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还有我/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野深林,繁盛茂密的草木枝叶遮天蔽日,掩盖了林间踪影。

黑狗一口吞掉邹秀全,根本不会引起任何注意。

牠折断一截草茎剔了剔牙,便是转身欲走。

但是,刚有所动作时,天穹一缕流光宛如流星,坠落而来。

速度迅猛,眨眼破开茂盛遮天的深林草木,轰的一下落进山野地面。

一时间,地动山摇,树木晃动,枝叶颤抖,簌簌掉落。

地下龟纹密布,咔咔咔蜿蜒弥漫,如蛛网般迅速爬满周边。

一波波狂暴气浪汹涌,跌宕八方,碾压得空气噗噗爆碎,尽显沉闷压抑。

沙尘草屑飞舞,随着旋风弥漫扩散,迷乱人眼。

黑狗动作僵滞,人立的肢体瞬间紧绷,一双黑眸闪烁冷芒,紧盯着流光坠落地。

牠嘴中轻咬着草茎,人立的肢体微微伏卧下来,蓄势待发,做足了捕食的姿态。

因为,牠从流光坠落地感受到了一股磅礴的气息。

这股气息十分雄浑,宛如一座山岳,厚重强横。

而最让黑狗紧张的,是这股气息内,酝酿着浓浓杀意。

很快,旋风消弭,沙尘平息,流光坠落地的景象,映入眼帘。

那里出现了一座深坑,坑内,一道人影徐徐站起。

这人一身白袍,白发白须,看起来仙风道骨,颇有仙家气韵。

但,他那双深沉的眼眸,酝酿的冷然杀意,却是完全破坏了他的气韵。

这人五官清癯,一字白眉,面容略显老迈沧桑。

若非他眼神炯炯,如有烈焰升腾,旁人都会误以为他是个行将朽木的迟暮老叟。

黑狗看清此人面貌,黑眸骤凝,波光粼粼的眼眸浮现起几分凝重之色。

来人,牠见过,赫然是邹氏老祖宗。

“孽畜!”

邹氏老祖宗走出深坑,便是一声断喝,中气十足,与老迈的外表全然不同。

“今日,留下命来!”

邹氏老祖宗杀意深沉,手掌一翻,一枚白色幡旗浮现在掌中。

白色幡旗出现的霎那,黑狗眉宇挑动了下,眼眸一颤,波光粼粼的眸子内闪现起凶狞之色。

牠獠牙呲露,喉咙间发出低吼,紧盯着邹氏老祖宗,后腿蓄势,磅礴的力量在腿部与腹部沸腾。

“疾!”

而在此时,邹氏老祖宗一声轻叱,掌中白色幡旗随着他抖手抛飞,窜向云霄,迎风暴涨。

转眼时间,化作丈高规模。

“分!”

邹氏老祖宗手捏指印,口中念念有词,白色幡旗猛地一颤,幡旗摇动,霎那间分化出几枚一模一样的幡旗。

不多不少,一共七枚。

“落!”

指印不断,邹氏老祖宗轻斥,七枚分化出来的幡旗猛地摇动,散发开白蒙蒙的光,宛如圣洁光辉交汇,形成帷幕,兜印天地。

七枚幡旗相互交错,彼此挪移,勾连下坠,嗖的一下插进了黑狗四周八面。

旗杆深插进地底,没入半截,稳稳扎根。

旗帜摇曳飘扬,白光如皎月,朦胧皎洁,覆盖天地,让得黑狗身处的空间都是变得粘稠压抑起来。

“此幡名为‘北斗困神幡’,内蕴‘北斗困神阵’。孽畜,你能死在其中,算是你此生造化!”

邹氏老祖宗抬手抓住了北斗困神幡的主幡,猛地摇动,旗帜猎猎飘扬,山林狂风骤起,吹得山野草木纷纷断折。

天穹风云流动,湍急如流水,循环往复。

域外星辰骤亮,如心眼点缀,密密麻麻。

但在其中,有七颗星辰,最为明媚,呈现汤勺模样。

七颗星辰乃是北斗七星,散发朦胧星辉,徐徐汇集,凝为光束。

紧接着,似乎受到牵引,从天而降,穿透无尽虚空,汇入北斗困神阵内。

七枚幡旗顿时愈发巍峨,白蒙蒙的光,耀眼夺目,璀璨至极。

同时,困神阵内,空间愈发粘稠,压抑的气氛愈演愈烈,让得黑狗都是如陷沼泽。

“孽畜受死!”

困神阵外,邹氏老祖宗挥舞幡旗,白光闪烁,七枚幡旗相互交错,光辉交汇,形成一颗颗陨石狂轰乱炸,朝着黑狗倾轧下去。

轰隆隆!

雷鸣动荡,虚空激荡开层层涟漪,狂浪一波波,汹涌不绝。

黑狗深陷阵内,腾跃挪移,不断闪躲,竟然有种捉肘见襟,岌岌可危的趋势。

牠一直以来赖以成名的极速,居然倍受压制,难以施展。

那些白光交汇,似乎形成锁链,捆缚了牠的四肢一样。

“汪汪!吼!”

