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 敢为天下先/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时候,邹氏子弟加入死士队未免有些反常。

一直以来的认知,邹氏都不存在人族大义,现在却这么慷慨赴义。

很寻常表现不符!

柳如龙目光闪烁,紧盯着邹子明的背影,思绪纷飞,思虑着原委。

思索的同时,柳如龙扭头看了邹秀余一眼,发现后者一脸漠然,不含感情,心底突然一沉,意识到了不妙。

孙逸得势,邹氏怎能心安?

那么,其一切手段的目的,无疑都是为了孙逸殒命。

思及于此,柳如龙思绪陡凝,心生出一股寒意。

“好狠!”

柳如龙眉头微挑,平淡的眼神闪过一丝悸动。

若是他猜测得不错,那么,邹秀余的心思,可就太狠辣了。

“怎么了?”

姜浩耳朵聪锐,听到了柳如龙的惊嘘,扭头询问。

“孙逸有麻烦了!”

柳如龙低语,语气略显凝重。

“麻烦?他不是一直都被麻烦缠着的吗”

姜浩并不意外,孙逸遇到的麻烦事,从未少过。

柳如龙摇摇头,平淡的面目不起波澜,淡然道:“那个人,是颗弃子,置孙逸于死地的弃子。”

“怎么说?”

柳如龙的话,瞬间引起了姜浩等人的注意。

柳茹嫣、赫连杰、林毅、林妙依等人也都是纷纷扭头,投来询问和惊疑的目光。

柳如龙眉头微微蹙起,紧盯着邹子明的背影,轻声道:“若是此人不出,孙逸此去,或许尚有一线生机。然,此人同往,孙逸……恐怕凶多吉少。”

“王八蛋,那家伙会暗下杀手?”

姜浩当即失声,冷声询问。

柳如龙微微颌首,没再出声。

柳茹嫣俏脸微变,魅惑天生的脸孔浮现惊忧之色。

她的心机也不浅,属于智计百出的人物,自然明白柳如龙的话。

略一思索,便猜到了原委。

林妙依和林毅皆不是心思粗鄙,神经粗糙之辈。

有柳如龙提点,二人对视了一眼,顷刻间也想到了原委。

姜浩和赫连杰则是心性简单,质朴憨厚之辈,想不到原委。

但,有柳如龙的提点,二人却也不是傻子,便知晓状况不简单。

顿时,焦急浮现在脸上,情绪暗藏不住。

而在柳如龙等人惊忧之际,人群却是哗然四起,盯着邹子明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邹氏居然出人了,怪哉!”

“倒是出乎意料,邹氏子弟素来自觉高贵,如今居然也会甘当死士,敢为人族先?”

“孙逸甘当死士,敢为天下先。邹氏子弟紧随其后,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人群骚动,高谈阔论,嘈杂声不绝于耳。

石墩上,边关守将俯视着走出人群的邹子明,细细端详了一眼,随即微微颌首,默然应允。

他没有在意邹子明的加入,相较之孙逸,无疑要轻怠了几分。

毕竟,邹子明无论声名,还是潜质,都远不及孙逸。

虽然顶着邹氏子弟名衔,但守将这等人物,无疑不在乎。

“人族之幸!”

片刻,想到不表示一下,似乎有些不好,会打击赴义者积极性,最终守将赞叹了声。

“我呸!”

然而,守将的赞叹刚落,嘈杂的人群,便是突兀的响起一道唾弃声。

唾弃声十分清晰,刻意宣扬,不加以掩饰,瞬间引起众人注意。

嘈杂议论的人群霍然死寂,所有人都是沉寂下来,纷纷扭头寻音望去。

居然有人唾弃守将赞叹?

是谁?

哪个家伙如此大胆?

人们惊疑,目光搜索,却是无法准确捕捉到对方的身份。

疑惑时,却见一道臃肿的身影,裹着一张破烂毛毯,挣脱了旁边人的拉拽,昂首挺胸的站了出来。

“狗屁的人族之幸,邹氏之人,乃是人族之耻!”

臃肿身影叉腰跨步,面貌深沉,小眼睛闪烁寒芒,盯着守将怒斥。

“哗!”

人群骚动,瞬间喧哗开来。

“是他!”

“那是孙逸的朋友!”

“笑弥勒姜浩!”

人群惊呼,瞬间叫破臃肿身影的身份。

姜浩挣脱了林毅的钳制,忍不住愤慨地站了出来,要为孙逸打抱不平。

邹氏屡次算计,暗害孙逸,作为朋友,生死与共的弟兄,他怎么能够坐视?

“什么情况?笑弥勒姜浩站出来,居然当众训斥邹氏?好大的胆子!”

“还有,他那话是什么意思?虽然邹氏跟孙逸有过节,恩怨不浅,但这种时候,邹氏子弟慷慨赴义,即便私怨深厚,但在事关人族的大是大非面前,也不应该斥责,应该称赞才对啊。”

“难不成,笑弥勒姜浩疯了?”

“不会吧?莫不是,邹氏做了什么卑鄙的事情,惹怒了他?”

