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灵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供神阁崩塌,众神庙沉陷,一颗人头,自地底窜起,狠狠地吓住了人们。

这样的变故,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没有人想过,众神庙下,居然会‘埋葬’着一颗人头。

一颗看起来,恐怖绝伦的头颅。

人们惊哗,恐惧绝望。

那颗人头现世,散发的气息让人绝望,颤栗,寒冷。

即便是聚神境强者,都面如死灰,有种煞白,在脸颊蔓延。

除非宗师,可以排斥,可以克制。

但,终究无法彻底隔绝,依旧惊悸,心底难安。

人们惊奇,那颗人头的来历。

只是一颗头颅而已,居然就有这样的威势。

比半步法身还要恐怖的气息,浩如渊海。

若是全胜时期,该有多强?

世人惊颤,恐惧难安。

“桀桀桀!”

人们惊惧难安,大举逃亡时,人头发出渗人的阴笑。

声音阴冷,带着一种寒。

耳闻者无不头皮发麻,汗毛乍竖。

“那是谁啊?那颗头颅,到底有什么来历?”

“为什么会出现在学院地底?被埋葬在众神庙下。”

人们惊疑,逃离废墟的人惶恐回望,猜测纷纷。

“为何,感觉如此眼熟?”

“似曾相识!”

有人眼尖,觉得熟悉,记忆不断翻腾,在回忆过往。

“是祂!原来是祂!”

忽然,一声惊叫,打破沉寂,引发一片喧哗。

“灵皇!千年前,异族皇者!”

终于,人头的身份被道破,引发一片惊恐。

灵皇之名,盖压千古。

昔年的凶威,至今人族都有流传。

千年不散,如一座大山,横压世人心间。

“怎么会?灵皇,不是被天神女斩杀了吗?”

有人质疑,觉得不太可能。

古籍有记载,天神女降世,斩灵皇,灭群王,扭转人族败局。

“谁知道呢?”

世人摇头,颤栗难安。

而在人们惊颤时,赵忠仁脚踩云幡,踏上苍穹,扑向了灵皇头颅。

“孽障!”

赵忠仁威势绽放,实力全开,时隔多年,在世人面前展露实力。

只见他衣袍鼓荡,浑身毛孔喷张,丝丝缕缕的秘力流淌周身,莹莹放光。

秘力流淌,散发着磅礴威压,宛如天穹一样的气息,沉闷威猛,压盖万物。

紧接着,世人骇然目睹,赵忠仁昂藏的身躯,节节拔高,不断膨胀。

片刻间,化作一尊山岳巨人,脚踏神庙废墟,手掌盖压苍穹,沸腾着滔天的光,打向了那颗头颅。

“法身?”

“天呐,总领事凝聚了法身?”

人们惊呼,悚然难安。

法身,乃是道法之身,接引天地威势,洗涤肉身,根骨超脱,才得以蜕变。

那是法身高人的标致,是登临法身的最后一步。

通常的半步法身,都是转化法力,或者武道真意圆满,蜕变为意志。

赵忠仁居然凝聚了法身,这是预示着,他已经登临绝巅了吗?

不只是学员,学院高层,樊明宏、墨文青等宗师人物都是齐齐倒吸冷气,骇然震动。

赵忠仁登临绝巅,成就法身的话,那可是足以震动天下的大事。

可是,为何毫无消息透露?

赵忠仁没有在意人们的惊颤与震动,反手打向人头,带着磅礴滔天的镇压之力。

“轰隆!”

风雷滚滚,苍穹都在这一掌下破裂,虚空都是塌缩沉陷,化作一片绝域。

无穷法力如潮,盖压一切。

人头怒啸,万千的乌光爆炸,化作无尽阴魂,扑向了掌印。

噗噗噗!

爆鸣声,不绝于耳,汹涌不尽。

但,在赵忠仁的威势下,灵皇仅凭着一颗头颅,明显不敌。

威势受制,力量有限。

“吾皇!”

然在这时,一声长啸,希罗纵身而起,元力大手虚握着的万魔幡顿时抖手抛掷了出去,化作一道乌芒,掠向了灵皇。

“旗来!”

灵皇一声断喝,万魔幡如同接受召唤,猛地膨胀开来,化作一张这天帷幕。

“哗啦!”

旗帜翻滚,如浪荡漾,一片片乌蒙蒙的光,盖压苍穹寰宇,令得明媚的天气,都是化作了阴暗。

乌光澎湃,一只只阴魂厉啸,掀起阴风怒啸。

一时间,双双交汇,如海啸,与山岳抨击。

赵忠仁大力一掌,打碎苍穹,深陷乌光内。

似山岳沉海,掀起狂浪,惊天动地。

浪潮汹涌,余威滚滚,波及八方。

整座义城,都是遭受影响。

一栋栋建筑轰鸣,摇摇欲坠。

人群惊震,再次仓皇退避,逃出义城范围。

一时间,义城万人空巷,集体逃遁。

学院废墟,赵忠仁脚踏八方,扎根大地,举手压苍穹,掌指发光,如天日擒握在内。

强势出击,打爆一只只阴魂,压得无尽乌光都是不断浓缩,难以扩张。

灵皇终究只剩一颗头颅,即便重掌万魔幡,也难现昔年风光。

残躯破损,本源不济,力量有限。

在赵忠仁不断攻杀下,乌光开始龟缩,万魔幡飘扬的趋势都是减缓,似乎开始吃力。

“出来!”

