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法身神威/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罡风凛冽,自虚无扇动,席卷书房,几乎要掀翻房顶。

赵忠仁坐于书桌后的宽椅上,衣袍猎猎,在罡风下鼓荡。

他眉宇沉肃,不显情绪,一脸威严,十分深沉。

在他面前,一封绢帛猎猎飘扬,悬浮半空中。

绢帛发光,上面描摹的人影居然‘活’了过来,搅动罡风,凌压赵忠仁。

画中人抬手,手捏指印,自画中打出,直奔赵忠仁面门。

一击缥缈,好似动画,轻飘飘的。

但是,随着指印浮映,虚空雷鸣阵阵,罡风如海啸,疯狂汹涌。

赵忠仁端坐宽椅上,巍峨不动。

除了鼓荡的衣袍,飘扬的长发外,身躯不动如山,好似海中礁石。

但他毛孔喷张,霞彩万丈,充斥书房,压盖八方。

罡风凛冽,浮动剧烈,却掀不翻房顶,书房内一切格局,纹丝不动。

哪怕书桌上放置的文书,一页纸张,都是巍峨不动。

甚至,书房外面巡逻和守卫的金甲亲兵都是没有察觉到异样。

书房内仿佛自成一界,重开天地,隔绝了一切动静。

画中人抬手结印,指印夯实,带着滔天的光,如一轮大日,映照出来。

“轰隆隆!”

光芒万丈,倾轧下来,虚空都是塌缩崩溃,裂缝弥漫,如虬龙般张牙舞爪。

面临着画中人这样的攻势,巍峨不动的赵忠仁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他抬手握拳,霞彩万丈,自指缝喷张,如天日爆炸,轰向了画中人的指印。

“轰!”

双双触碰,如天日崩溃,恐怖绝伦。

一股毁灭波动,如潮水汹涌,轰向八方。

虚空直接塌陷,化作一片虚无,罡风激烈翻滚,奔涌万丈。

“镇!”

赵忠仁口吐雷音,天地威势降临,压盖下来,翻滚的罡风徐徐消失,奔涌的劲力纷纷湮灭。

书房内一切完整,不受损坏。

绢帛浮动,飘扬得更加激烈,画中人发光,愈发真实。

天地元气疯狂灌溉,画中人如同走出了囚笼,要化身而出。

朦胧的身姿,笼罩无尽光,白袍飘扬,如雪浮动。

他抬手而动,指印凝结,一声嘶吼咆哮,金光澎湃,一头庞大金狮显化而出。

金狮巍峨,神威凛凛,栩栩如生。

四蹄践踏虚空,金光如焰,衬托得其身姿愈发神武。

金狮咆哮,扑向赵忠仁,充满了凶狞狂暴,霸道威猛。

无畏狮子印!

邹氏绝学,邹氏老祖宗的成名神通。

画中人的身份,不言而喻。

赵忠仁没有言语,面无表情,面临这一击,眉宇都没挑动下。

他依旧端坐宽椅上,抬手捏拳印,猛地打出。

“昂!”

一声龙吟,拳洪宣泄,翻滚奔腾,凝聚出一头黑色蛟龙。

蛟龙头顶独角,腹生双爪,散发着凶狞霸气,凌云八方,吟啸着冲向金狮。

双方碰撞,气浪滔天,轰鸣震耳,将书房内的虚空都是碾得塌缩崩溃。

裂缝不断蔓延,罡风汹涌不绝,雷鸣延绵不尽,有霹雳横呈,如灭世劫雷降临。

金狮和蛟龙交锋,持续片刻,最终金狮爆炸,化作漫天金霞,伴随着一股巨浪,打翻了书桌。

蛟龙暗淡,但余威犹存,吟啸着,如一道闪电,冲向了画中人。

画中人抬手一指,轻轻地点落,蛟龙独角断裂,双爪折碎。

紧接着,全身崩溃。

“吼!”

画中人怒啸,宛如群狮怒吼,声音极尽狂暴,震耳欲聋。

书房虚空彻底粉碎,一张张文书,描笔等纷纷爆碎。

桌椅,凳子,都是纷纷龟裂,裂纹弥漫不断,波及八方。

狮子吼!

邹氏绝学,同样是邹氏老祖宗的成名神通。

面临这一击,赵忠仁终于有所动容。

他立身而起,宛如一座山,拔地而起,威猛气势,陡然冲霄。

书房都是轰隆隆剧震起来,天地威势悉数凝结,齐聚周身。

赵忠仁周身霞彩万丈,云海蒸蔚,宛如背负一方云霄,气势缥缈超然。

他右手握拳,拳如山岳,猛地打出,直奔绢帛而去。

拳出如龙,吟啸阵阵,似有无数狂龙相随而动。

一拳撼动苍穹,打爆虚空,万物生机都在拳中绝灭。

赵忠仁长发喷张,衣袍鼓荡,如天神降世一样,气势威武。

吼啸声都被拳洪盖压,被长拳掀起的风雷压制,声威受损,难以逞威。

长拳不停,打进绢帛。

“轰!”

