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黑狗终出世/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氏?

孙逸脸色骤沉,一张脸也是多了几分冷意。

毒王来此,竟然有邹氏的影子?

破云梭,乃是邹氏资助?

孙逸瞬间明悟缘由,想透了关键,心头杀意横生。

借刀杀人!

邹氏不愿自身动手,忌惮与赵忠仁之间撕破脸皮,便假借毒王之手。

好狠!

毒王这把刀,无疑很锋利。

来势汹汹,无可阻挡。

“他们,就不怕总领事插手吗?”

孙逸沉脸,冷声询问护在身前的樊明宏。

按理而言,无论是谁这样擅闯学院,都应该得到制裁。

赵忠仁作为军政总领事,学院一把手,不应该坐视不理。

可是,至今为止,赵忠仁居然没有现身。

樊明宏脸色沉肃,听到询问,眼神凛然的摇了摇头。

他没说话,因为他也不知道赵忠仁出了什么状况。

只是猜测,疑是邹氏老祖宗出面。

孙逸看了沉默的樊明宏一眼,没有追问,重又看向了毒王。

以现在的状况看,赵忠仁似乎出了意外,出手的可能很低。

而墨文青和樊明宏却处在下风,难以阻拦。

那么,黑狗终究还是要出手。

封印图很厉害,但邹氏的破云梭也不是凡物。

毒王仗着破云梭的速度,墨文青根本追不上,又谈何封印?

满场之中,有此速度的,除了黑狗,谁做得到?

所以,孙逸看向了黑狗,微微颌首,示意黑狗出手。

黑狗呲牙一笑,眉眼挑动,浮现起振奋之色。

尽管牠早就按耐不住想要出世,但是,没有孙逸准许,牠还是不会轻易动手。

因为,牠出世,本就是为了孙逸。

或者,牠的目的,就是要和孙逸牵扯上因果。

冥冥之中的因果,牠曾听主人提起过,并且推算出了些许,昔年被嘱咐过。

所以,孙逸不应允,牠不会出手。

那牠出世,就没有意义。

这也是早前黑狗一直按耐不动,暗自焦躁的原因。

这是出世的好时机!

一旦错过,鬼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

这也是黑狗恼恨樊明宏和墨文青插手的原因,不纯粹是为了装逼而出世。

而在这时候,毒王脚踩破云梭,强势避开了封印图,立身边缘,一脸冷淡地盯着墨文青。

“老夫无意与军武学院为敌,只想擒走孙逸,为弟子报仇。若是学院方面执意阻挠,今日,老夫就不再留情。”

毒王脚下银光闪闪,明媚生辉,衬托得他的气势都有些超脱。

“休想!”

墨文青的态度很坚定,寸步不让。

“毒王,伤徒之怨,我等皆可理解。但,同辈切磋,拳脚无眼,有所伤亡在所难免。若如你这样,那,还放任弟子出山作甚?不如留在家中,做棵温室花朵多好。”

樊明宏提刀断喝,斥责毒王的凶恶。

“老夫做事,无须你们指教。今日,交人!”

毒王浑身毛孔喷张,青蒙蒙的毒物在不断酝酿,气息在不断增涨,渐渐重又强盛。

墨文青和樊明宏冷眼戒备,精神高度紧张,不敢怠慢。

“交人吧!”

而在双方对峙时,邹明泉自远方徐徐走来,平淡的声音传进广场。

“为了一人,而置其他学员生死于不顾,这样也有悖学院仁慈的风范。”

邹明泉一副和气生财的架势,劝诫墨文青和樊明宏,道:“孙逸潜力,不可谓不深远。但,一个人终有力穷时,满院数万弟子,综合之数岂会不如他?”

“若以满院数万弟子的性命,换取他一人苟活。二位觉得,这样的换算,值得吗?就算毒王罢休,他,焉能心安吗?”

邹明泉话语很平静,但话语内暗藏的锋芒,明眼人都听得出来。

以数万弟子的性命,和孙逸做对比。

分明就是在煽动人心,借满院弟子性命,胁迫孙逸,凌压樊明宏和墨文青。

毕竟,人心都是自私的。

若是樊明宏和墨文青真的执意为了庇护孙逸,而不顾数万弟子被毒王牵累无辜。

那么,数万弟子会怎么看?

肯定会恨死孙逸!

到时候,掀起哗动,毫无疑问的。

甚至,往大了说,数万弟子还会质疑学院公平、公正的原则性。

到时候,一旦哗动,影响可就深远了。

所以,听到邹明泉的话,樊明宏和墨文青皆都是脸色剧变。

“邹老鬼,你个人族逆种!”

樊明宏差点气炸了肺,这种时候,作为学院掌院,邹明泉不帮忙庇护学员,镇压毒王,反倒助纣为虐,襄助毒王凌压他们。

这和叛逆,有什么区别?

“樊副院言重了,老夫只是以公平、公正的原则坦述个人观点而已。”

邹明泉老神在在,毫不在意,驳斥道:“毕竟,孙逸的命是命,难道,数万学员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哗!”