人群猜测纷纷,臆测连连。

人群后方,邹秀余的脸色则是冷沉下来,一双眼神,看向姜浩时,酝酿着滔天杀意。

特别是听着周围人群的议论时,邹秀余的杀意就更浓,凝如实质,恨不能撕碎姜浩。

“黄口小儿,岂敢戏辱吾族!”

邹秀余狠狠地跺了跺齐眉长棍,大地震动,一股波动滚滚散开,掀起恐怖威势。

断喝声如雷,盖压全场嘈杂,弥漫八方,尽显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风采。

“戏辱?哈哈,邹氏老狗,你这厚颜无耻的老匹夫,敢做不敢当吗?”

姜浩排开人群,隔着距离对峙着邹秀余冷声大笑:“孙逸的资质和潜力,世人皆知,尽都看在眼里。未来成就不可限量,不乏登临法身境的希望。”

“可以说,未来的人族,将多出一位法身高人,天下将增强一大底蕴。”

“然而,你们邹氏做了什么?屡次暗害,屡屡针对,不择手段残害良才,翦害人族希望。你个老匹夫且说,这是人族应该做的吗?”

姜浩指着邹秀余破口痛斥,愤恨至极。

“一派胡言!小儿嘴碎,满口荒唐!”

邹秀余跺棍呵斥:“孙逸杀吾族子弟,屡次辱没吾族声威。恩怨深种,天下尽知。吾族以牙还牙,要他以命偿命,何错之有?难道,仗着他有资质,有潜力,这天下人,便要任由他屠杀不成?”

“狡辩!谬论!”

姜浩驳斥:“孙逸所杀之人,皆是该死之辈。你们邹氏摸着良心问问自己,此中恩怨,错与对怨谁?”

“世间事,有因有果,循环不绝。孙逸有此劫,皆怨他种下恶因。否则,吾族岂会与一介小儿斤斤计较?”

邹秀余漠然冷笑。

“好一个因果循环,那么,孙逸杀你们邹氏子弟,你怎么不说都是你们邹氏子弟种下了恶因,才惹来杀身大祸?”姜浩冷哼,愤怒斥喝。

“因果玄奥,岂是你一介黄毛小儿悟得透的?”邹秀余轻蔑嗤笑。

“你……”

邹秀余的不屑,气得姜浩怒火中烧,无言驳斥。

“好!好!好!什么狗屁因果之说,小爷才懒得与你争辩!如你们邹氏这般奸诈,黑白都不过是你们一嘴之词罢了。”

姜浩甩手冷哼:“你们邹氏要杀孙逸,可以有托辞。但是,你们不择手段,肆意妄为,牵累无辜,却未免过于卑鄙。”

“卑鄙?吾族向来磊落光明,何来卑鄙之说?你这小儿伶牙俐齿,处处污蔑,毁坏吾族声誉,未免太过分了些。信不信老夫代你们长辈,教教你如何做人?”邹秀余跺棍冷喝,脸色漠然,眼神冷厉。

姜浩的话,触动了邹秀余的心弦,萌生了杀意。

“哈哈哈,动杀心了吗?虚伪的老匹夫,想杀小爷,尽管放马过来!”姜浩大笑,不以为意。

邹秀余两眼微眯,杵着齐眉长棍的手指微微用力,渐渐握紧了长棍。

姜浩冷笑,指着邹秀余,面向众人朗声道:“诸位,你们或许不知,邹氏这老匹夫,绑架了孙逸义妹,要挟孙逸以死赎人。其手段之卑劣,超乎想象。”

“他却口口声声说自己行事磊落,怪人污蔑。哈哈哈,小爷从未见过如他这样厚颜无耻的人。”

姜浩的话,引发一片喧哗,许多人目光审视的看向了邹秀余。

邹秀余脸色骤沉,眼中杀意不加掩饰。

“放肆!”

邹秀余跺棍断喝,杀意汹涌:“小畜生,你如此污蔑吾族,毁坏吾族声誉,是何居心?莫非真以为,吾族处处隐忍,便视吾族无人吗?”

“当婊子还立牌坊,虚伪!”

姜浩嗤笑,破口唾弃。

“找死!”

邹秀余提棍而起,风雷躁动,虚空隆鸣,滔天威势汹涌而起。

“哈哈,怒了!要杀人灭口吗?诸位,你们可看清楚了,邹氏老狗以老欺小,却污蔑他人仗势欺人,还口口声声称自己磊落光明,如此虚伪,你们看清楚了吗?”

姜浩巍峨不动,无惧邹秀余威势,反倒昂头笑问世人。

“啧啧,还真是如此!”

“以老欺小,也做得出来。”

“邹氏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吧?当初邹氏老祖宗可都是出过面呢。”

人群纷纷议论开来,并不惊奇。

邹秀余气结,出手气势一滞。

“无耻小儿,乱吾族名誉,老夫今日即便背尽骂名,也要给你一个教训!”

邹秀余一声怒吼,然后一跃而起,跨出上前,提棍朝着姜浩迎头打去。

“住手!”

眼看着邹秀余趁势而为,痛下杀手,孙逸脸色一沉,凝视着跨步而动的邹秀余断喝:“你敢伤我朋友一根汗毛,我今日便杀尽你们邹氏年青一代。”

【作者题外话】: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