黑狗不禁怒啸,浑身毛发喷张,乌黑之光如炽烈骄阳,蒸腾开来,与白光交汇,泾河分明,形成鲜明对比。

“区区困阵,焉能压制本王?”

黑狗一跃而起,蹬地腾挪,妄图跃向苍穹,跳出困阵。

“给本王开!”

乌光闪烁,腾跃的黑狗好似化作了一柄黑色利剑,撕碎虚空,要斩裂苍穹。

周围空间都是簌簌跳动,像是有种旋律在扩张,牵动八方。

黑狗气势威猛,神武非凡,冲霄直上,充满了一股无言的强势。

但是,这样的威势,冲向云霄,却是猛地一滞,撞在了一片白茫茫如清水湖泊的虚无涟漪上。

“砰!”

然后,一声闷响,黑狗迅猛腾跃的身姿,被狠狠地撞了回来。

虚无涟漪激荡,坚不可摧,黑狗全力冲刺,竟然都无法破开。

反将黑狗弹了回去,坠向地面,砸出一道数丈深的巨坑。

黑狗浑身乌光都是晦暗了几分,健硕的躯体,都是狠狠抽搐,竟然有着几分焦糊的趋势。

“该死!”

黑狗翻身爬起,抖了抖毛发,乌光闪烁,躯体瞬间恢复如初。

牠两眼圆睁,黑眸凝结,扫视四周,一片凝重。

……

邹秀余的要挟,孙逸没法拒绝。

事关绿萝的安危,孙逸不敢轻怠和忽视。

原以为,黑狗可以解救。

但现在得知邹秀余的算计,孙逸瞬间没了信心。

黑狗确实很强,但,邹氏老祖宗同样不俗。

并且,邹氏阴险卑鄙,黑狗又性情骄纵,喜欢装逼,就怕装逼不成反被逼草了。

在没有得到黑狗的确切消息前,孙逸不敢和邹氏硬杠。

所以,他只能依照邹秀余要挟所言。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

果然如同邹秀余所言,边关守将与众将领相互商讨,布置下绝杀大阵,准备引诱与驱赶异族大军深入杀阵内,一击剿灭。

绝杀大阵,乃是由赵忠仁率领樊明宏、寇准、墨文青等一批宗师人物所布置。

所选材料,皆是顶级,即便半步法身深陷其中,都要迅速殒命。

甚至,有机会困杀法身高人。

将士集结,边关守将讲话,如实告知了状况。

“千年前,异族天降,侵入人族领域,掀起血战。异族有皇者,号‘灵皇’,曾对人族造成毁灭性屠戮,留下滔天血债。”

“幸得天神女降世,斩灵皇头颅,遏制其凶威,扶人族于危难,救神州于水火。”

“然,灵皇修为超然,功参造化,肉身不腐,难以破灭。天神女与众神相商,遂布下杀阵,欲以岁月磨灭其魂。”

“但,灵皇顽固,死劫未至,千年岁月难以磨灭。于近日,异族偷渡,潜入人族,破神阵,助其脱困。”

“异族扣边关,非是强破人族战线,实乃接应灵皇脱困。因此,众神亲令,人族众将士,不惜代价,定要屠尽这批异族部队,绝不准许任何一人,逃离而去。”

“灵皇之威,各地皆有流传。”

“灵皇之恶,罄竹难书。”

“灵皇之祸,人族,绝不能再经历。”

“故,总领事率各路元帅齐出,于‘断魂崖’前布下绝世杀阵,欲灭异族,绝灭灵皇祸根。”

“然,异族非死物,未必会如我等所愿,乖乖入杀阵。因此,为配合杀阵,达成目的,今需死士,诱敌深入,驱虎狼,破妖邪,护人族,安天下。”

说到这里,边关守将拔出长刀,登上石墩,环视八方,朗声喝问:“诸君,谁愿与某,舍生取义!”

谁愿与某,舍生取义!

滚滚断喝,如雷盘旋,轰动八方,震荡千里。

无数人族将士心神震荡,汗毛喷张,有种惊与寒,情不自禁流淌。

这一去,恐怕九死无生!

绝世杀阵,屠戮异族百万,可以想象,其凶险。

诱敌深入,难有回旋余地。

“铮!”

守将身后,数百金甲亲兵齐齐拔剑,不约而同跨步上前。

“愿与将军,同生死,共存亡!”

数百金甲亲兵齐声断喝,慷慨之声,震动长空。

八方死寂,数十万人静默。

守将没有看金甲亲兵一眼,目光灼灼,决然而凛冽,环视八方人众,喝问:“还有谁?”

全场沉寂,八方缄默。

许多人鼻息粗重,呼吸局促,脸色煞白,心绪难安。

毕竟,此去必死,谁能释然?

犹豫,是人之常情。

孙逸环视八方,抬头一一扫过那些金甲亲兵一眼,深吸了口气,心头已然有了决定。

即便没有邹氏要挟,他也绝不退缩。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扭头看了一眼邹秀余,后者正一脸阴郁,要挟的眼神紧盯着他,正在催促示意。

孙逸漠然嗤笑了一声,随即推开人众,大步上前,走向了守将身前。

“还有我!”

平静的声音,并不激昂,却在死寂的氛围下,震荡八方,引起了一片喧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