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毒王的恐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武学院,南院广场。

人满为患,拥堵四周。

如此场面,却是并不嘈杂,反倒十分静寂。

毒王站在广场中央,漠然静候。

他清癯的面貌看不出喜怒,一双眼神也是古井无波,平静深沉。

但是,他就那么站在那里,气息不显,却仍让人惊悸不安。

只是凝望着他,都仿佛有种难以言诉的恐怖。

一股寒,发自内心,源自灵魂,难以控制。

突然,骚动骤起,引发一片混乱。

人群外围身影攒动,一路弥漫,波及附近周围,引发一片嘈杂。

直到,一声惊呼,骤然响起,才让骚动熄灭。

“孙逸?”

“什么?”

霍然,惊呼声,仿佛会传染,波及八方。

许多人都是失声,忍不住骇然,看向骚动根源。

人们便是看到,一身黑衣,长发扎髻,鬓发飘扬,手提酒葫芦的孙逸阔步而来。

孙逸身后,柳如龙、姜浩等熟悉的面孔,相继映入眼帘,一个不少。

另外,在其身前,还多了一条身姿矫健,皮毛光滑的黑狗。

黑狗一马当先,姿态矫健,颇有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

不少人都是下意识多看了一眼,觉得有些怪异。

但是,也仅仅只是多看了一眼,便再没了注意。

毕竟,只是一条狗而已,今日的主角,可不是牠。

没有人会认为,一条狗会多么牛逼。

更不会觉得,一条狗会是孙逸的底气。

所以,人们都是选择性忽视。

一切的注意力,都凝聚在了孙逸身上。

“他居然敢现身?不曾逃命?倒是出乎意料啊。”

“毒王来者不善,他却不避不躲,难不成,还有抗衡毒王的底蕴?”

“不可能吧?毒王可是百余年前就已经盛名在外的宗师人物,论资历、辈分、年龄,还在樊元帅之上。孙逸就算有樊元帅撑腰,恐怕也无法抗衡吧。”

“那他怎么不跑?难道是来送死的吗?”

人们惊异,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没有人会认为,孙逸有抗衡毒王的本事。

至于说背景,孙逸的出身来历,早就被人调查得一清二楚。

边城世家之子,家族仅百年历史,在偌大神州天下,根本就不值一提。

这样的势力,千千万万,数之不尽。

人们不会觉得,可以和毒王相提并论。

若论背景,倒是孙逸身边的那些人值得注意。

特别是那对兄妹,据悉,是神城圣族嫡系,族内有半步法身人物。

人们目光闪烁,下意识看了柳如龙和柳茹嫣一眼。

显然,不少人的消息是很灵通的。

黑曜城柳族,并不只是名动黑曜城。

“难道,孙逸那些朋友,请来了柳族老祖宗?”

一些人低语,暗暗臆测。

他们紧盯着柳如龙和柳茹嫣,目光闪烁,暗暗审视。

若是柳族老祖宗,那位传闻中的半步法身人物出面,倒是有可能迫退毒王。

只是,对方会否为了区区孙逸,得罪邹氏?

毕竟,邹氏声威,犹在柳族之上。

人们臆测纷纷,南院广场的氛围都在无声无息间变得沉闷。

压抑,沉重,让人下意识屏息。

而在人们紧张兮兮时,毒王也是在各种私语声中抬头,看向了孙逸。

他波澜不惊的脸颊,平静深邃的眼神,紧盯着孙逸,潾潾波光渐渐升起。

“你就是孙逸?”

毒王声音平淡,却透着一种深沉不可捉摸的气势。

许多人耳闻,都是下意识哆嗦,那股莫名的寒,更重了几分。

孙逸提酒葫芦的手都是下意识紧了紧,那种莫名的寒,他分外清晰,感触极深。

剑眉紧蹙,两眼凝重的盯着毒王,深深地审视了一眼。

他很想质询毒王,以同样的语气和口吻,与对方气势争锋,不愿被其凌压。

但是,那种冲动刚刚酝酿,却被那股寒意冲散。

发自内心的寒,源自灵魂的冷,让孙逸的意志都仿佛在松懈,在崩塌,在颓丧。

最终,在毒王的漠然凝视下,孙逸的一切顽抗抵触,都在无声无息间销声匿迹。

“我是!”

然后,在人们的注视下,孙逸沉沉颌首,如实应答。

气势交锋下,孙逸被压得死死地,无法反抗。

毒王无愧其名,其声威,根本不是孙逸可以抵抗的。

人们沉寂,鸦雀无声,皆噤若寒蝉。

孙逸的态度,引发了一片唏嘘。

显然,一直以来,孙逸都表露无比狂悖,强势绝伦。

即便面对邹明泉那种宗师人物,都可以昂然无惧。

结果,现在被毒王凌压,无法抗争。

人们自然震动,对毒王的威势认识更清晰,更深刻。

当然,没有人嘲笑,也无人敢讥讽孙逸。

他们可不认为,自己会比孙逸表现更好。

毒王声息不显,一派平静,波澜不惊。

他淡然的凝视着孙逸,平静询问:“无常,是你所伤?”

