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大功/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氏的心情很糟糕,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孙逸再次提及塑立英雄碑,其仁义之名,将遍传天下。

塑立英雄碑,乃是有利人族的大事,无疑会惊动天下。

一旦成功,从此,孙逸的声名和地位,绝对会上升到一个恐怖的层次。

也许不会获得什么实质性的好处,但是,天下人,会记得他。

天下那些真心实意为人族牺牲,为人族赴义的人们,会记得他,会感激他,会敬崇他。

可以想象,无形之中的影响,有多大。

到得那个时候,邹氏再想针对孙逸,无异于与天下人为敌。

仅从现在一片响应的局势,就可以看得出来,孙逸渐得人心。

得人心者,得天下。

孙逸虽然不善心计,但是,这份纯粹与简单,却更容易感染人心。

一旦人们记住他,天下之中,谁敢动他?

只怕众神都要忌惮,敬他三分。

众神强大,却也不敢开罪天下人。

邹氏众人看在眼里,只要难以忍受,不愿坐视孙逸达到那样的地步。

一旦达成,邹氏必亡。

“他要死!”

有邹氏年轻人攥拳,紧盯着孙逸的背影,咬牙切齿。

再傻的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孙逸得势,邹氏便会失势。

邹秀余紧握着齐眉长棍,一双眼神极尽阴鸷,紧盯着孙逸的背影,心思转动,迅速思索对策。

他必须确保孙逸必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子明!”

须臾,邹秀余目光闪烁,一缕狠辣之色一闪而逝,随即扭头看向了旁边一位面貌成熟的年轻人。

年轻人乃是邹氏杰出天骄,名叫邹子明,开窍九重境修为,已经触及到聚神境奥义,称得上邹氏当代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人物。

听到邹秀余的声音,邹子明急忙扭头看去,一脸疑惑。

“七公?”

邹子明目光疑惑,浓眉微蹙。

邹秀余上下打量了邹子明一眼,伸手拍了拍邹子明的肩膀,唏嘘道:“子明,你是个好孩子,从小到大,刻苦奋进,吃苦耐劳,素来沉稳,七公一直都很看好你。”

突如其来的夸赞,让邹子明有些错愕,一时呆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成熟黝黑的脸上浮现起几分红润,不知是激动,还是羞臊惹起的。

邹秀余拍着邹子明的肩膀,突然询问:“子明,你是族内庶出一脉,身份地位备受钳制,虽然表现甚好,但始终不得重视,你可有怨言?”

“啊?”

突然的问题,让得邹子明脸色一慌,呆滞从醒悟过来,急忙摇头:“不不不,七公,子明不敢!子明绝对没有怨言!”

“好孩子,七公知道你淳朴踏实,果然是没有看错人。”

邹秀余摆摆手,安抚着邹子明惊慌的心绪,道:“因为身份地位,让你上好的资质明珠蒙尘,说来也是可惜。”

“不敢!子明绝无这种想法。”邹子明慌忙摇头,连连摆手解释。

邹秀余却是不甚在意,拍拍邹子明的肩膀问道:“你还有个弟弟,对吧?”

“回七公,胞弟子良现今十六岁,已开五窍。”邹子明不疑有他,急忙回答。

“十六岁的开窍五重境啊,不错的资质噢。这还是缺乏修炼资源的情况下,若是得到大力栽培,恐怕会更上几层楼呢。”邹秀余一脸唏嘘的道。

邹子明闻言,嘴角嚅动了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一时踌躇,不知所措,沉默了下来。

邹秀余看了邹子明一眼,突然问道:“子明,你如实回答七公,你想你的弟弟子良得到族内大力栽培吗?希望他未来走得更远,成就更高,成为邹氏栋梁脊柱之才吗?”

“想!”

邹子明重重点头,认真回答。

话音刚落,却又垂下了头,一脸失落的道:“可是,族中规矩森严,庶出一脉子弟除非获立大功,才会得到重点栽培的。”

邹秀余深吸了口气,宽厚的大手搭在了邹子明的肩头,一脸郑重的道:“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获立大功,七公准备把这个机会给你,你会接受吗?”

“真的吗?”

邹子明两眼圆睁,目光惊疑,一脸的不可思议。

“此功若立,七公可保你们一家改为嫡出。”邹秀余郑重解释。

“我愿意!七公,我愿意!”

邹子明顿时激动起来,迫不及待的抓着邹秀余的手,急声回答。

邹秀余则是眉头微皱,一脸犹疑的道:“机会是好的,只是,这个机会,可能……很危险,你也愿意吗?”

“愿意!愿意!七公,我真的愿意!”

“如果,可能会死呢?”

“愿意!愿意!能让我家改为嫡出,让子良得到重点栽培,哪怕必死,我也愿意!”

