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毒王之怒/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毒王出手,没有什么天崩地裂的景象,没有什么风雷咆哮的动静。

一切都很平静,很萧瑟,很沉肃。

除了漫天掌影,便看不到了其他踪迹。

但,却没人怀疑毒王的本事,没人质疑毒王的声威。

因为,随着毒王动身,寒意交织,周围空气似乎都猛地骤降了温度,变得冰冷。

许多人肌肤浮现鸡皮疙瘩,感觉到一种发自灵魂的寒,让他们头晕目眩,恨不能沉沦消亡。

仿佛秋季降临,万物终结,生灵凋谢。

萧瑟,空寂,森冷,是当前的写照。

随着毒王动身,所过之处,气息覆盖,弥漫的地域,人们纷纷脸色苍白,踉跄暴退。

更有甚者,退出一段距离后,跌倒在地,然后浑身抽搐,口吐白沫,七窍都在开始淌血,有血丝渗透溢出。

那些人一个个气息紊乱,元气躁动,肌肤蠕动,血液在不断沸腾,如欲枯竭蒸发。

毒!

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毒。

因为,这种毒乃是毒王修炼毒功所成,乃是熔炼天地大势的毒。

非寻常毒物,而是功法酿成,无药可解。

“啊!”

许多人大叫,惊恐欲绝,仓皇交加。

太恐怖了!

毒王的手段,看似平静,却充满了死亡的味道。

没有惊天地动的手段,却足以让数万人面临死亡。

毒,无愧诡异之法。

防不慎防!

面临着毒王这种威势,孙逸等人都是遭受威胁。

柳如龙九窍齐开,衣袍鼓荡,银白璀璨的光撑开一片帷幕,隔绝八方。

但是,仍然无法阻挡毒王之毒。

他脸色也是苍白,鼻息粗重,有淡淡青白之气呼吸出来。

他修长的身躯在颤栗,在瑟瑟发抖,似乎随时都要屈跪在地。

姜浩更是大汗淋漓,呼吸粗重,嘴唇发青,脸色发白,如同打摆子般抖动不停。

林毅和林妙依皆在咬牙紧守,无不颤栗,摇摇欲坠。

“他们完了!”

“毒王一怒,流血漂橹,传闻绝非虚妄!”

“今日,毒王重新入世,其声名,恐将再次传遍天下。”

人们惊震,惶惶难安。

许多人都很遗憾,在唏嘘,在喟叹。

目睹孙逸他们的处境,皆都摇头,并不看好。

尽管孙逸一直以来都表现得出乎意料,一再的惊绝人们想象。

但是,这次,他面对的敌人跟以往大不相同,可以说是天差之别。

毒王,活跃百年前,声名远播,天下盛传。

其声威,那是邹子英那些同辈年轻人可以比拟的?

人们毫不怀疑孙逸的实力,可以冠绝同代。

但是,想和毒王相提并论?

恐怕,还需要一段岁月。

“那条狗不错!“

“只是很可惜,只是一条狗!”

“噢不,是犬王!犬王!”

人们目光下意识看了一眼黑狗,但都没有太在意。

兽王又如何?

虽然跟毒王都是王者,但,兽类王者,也只是聚神境而已,跟毒王还不能齐名。

兽类之中,即便号令一方,雄踞一隅的兽皇,也只是比肩人类宗师人物而已。

想要堪比人族封王强者,除非,是兽中尊者。

一条狗,可能是吗?

显然,没有人会认为是。

“为何还不见樊元帅出来?”

“樊元帅可是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孙逸的呢,如今孙逸有险,他会坐视吗?”

“不好说啊!毕竟,这次来的是毒王!”

人们退到远处,低声议论开来。

很多人都在期待樊明宏现身,前来阻拦毒王。

但是,不少人都认为,樊明宏不可能现身。

毕竟,出手的是毒王。

樊明宏贵为宗师,但跟毒王,还是存在一段距离。

封王人物,虽然也是宗师境,处在法身境下。

但是,封王人物对天地大势的感悟,都已经圆满。

较之寻常宗师,便是稀泥与土石的对比。

樊明宏晋升宗师数十年,至今未曾封王。

那么,他与毒王的差距,便是存在的。

所以,明知不敌,还贸然现身,开罪毒王,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是不会愿意现身的。

人们臆测,议论私语,一片喧哗。

毒王未曾在意,充耳不闻,动身杀向黑狗。

威势外放,气息外泄,笼罩八方,弥漫南院,孙逸等人无一例外,都无从逃离。

不出意外,都将身殒。

但是,黑狗黑瞳闪烁,人立而起的身姿匍匐下来,前身伏地,后退微屈,一幅蓄势待发的姿态。

毒王动手,黑狗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当即蓄势,准备反击。

区区毒王,昔年在黑狗面前如蝼蚁的人物,居然也敢挑衅牠的威势?

自寻死路!