希罗脚踩废墟,双手结印,眉心裂开,一点猩红如朱砂,猛地闪耀。

一滴血,浮动飞掠,灌入了万魔幡。

“嗡!”

万魔幡发出一声愉悦的低鸣,随即幡旗飘动,晦暗龟缩的乌光猛地闪耀起来。

“哞!”

一声怪异的呼声,突兀响起,自万魔幡内传出来。

紧接着,人们便是看到,万魔幡旗帜飘扬,一道身影,自无尽乌光内显现出来。

那是一道类人身影,手脚四肢皆与人类无异,大眼唇齿都是没有异样。

只是,唯独他的鼻子,却是牛鼻,头顶前额更是长着一对黑色牛角。

这道身影很虚幻,宛如一道投影,在虚空浮沉,散发着乌光,气息却是十分雄浑。

刚刚现身,周身便浮现起熊熊黑焱,竟然将虚空都是熔炼开许多窟窿。

一道身影现身,紧接着,第二道身影相继浮现。

“嚯!”

一声长啸,这同样是一道类人身影,与早前那人唯一不同的是鼻子乃是象鼻,长长的宛如蛟龙长在脸上。

短发松蓬,头绑兽筋,尽显彪悍气质。

“杀!”

两道身影浮映出来,便是动身踏步,凌绝虚空,杀向赵忠仁。

一左一右,成犄角夹击。

牛鼻人发出长啸,牛哞声震耳欲聋,宛如万千雷霆轰鸣开来。

虚空崩溃,苍穹塌缩,一波波山洪般的声浪奔腾肆虐,搅动得学院废墟更加狼藉。

在这种牛哞声下,即便赵忠仁都是耳膜嗡鸣,有种难以从容,要被吼破耳膜的趋势。

元神都在摇动,似乎要崩溃开来一样。

可以想象,牛鼻人的威势,有多强悍。

这绝对不是寻常人物!

赵忠仁抬头,紧盯牛鼻人,眼神凝重。

牛魔王,象魔王!

这乃是异族诸王中的存在,皆是法身境人物。

昔年被镇压,身负重伤,逃之夭夭。

当然,眼前的二人乃是显像,属于神魂化身的一种。

乃是法身境独有的手段!

跟投影一般无二,性质相同,具备法身境的部分威势。

这种威势,足够横扫法身境以下的人物。

赵忠仁实力很强,但同时面对两位异族王者的显像,却也有些吃力。

毕竟,他并没有晋升法身境,还差临门一步。

真要论起来,他目前只能算是抵达法身境下的巅峰境界。

半步法身极致,足以横扫法身境下一切人物。

所以,他应付一位异族王者的显像,倒显得平静。

但两位异族王者一起,就有些捉肘见襟。

“哞!”

牛哞声与象鸣声躁动,踏天而起,疯狂的打向赵忠仁。

并且,灵皇头颅掌控万魔幡,紧随其后,压阵而来。

就让赵忠仁更显吃力!

赵忠仁化身山岳般的躯体节节败退,不断避让锋芒,眼看着大战要波及全城,义城都要遭受毁灭。

赵忠仁长发喷张,眉心发光,元神燃烧起熊熊烈焰。

金灿灿的火焰,焚烧起来,四周阴暗都被烧灼得融化。

“众神何在?”

赵忠仁断喝,发出长啸,震动云霄,八方轰鸣。

一股波动,以决堤山洪的趋势,朝着四面八方汹涌开去。

“噼啪!”

天地响惊雷,云端炸裂,紧接着,苍穹之上,一股股恐怖气息,相继浮现。

那般趋势,仿佛沉睡千古的凶兽,在相继复苏。

一团团光,自云海炸开,一道道投影降临而落,凝聚出一道道人影。

转眼间,九道人影,分散八方,屹立虚空。

这些人影皆是显像,跟投影无异。

但,气息却浩如渊海,强盛至极。

“是众神!”

人们目睹,纷纷哗然,骇然失声。

那些人影,全都是法身境高人。

祂们的面貌形象,在供神阁内供奉多年,许多人朝拜,早已认识。

所以,人们一眼认出,引发一片喧哗。

众神显像,皆动手,施展法力,引动天地神威,降临这片天地。

一时间,学院上方的虚空,压力陡生,空气都粘稠,倍感沉重与压抑。

双方展开激烈交手,誓要镇杀彼此。

众神联手而动,占据足够的人数优势,以及地域主场。

威势叠加,越战越勇,犹胜异族王者许多。

渐渐地,异族王者不敌,开始退败,有被镇压的趋势。

便在此时,一位法身境高人突然抖手,口中念念有词,虚空突然崩塌,一方黑暗空洞陡然浮现。

无尽光,自黑洞闪耀,磅礴罡风汹涌澎湃,将黑洞不断撕裂开,如欲吞没苍穹。

光芒深处,一座炉鼎,徐徐浮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