“是!”

孙逸眉宇紧锁,脸色沉肃,那种寒意,更浓了几分。

他感受更清晰,仿佛,在无声无息的侵蚀他的心神灵魂。

“你可知,无常,乃我徒?”

毒王再次询问,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

但是,孙逸感受到那种寒意更浓。

莫名的寒,让孙逸四肢都有种僵滞的趋势,血液流速都在徐徐减缓。

孙逸呼吸都是滞碍了几分,手中酒葫芦都仿佛更沉了些许。

“知晓!”

孙逸的回答,都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那股寒意,似乎要将他冻僵,让他口齿都有些沉重。

这种变化,很微妙,常人都是无法窥探,难以察觉。

毒王神情依旧,平静泰然,一再迫问孙逸,确认事实。

最终,微微昂头,平静的面目,浮现起几分凛然。

“既然如此,你让老夫,如何饶你?”

一声询问,似是叹息,又如唏嘘,在广场徘徊回荡。

孙逸感受到寒意更浓,血液流速都是将近静止,意志消弭,有种头晕目眩,神魂都要瓦解崩溃,恨不能沉沦消颓一样。

“汪汪汪!”

关键时刻,一声狗叫,打破沉寂,撕碎了那种压抑。

孙逸浑身哆嗦,下意识颤栗,两眼猛地圆睁,似有一种回神的状态。

恍如自梦中惊醒,孙逸大汗淋漓,心神深处流淌的那种寒意瞬间消弭,温暖重回躯体。

将近静止的血液流速重新恢复,头晕目眩的感受消失,神魂稳固,意志夯实,回复清醒。

孙逸倒吸冷气,骇然大惊。

一种心有余悸,迅速滋生,让孙逸惶然。

先前,那股寒意情不自禁升腾,险些让他沉沦。

他明知不对劲,却无从反抗,意志神魂都难以抵挡。

那是什么状况?

即便孙逸前世见多识广,都有些难以理解。

以气势凌压,瓦解他人意志,孙逸倒是遭遇过。

但是,毒王分明没有外放丝毫气势,整个人平静泰然,声息不显。

这种手段,无疑并非单纯的气势凌压。

那种状态,仿佛更像是中毒。

“毒?”

孙逸惊惶,猛地凝神,下意识紧盯着毒王。

无声无息间就种下奇毒,致人死地,这种手段,得有多诡异?

若是真的中毒,那么,毒王的手段该有多恐怖?

无愧其名,实至名归。

而在黑狗叫唤,打破氛围时,毒王两眼闪逝过一丝波动。

原本紧盯着孙逸的眼神,猛地扫向了黑狗,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内,闪过一丝异色。

早前他并没有在意一条狗,只当是寻常家宠。

但是,此刻毒王却是审视起来,居然在端详。

“什么情况?”

不少人察觉到了异样,紧盯着毒王,暗生讶异。

人们虽然无从察觉到诡异,但察言观色的本事,不少人都是娴熟至极的。

孙逸也是察觉到了异样,顺着毒王的目光,看向了黑狗。

他并不傻,相反思维敏锐,远超常人。

毒王的异样,无疑证实了孙逸的猜测。

早前他的状况,多半源自毒王,对方在暗施手段。

只是,关键时刻被黑狗打破,又或者说是被阻止破坏。

“怎么回事?”

孙逸神念传音,询问黑狗。

“这老东西下毒!”

黑狗回头看了孙逸一眼,黑眸闪烁潾潾波光,暗中传音解释。

果然是毒!

孙逸心脏猛跳,尽管早有猜测,但当被证实时,仍然惊悸。

什么毒,竟然如此诡异,无声无息,难以捉摸。

甚至,一些聚神境强者都是无从察觉,没有捕捉到。

“好狗!”

而在黑狗道出疑惑,孙逸惊悸之时,毒王忽然开口,肃穆称赞。

“什么情况?”

围观的人们一片茫然,许多人一脸懵逼。

不是前来复仇的吗?

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夸狗?

毒王没毛病吧?

一些人傻眼,惊愕交加。

而在人们惊愕时,便听毒王的声音再次传来。

“竟能破了老夫的‘魂毒’。”

毒王一脸唏嘘,平静之色,终于被打破,浮现起波澜。

“魂毒?”

人们惊呼,骇然失声。

毒王下毒了?

先前,毒王在用毒吗?

人们震动,只觉不可思议。

不知不觉间,居然下毒了,他们却无从察觉,压根儿不知。

许多人惊恐,毛骨悚然。

亏得毒王没有针对他们,否则,他们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果然,得罪毒王,会死得很惨的传闻非虚。

人们终于恍悟,为何半步法身都要忌惮毒王,不敢轻易开罪。

具备这样手段的毒王,谁敢招惹?

孙逸都是倒吸冷气,心跳加速,脸色剧变。

这样的毒王,黑狗拦得住吗?

【作者题外话】:中秋节,你们有赏月吗?我反正是没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