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封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毒王的话语很狂,对樊明宏透着几分蔑视。

但是,没有人质疑毒王的态度,更没人觉得不对。

那可是封王人物,声威远在宗师之上,属于宗师境翘楚。

也许,毒王的修为力量未必比樊明宏强盛,但是,毒王对毒的研究,却是几近圆满,处在了这一境界的顶峰。

宗师境界,需要感悟出武道真意。

如剑意、刀意、拳意等,皆属于武道真意。

武道真意,乃是一种天地大势的具体呈现。

天有大势,势有万种,各不相同。

而这些大势之力,则与万千大道相辅相成。

毒,乃是毒道中的真意之力,极为诡异,防不慎防。

樊明宏感悟的乃是力之真意内的一种,对攻击具有极强的增幅作用。

就像剑意或刀意一样,可提升攻击力量。

毒之真意,未必提升攻击力,但诡异的伤害却让人难以防备。

樊明宏的力量也许不输毒王,但却无法规避毒的侵害。

且,毒王的毒,非寻常毒物,乃是功法酝酿而成,诡异程度更胜。

双方交手,樊明宏未必能够防得住。

比如,先前一触即分的交手,樊明宏就处在了明显的下风。

力量上樊明宏不输多少,但交手时,力量被毒之真意腐蚀,从而削减了力量。

双方硬碰,樊明宏便是处在了下风。

其中,不乏克制。

樊明宏自知没法阻拦下毒王的攻势,毒之诡异,他都无法防范。

否则,也不至于借势,妄图喝退毒王。

耳闻着毒王的狂言,樊明宏手提长刀,一脸凝重。

他并没有退却,也没有让开。

尽管忌惮毒王威势,且未必防得住,但,就这样退走,置孙逸安危而不顾,樊明宏做不到。

一代妖孽奇才,他视之为人族未来,怎么可能就此坐视其夭折殒命?

一切,为了人族!

樊明宏元力蒸腾,体内窍穴发光,宗师之威绽放,引动风雷咆哮,天地轰鸣。

“老夫若在,谁人敢动?”

樊明宏断喝,声震如雷,轰动八方。

人群哗然,失声一片。

樊明宏的决心,超乎想象的坚定。

樊明宏重视孙逸,世人皆知。

可是,这种重视程度,却是太过坚决,出乎人们预料。

恐怕,常人对子女后裔的庇护,也不过如此吧?

舍命相护,不惜代价。

即便,面对的是毒王。

孙逸心头动容,丝丝暖意蜂拥。

毒王脸色骤沉,清癯的面目变得森寒,一身窍穴同样发光,青蒙蒙的,放着光辉,极为明媚绚烂。

“冥顽不灵,老夫便看看,动了又何妨?”

说着,毒王不再废话,直接动身,强势压了上去。

一时间,二人交手,强势绝伦。

毒王擅毒,攻势强盛,却从不正面抢攻。

但是,却总能逼得樊明宏节节败退,渐落下风。

毒的诡异与恐怖,防不慎防。

特别是毒王的毒!

半步法身之所以忌惮毒王,便是这个原因。

樊明宏紧咬牙关,脸色灰白,不断紧守。

尽管一直在退,但都围绕着一个范围不断曲折徘徊。

只是,这种局势僵持不了多久。

一种寒意,在不断交织,弥漫八方,笼罩了南院广场。

寒意降临,一片萧瑟,许多人昏昏欲睡,恨不能消沉。

樊明宏同样受到了影响!

那是天地大势的压迫,毒王的大势之力,犹胜樊明宏。

且蕴含着浓郁的毒素,樊明宏无法闪避,僵持之下,自然难以避免的沾染。

时渐推移,樊明宏的脸色愈发灰白,那是被毒素侵害的迹象。

灰白越来越明显,毒素侵害越来越深,樊明宏都是摇摇欲坠,难以支撑。

“滚!”

毒王暴喝,一掌印出,饱含着青蒙蒙的光。

轰的一下,就要打在樊明宏的胸膛。

那一掌若是打中,樊明宏必遭重伤。

封王人物的强势一击,宗师都难以承受。

即便毒王并非善于力量攻势的封王人物,其全力一击也不容小觑。

半步法身硬抗一下,都得重伤。

樊明宏身中毒素,被毒素侵染,神魂感知都是变得浑浊,敏捷的反应都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迟钝。

面对着毒王的袭杀,樊明宏想要闪避反击,但动作却是迟钝了许多,以至于,根本无法快过毒王。

“樊帅要遭了!”

“毒王终究是封王人物,宗师境的翘楚。樊帅即便了得,却也不是毒王的对手!”

“可惜,毒之真意太诡异。否则,换个其他封王人物,樊帅或许可以撑得更久,不至于败得这么快或惨烈。”

人们目睹,纷纷摇头唏嘘,喟叹不已。

许多人都为樊明宏不值,为了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居然如此拼命。

值得吗?

不少人目光闪烁,皆暗暗摇头。

“一切为了人族!”

