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先礼后兵/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魂毒,顾名思义,就是神魂之毒。

毒王修毒功,臻至化境,将自身早已淬炼成剧毒。

其血液、筋骨、脏腑,乃至神魂都是天下剧毒。

任意外放,都足以毒死万物。

到了毒王这个层次,他已经不需要刻意施展,举手抬足间,都是毒。

所以,他只是随意的外放开神魂之力,弥漫八方,笼罩学院,毒便已经渗透周围空气。

因此,毒王声息不显,气势不露,却在无声无息间下毒,手段诡异,无迹可寻。

这就是毒王的可怕之处!

人们得知诡异,无不震撼,纷纷惊悸。

许多人下意识退避,仓皇而退,与毒王保持距离。

毒王手段太诡异,恐怖绝伦,若是靠得太近,指不定会被殃及池鱼。

“你才是狗,你全家都狗,狗你大爷!”

而在人们惊惧交加的时候,一道忿恨的怒斥声猛地响起,传遍南院。

“哗!”

瞬间,人群哗然,许多人傻眼,震惊失色。

竟然有人骂毒王是狗?

谁他妈这么大胆啊?

不得了啊,这是要日天吗?

人们震动,纷纷扭头,寻音望去,便是骇然看到,那条早前被他们选择性无视的黑狗,居然人立而起,前爪抱膀,瞪着黑眸,盯着毒王破口痛斥。

“我我我……我草!”

许多人震惊欲绝,差点直接惊破肝胆。

一条狗,居然在痛斥毒王?

我的妈呀,是不是我看花了眼啊?

这他妈是闯了鬼吧?

人群惊哗,各地纷纷失声,差点掀起恐慌。

一条狗,口吐人言,倒是并不值得惊奇。

毕竟,这个玄奇的世界,妖物遍地,一条狗修炼成妖,不足为奇。

但是,一条狗,当着数以万计的人,痛骂毒王,那就足够吓死常人。

毒王是谁?

百年前就盛名在外的凶人,半步法身都要忌惮的人物。

结果,却被一条狗痛骂,世人焉能不惊?

别说那些围观者,就算是孙逸,都是嘴角狠狠一抽,有些无语凝噎。

他知道黑狗胆大,来历不凡,有些本事,目中无人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这样嚣张,不怕被雷劈吗?

孙逸自忖已经够嚣张,够狂妄的了,结果黑狗给他上了一课,什么才叫真正的嚣张狂妄。

那可是毒王!

即便孙逸此刻都有些心虚,心头有些发毛。

人们惊惧,震骇欲绝,毒王却是脸色微凝,原本波澜不惊的平静面目,浮现起几分凛然。

他居然被一条狗骂了!

他纵横数百年,盛名在外,凶威赫赫,骂他的人也许不少。

但是,一条狗居然也骂他,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这,可就有些新奇了。

“有意思!”

毒王眉目微蹙,眼神闪烁着凛冽,紧盯着黑狗。

他恍然察觉,似乎小觑了这条黑狗。

“兽王?”

毒王仔细端详,发现黑狗气息圆润,生生不息,竟然有种大气磅礴的感觉。

“嘶!”

人群倒吸冷气,不少人瞪眼。

兽王,他们见过。

但是,一条狗妖,他们却是少见,从未耳闻。

“竟是一头狗王,不得了啊!”

“这就是孙逸的底气所在吗?”

“孙逸之所以猖獗狂悖,便是因为有这条狗的存在吗?”

“这条狗……不,这头狗王,能够抗衡得了毒王?”

人们惊疑,窃窃私语,纷纷议论。

“汪汪汪!”

人们的议论,虽不激烈,但却十分清晰,黑狗尽收耳内,顿时汪汪狂吠。

“吾乃三界犬王,不是狗王!谁敢乱嚼舌根,本王活撕了他!”

黑狗呲牙咧嘴,黑眸闪烁凶光,扫视着周围人群。

威胁的架势,尽显于外。

人们见状,纷纷惊悸,倒吸冷气。

许多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肝胆俱裂。

黑狗的本事有多强,他们不知道,但是,那散发的气势,却让人感觉到惊悚。

眼前这条狗……

不,这头狗王……

不不不,是什么犬王,不是个善茬。

人们下意识臆测,看向黑狗的眼神渐生忌惮。

一头兽王,无论如何,也不是他们可以招惹得起的。

威慑下议论的人群,黑狗凶狞的眼神这才微微温和,恢复了平静。

随即看向毒王,抱膀而立,微昂着狗头,一脸轻蔑的道:“老东西,本王警告你,孙逸是本王罩着的。想欺负他,先得问问本王同不同意。”

“嘶!”

好狂!

人们暗惊,倒吸冷气。

黑狗的态度,一再的超乎他们的想象。

这还是一条狗吗?

牠哪来的底气?

是不知死活,不知天高地厚,还是狗仗人势,背后存在什么来历?

人们惊哗,臆测纷纷,皆瞪圆了眼睛。

孙逸狂,他们可以理解。

毕竟,人嘛,年少轻狂,谁不张扬?

