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逐风棍的阴险/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义城外,一片空旷地,邹氏族人逃离废墟,在此汇集。

密密麻麻,分散四周,或站或坐,或躺或立,足有数百人,可谓人多势众。

而在队伍最中间,几名老者与中年围坐成团,压低着嗓音在交流。

他们的眉宇紧皱,眼神深沉,显得十分紧张与彷徨。

周围陪同着几名年轻人物,都是邹氏当代杰出的俊杰天骄。

虽然不能和邹子英相媲美,但资质和实力,却也足以同阶无敌。

听着长辈们的商讨,几名年轻人物对视,皆有些揣揣不安。

一个个眼神沉肃,或阴郁,外显着忐忑与不安。

沉默许久,有人忍不住,低声询问:“七公,您的计划,真的可以弄死孙逸吗?那家伙若是一击不死,一旦反击,可就麻烦了。”

这人眉宇紧锁,心弦紧绷,眼神中充满了彷徨与不安。

近段时日以来,和孙逸的种种交锋,邹氏都被各种压制,让他们这些同辈年轻人都是心生惊惧,不敢再撄锋。

若非顾忌邹氏体面,他们都恨不能退缩,化解恩怨。

这人的话,瞬间引起了一些年轻人的附和

“对啊,七公,现在泉祖殒落,我们在这里的根基已经没了宗师人物坐镇。孙逸身边,别说那条狗,就算樊明宏和墨文青两人若是插手,我们都奈何不得啊。”

旁边有人响应,声援先前那人。

“七公,三思而后行啊,这种时候若是没有万全的把握制住孙逸,我们还是不要动手好了……”

有人道出隐忧,小声提醒。

年轻人们的态度,出奇的一致。

竟然都开始退缩,被孙逸的凶威所震慑。

听着年轻人们的话,围坐着的几名老者中花白胡须最浓的老人不由重重地哼了一声,一脸阴鸷的扫了开口的年轻人一眼。

眼神含着冷意,满是恨铁不成钢与恼怒。

“一群废物,竟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老人便是邹氏子弟口中的七公,名叫邹秀余,江湖诨号‘逐风棍’,聚神九重境修为,在邹氏地位颇高。

邹秀余冷哼一声,议论表态的年轻人纷纷噤若寒蝉,相继沉寂下来。

一个个垂下头,默不作声,羞愧难当。

作为邹氏子弟,他们应该是骄傲的。

并且,从小到大,也是历来骄傲着走的。

即便,初遇孙逸时,他们都是趾高气昂,一身倨傲,高高在上的。

哪怕孙逸和邹子英拼个两败俱伤,险些同归于尽时,他们都没有改变态度。

因为那是与生俱来的,是从小养成的德性。

但是,自从黑狗现世,强吞毒王,让老祖宗神魂化身都无可奈何时,他们终于开始怕了。

那种骄傲,被孙逸粉碎得十分彻底。

潜力?

开什么玩笑?邹子英都没资格跟孙逸拼潜力,他们更没资格。

实力?

孙逸足以碾压他们所有人。

背景?

那黑狗的实力,未必会输给老祖宗。

一个从潜质、实力、以及背景都碾压他们的人,他们怎么还敢去继续骄傲?

那不是自取其辱吗?

邹氏子弟,这个曾经被他们视为荣耀的身份,现在却有种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

很操蛋的感觉,他们都很憋屈。

可是,敢怒,不敢言啊。

邹秀余的训斥,让邹氏子弟都感觉羞愧,不敢再言。

一个个垂下头,沉默着聆听教训。

邹秀余瞪了他们一眼,想要继续训斥,但考虑着士气,最终还是强忍了下来。

微微沉默,邹秀余叹了口气,随即语重心长的道:“你们可知道,我为何要让人将绿萝立马送走?”

“为何?”

众人纷纷抬头,疑惑着看向邹秀余。

绿萝确实被他们擒获,出手的,正是逐风棍邹秀余。

在发现绿萝与林妙依他们走散后,邹秀余便是忽生一计,第一时间擒下绿萝,将其托人送走,没有逗留。

邹氏子弟得知消息后,皆都不解,却敬畏邹秀余的声威,都不敢过问。

如今邹秀余主动提及,他们自然不会错过机会,皆很好奇。

看着一个个迷惘的人,一双双疑惑的眼神,邹秀余清了清嗓子,解释道:“孙逸对那个小姑娘的重视,世人皆知。只要那个小姑娘在我们手上,孙逸便注定要投鼠忌器。”

“这是一个把柄,也是孙逸的一个缺点,一个足够我们好好利用,对他一击必杀的突破口。”

众人似懂非懂,对视了一眼,最终齐齐拱手。

“请七公教诲!”

