝着毒王所在的方向微微凝望。

“倒是有几分本事……”

黑狗轻喃了声,黑眸闪烁,随即抖了抖浑身柔顺的毛发,然后迈着四蹄,阔步张扬的朝着南院广场走去。

“随本王去瞅瞅!”

黑狗走在前面,头也没回的招呼着。

姜浩等人一阵迟疑,彼此对视,最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孙逸。

孙逸灌了口酒,剑眉微锁,思忖了下,随即颌首,转身追着黑狗身影,快步而去。

身后众人犹疑了下,最终柳如龙率先而动,紧随孙逸身后。

柳茹嫣、林毅、赫连杰、林妙依、绿萝相继跟随。

独留姜浩最后咕哝了声,一脸阴郁的追着跑去。

【作者题外话】:出门了,匆匆回家赶的更新~继续熬夜赶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