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邹氏戒严/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场驻留的人都是一脸紧张,饱含期待,满怀希冀。

姜浩、柳如龙、林毅、赫连杰等人更是攥紧了拳头,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赵忠仁,忐忑与彷徨,现在脸上。

赵忠仁并指点在眉心,竖眼开阖,一缕光,窜出竖眼,直奔孙逸眉心。

很快,没入孙逸头颅,消失无踪。

赵忠仁两眼开阖,紧盯着孙逸,眼神凝结,浮映着孙逸识海内的状况。

许久,赵忠仁回过神来,一缕光退回竖眼。

赵忠仁放下手指,竖眼迅速闭合,他眉宇挑动,眼神闪烁,颇感疑虑。

“怎样?”

樊明宏一脸紧张的询问。

周围人皆都张大了眼睛,忐忑与彷徨流露在脸上。

赵忠仁摇摇头,脸色凝重的道:“不太好,很诡异。”

“诡异?什么意思?”

樊明宏追问,抱着孙逸的手都是下意识紧了紧。

姜浩、柳如龙、林毅、赫连杰等人更是呼吸都屏住,一颗心高悬而起。

赵忠仁凝眉思索了下,随即说道:“他的神魂陷入了沉寂,想要复苏,很难。”

“神魂沉寂?”

樊明宏眉头一挑:“用还魂丹啊!”

“不!”

赵忠仁摇摇头:“还魂丹,乃是针对神魂有缺的伤势,用以复苏残魂,说来只是一种疗伤药。但,孙逸的神魂,没有残缺,也未受损。所以,还魂丹,没用。”

“那怎么办?”

姜浩脱口追问,一脸忐忑。

赵忠仁摇摇头,没有说话。

这种状态,他也没有遇到过,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没救了?他的生机不是完好无损吗?分明很旺盛啊。”

樊明宏脸色一凝,凝眉询问。

赵忠仁没有回答,看了一眼天穹,随即收回目光,示意道:“先送回城,容我思考。”

“这……”

樊明宏沉吟,姜浩攥拳,十分不甘,还想追问。

柳如龙抬手,按住了姜浩的胳膊,冲他摇了摇头。

姜浩这才顿住,咬了咬牙,未再吭声。

“好吧!”

樊明宏点了点头,喟叹了声,随即辞别赵忠仁,抱着孙逸,朝着平原城回归。

临走前,一起带走了柳如龙、姜浩、林毅、赫连杰。

以及被赫连杰抱在怀中,陷入昏迷的绿萝。

送走樊明宏等人,赵忠仁犹豫了下,随即凌空踏步,扶摇直上,登天而去。

……

南部,阜潍城。

邹氏祖地,便坐落此城。

邹氏祖宅,高端恢弘,大气磅礴。

亭台楼榭盖满八方,占据了整座阜潍城三分之一的地域。

远远看去,就好似一座城中王国,浩瀚壮阔。

高高围墙,圈地围城,隔绝内外,外人难以眺望邹氏祖宅内部景象。

围墙内外,一支支巡逻队来回往复,交替巡守。

这些巡逻队皆腰佩长刀,身穿铠甲,妆容整齐,队伍有序,一如军中做派。

周围路人往复,络绎而过。

一些细心的人发现,今日,邹氏巡逻队似乎比往常更多了些。

来回巡察,似乎更严密。

不久,邹氏传出讯息,惊动阜潍城。

邹氏,戒严。

阜潍城百姓纷纷议论,闲谈起来。

邹氏祖宅,正厅内。

厅堂如殿,碧瓦飞檐,做派十分大气,装潢十分富丽。

厅内满座,邹氏众高层,井然有序,列坐左右。

足有百余人,皆是聚神境强者。

其中,不乏宗师人物。

这些人陷入争执,彼此驳斥,陷入了一场嘈杂喧哗的争论中。

厅堂对门主位上,端坐着一位精神抖擞的老者。

他身穿黄袍,手戴扳指,头戴镶玉头饰,衬托得他的气质十分华贵。

听着满堂争议,嘈杂不休,老者揉了揉额头,随即屈指轻敲了敲旁边小木桌,淡淡道:“好了,不要吵了。”

议论声渐绝,嘈杂声停歇。

众人齐齐看向老者,目光紧张,一脸凝重。

老者扫了一眼满堂众人,淡淡道:“我让你们前来,是为商议征讨孙逸的办法,而不是为了听你们争执不休,相互驳斥的。”

“大家同为邹氏人,当劲往一处使,力从一股气。这样相互争执,彼此不睦,如何能成大器?邹氏,焉能鼎立天下长久?”

