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神犬哮天/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毒王强势入学院,碾杀孙逸,引发广泛关注。

军武学院震动,各处学员纷纷蜂拥,赶赴南院围观。

以至于,学院各处一片空寂,难见踪迹。

然而,在这空寂的时候,供神阁,两道人影阔步而来。

一人纯黑袍,身材昂藏,及肩长发随意披散,背负长刀。

他五官冷硬,眉宇如刀,尽显冷酷深沉之色。

另一人着金边黑衣,身材修长,长发扎髻,一条乌金长绳箍在头上,衬托得他清秀的面貌更显干净。

他嘴角微抿,浅含笑意,一派温和的样子,给人如沐春风的和煦。

二人并肩同步,抵达供神阁。

供神阁门前,有雕像侍卫守候,列站左右,面向庭门,站在台阶左右两端。

整齐划一,井然有序。

阁门大开,空寂无阻。

二人微微驻足,对视一眼,随即阔步昂首,大步流星的登临台阶,踏入供神阁内。

供神阁,供奉神州万族的法身高人。

千年前,异族入侵,万族奋起抗争,喋血边关。

其中,各族法身功不可没,盖压乾坤,彪炳古今。

最终,立神庙,塑神像,受世人供奉祭祀,享人间烟火。

供神阁,则是祭祀之地。

内部塑立神像不多,一共三十七尊。

每尊神像皆高三丈,以玄石雕刻,再镀上各种色泽材质不同的颜料,将神像塑造得栩栩如生,宛如真人。

神像下筑有基石,基石打磨成碑,镌刻着每位神像的身份背景,个人履历,以及,彪炳功绩。

其中,三十六尊神像以某种规律塑立,分置八方,拱卫中央一尊镀金神像。

以至于,中央神像十分醒目,最引人注意。

那是一尊女神雕塑,身着绛袍,长发盘飞仙髻,手提长剑,凌云而立。

祂之面貌十分素净,五官匀称,乍眼看去不算出众。

但若仔细端详,却发现眉宇间顾盼生姿,藏有几分缥缈,给人高高在上,不堕凡尘的傲然。

即便只是一尊雕塑,却也透露出几分仙韵。

陈宇和罗希走进供神阁,便是直接略过众神像,直达这尊神像之前。

二人仰头端详,都是心神宁静,难生旖念。

“祂就是天神女?”

罗希微微昂首,端详着女神像,长眉微蹙,沉声询问。

“是!”

陈宇面不改色,波澜不惊,漠然回道。

罗希两眼微眯,紧盯着女神像的面貌,目不转睛。

许久,他嘴角微抿,淡淡笑道:“千年前,吾族强势降临,直入神州,欲与人族并存。然,人族抵死不愿,一心排外,引发战火。”

“吾族多番劝诫,人族却多自大之徒,残杀吾族子孙,激怒吾族,强势反击。最终,人族溃败。”

“吾族一路推进,欲一统神州,辖制万族。然,有神女天降,败吾族灵皇,斩吾族诸王,救人族于危难,迫使吾族败退,千年来,困居南海诸岛等贫瘠之地。”

“祂,罪大恶极!”

罗希抬手,扬指女神像,笑意凛然。

陈宇刀眉微蹙,漠然扭头,看了罗希一眼,冷然道:“若非你们异族野心滔滔,妄图奴役人族,人族又怎会奋起抗击,誓死驱逐尔等?”

“一派胡言!”

罗希漠然驳斥:“昔年乃人族自大,一心排外,才逼迫吾族无奈兴兵,大动干戈。”

“狡辩之词,论之何用?”

陈宇嗤笑,面色冷酷。

“你……”

罗希怒目,两手瞬间攥拳,杀意腾腾。

“怎么?现在就急着卸磨杀驴了吗?”

陈宇不为所动,漠然看着罗希哧讽。

罗希闻言,杀意一滞,狞恶的面貌渐渐平息。

很快,恢复平静,压下了情绪,重又浅含笑意。

“陈兄多虑,吾早已起誓,怎会违约。”

罗希淡然一笑,掩盖恶意。

陈宇漠然瞥了罗希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淡淡道:“希罗,你最好记住,某随异族,乃为私怨。尔等世仇,某一概不论。”

罗希,本名希罗,乃是异族皇族后裔。

这个身份,陈宇自然知晓。

最初见到希罗时,陈宇也很吃惊,异族所谓的皇族后裔,竟然与人族一模一样,全无二致。

这个真相,饶是心性漠然,冷如磐石的陈宇,当初都被惊呆了眼。

毕竟,异族的丑陋,是举世闻名的。

希罗眉宇微凝,目光闪烁了下,脸上笑意不减丝毫。

他没再与陈宇争论,扭头重新看向了女神像,道:“如何破解?”