樊明宏却是怒不可遏,恨怒欲狂,毫不在意毒王的攻杀。

面对毒王攻杀而来,他知晓,身负毒素的他无法闪躲防御。

于是,他便直接放弃了防御,在怒吼声下,居然奋尽全力,扬起长刀,迎着毒王的脑袋就是怒劈了上去。

刀光绽放,如银河滔天,压盖苍穹与大地,威猛狂暴。

面对这一刀,毫不防御的一刀,毒王都是心头凛然。

攻上前去的身影一滞,紧接着骤然暴退,抽身闪避。

“轰!”

长刀劈落,擦着毒王的踪影,斩在南院广场的大地之上。

无尽光芒似浪花迸溅,元力汹涌,劲气呼啸,似决堤山洪,汹涌不绝。

广场大地,神纹缠绕,莹莹放光,交织蒸腾,与刀光交相辉映,映照得整片广场天地都是一片明媚绚烂。

刀气绽放,弥漫八方,虚空都是被撕裂开一条条痕迹,如欲破裂。

“嘶!”

许多人倒吸冷气,宗师人物的威势,果然恐怖。

这还是被毒素侵染,实力遭受压制的情况下。

若是樊明宏全盛时期爆发,威势恐怕会更强。

毒王退避开去,回头看着樊明宏,都是脸色沉肃。

尽管他蔑视樊明宏,觉得可以镇压对方,但他并不觉得,可以直接碾杀。

封王人物确实强大,但与宗师同处一样的境界,差距并不算多大的。

增强的,只是对天地大势的理解,对武道真意的感悟。

武道真意的强弱,从而对力量具备各种增幅罢了。

所以,毒王想杀樊明宏,还是想要付出些代价的。

“你在逼我!”

毒王牙关渐咬,肌肤开始发青,浑身毛孔都是喷张开来,青蒙蒙的雾气,开始喷薄。

渐渐地,毒王整个人被青色薄雾笼罩,仿佛化作蚕茧。

但是,人们都是感觉到了一种寒,直击神魂,让人震颤。

许多人开始哆嗦抽搐,痉挛惶恐,仿佛神魂要枯寂,生机在衰竭。

如秋冬降临,万物迅速萧瑟,生机渐尽般。

“啊!”

有人忍不住惊恐惨叫,浓浓的死亡气息,压得他们难以安宁。

即便樊明宏都是眼神晦暗下来,体内血液流速在减缓,那种寒意对他也是有极大的影响和压制。

“毒噬!”

毒王嘶吼,声音变得低沉,青色光辉如潮水涌动,弥漫开来。

顿时,整个南院广场都是铺展开来,被光充塞。

随着光辉笼罩弥漫,广场内的一切生机都是迅速萧条。

空气都在枯竭,仿佛多了几分死亡的味道。

许多人都是脸色大变,身躯迅速枯萎,生机急剧消亡。

一缕缕生机,化作无尽光雨,在不断蒸发,肉眼可见。

“嘶!”

那些逃得远远地人,目睹这一幕,纷纷惶恐交加,震撼欲绝。

这种手段,毁灭惊世,堪称末世一样。

难怪半步法身都要忌惮毒王,天下难以心安。

毒王这种手段,若是在人群中施展,宗师以下,谁能活命?

“毒王,你敢!”

樊明宏则是变了脸色,嘶声怒吼。

毒王这种手段,可是无差别攻击,目标可不再是孙逸,而是针对了广场所有人。

只要范围内的一切生物,都将消亡,难以活命。

“老夫若要做的事,天不可拦!”

毒王声音冷然,浑不在意樊明宏的怒吼,一步踏出,光辉更加明媚,弥漫更加激烈。

并且,以跌宕的趋势,朝着远方蔓延,要溢出南院,波及整个军武学院。

“尔敢!”

樊明宏奋起反抗,想要击杀毒王,阻止毒雾蔓延。

但,毒王岂是那么容易阻拦?

樊明宏想要压制,难如登天。

“轰!”

则在此时,一团火光,自南院外爆发。

火光如火山爆发,汹涌冲霄,然后以山洪决堤的趋势弥漫涌动,覆盖八方。

赤红的火,与毒雾交汇,顿时发出嗤嗤声响。

火焰在焚烧毒雾,毒雾在侵蚀火焰。

相互僵持,相互压制。

墨文青出手了!

南院广场外,黑衣长袍,黑发飘扬,墨文青身周符纹闪耀,如一轮赤阳,阔步走出。

符纹汹涌,焰火滔天,不断持续弥漫,将毒雾不断压制。

符纹焰火形成了一圈围墙,隔绝了南院,形成了一片封闭空间,将毒雾浓缩在这片天地,阻止了弥漫的趋势。

“毒王,此地,容不得你造次!”

墨文青现身,符纹缠绕周身,气势威武,凝视着毒王漠然道:“限你十息之内,退出学院。否则,严惩不贷!”

严惩不贷!

简单的四个字,如轰雷震耳,在虚空徘徊回荡。

人们震得神魂摇晃,耳膜崩溃,昏沉沉的眩晕感,猛地醒转。

一个个呆滞骇然,惊悚难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