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阴毒的算计/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影的速度太快,带起的罡风太烈,让邹秀全都险些站立不稳,身躯摇摇欲坠。

但近距离正面扑来,邹秀全凝神贯注,还是看清了黑影的面貌。

只是一眼,邹秀全大惊失色,脚步仓皇而退,失声惊叫,一身元力都是险些吓得紊乱,差点崩溃。

“犬……犬王?”

邹秀全颤栗哆嗦,这比见了鬼神还要恐怖。

活见鬼,尚有几率可活。

但犬王,却比鬼神更恐怖,见之必死。

黑影,正是黑狗。

追踪到绿萝的气息,黑狗一路穷追不舍,赶在了邹秀全的前头。

闲得无聊,黑狗萌生恶趣味,导演了这处撞鬼的戏码。

本王面前玩猫腻,玩不死你。

黑狗对邹氏可没好感,厌恶至极。

看清黑狗面貌,邹秀全差点吓瘫在地。

他失声惊叫,随即下意识将怀中的绿萝,朝着黑狗抛掷了出去。

然后,掉头就跑,不敢逗留。

黑狗的凶威,他可不敢去触动分毫。

只是,他低估了黑狗的速度和反应,高估了自己。

眼瞅着绿萝被抛来,黑狗直接张开嘴,黑暗漩涡在咽喉盘旋,绿萝直接被吞进了腹中。

然后,黑狗动作不停,张开大嘴,黑暗漩涡爆发出恐怖的吞噬力。

邹秀全根本来不及逃脱,便被一股力量束缚,拖拽着离地倒飞,朝着黑狗嘴里挪移而去。

“不!”

“饶命啊!饶命啊!”

邹秀全挣扎惊叫,惶恐难安。

黑狗眼眸闪烁戏虐,动作未停,完全没有搭理邹秀全的求饶。

嗖的一下,邹秀全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黑狗咽喉,转瞬无踪。

吞掉邹秀全,黑狗收敛了威势,人立而起,一只前爪也不知道从哪折了一截草茎,似模似样的剔了剔牙。

……

半日时间,学院集结的队伍,便赶到了天枢战线。

形势危急,他们皆卯足了劲,不惜代价的加快速度,缩短了足足三倍的时间,才得以快速的抵达了战线边关。

异族百万大军横冲而来,直奔天枢战线,妄图强力冲破防线,迎接灵皇回归。

天枢战线的部队据关死守,掀起一场惊世绝伦的恐怖血战。

血腥、残酷、疯狂、无畏,种种情绪交织,宛如千年前一样。

短短数日,天枢战线第一关隘前,尸骨如山,血流成河。

有人族,有异族,更有无数猛兽与灵妖等。

双方厮杀,惨烈至极。

直到,灵皇脱困,逃入边关,汇进百万大军部队内,消失无踪,异族队伍才迅速撤离。

牠们的目的就是配合营救灵皇,根本不是要冲破人族防线。

如今灵皇脱困,成功混进队伍,异族自然要快速撤离,护送灵皇安然返回异族营地。

灵皇,乃是异族的骄傲,是异族自诩为崛起的希望。

只要灵皇活着,异族就有重新恢复辉煌,重返巅峰的时候。

所以,异族撤得很干脆。

来得迅速,撤得突兀。

人族驻守将领得到众神授令,务必要剿灭异族部队,不容撤离与逃脱。

于是,关隘大开,大部队如风般冲出关隘,追着异族大军的尾巴冲杀而去。

“杀!”

“杀尽异族牲畜!”

“为了人族,赴死一战!”

关隘守将们一马当先,拔刀而起,一边高喊,鼓舞士气,一边冲杀敌阵,斩杀异族将士。

身后人族悍不畏死,马不停蹄,对着异族穷追不舍。

厮杀,血流,骨山,哀嚎,是这片平原唯一的景象。

当孙逸他们的队伍驰援而来时,便是看到的这样的景象。

“阻击异族,杀!”

负责率领的学院高层拔出刀兵,迎着残余的异族队伍横冲上去。

一时间,混乱的厮杀,极尽惨烈。

人族、异族的尸体横推在地,堆满成山谷。

但彼此皆无畏,冲杀愈演愈烈。

这一场追击战,持续了整整半日,才渐渐停歇。

人族仗着人多势众,将异族队伍逼近了一座大峡谷,在内部布置下困阵,暂时留下了异族大军。

双方人困马乏,不得不罢手休憩。

而在休憩的时候,邹氏的人,私下找到了孙逸。

“跟我们来!”

邹秀余率队,漠然的看着孙逸,以命令的口吻示意。

说完,也不管孙逸动没动身,转身便走,没太在意。

孙逸站起身来,抹了把满脸血迹,顾不得疲倦的精神,一语不发的跟着邹秀余他们离去。

“孙兄弟!”

“公子!”

姜浩等人纷纷起身,意图跟随。

“你们最好老实待着,否则……”

邹秀余回头冷然的看了姜浩他们一眼,然后便继续离去。

“没事!”