但是,一条狗都这么狂,那就有些惹人遐思了。

人们臆测,毒王也是眉头挑动,凛然的脸色,升起几分疑虑。

纵横数百年,凶名传天下,毒王并非是没有脑子的人。

履历丰富,见多识广的毒王自然也不是鲁莽之辈。

从他得到杜无常被伤,一路赶来,不惊不怒,不恨不燥,就可以看出,其心性十分沉稳。

所以,目睹黑狗这样嚣张,敢辱骂他。

并且,敢在他的面前如此狂妄张扬,毒王不免遐思纷飞。

黑狗具备什么样的来历?

兽王,并不足为奇。

但是,一头狗类兽王,天下少有。

几乎,闻所未闻。

并且,毒王眼力非凡,比那些围观者看得更明白,黑狗的实力,不简单。

“阁下来自何方?”

毒王很平静,淡然无波动,凝视着黑狗询问。

他想知晓黑狗的来历,从而判断形势。

毒王凶恶,但不代表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莽徒。

否则,他活不长。

一个手段诡异,极度危险的莽徒,世人怎会准许他苟活于世?

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颗不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会爆炸,波及了谁。

所以,为了天下安宁,只怕不少‘正义之士’不会介意匡扶正义。

毒王虽强,但还没到天下无敌的地步。

这也是当年盛名在外的毒王,为何会突然选择隐世的原因。

然而,毒王的询问,却并没有得到黑狗的礼遇。

“本王来自哪里,关你屁事?”

黑狗抱膀而立,一脸傲然的斜视着毒王,轻哼道。

我草草草!

许多人差点惊呼失声,脱口惊绝。

妈的,要不要这么嚣张?

敢跟毒王这样讲话?

那狗是疯的吗?

牠知不知道面前站的是谁啊?

那可是毒王,半步法身都要礼遇忌惮的人物。

毒王都是脸色一黑,波澜渐多,心情显然无法平静。

即便他心性沉稳,但被一条狗,屡次三番的蔑视,并辱骂轻视,也是没法忍的。

就算是寻常人被狗咬了,都得破口大骂一番呢。

何况毒王?

“孽畜!”

毒王终于怒了,凛然的脸色多了几分深沉。

他忌惮黑狗可能存在的背景,但是,不代表他会容忍一条狗的辱骂而无动于衷。

否则,他还会是毒王吗?

急流勇退,不是畏怯,而是无畏与坚毅,是智慧。

“老夫念你修炼不易,成长艰难,特留情面,准你退去。然,你却不知悔改,狂悖自大,屡次触犯老夫。纵使你仗势有主,老夫今日也饶不得你。”

毒王两眼深沉,凝视着黑狗冷冷斥道。

先礼后兵!

先前的询问,乃是礼遇,是对黑狗可能存在的背后人的敬重表示。

但黑狗未曾在意,那么,毒王便无须忌惮,不必再留情。

如今动手,即便伤了黑狗,毒王也占据着理。

纵使黑狗背后站着的可能是法身高人,毒王也无惧。

法身虽强,却也不敢当着天下人的面,包庇宵小。

当今时代,虽然仍残留着几分野蛮,但比起千年前,却要多了几分文明。

至少,众神督察,渐有法制。

法身高人,也不得肆意无礼。

“嗤!”

本以为毒王的强势,会让黑狗惊悸。

甚至,毒王也有怀疑,黑狗是虚张声势,故意吓唬他。

所以,毒王的强势态度,更也是一种试探,试探黑狗虚实。

结果,谁知道,黑狗未曾在意,反倒一声嗤笑,充满了讥笑与不屑。

“孽畜!”

毒王再次断喝,语气深沉,渐多了几分威严。

他眉宇紧锁,面容沉肃,不怒自威。

“放肆!”

黑狗却是浑然不惧,抱膀而立,黑眸圆瞪,驳斥毒王。

虽是斥责,但黑狗眼神并无愤怒与羞恼,反倒充斥着戏虐,带着几分鼓励。

鼓励毒王动手?

他这是在戏弄毒王吗?

孙逸有所察觉,嘴角抽搐,似乎有所明悟。

这死狗,居然在故意装逼!

也许是被困在秘境世界太久,寂寞了漫长岁月。

又或许是昔年的黑暗混乱让黑狗留下了什么阴影。

更或者纯粹只是黑狗的兴趣使然,性格所致。

这种装逼,黑狗似乎很享受。

毒王何等眼力?

岂会察觉不到黑狗的眼神?

看着黑狗眼神中饱含的戏虐与鼓励,即便毒王再沉稳,也忍不住暴跳如雷。

他一代毒王,宗师境翘楚,半步法身都要忌惮的人物,居然被一条狗这样玩弄?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孽畜辱我?找死!”

毒王怒目,终于是彻底展露。

更甚至,眼神狞恶,浮生杀意。

管你是否有背景,今日,都得死。

怒斥而动,毒王身影闪烁,扑向了黑狗。

掌影跌宕,铺盖天地。

并且,一股寒意,弥漫八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