邹子明激动得不知所措,紧紧地抓着邹秀余的手,不愿撒开。

“好!好孩子!不愧是我邹氏的好儿郎!”

邹秀余老怀欣慰,轻轻地拍了拍邹子明的手,随即讲道:“那么,此事,七公就交给你去办!你记住,不惜一切代价,务必做到。”

“我愿以生命起誓,不惜一切代价,完成七公嘱托。”

邹子明举手起誓,一脸的信誓旦旦:“请七公吩咐!”

邹秀余愈发欣慰,扶住邹子明的臂膀,郑重道:“此事其实很简单,并不复杂,就是……你也报名,参加死士队吧!”

“啊?”

邹子明闻言,脸色剧变,骇然剧惊。

邹秀余没有在意邹子明的惊愕,淡淡讲道:“你也看到了,孙逸提议塑立英雄碑,深得人心。若是继续留下他,让其活了下来,未来必然势大难制。他若得势,以他与邹氏的恩怨,必然不会放过邹氏。”

“到时候啊,必是邹氏一场大劫,恐有亡灭之危。所以,为了确保邹氏万古长青,孙逸小儿必须死!”

说到这里,邹秀余一脸郑重,满含恳切的看着邹子明,道:“孙逸不死,邹氏难安!你作为邹氏好儿郎,难道,甘愿看着邹氏饱受威胁,毁于一旦吗?”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邹子明脸色僵滞,一脸煞白。

“子明,七公知晓,你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孩子,在家族危难之际,是会挺身而出,承担重责的,对吗?”

“家族养育了你,给予你生存的环境,与相应的社会地位和无上荣誉。你,应该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而现在,便是到了家族需要你回报的时候。”

“你觉得呢?”

邹秀余一脸质询的凝视着邹子明,目光深沉,饱含凛然。

邹子明迎视着邹秀余的目光,心绪忍不住紧张,脸色煞白,心乱如麻。

一股寒意,在心底滋生,让他忍不住哆嗦。

这种时候,该怎么做?

拒绝吗?

他有拒绝的权利吗?

身为邹氏子弟,享受着高人一等的权益,便也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

家族有难,他怎能退缩?

怎敢退缩?

邹子明思绪纷飞,迎视着邹秀余凛然深沉的目光,心底突然明悟。

邹秀余选中了他,恐怕,便已经再无退路了吧?

思及于此,原本的激动和惊喜,烟消云散,唯有无尽的苦涩与无奈。

“为什么会是我?”

邹子明苦笑,满是无助。

人皆自私,若能活着,谁愿赴死?

邹秀余面色淡然,眼神深沉,平静解释:“因为你的实力冠绝同龄,也只有你,可以钳制孙逸小儿,才有机会送他上路。”

“那么,我应该怎么做呢?”

邹子明叹了口气,知道再无退路,便压下了不甘,抬头看着邹秀余询问。

“紧跟着他,一旦将异族诱入杀阵,你便拖住他,绝不能允许他有机会安然撤离,退出了杀阵。”

邹秀余一脸郑重,语气都是变得森冷凛然:“必要时候,你甚至可以抱住他,同归于尽,一起赴死。”

果然!

邹子明苦笑,还真是同归于尽的路数。

看出了邹子明的苦楚,邹秀余拍着他的肩膀,郑重道:“放心去吧,七公说的,都会算数。你的功绩,家族会牢记,绝不会辜负的。”

事成定局,已无变数,邹子明没有再怨天尤人,也没有任何的推脱和叫屈。

想着父母胞弟可以被改为嫡出一脉,得到家族重点培养照顾,邹子明便心安了许多。

想着临死,可以拉着孙逸这样的妖孽奇才垫背,他又忍不住释怀。

黄泉路上不孤独!

杀了孙逸,从此,天下也该,知我名吧?

想着这些,邹子明脸露笑容,渐渐释然。

“七公放心,子明……视死如归!”

邹子明抱拳躬身,肃然保证。

“好孩子,去吧!”

邹秀余微微颌首,漠然示意。

邹子明拱了拱手,直起身来,一一看了一眼邹氏众人,随即转身,步履沉重的朝着人群最前方挤去。

这一切,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人群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孙逸的身上。

所以,根本无暇关注邹氏的动静。

直到,邹子明挤出人群,朗声高喊:“还有我!”

哗然间,人群扭头,寻音望去,一道道目光,相继落在了邹子明的身上。

人们这才恍悟,骇然吃惊。

邹氏子弟,竟然也要甘当死士?

天呐,邹氏子弟,也要舍生取义?

人们大惊,一阵讶异。

惊异之余,不少人纷纷猜测,细细思索起来。

人群前方,柳如龙平眉微蹙,盯着邹子明的目光,微微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