孙逸摆摆手,安抚下了姜浩等人,便没再停留,快步跟着邹秀余他们离开。

一路折转,拐进了一处偏僻的角落。

“说吧,你们的条件!”

孙逸看着停下脚步,转身凝望着自己的邹秀余。

对方这种时候寻找他,无疑是到了交涉条件的时候。

“你很聪明!”

邹秀余上下端详了孙逸一眼,称赞道。

“少废话!”

孙逸漠然斥道,脸上尽显不耐。

他没闲心听对方鬼扯,双方根本没有多话的理由。

孙逸的训斥,让邹秀余脸色微沉。

这可没有给他留点面子呢!

“哼!”

邹秀余不禁冷哼了声,随即漠然道:“条件很简单,你死,她活,一命换一命!”

好一个一命换一命!

孙逸脸色骤沉,眼神冰冷,拳头下意识紧攥在一起,脸颊浮现起浓浓杀意。

牙关暗咬,额头青筋凸显,尽显凶狞。

邹秀余瞥了孙逸一眼,却是浑不在意,反倒淡淡地嗤笑了声,道:“别犹豫了,你没什么好犹豫的。你以为,那条狗真能救走人吗?嗤!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嘎噔!

邹秀余的话,让得孙逸心头狂跳,脸色骤凝。

对方另有安排?

还是,他们推断有误?

孙逸一颗心不禁慌了,心弦紧绷起来。

邹秀余抿嘴嗤笑,讥讽之色尽显于外。

他淡淡地瞥了孙逸一眼,轻蔑道:“不怕告诉你,老夫早就猜到,你们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要挟,定会托付那条狗去救人。而老夫也十分清楚,一旦那条狗出面,我们根本没法扛得住。”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确保人质不会出现意外,在老夫动手之前,就提前通知了吾族老祖宗。嘿嘿,换言之,人质在送往吾族祖地时,吾族老祖宗就早已经出发,在半路接应。”

“就算你们托付那条狗救援,想要得手,恐怕也很艰难。因为吾族老祖宗不仅真身亲至,还带走了吾族第一至宝,足以应付那条狗。”

邹秀余的话,充满了嘚瑟与骄傲,看待孙逸的眼神,更是满含蔑视与不屑。

孙逸心头狂跳,心弦紧绷,思绪都是倍受震动。

邹氏算计,果然不是他们推断的那么简单。

孙逸未曾料到,为了弄死他,邹氏老祖宗,不惜亲自动身。

“你们的卑鄙,真是让我汗颜呢!”

孙逸咬牙切齿,恨不能活撕了邹秀余。

这老匹夫的算计,可谓是真的不择手段,再次刷新了他对邹氏无耻下限的认知。

“承蒙夸奖,受之有愧!”

邹秀余坦然嗤笑,不曾在意孙逸的讥讽。

“你们有这样的心思谋略,若是用以针对异族,无疑会是人族之幸。而你们的作为……”

孙逸痛恨极了,邹氏的谋略心机,全都用在了人族内讧上。

“少废话,小杂种,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教训我们?”

邹秀余当即怒斥起来,脸色漠然,透着恼恨。

孙逸漠然的看了邹秀余一眼,对方的态度之冷酷,根本没有半点人性可言。

他放弃了驳斥与争执的心思,压下了杀意和憎恨,漠然道:“你们的条件,无可厚非。只是,我若就这样死在了这里,你们邹氏,恐怕逃不脱怀疑。”

“所以,老夫不会让你就这样死掉的。”

邹秀余似乎早已看透了孙逸的心思,一副成竹在胸的架势轻笑。

孙逸眉宇紧锁,盯着邹秀余问道:“那你们想要如何做?”

邹秀余摩挲着拄地的一根齐眉长棍,面无表情的淡淡道:“老夫得到消息,为剿灭这批异族部队,阻止灵皇顺利回归,人族在异族撤离的路上布置下了绝杀大阵。半个时辰后,人族将发动佯攻,引诱异族前往大阵中。”

“老夫要求你届时主动申请加入负责引诱的先锋队,将异族诱进绝杀大阵内,再与他们同归于尽。”

“这样的安排,很合适吧?还算老夫仁慈吧?你这小杂种死后,都还可以落得英雄之名,可以得到一大笔抚恤金呢。”

邹秀余桀桀阴笑,眼神阴鸷,透着浓浓的狠辣与阴毒之色。

这种安排,着实完美无缝。

谁都无法阻止!

主动申请诱敌,这种争功表现的行为,就算樊明宏他们得知消息想要阻拦,都得有所顾忌。

而深陷大阵,失足陷落,死于非命,谁也无法责怪谁。

战场凶险,瞬息万变,谁生谁死,谁能阻止?

虽然孙逸死后还可以落得英雄美名,让人着实不爽,但除掉一个心腹大患,还是值得的。

邹秀余算计到这点时,心情很畅快。

孙逸耳闻着邹秀余的安排,一颗心差点炸裂。

阴狠,毒辣,都已经不足以形容眼前这个老家伙。

他很愤怒,很想暴起杀人,揭露他们的丑陋面目。

但是,想到绿萝的安危,他却不得不紧咬牙关,一声不吭的隐忍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