即便牠不如昔年,道果被斩,境界跌落。

但,也不是区区封王人物可以凌压的。

所以,看着毒王动手,黑狗一声狂吠,呲露獠牙,后腿一蹬,浑身毛发放光,便要扑向毒王,强势反击。

但在此时,一道身影,随着一道暴喝之后,率先而动,挡在了毒王身前。

“住手!”

浑厚的嗓音带着几分震怒,轰动八方,掀起一片风雷。

风雷咆哮,搅动虚空,将毒王的威势气息绞得粉碎。

毒王扑出去的身影与一道拳印轰在一起,看似平淡的手掌,爆发开磅礴的力量。

轰的一声巨响,二人一触即分,踉跄暴退。

毒王一甩袖袍,劲力如龙,在宽袖内咆哮翻滚,最终随着他抖袖,甩飞了出去,在南院广场掀起滚滚风暴。

来人则是闷哼了声,身躯剧震,浑身衣袍鼓荡,血液翻腾,精气神跌宕。

整个人暴退,脸色潮红起伏,难以保持沉稳。

短短一击,高下立判。

众人纷纷扭头,下意识看向来人。

待看清对方面容时,不少人都是唏嘘起来。

“樊元帅居然现身了?”

“天呐,是樊元帅,他居然现身阻拦了毒王?”

“他这是要为了孙逸,开罪毒王啊?”

“嘶!樊元帅对孙逸的重视,似乎不是一般的深啊?”

人群震骇,纷纷哗然,失声一片。

不少人倒吸冷气,震撼交加。

来人正是樊明宏!

得知毒王入义城,樊明宏便和墨文青前去请示赵忠仁,结果被邹明泉阻拦。

无法见到赵忠仁,樊明宏和墨文青便只好退走,前来寻找孙逸,想要带走孙逸暂避风头。

但是,途中便得知消息,毒王强势擅闯学院。

樊明宏和墨文青皆变了脸色,感觉到了风雨飘摇的沉重。

人的名,树的影。

毒王太强盛了,犹在樊明宏和墨文青之上。

且毒王早年已经隐世,不问天下风云。

如今重新入世,强势入学院,其行径就表明了一种态度。

来者不善!

历来重视人才的樊明宏和墨文青哪能坐视?当即火急火燎赶来,正好撞见毒王动手。

所以,樊明宏毫不犹豫现身,挡下了毒王。

但是,一击之下,却是震惊,毒王的实力,愈发深厚。

樊明宏即便自忖了得,也不觉得自己能占任何胜算。

“毒王,此乃军武学院,由众神授意开设,你敢胡来?”

樊明宏迫退毒王,站稳脚跟,压下翻滚的血气,瞪眼怒斥。

他不相信,毒王敢这么大胆,冒犯众神。

军武学院有军武学院的规矩,乃是众神授意,其法纪森严,绝对不容任何人挑衅和践踏。

即便,对方是毒王,也不行。

想要救下孙逸,硬抢是不可能了。

硬拼实力,樊明宏自忖敌不过。

唯一手段,便只有借势。

借众神之势!

然而,樊明宏低估了毒王报仇的决心。

“伤我弟子,纵使众神在前,此仇,老夫也要报!”

毒王很淡然,没有在意樊明宏的呵斥。

他护短的个性,体现得淋漓尽致。

他纵横一生,凶名传天下,却素来孤寡,不与人为伴。

直到,晚年收了个衣钵传人,悉心教导,培育成人。

结果,却被人重创垂死,险些报废。

毒王满腔辛酸,尽化尘土,他焉能不怒?

他怒的不是孙逸太狠辣,恨的不是学院的迂腐。

他所恨怒的,乃是满腔期待,全都化为泡沫。

外人不知道,毒王已经时日无多。

他活了数百年,一生参悟毒功,自身早已百毒不侵,化身成毒。

但同样的,毒素太深,让其自身寿命远逊寻常封王人物。

而毒道诡异,毒王研习一生,都无法参悟圆满,窥不破最后一道桎梏。

在他余生时光,自知突破无望。

所以,才收了传人,授予衣钵,准备培养成才,走完他未走过的路。

十几年前之所以宣布隐世,一是换天下心安,急流勇退。

另外,也不乏心灰意冷的原因。

隐世之后,毒王对杜无常寄予厚望,悉心栽培,不遗余力。

渴望杜无常成才,参悟圆满毒道,登临绝巅,完成他无法实现的梦想或愿望。

但是,当毒王满怀期待时,却突然得知,自己悉心栽培的传人,被人重创垂死。

那种感觉,就像他一直紧守的宝贝,被人摔得粉碎粉碎一样。

试想,毒王焉能不怒?

所以,他要报仇,杀了孙逸。

即便,众神阻路,也在所不惜。

“滚开!”

此刻,樊明宏阻挡,借众神之势威胁,毒王都是毫不在意。

跨步上前,威势外放,尽显强硬。

樊明宏脸色沉重,紧盯着毒王,沉声道:“毒王,你要知道,你一旦走出这一步,就再无回头路!”

“前路已尽,余生已绝,老夫还回什么头?”

毒王面容漠然,一片凛冽,凝视着樊明宏斥道:“让开吧,你拦不住老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