果然,邹明泉这番话说完,周围人群纷纷哗然,相继躁动起来。

“邹掌院所言,似乎很有道理!”

“不错!学院怎能为了孙逸一人,而置我们安危不顾?”

“毒王势大,威胁深远,牵累我等。樊帅与墨老怎可不顾?”

“若是如此,学院可还有公平可言?”

不少人骚动起来,情绪被感染,纷纷不安。

起初,骚动只是小范围,但随着不断哗然,渐渐波及大片人群。

樊明宏和墨文青的脸色迅速铁青,看向邹明泉,杀意汹涌。

老狗!

孙逸攥拳,都是按耐不住杀意。

“杀了他!”

孙逸手指邹明泉,怒声斥道。

他怒了!

邹明泉算计他,没什么,双方早已不死不休,不择手段是可以的。

只是,对方以这样的方式针对他,想要将他推往人族对立面,推向天下人的刀口上。

这种言行,就太卑劣!

孙逸不怕明刀暗箭,但这样的卑鄙手段,却是让人恶寒。

所以,孙逸杀意横生,直接指使黑狗,杀掉邹明泉。

这老狗若是不死,他心怎安?

看着孙逸的怒斥,哗动的人群一滞,纷纷扭头,看向孙逸,被他突然的爆发所震慑。

“这是什么情况?”

“孙逸要杀谁?杀邹掌院吗?”

“好狂的口气!他这是想让谁人来杀?樊帅吗?还是墨老?”

“哈哈,总不能是那条狗吧?”

“不不不,那是犬王!是犬王!”

不少人哗然起来,其中,不乏嗤笑与讥讽。

邹明泉如同看傻子一样看了孙逸一样,嘴角微抿,嗤笑之色不加掩饰。

“汪汪汪!”

黑狗闻音,终于不再静默,发出狂吠声,打破对峙的压抑。

突如其来的犬吠声,引起一片关注,许多人投来目光。

“狗?孙逸真的在指使那条狗?”

“哈哈哈,一条狗,想要杀邹掌院?开什么玩笑?”

“难不成,这条狗是兽皇?”

“哈哈,就算那条狗是兽皇,也不过比肩宗师境而已,焉能杀得了同为宗师境的邹掌院?真是痴人说梦!”

“蠢货!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

人群纷纷嗤笑,讥讽声更加激烈。

邹明泉没有言语,但那眼中浮现的哧讽,却是溢于言表。

“唰!”

然而,就在所有人嗤笑连连时,黑狗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紧接着,黑芒炸开,宛如一颗炸弹,漫天顿时掀起黑蒙蒙的光。

乌黑如墨的光,笼罩八方,令得明媚的天色,都是变得昏暗了几分。

“那是……”

“漫天的狗?”

“不,不是狗,是影子!是那条狗留下的残影!”

“天呐,漫天的残影,那条狗的速度,该有多快啊?”

黑狗刚刚动身,不少人便是变了脸色,骇然大惊。

因为,拿乌黑蒙蒙的光并不是真的光,而是黑狗动身,掀起的无尽残影。

残影交汇,充斥八方,盖压苍穹虚空,像是一团光爆开,覆盖下来了一样。

“啊!”

而在人们惊哗声还没落下时,一道惨叫声,骤然响彻,撕裂不少人的耳膜。

“什么情况?”

人们听到声音,纷纷扭头,寻音望去,便是看到,原本趾高气昂,老神在在,一副倨傲态度的邹明泉两手捂脸,踉跄暴退。

猩红的血,如溪流一样,从他双手指缝流溢出来,染红了双掌十指。

血迹沿着手掌,滑向手腕,淌入手臂,迅速浸湿了袖袍。

“嘶!”

人们目睹这一幕,纷纷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邹掌院怎么了?流这么多血?”

“是被那条狗所伤吗?”

“不……不可能吧?那条狗竟然伤了邹老?”

不少人惊骇,惶恐欲绝。

一条狗而已,居然有伤害到宗师人物的本事?

兽皇吗?

我的妈呀,孙逸那家伙到底什么来历,有何背景?居然有兽皇守护?

不只是学员,许多高层,囊括樊明宏和墨文青在内,都是傻眼,齐齐呆滞。

学员只是猜测,没有看清原委。

但是,实力强横的他们却是亲眼目睹,捕捉到黑狗的踪迹。

就那么一跃而起,纵身飞扑,邹明泉的脸就被抓碎了大片血肉。

自额头眉心,到嘴唇颌下,半边脸血肉模糊,抓痕深可见骨。

好快的速度!

快得宗师人物都是无法反应过来!

许多人倒吸冷气,震撼交加。

一些人再看向黑狗的眼神,都是变得惊悚。

即便毒王都是瞳孔紧缩,脸色骤沉,鼻息都是变得粗重。

一条狗,竟有如此本事?

不只是那些人,包括柳如龙、林毅、赫连杰等人,也都是目瞪口呆,齐齐傻眼。

其中,最失态的乃是姜浩,浑身僵滞,手中紧抓着的毛毯都是脱手掉落,光溜溜的臃肿体魄,几近曝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