众人闻言,皆肃然沉寂,不敢驳斥。

老者扫视众人,深邃的眼眸不起波澜,一片平淡。

但,目光所及之处,却无人敢与之对峙,皆微不可察的垂下了头,避开了他的目光。

老者沉默了下,道:“邹秀余传回讯息,言明已经擒获了孙逸小儿的姊妹,欲要挟孙逸小儿赴死。老祖宗收到讯息,已经亲自动身,前往接应,料想即日当归。”

“如今,邹氏已经步入这种地步,就已经表明,与孙逸小儿之间不容和解,双方已然彻底对立。所以,说和者的意见,便免了吧。”

“堂堂邹氏,鼎立天下,八方皆来朝,天下不敢背。如今,却与一介小儿和议,若是传扬出去,邹氏鼎立之势,将面临倾颓。”

邹氏众人闻言,愈发沉默,一张张脸孔,表情更加肃穆。

老者扫视着肃穆沉寂的众人,眼神渐渐起伏,有凛然之色浮现。

他摩挲着座椅扶手,淡淡讲道:“孙逸小儿性情猖狂,不尊吾族,不敬邹氏,针对他的局势,不容更改。此子屡次杀害吾族子弟,其罪重大,不容饶恕。”

“我让尔等前来,便是为了商讨,如何以最小的代价,让他授首,为其所犯罪孽赎罪。”

老者说着,目光一一扫过邹氏众人,征询之色流露在脸上。

邹氏众高层闻言,彼此对视,相互私语。

随即,陆续表态,各抒己见,展开了商议。

但,在议会持续,步入激烈时,厅外风云躁动,一片阴影笼罩下来。

紧接着,一道人影,从天而降,落在厅堂门前。

人影抬步跨入厅堂,步履匆忙的走向对门主位。

邹氏众高层察觉到动静,纷纷扭头,看向来人。

待看清来人相貌时,一个个如见鬼神,纷纷大惊。

囊括主位上的老者,都是面容一变,慌忙起身,向着来人拘礼。

“老祖宗!”

来人赫然是位白袍老者,白发白须,白袍白靴,一身素净。

邹氏老祖宗走进正厅,没看左右众人,只是看着老者淡淡道了声:“针对孙逸之事,取消了吧。”

“什么?”

邹氏众人纷纷惊骇,一个个讶异不解。

邹氏老祖宗没有解释,说完,转身,消失在正厅。

独留满堂惊愕,一脸疑虑,沉寂不已。

连得主位上的老者都是一脸懵逼,有些呆滞,傻眼半晌。

……

平原城,左帅府。

东厢院,一间厢房内,孙逸被安置在床榻上。

他面容僵滞,一脸痛苦之色仍旧僵在脸上。

房间中,人影林立。

樊明宏请来诸多医师,以及强者高手问诊,寻求解救孙逸的方法。

结果,无一所获。

林毅、赫连杰、柳如龙、姜浩等人倚墙而立,漠然静候。

看着一位位请来的医师,强者相继摇头,陆续离去,他们的脸色,渐渐凝重。

绿萝已经苏醒,站在床榻旁,默默抹泪。

樊明宏送走最后一位医师,返回房间,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绿萝见状,顿时哭出了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都怪绿萝,因为绿萝让哥哥受伤,对不起,绿萝对不起哥哥。”

绿萝抹泪哭泣,一双大眼已经红肿。

姜浩耳闻绿萝哭声,眉宇微皱,眼生烦躁。

想要呵斥,但被柳如龙制止。

“此事,怨不得她。”

柳如龙摇摇头,低声解释:“邹氏针对孙逸兄弟,也不是一次两次,起源也不是因为她。如今责怪,没有意义。”

“就算绿萝不被邹氏所擒,想要针对孙逸兄弟,也不是没有手段。”

“并且,孙逸兄弟遭劫,乃是邹氏以命换命所为,与绿萝之事无关紧要。就算没有绿萝,邹氏也不会宽恕孙逸兄弟的。”

柳如龙的话深得一片赞同,林毅和赫连杰皆点头。

姜浩嘴角抽搐,烦躁看了柳如龙一眼,哼道:“要是绿萝不被邹氏所擒,孙逸兄弟大可不必那么冒险。”

“未必!”

林毅漠然摇头,从怀中抽出一张手绢,上前递给了绿萝。

“不错!孙逸兄弟知大义,明事理。即便没有此事,他也断然不会退缩。”

柳如龙含笑附和,十分赞同林毅的话。

姜浩脸色一寒,一脸不悦的看了柳如龙和林毅一眼。

二人一唱一和的辩驳,让他无言以对。

这时候,屋外传来脚步声,引起了众人注意。

众人纷纷扭头,看向了门口,人影迅速靠近。

“大人!”

樊明宏看清来人,急忙起身,迎上前去。

来人赫然是赵忠仁,身后还跟随着墨文青。

赵忠仁微微颌首,在樊明宏的迎请下跨进了房门。

“大人,可有办法?”

姜浩快步迎上前,急切询问。

“有!”

赵忠仁微微点头,沉声回道。

“真的?孙兄弟有救了?”

“哥哥有救了?”

姜浩和绿萝不约而同惊呼,纷纷瞪大了眼睛,紧盯着赵忠仁,一脸希冀。

赵忠仁脸色深沉,一片漠然的看了众人一眼,随即沉声道:“办法是有,只是,有些困难。而且,成功的几率,也未必有多高。你们……需得有个心理准备。”

众人心头嘎噔一跳,脸色皆沉肃了下来。

唯独绿萝一脸希冀,眼泪汪汪的盯着赵忠仁追问:“请大人教教绿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