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修罗之名/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凛然的杀意,自孙逸体内散发出来,弥漫八方,压得空气都是变得粘稠。

许多人呼吸都是急促,鼻息粗重起来,有些遍体生寒的感受。

一些人更是咽了口唾沫,脸庞微微雪白,腿脚有些颤抖。

胆小之辈,更是心惊胆颤,惶惶不安。

满场气氛陡然僵滞,煞气沉沉,变得压抑沉闷。

邹秀余跨出的步伐一滞,提棍而起的动作猛地僵住,一身杀意如潮水冰冻,瞬间凝结了下来。

孙逸的威胁,他不敢忽视,以至于停顿下来。

但是,就这样被喝住,邹氏颜面,却会很难堪。

一介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居然被一个开窍四重境的毛头小儿吓住。

若是传扬出去,他的脸面往哪儿放?

邹氏的声名还要不要?

邹秀余猛地扭头,两眼微眯,饱含煞气的凝视着孙逸,牙关紧咬,满脸狞恶的道:“你敢!”

“你真以为我不敢?”

孙逸双拳紧握,漠然的脸庞浮现起浓浓狞意。

杀意如潮水,压得虚空噗噗噗爆鸣,以其身体为中心,周围百米范围,掀起了一股煞气旋风。

风声呼啸,满含凛冽之势。

邹秀余瞳孔微凝,手中齐眉长棍紧了又紧,五指都是握得咔咔作响,指节都是一片青白。

“孙逸,你真当邹氏好欺负的不成!”

邹秀余怒斥,杀意蜂拥,不加掩饰。

“今日,老夫偏要给他一个教训,且看你,怎么杀了吾族年轻一辈。”

邹秀余满脸涨红,怒吼着提棍而动,誓要给姜浩一个教训,保全邹氏颜面与声威。

“轰!”

然而,不待邹秀余的长棍打向姜浩,孙逸却是率先动身。

一步蹬地,脚下石地轰隆龟裂,并炸开一道深坑,孙逸身影如出海狂龙,飞扑向了旁边不远的邹子明。

“砰!”

滚滚元力灌入双腿,涌入脚掌,孙逸抬腿一脚,将邹子明踹翻在地。

邹子明实力并不弱,相反冠绝同代,可谓很有本事。

但是,孙逸突然动手,且近距离之下,他有心反抗,却根本比不及孙逸的速度。

再加之有邹秀余压阵,又有边关守将在场,邹子明完全没有意料到孙逸真的敢突然下杀手。

所以,猝不及防,加无心防备,邹子明一个照面便被孙逸踹翻。

“死!”

孙逸跨进邹子明的身前,抬腿而起,包裹着滚滚元力,朝着邹子明的脑袋狠狠踏去。

“竖子尔敢!”

邹秀余脸庞涨得通红,两眼圆睁,愤怒暴喝。

顾不得击杀姜浩,骤然顿步,一身杀意如潮水消退,转为恨意怒火。

“给老夫住手!”

邹秀余怒吼,提棍暴喝。

然而,孙逸动作未停,根本没有在意他的喝喊。

“噗!”

邹子明两眼圆睁,在惊惶与震动之下,被踩碎了脑袋。

血与脑浆融在一起,迸溅开来,溅满了周围地面,染红了一地。

邹子明的无头尸体狠狠抽搐了下,很快恢复平静,瘫软了下来。

“嘶!”

满场人众纷纷震动,无不倒吸冷气,骇然惊绝。

即便是边关守将都是脸色剧变,瞳孔紧缩,难以安宁。

说杀就杀!

这份果断与坚决,哪是寻常少年人所具备的?

“天呐!”

有人惊呆了眼,下意识失声惊呼,看待孙逸的眼神,满含敬畏与恐惧。

一言不合就杀人,如此强势,如此霸道。

“猛修罗孙逸,无愧‘修罗’之称。”

“他竟然真的敢下杀手,难不成,他真的敢杀光邹氏年青一代?”

“我的妈呀,他怎么敢的啊?”

人们失声呢喃,肝胆剧震。

即便是姜浩都是哆嗦了下,一张脸红白交加的起伏了下。

“孙逸小儿!”

短暂的沉寂,邹秀余嘶声怒啸起来,一身气势汹涌,悉数爆发,压爆了空气,压塌了山岳大地。

无尽杀意,汹涌跌宕,猛如决堤山洪,压盖八方。

邹秀余的一张脸孔都是变得无比狞恶,五官极尽扭曲,充满了凶狞与狂怒。

孙逸平静的收回脚,血淋淋的脚掌在地上踩出血红的脚印。

但他脸庞一片平静,漠然如死水,看不出丝毫情绪。

即便邹秀余的气势倾轧,被其无尽杀意笼罩压制,孙逸也很平淡,波澜不惊。

“你可以再试试,我是敢杀,还是不敢杀!”

孙逸迎视着邹秀余那双极尽凶狞与狂怒的眼神,漠然道。

“小畜生,小杂碎,老夫,杀了你!”

