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邹氏的要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氏擒获绿萝,摆明了是想仗势要挟。

这种手段何其卑劣,邹氏都可以毫不犹豫施展。

那么,猎杀孙逸的亲朋好友,无疑不在话下。

邹氏的言行,全无底线可言。

或者说,孙逸根本无法推断,邹氏的底线在哪里。

以至于,现在双方似乎都陷入了僵局。

孙逸按住黑狗的头,遏制着黑狗的杀意。

他没胆魄,拿着亲朋好友的安危去赌博。

赌邹秀余在狂言,赌邹氏存在底线。

沉默!

压抑!

周围气氛,都是逐渐沉重。

孙逸鼻息粗重,呼吸急促,一双漠然的眼神紧盯着邹秀余。

他很想看透,邹秀余的心思,看破邹秀余的虚伪。

但,邹秀余情绪不显,面无表情,一派冷然,根本无法看透。

最终,孙逸失望了,深吸口气,强压下躁动的杀意。

“放了绿萝,我当今日的事情,没发生过!”

孙逸压下杀意,沉声要求。

论狠,邹氏无疑比他更甚。

论卑鄙,孙逸自忖拍马不及。

所以,跟邹氏这样硬碰,孙逸不敢。

毕竟,绿萝还在邹氏手上,生死难以自主。

然而,孙逸的态度软化,却并没有换来邹氏的理解和妥协。

“放人?老夫早就说过,老夫根本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人。你胡搅蛮缠,污蔑吾族,简直岂有此理!”

邹秀余冷声哼道,拒不承认。

孙逸脸颊肌肉抽搐,紧攥的拳头青筋凸显,狰狞蠕动。

邹秀余的否认,他要是信了才有鬼。

分明是邹氏子弟私下前来告知,现在却当众否认。

背地里打的什么心思,孙逸难以推断。

邹氏的无耻,比他想象中更甚。

“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条件?”

孙逸强压怒火,冷声质问。

“放肆!孙逸,你真以为邹氏无人,可以任你欺凌吗?屡次三次的污蔑吾族,凌辱吾族,是觉得仗着犬王便可以天下无敌了吗?”邹秀余厉声斥喝。

无耻杂碎!

孙逸拳头攥得更紧,两眼猩红,杀意汹涌,几乎要崩开眼眸,凝为实质。

“滚吧!”

邹秀余挥手转身,漠然斥道。

孙逸差点没把牙齿咬碎,邹氏的无耻,再次刷新了他的认知。

“邹氏,是要与我鱼死网破不成?”

孙逸加重了语气,厉声喝问。

“孙逸,你别太嚣张!今日乃是你咄咄逼人,屡次羞辱吾族。老夫不与你斤斤计较,你还敢反咬一口?若是鱼死网破,那也是你逼的,休怪吾族。”邹秀余扭头怒斥。

“老东西!”

孙逸跺脚,煞气自脚掌迸溅,将地面跺出一个大坑。

他恨怒欲狂,恨不能活撕了邹秀余。

老匹夫的无耻,简直超出了他的认知,气人至极。

但是,愤怒归愤怒,孙逸却无法爆发。

邹秀余的威胁,仍然盘旋在耳。

“走着瞧!”

孙逸冷冷地扫了邹秀余等人一眼,咬了咬牙,按耐下杀意,转身离去。

邹秀余拒不承认擒获了绿萝,继续纠缠下去,毫无意义。

不如离去,另想他法。

而且,孙逸相信,邹氏这么大动作,想必不会没有条件。

所以,孙逸准备静等,等待邹氏再来。

孙逸决意离去,人群纷纷退避,主动让开了路,不敢阻拦。

黑狗也没有逗留,冲着邹秀余等人略显遗憾的舔了舔嘴唇,最终摇着头,转身追着孙逸离去。

赶赴而来的柳如龙等人都没有说话,皆不发一言。

只是一一扫了一眼邹氏等人,便默不作声的相继离去。

很快,人群也都索然无趣,顿做鸟兽散。

孙逸脸色深沉,一派漠然,显得十分难看。

但他离去的脚步却是走得并不快,相反,还很缓慢。

他在等,等邹氏可能改变主意。

他不认为,邹氏擒获绿萝,并特地命人告知他,会没有所图。

对方,肯定存在条件。

只是,先前人多驳杂,邹氏顾忌声名,才不愿张扬。

如今他作势离去,人群渐散,邹氏应该不会错过机会。

果然!

就在孙逸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野尽头时,孙逸两耳微动,一缕神念传音,清晰地传入了耳内。

“小子,你若还想那个小姑娘活着,那么,你就最好听从老夫的安排。”

这是邹秀余的传音!

孙逸脚步微滞,但很快恢复如常,不曾回头,继续朝前离去。

他默不作声,未曾张扬。

“不许声张,不许反抗,否则,你会害死她。”

邹秀余的传音继续传来,显得十分冷厉。

孙逸攥紧双拳,唇齿紧咬,微垂的目光闪烁着狞恶之色。

但他仍然没有回头,默不作声。

甚至,脚步都没有再停滞丝毫。

“你若老实听从老夫安排,老夫可以用人格保证,不会伤害那个小姑娘一根汗毛。”

敲打了一番,邹秀余也不忘做出承诺,担忧孙逸不顾一切奋死反抗,真的闹个鱼死网破。

毕竟,若是没有必要,邹秀余也不愿意赴死。

孙逸一旦奋死反抗,有那黑狗在,足以碾杀他。

邹秀余的话,孙逸岂会全信?

