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决裂边缘/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闹?

简单的一个字,便将孙逸和邹氏之间的矛盾下了定义。

邹秀余差点没被气吐血,一张脸红白交加,胸膛起伏不定,杀意澎湃难平。

邹氏一个青年才俊,就这么死在他的面前,他居然好意思用一个‘闹’字概括了过去?

他怎么敢!

他居然敢!

邹秀余恨怒欲狂,看待戚威的眼神都是充满了恨意和羞恼。

他哪里会知道,戚威如此言行,完全是对他的一种偏袒,是念在邹氏颜面上护了他一把。

否则,孙逸揭开封天图,邹秀余必然受制。

“啊!”

邹秀余不知真相,恨怒欲狂,发出一声长啸,狠狠地宣泄着心头郁气。

长棍猛地跺地,轰的一股狂暴气浪汹涌,大地咔咔咔龟裂开。

方圆百里,地动山摇,龟纹如蛛网,密密麻麻,弥漫八方。

气浪汹涌,人群被震得踉跄分退,周围一片人仰马翻。

许多人实力不济,被震得气血跌宕,忍不住闷哼,嘴角溢出血迹。

气浪来得凶猛,却也去得迅疾。

毕竟只是宣泄郁气,邹秀余终究没敢全力爆发。

否则,周围必然尸骸成堆。

孙逸则是十分平静,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但心底却是暗叹了口气,有些遗憾。

邹秀余终究没有彻底下杀手,没有撕破脸皮,被戚威阻拦了下来。

否则,他定然会揭开封天图,封印下邹秀余。

然后,再借封天图之威,封印邹氏其他聚神境强者,再杀尽邹氏此行的年青一代人物。

反正双方早已不死不休,邹氏缕缕算计他,更是擒获绿萝,要挟他赴死。

双方撕破脸皮,是迟早的事。

而且,这样撕破脸皮,孙逸也不怕邹氏撕票,杀了绿萝。

毕竟,这是邹氏咄咄逼人所致,不是孙逸故意招惹。

绿萝活着,才可以要挟得了他。

绿萝若死,那孙逸就再无掣肘,会更猖狂狠辣。

邹氏不乏聪明人,应该明白这点。

只是很可惜,孙逸的激将,没有成功。

邹秀余心性多疑,在出手时犹豫了下,最终被戚威阻拦了下来。

这也是孙逸不善心计的原因,才导致失败。

若是孙逸深谙算计之道,便会清楚,面对邹秀余这样多疑的人,他应该示敌以弱,诱敌深入,才能成功。

如他这样平静等待,只能激将那些鲁莽冲动的家伙。

可惜,邹秀余并非那种性情。

封印图收了起来,重又藏进了袖兜。

戚威暗松了口气,庆幸孙逸没有固执的动手。

平息下喧嚣与嘈杂,戚威重新召集死士,准备出发。

柳如龙、林毅、姜浩和赫连杰皆站了出来,表示要加入死士队。

林妙依准备加入,却被林毅按住了手腕,微微摇头,制止了下来。

看了林毅一眼,林妙依素来清冷平静的美眸闪过一丝担忧和犹豫。

最终,臻首微点,踏出的脚步,收了回去。

这样一幕,并不明显,却没有瞒过柳茹嫣的注意。

柳茹嫣意外的看了林毅和林妙依一眼,美眸闪过一丝精光。

但很快平静下来,没有声张。

柳茹嫣同样准备加入,也是被柳如龙制止。

“这种危险的事情,你就不要去了!”

柳如龙微微摇头,扶着柳茹嫣的胳膊轻笑:“柳族,更需要你。”

说完,然后转身,随意的甩了甩宽袖,步履从容,昂扬而去。

柳茹嫣红唇紧抿,满含担忧的目送着柳如龙的背影。

然后又看了看孙逸,两只手扣在身前,紧紧用力。

孙逸看着柳如龙他们走来,嘴角嚅动了下,想要规劝他们回去。

但迟疑了下,最终却是保持了沉默。

每个人都有自我的选择,他没权利为他们做决定。

众人只是相视一眼,彼此颌首,点头示意。

然后站成一排,井然有序。

邹氏队伍中,邹秀余杵棍而立,一张脸布满阴郁,深沉得可怕。

周围邹氏族人忍不住骚动,难以宁静。

“七叔,我们怎么做?”

片刻,有中年人开口,忍不住询问。

邹秀余咬了咬牙,唇齿紧抿,沉默中眼神闪烁精光,寒意交织,一片冷冽。

好一会儿,邹秀余吸了口气,压下嘈杂的情绪,然后开口道:“死士队,你们不必去了。”

“那孙逸……”

中年人一脸惊异,眉头微锁,想要说的话,没有说完。

邹氏族人们也都是纷纷抬头,一脸紧张的盯着邹秀余。

邹秀余微微昂头,看了一眼昏暗的天穹,随即轻声道:“此行,老夫亲自去!”

“啊?”