邹秀余暴怒,一声狞喝,提棍而起,就要朝着孙逸扑杀过来。

孙逸不为所动,矗立原地,十分平静。

目睹着邹秀余一跃而起,如鹏鸟展翅,猛虎捕食般杀来,孙逸面颊仍旧平静,波澜不惊。

“孙逸!”

“公子!”

“快跑!”

姜浩、柳茹嫣、林毅等人纷纷怒啸起来,提醒孙逸。

但孙逸仍旧不为所动,平静而立,任由邹秀余杀来。

“哗!”

人群一片骚动,震荡不休。

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一脸惊骇与紧张的凝视着孙逸,瞩目着场中。

邹秀余见状,狞恶的面孔微微一沉,无尽怒火都是猛地一滞。

孙逸的平静,让他有种惊疑,这小子又在耍什么花招?

是无力反抗,甘愿束手赴死?

还是暗藏着什么诡招,静等自己动手?

邹秀余可不认为孙逸是甘愿束手的家伙,心头不免多疑,扑杀出来的动作略有迟缓。

眼看着孙逸近在咫尺,长棍打落,就要碾杀孙逸,邹秀余却是停了下来。

“咚!”

长棍抽爆虚空,一团风暴猛地炸开,掀起一股狂暴汹涌的洪潮,席卷八方。

风暴跌宕,汹涌不绝,许多人都是被吹得东倒西歪,踉跄暴退,难以稳立。

孙逸深陷洪潮风暴中央,却是巍峨不动,仅有衣袍鼓荡,发丝飞扬,寸步不让。

“小子,你为什么不躲?”

邹秀余满脸凶狞,长棍僵在半空,怒吼喝问。

孙逸的表现,很反常!

太平静!

太沉着!

分明是底气十足,早有准备的镇静。

邹秀余心思深沉,同样不乏多疑的性情。

事出反常,必有妖。

邹秀余难免惊疑,不敢下杀手,所以停了下来。

他可不会认为,孙逸这么轻易就会任由他击杀掉。

否则,以往多次算计,怎么可能会无疾而终。

“哗!”

四周人群喧呼,一片惊动。

“逐风棍居然停下来了?”

“邹秀余停手了?他怎么会停手?这么好的机会,他居然放弃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好端端的会突然罢手?”

人群惊疑,一片躁动。

孙逸却是十分平静,波澜不惊,脸颊表情依旧漠然冷冽。

他凝视着邹秀余,淡淡抿嘴,漠然道:“我赌你不敢杀我!”

“你……”

邹秀余脸庞涨得通红,凶狞与狂怒在脸上交织起伏,胸腔剧烈沉浮,煞气汹涌,难以宣泄。

孙逸似乎赌对了,这样平静地表现下,他真的不敢妄下杀手。

邹秀余几乎信了,觉得孙逸真的在赌。

但是,站在孙逸背后的边关守将却是脸色微凝,目光落在了孙逸背在身后的一只手上。

在那只手上,一副卷轴,正被孙逸握在手中。

赌吗?

这家伙分明是胸有成竹,暗藏手段。

边关守将暗暗唏嘘,眉宇挑动了下,看向孙逸的眼神多了几分凝重。

然而,邹秀余看不到孙逸的背后动作,误以为孙逸所说为真,觉得自己被戏耍了,顿时羞恼。

“孙逸小儿,老夫,定要杀你!”

咚的一步跨出,邹秀余再不迟疑,提棍而动,朝着孙逸的脑袋打了下来。

“小儿受死!”

邹秀余杀意滔天,一棍之威,压塌虚空,掀起滚滚狂浪,激荡四方。

这一棍,他再无留手,直接痛下杀手,要击毙孙逸。

如此机会,他不愿再错过。

就算孙逸有手段,那他也要拼死一搏,趁机碾杀孙逸。

哪怕,同归于尽。

思及于此,邹秀余眼神愈发狞恶,瞳孔内汹涌的杀意愈发浓郁。

“住手!”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邹秀余的预料所发展。

关键时刻,边关守将站了出来,手中长矛轻扬,猛地扫出,挡下了邹秀余的一棍。

棍与矛碰撞,散发开凛然的气势汹涌。

邹秀余被阻,长棍威势一滞,身躯都是一震,脚步下意识踉跄了一步,后退了开去。

他满脸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怒的看着边关守将。

“戚将军,你……”

边关守将插手,出乎了他的意料。

但是,很快他又沉下脸来,眉宇紧锁,狞恶更深。

孙逸受樊明宏庇护,樊明宏领左帅职务,麾下部众依附不少。

戚将军戚威,似乎就是樊明宏麾下的部众之一,昔年乃是受樊明宏提拔。

那么,戚威插手,就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邹秀余紧握长棍,恨怒欲狂。

好好地机会,竟然再次被阻,他恨啊!

戚威却是摇摇头,一脸无奈的看了一眼孙逸,目光下意识瞥了一眼孙逸后背的右手中握着的卷轴。

他哪里是看在樊明宏的颜面上救孙逸,他分明是念在邹氏的颜面上在救邹秀余。

那家伙手中握着的,分明是一副封印图。

但他没有解释,也知道解释都没用,邹秀余未必会听。

所以,冷硬的收回长矛,戚威淡淡道:“都住手吧,伏击异族的时间紧迫,不要再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