人格?

邹氏之人,也配谈人格?

孙逸嗤之以鼻,料到这是邹秀余稳住他的手段。

以邹氏的卑鄙,若是他死了,绿萝必然难以安身。

但孙逸没有吭声,没有驳斥,假做未闻。

“你若想要那个小姑娘活着,待抵达边关,你独自前来找老夫,私下面谈交换的条件。”

邹秀余的声音,相继传来,暴露出了目的。

果然有谋划!

孙逸暗道,眼神闪烁冷芒,紧攥的拳头反倒松了下来。

一个人,若是无利可图,那还真不好对付。

而对方若是有利可图,那么,就存在突破点。

只要有突破点,那么,一切就有解决的办法。

孙逸渐渐平静了下来,但却没有回应,假做未闻,持续离开了。

邹秀余没有再传音,目送着孙逸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野内,他嘴角微抿,狞笑一闪而逝。

……

风波很快平静,集结的队伍,正在壮大。

各地散离的学员在召集下陆续汇集在一起,整装待发。

集合前,孙逸和柳如龙等人聚集一处,将邹秀余的传音告知了众人。

顿时,引发一片愤慨。

“这老王八,小爷真想撕了他!真他妈虚伪啊!”

姜浩挥拳痛斥,愤慨不已。

“不如,我们去猎杀他们,擒些人质跟他交换!”

林毅直接表态,手中幻水螭龙枪闪烁寒芒,锐气勃发。

“未必有用!”

林妙依在旁摇头,并不赞同林毅的意见。

林毅看了林妙依一眼,嘴角嚅动了下,最终沉默,没有辩驳。

柳茹嫣在旁捋了捋耳畔鬓发,随即开口道:“邹氏既然擒获了绿萝妹妹,便必然是有手段在谋划。其主要目的,无疑是针对公子。”

“如今局势,公子的存在,无疑成了邹氏头号大敌,对邹氏而言,如鲠在喉。所以,他们应该会不择手段的除掉公子,抹灭公子这个威胁。”

“所以,茹嫣以为,擒获邹氏子弟以条件交换绿萝妹妹的举措,未必可取。以邹氏的卑鄙和狠辣,几个邹氏子弟的性命,未必及得上偌大邹氏的安危。”

柳茹嫣的解释,引得一片赞同。

但姜浩忍不住跺脚恨道:“那怎么办?难道,坐视邹氏得逞,要挟孙兄弟吗?”

“当然不!”

柳茹嫣臻首轻摇,解释道:“坐以待毙,任由宰割,那是下策。当务之急,最佳的举措,应该是一边拖延邹氏,一边解救绿萝妹妹。只要绿萝妹妹脱困,便是我们反击的大好时候。”

“解救?谈何容易?我们连绿萝被困在哪里都不知道。”姜浩冷哼,觉得不太现实。

柳茹嫣抿嘴一笑,平静讲道:“其实,答案并不深奥,相反,异常简单。”

“简单?那请茹嫣姑娘指教,邹氏会将绿萝妹妹藏在哪里?”

姜浩眉头微蹙,质疑的看了柳茹嫣一眼,随即还是强忍着,哼声求教。

柳茹嫣没有在意姜浩的质疑,捋了捋耳畔鬓发,抿嘴轻笑:“从先前对峙看,邹氏无惧公子与犬王前辈的凌压和威胁。便可以推测,绿萝妹妹,并不在邹氏队伍内。”

“另外,他们深知犬王前辈的威势,具备半步法身之力。那么,他们也应该清楚,若是将人质藏在附近,必然难逃犬王前辈的搜捕。”

“除非,他们携带着十分珍贵的隐匿法宝,可以藏匿行踪,潜行掩饰。”

“不过,这种法宝十分难得,邹氏有,但应该不至于用在俘获人质这方面。并且,就地掩藏,殊为不易,恐非上策。所以,‘灯下黑’这种反常思维,毫无意义。”

“因此,茹嫣以为,他们想要确保人质在手,迫使公子妥协。那么,邹氏必然会确保绿萝妹妹无法被劫走,会不顾一切将绿萝妹妹紧抓在手。”

“而偌大天下,能被邹氏如此放心信任的,无疑只有邹氏祖地。因此,茹嫣认为,邹氏应该会将绿萝妹妹送往邹氏祖地,确保万无一失。”

“毕竟,邹氏祖地乃是邹氏大本营,即便犬王前辈强势绝伦,恐也难以破开。一旦绿萝妹妹被送往那里,我们再想解救,便难如登天,甚至是痴心妄想。”

柳茹嫣的推测,逻辑缜密,井然有序,让众人深以为然。

姜浩思索了下,质疑再无,颌首称赞。

“那么,我们现在只要追着邹氏祖地的方向,应该便能救出绿萝了吧?”

姜浩紧盯着柳茹嫣询问,目光灼灼。

柳茹嫣抿嘴一笑,看向了孙逸,道:“此事,还需公子定夺。”

【作者题外话】:不出意外的话,下午会补更一章哟~补更可能会晚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