一声巨响,绢帛顿时四分五裂,炸成碎片。

碎片在罡风内浮沉,被撕成齑粉,飘扬而散。

绢帛粉碎,画中人顿时如遭雷击,威猛身姿猛地一震,紧接着迅速暗淡。

所有威势都是猛地消退,如潮水失去后续,要迅速瓦解。

“吼!”

画中人不甘,愤怒长啸。

但,一切都于事无补。

绢帛破碎,画中人后继无力,再无本源提供,最终爆碎。

轰的一声,恐怖浪潮翻腾,书房再也无法承载,墙壁四裂,龟纹遍布。

一条条神纹被激发,都是被碾断,无法有效守护住书房。

可以想象,二者交锋的威势,有多恐怖。

众神描摹的神纹,都是无法承载,纷纷爆碎。

书房残破,气息外泄,终于惊动了附近的金甲亲兵。

“大人?”

一时间,破风声滚滚而起,自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看着赵忠仁自残破的书房走出,面色沉肃,围拢而来的金甲亲兵皆都心跳加速,神情凝重。

这是出了什么状况?

书房残破,发生过激烈大战?

是谁?

谁敢在大人面前放肆?

谁敢在总领事大人面前造次?

金甲亲兵惊悸,心绪忐忑,惶惶难安。

赵忠仁则是抬头看了一眼东南方向,眼中寒意一闪而逝。

随即摆摆手,屏退了簇拥而来的金甲亲兵。

然后,他一步跨出,朝着南院广场踏空而去。

衣袍鼓荡,长发猎猎飘扬,昂藏背影,尽显威武。

……

书房内的交锋,被赵忠仁刻意压制,所以影响不远。

除了中阁附近的金甲亲兵察觉到动静,便没有再影响其他人。

所以,世人并不知晓,在平静的氛围下,曾有一场激战。

南院广场,哗然一片,尽显凛然氛围。

黑狗吞噬毒王,举措惊世,吓傻了许多人。

宗师都在傻眼,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毒王被重创,仰躺在地,根本无从反应,被黑狗张开血盆大口,一点点的拖拽着,朝着口中挪移而去。

“孽畜!”

毒王咆哮,恨怒欲狂。

然而,发现一切都是徒劳。

黑狗的实力强大绝伦,对他具备着绝对的碾压。

他很想施展毒功,可是,仍然无用。

黑狗根本没有半点反应,没有受到影响。

最终,要被拖进口中。

“嗡!”

关键时刻,摔落在旁的破云梭银光闪耀,轻轻颤动起来。

紧接着,银光如潮水凝聚,渐渐汇聚成人形,塑造成一道修长身影。

银光如水,浮动不休,人影如水中倒影,朦胧却又真实。

其五官朦胧,难见真容,但气势却是威猛至极,狂暴如狮虎。

随着人影汇聚出来,破云梭化作一道光,掠近人影脚下,承载着人影,扑向了黑狗。

人影捏指印,无尽光闪耀,如山洪汇向人影手臂。

指印凝结,一头银色雄狮显化出来,扑向了黑狗。

无畏狮子印!

邹氏绝学,邹氏老祖宗的成名神通。

看到银色雄狮显化,毒王顿时脸色大喜,下意识惊呼:“前辈救我!”

这样一幕,引发一片喧哗,许多人震动。

一代毒王,竟然口称前辈?

天呐,那人是谁?

不用猜,傻子都是知晓了人影的身份。

虽非真身,面貌不显,但有此本事的,又与邹氏关系匪浅,且施展邹氏绝学。

毫无疑问,乃是邹氏老祖宗。

“邹氏老祖宗出手了!”

“看来,这一场交锋,没那么快平息啊!”

一些高层人物交头接耳,低声唏嘘。

邹氏老祖,成名数百年,比毒王都久。

但是,三百年前,销声匿迹,不问世事。

从此,天下不知。

很多人都以为殒落了,唯独少数人知晓,对方坐死关,寻求大道极致,破境登峰。

邹氏老祖宗,三百年前就是半步法身,威压一域。

各族朝拜,万家臣服。

“黑狗……不,犬王挡得住吗?”

“邹氏老祖宗声威炽盛,闭关数百年,不知道是否有所突破?”

“黑狗疑是亚神兽,扛得住吗?”

不少人猜测纷纷,神经紧绷,一颗心高悬,呼吸滞碍,屏息凝神。

宗师都在颤栗,面临着邹氏老祖的威势,汗毛倒竖,肝胆俱裂。

尽管,这并非邹氏老祖的真身,只是一道神魂化身。

但是,其威势,仍旧超过了封王人物。

半步法身,看似与封王人物仅有一步之遥,同样处在法身之下。

但是,半步法身,能够称之为法身,便表示着,这个层次的人物,已经具备了部分的法身威势。

法身境界,有不同神威。

如,法相、天威、意志、法力等,都是法身高人的标致。

只要具备其中一项,都可以称之为半步法身。

或神相与神魂交融蜕变,凝聚出法相。

或感悟天地威势,洗炼肉身,凝聚大道法身。

或将武道真意蜕变,进化成大道意志。

或将元力熔炼天威,蜕变成法力等。

完成一项蜕变,都可称之为半步法身。

若一切皆蜕变成功,便正式进阶法身,登临绝巅。

【作者题外话】:三更完~终于还是赶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