陈宇同样没再看希罗,抬头凝望着女神像,解释道:“千年前,你们异族入侵神州,人族不敌,节节败退。危难之际,天神女降临,镇灵皇,斩群王,击溃异族,得以休养生息。”

“然,灵皇虽殒,却肉身不朽,头颅不灭,众神难毁。为防魔祸再临,众神提议封印灵皇残躯。遂请天神女布以天罡神阵,镇压灵皇残躯,永世磨灭。”

说到这里,陈宇目光锋锐浮动,崭露锋芒。

他扬手指向女神像,漠然道:“天神女像,则是天罡神阵阵眼,以其为基,勾勒神阵,引世人香火为力量源泉,维持神阵千年运转。”

“所以,欲破神阵,先碎神像。神像坍塌,阵基自破,神阵可解。”

希罗闻言,眉宇挑动,眼神骤亮。

他两拳紧攥,浑身毛孔喷张,漆黑如墨的薄雾渐渐袅绕,黑蒙蒙的光,徐徐蒸腾。

随即,他阔步上前,便要提拳动手。

“且慢!”

陈宇抬手,制止了希罗,提醒道:“神阵若破,必然会有大动静。届时,八方皆惊,你可有万全准备,确保安然离去?”

“吾族自有准备!”

希罗抿嘴一笑,信心满怀。

陈宇微微皱眉,紧盯着希罗,质疑与审视,眼中尽显。

希罗似乎看出了陈宇的疑虑,微微一笑,随即探手,掌中漩涡浮现,黑色薄雾凝结,一柄尺寸大小的黑色旗帜冉冉浮现。

旗帜漆黑,徐徐摇曳,骷髅头图纹极为醒目。

随着旗帜摇动,一股嗜血、毁灭、阴暗、狂躁等气息相继散发。

“万魔幡?”

陈宇挑眉,惊疑失声。

……

军武学院,南院广场。

赵忠仁的到来,引发一片喧哗。

满场众人纷纷瞪眼,紧张兮兮的盯着他。

风波平息,赵忠仁现身,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先前的时候,赵忠仁便一直在暗中围观?

许多人猜测,窃窃私语,一片彷徨。

而看到赵忠仁现身,右帅寇准则是脸色一变,猛地惨白下来。

他自然清楚,赵忠仁先前处在什么境地。

邹明泉送的绢帛,他是知道的,内蕴观想图,具备邹氏老祖的一缕神魂。

特地送去,是为牵制赵忠仁,为毒王争取擒杀孙逸的时间。

否则,赵忠仁若在,毒王焉能嚣张?

而如今赵忠仁现身,那么,观想图必然已破,内部的邹氏老祖神魂定然湮灭。

邹氏计划宣告破产,一切算计转头空。

如今,邹明泉被吞,毒王也步了他的后尘。

种种手段皆破,那么,寇准会是什么下场结局?

右帅寇准不禁惶恐,脸色苍白,大汗淋漓,鼻息都是粗重急促。

他紧盯着走来的赵忠仁,一颗心狂跳不止。

看着那张威严深重,不苟言笑的面容,寇准面如死灰,不禁绝望。

悔恨,悲凉,难以言诉。

甚至,许多人看向寇准的目光,都是饱含怜悯,以及同情。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出意外,寇准必然受责。

右帅之职,恐怕保不住了。

樊明宏长叹了声,都是闭上了眼睛。

昔年挚友,今朝落魄,不胜唏嘘。

然而,就在众人觉得结局已定时,却见赵忠仁走近了寇准的面前站定。

居高临下,微微俯视了寇准一眼。

寇准身躯哆嗦,惶惶不安。

但,赵忠仁却没有半句责难,反倒弯腰伸手,扶着寇准的胳膊,将其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大人?”

寇准嘴唇哆嗦,一脸迷惘。

赵忠仁没有说话,微微颌首,然后伸手,掸去寇准身上尘埃,随即叹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愿,迷途知返,浪子回头。”

“大人!”

寇准再也忍不住,跪伏在地,嚎啕大哭。

他悔,追恨偏倚邹氏。

赵忠仁面无波澜,伸手示意:“起来吧,切记,往后定要心系人族。”

寇准叩首,紧咬牙关,强忍哽咽,伏地起誓:“寇准愿以神魂立誓,余生,必不负人族!”

“甚好!”

赵忠仁颌首,嘴角渐露笑容。

但很快,就又消失,赵忠仁双手后背,平静转身,看向了黑狗。

他眼角余光瞥了孙逸一眼,但又很快重新汇集黑狗身上。

“赵忠仁,敢问尊驾名讳?”

赵忠仁目光灼灼,紧盯着黑狗,肃然询问。

黑狗的表现,尽显超然,足够引起赵忠仁的重视。

所以,此刻逢面,赵忠仁不敢怠慢,十分郑重。

一条狗,生吞封王人物,并无惧半步法身的神魂化身。

其威势,超人意料。

而让赵忠仁惊讶的是,偌大神州,似乎,并没有这样的记载。

不论古籍,又或野史,都没有半点关于黑狗的讯息。

所以,赵忠仁很惊奇。

而随着赵忠仁发问,满场围观者也都是再次将目光汇集在黑狗身上。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疑惑,同样的惊奇。

万众瞩目,黑狗却是半点也不虚浮,人立而起,前爪抱膀,昂首抬眼,一副傲然的姿态,凝望着赵忠仁。

一番审视,然后在众人希冀,饱含期待的瞩目下,淡然开口。

“吾名,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