邹秀余的话,引发一片喧哗,邹氏族人纷纷大惊失色。

“七叔,不可啊!”

“这不值得,区区孙逸,岂能让您老人家亲往。”

“七公,让我去吧!我定会竭尽全力,不惜代价让孙逸殒命。”

“对对对,七公,您老人家乃是吾族栋梁,是脊柱之才,邹氏不能没有你。让我们去吧,我们愿意为邹氏赴死,为家族荣耀奋争。”

邹氏族人纷纷簇拥上来,压低嗓音惊呼。

邹秀余看了一眼众人,看着一张张殷切与坚决的脸孔,他很欣慰的点了点头。

“你们能有此心,老夫深感欣慰,即便赴死,也死得其所,得以瞑目。”

邹秀余脸颊露出些许笑容,但很快就消失,被沉重肃穆所取代。

他扭头看向了孙逸,深邃的眸子寒意交织,却也不乏凝重之色。

微微沉默,邹秀余话锋一转,道:“此子绝非池中物,寻常手段,恐怕奈何不得。并且,老夫怀疑,樊明宏那老东西,未必会坐视他赴死。”

“所以,保险起见,老夫只能亲往,以防万一。”

冷静下来,邹秀余头脑渐渐清晰,思维活跃,渐渐想到了些许疑虑,改变了最初计划。

孙逸有恃无恐,镇静自若赴死,若是没有底蕴,他很难相信。

就算孙逸缺乏底蕴,但,以樊明宏的偏袒和重视,不可能没有交代和嘱托。

所以,为防意外,邹秀余只有亲自出手。

同代年轻人,未必拦得住。

邹子明的尸体,可还没有冰冷呢。

“七叔!”

“七公!”

邹氏一片哀悸,一些年轻人忍不住抹泪。

“好了,不必多言,老夫去意已决。”

邹秀余没有矫情,淡淡挥手,制止了族人们的劝解。

最后叮嘱道:“记住了,老夫此去,唯恐不能归。若亡命在外,你们便迅速撤离,返回祖地,万不能与他再做敌对。”

“此子,只能智取,不可力敌。”

说完,提棍而起,昂首挥袖,从容而去。

目睹着邹秀余走出人群,加入死士队,周围簇拥的人群纷纷震动,掀起一片哗然。

“天呐,逐风棍邹秀余,亲自加入死士队?”

“逐风棍如此仁义无双吗?”

“不会是冲着孙逸去的吧?”

许多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场面一时嘈杂,喧嚣难宁。

边关守将戚威都是颇感讶异的看了邹秀余一眼,目光闪烁,有些惊疑。

一位聚神九重境的盖世强者,即便在偌大天下,都是绝巅强者,足以横行一域,威压一方。

如今甘当死士,多少还是令人震惊的。

戚威深深地看了一眼,并没有询问或招呼。

对方的意图,他不在乎,只要愿意出力阻击异族大军,那就一切安好。

邹秀余杵棍而立,渊渟岳峙,巍峨如山,看起来十分沉稳。

他双眼紧闭,面无表情,不惊不躁,十分宁静。

早前的愤怒与狂躁,消失无踪,再难捕捉丝毫。

即便周围的议论声渐渐激烈,其中不乏质疑和恶意臆测,他都是保持着这样的造型,宛如雕塑,不闻不问,不动如山。

而随着邹秀余加入死士队,引发了一片骚动,许多人都是相继现身,站了出来。

一时间,随从者趋之若鹜,响应者络绎不绝。

短短半刻钟,汇集者过万。

戚威扫了一眼汇集的队伍,最终抬手,制止了骚动的人群。

“够了!”

简单的声音,引发一片沉寂,人群鸦雀无声,迅速宁静。

“此番行动,万人足以。”

戚威淡然开口,朗声道:“余者,兵分三路,自异族后方、左右三路进军,驱赶牠们。”

这种围三放一的战术,会让异族大军觉得有一线生机,不至于激起死战之心。

会一心突围,强攻死士队,从而给其他三路大军减轻压力。

这样,也更方便死士队诱敌深入,引向杀阵。

很快,戚威授意了三路大军的将领,皆是聚神八重境的巅峰强者领兵。

“记住,行动以狼烟为号。诸位见烟起,便发动攻击。”

戚威不忘叮嘱,定下行动信号。

“善!”

众将颌首,拱手领命。

“出发!”

一切交接结束,戚威翻身上马,提矛而起,振臂高呼。

“驾!”

死士队皆骑乘着高头大马,将部队军马集合在一起,这样方便行动,利于诱敌。

随着戚威号令,队伍纷纷动身,相继出发。

戚威一马当先,策马狂奔,直奔西南方向。

身后万人队伍紧随其后,马不停蹄,井然有序。

孙逸、柳如龙、姜浩、赫连杰、林毅等人并排而行,彼此相视,一脸从容与坦然,全无畏惧。

而在人族队伍出发时,山谷深处的异族大军也是整装待发。

有宗师级人物领队,且不止一位,振臂高呼,号令全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