众人恭请,十分恳切。

邹秀余抚了抚胡须,眼中闪过了一丝无奈,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们,满是失望。

满场之人,却没人懂其心思,看不透他的谋划,智商堪忧啊。

但他并没有表露出来,清了清嗓子,讲述道:“绿萝被我们擒获,只要人质在我们手上,无论孙逸的态度怎样,那么主动权便永远在我们手上。”

“他若救,便正中我们下怀,是老夫所期望的。但他若不救,我们也不会损失什么的,到时候宣扬出去,让世人知道孙逸就是个无情无义,六亲不认的卑劣小人。”

“对朋友亲人见死不救,仅凭这一点,足以摧毁孙逸的声名。到时候,再加以运作,足够让他成为众矢之的,沦为世人声讨的对象。”

“届时,我们再出手,针对他,阻力便会小上许多。就算总领事大人想要偏帮,也都要顾虑一下声名与影响。”

邹秀余说得十分透彻,一切计划都袒露了出来,十分清晰明朗。

邹氏子弟闻言,细细思考了下,纷纷拍手叫好。

“七公睿智,如此妙计,都能手到擒来。”

“好计策,七公英明,七公厉害!”

“姜还是老的辣,七公果然比我们更有眼光。”

“以后还要七公多多指教,我们都要多多跟着七公虚心学习呢。”

一片称赞与恭维声,让得原本沉闷压抑的气氛都是迅速消散,并被激动与振奋所取代。

“七公,如果……如果那条狗插手怎么办?”

振奋间,有年轻人小声询问,道出隐忧。

顿时,振奋的气氛一滞,众人纷纷眉宇微蹙,下意识看向邹秀余。

黑狗无疑是个麻烦,堪比老祖宗的亚神兽,他们哪里拦得住?

邹秀余却是不以为意,嗤笑道:“一条狗而已,若敢乱动,宰掉便是!”

“啊?”

邹氏众人纷纷错愕,没想到邹秀余会吐出这样的话来。

那可是亚神兽,堪比老祖宗的实力,他们宰得掉?

众人的错愕,让邹秀余无奈摇头,眼中叹息更浓了几分。

一句玩笑,都听不懂吗?

邹秀余暗叹一声,随即解释道:“那条狗确实是个麻烦,不过,倒也不用担心。若是那条狗真的敢对我们动手,那么,就是孙逸与邹氏真正决裂开战的时候。”

“到时候,老祖宗就将亲出,占据着道义。总领事大人便无话可说,不得阻拦。届时,邹氏出手,碾杀孙逸,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道义与局势,对势力之间的影响是极大的。

这也是邹氏老祖宗始终不亲自出面的原因,那是底线,是最后手段。

一旦现身,就意味着再无回头路,没有回旋的余地。

另外,则是局势不在邹氏这边,邹氏不占据道义。

一旦邹氏老祖宗亲出,就将沦为众矢之的。

赵忠仁插手,就理所当然,顺其自然了。

邹氏,忌惮的并不是黑狗,而是赵忠仁。

一条狗,就算有背景,却也有限。

但,赵忠仁却不然,背后站着的,乃是众神,是天下人。

这便是邹氏再怎么张扬,都不敢触怒赵忠仁的原因。

“原来如此!”

听闻邹秀余的解释,邹氏众人的疑惑与顾虑尽数消失。

众人纷纷松了口气,再次眉飞神舞,喜笑颜开起来。

若是黑狗不敢插手,那么,区区孙逸,还不是只能任由他们揉捏?

“七公!七公,来了!来了!孙逸来了!”

这时候,一道焦急的呼声,自远方传来。

一名邹氏年轻子弟仓皇飞奔,朝着聚集地归来。

集结地的邹氏众人纷纷起身,簇拥着邹秀余,静候着报信归来的邹氏子弟。

顺着邹氏子弟的指点,众人纷纷抬头,凝望过去,便是看到浩浩荡荡的人群,朝着他们赶赴而来。

“什……什么情况?”

霍然,邹氏众人大惊失声,许多人脸色剧变,心脏狂跳,感觉到几分不安。

他们不是威胁的孙逸吗?

怎么……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许多人腿肚子一颤,心底惊悚了起来。

邹秀余都是眉头皱起,眼神闪烁,隐现起几分忧虑。

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味呢?

跟他预想有些不符!

邹秀余沉默,思量了一会儿,随即眉头一挑,扭头看着邹氏众人,沉声告诫:“记住,一会儿无论什么情况,都给老夫咬住,没有什么人质,我们也没有任何的动作。明白吗?”

“明……明白……”

一干邹氏子弟愣了愣,随即慌不迭点头,哆嗦回应。

明白个卵蛋!

一干邹氏子弟脑袋点得飞快,但一双双眼神中透露的迷惘,却是难以逃过邹秀余的眼睛。

无疑,这些年轻人根本就没有真的明白。

但邹秀余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来不及过多解释。

因为,人潮越来越近,渐渐地形成了包围圈,将他们围拢在了中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