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打上门/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绿萝的坚定态度,让得众人皆沉默,半晌无声。

赵忠仁深深地看了绿萝一眼,随即挥挥手,墨文青点头,便是转身离开了房间。

抽取神相,融入他人神魂,需要诸多准备。

其中,需要布置法阵,才能辅助动手。

“谢谢院长伯伯!”

绿萝感激地向赵忠仁鞠了个躬,含着累道谢。

赵忠仁无言,唯有沉默。

众人皆心情沉重,面无表情,一脸深沉。

绿萝一一看了众人一眼,一一致谢,最后转身,踩着小碎步,走向了床榻。

蹲在床榻边,绿萝看着上面昏睡不醒,全无动静的孙逸,含着热泪的她却是笑容如花。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显娇柔,俏丽的大眼睛饱含晶莹的样子更是楚楚可怜,柔弱动人。

绿萝抓着孙逸的手,有些婴儿肥的小手轻轻地圈点着孙逸的掌心,薄唇微抿,一脸的满足与无畏。

“逸少爷,等绿萝的神相与您的神魂相融,以后,绿萝就可以永远陪着您。”

绿萝含泪带笑,呢喃自语:“绿萝知道,一直以来,绿萝就给逸少爷添了负担,经常给少爷惹麻烦。绿萝笨,常让少爷袒护。”

“其实,绿萝好想勇敢,好想像少爷一样那样勇敢。可是,绿萝怕,怕给少爷惹了大麻烦。”

“不过,以后绿萝就不怕啦,绿萝可以永远陪着少爷,陪着您走遍您去过的所有地方。”

“绿萝知道,其实,少爷从小也孤单。除了家主,您经常沉默寡言,很少出门。因为,外面人太坏,常常欺负您。”

“绿萝好想帮您赶走那些坏人,打跑那些欺负您的坏家伙。可是,绿萝打不过,也害怕,始终不敢,反倒成为少爷的负担。”

绿萝手指圈点着孙逸掌心,一脸的憧憬与渴望。

“逸少爷,绿萝好想,好想您是绿萝的哥哥。那样,绿萝就可以没有顾虑的跟您撒娇,在您怀中腻歪。可是,可是……以后……绿萝没法叫您哥哥了……”

说着,绿萝抱着孙逸的手,埋头痛哭了起来。

众人沉默,嘴唇嚅动,想要宽慰,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欲言又止,最终,皆保持了沉默。

……

阜潍城,邹氏祖宅。

后庭,一所偏殿。

殿堂富丽,恢弘大气,耸立的高大殿门,更为偏殿增添了几分磅礴之势。

殿门外,邹氏之主邹明煜阔步而来,走近殿门前,顿了顿脚步,整了整衣襟,随即才轻轻抬步,登上台阶,走向偏殿门庭。

殿门关闭,严丝密缝,不露声息。

邹明煜垂首躬身,态度恭谨,拱手轻唤:“老祖宗,明煜求见。”

“进来!”

偏殿内传来一声应允,紧接着,关闭的殿门,应声而开。

邹明煜恭谨地欠了欠身,这才轻提着长袍衣角,跨进了偏殿门槛。

偏殿内格局宽敞,书柜、书桌、床榻、妆镜,应有尽有。

四周墙壁,还挂着许多壁画,角落间,还摆放着诸多塑雕。

各种装饰,将偏殿布置得高端大气。

邹明煜走进偏殿,殿门随之合拢,重又关闭。

邹明煜微微垂首,碎步走向殿内深处。

深处位置,摆置着一张床榻,黄色锦布制作的软毯,铺满床榻。

折叠的金色被褥与枕套,更为床榻添满了富贵之气。

床榻上,邹氏老祖宗白衣白袍,白发白须,盘膝而坐。

“明煜,给老祖宗请安!”

看到老祖宗,邹明煜微微挥袍,恭谨的跪伏在地,向前者请安。

“起来吧!”

邹氏老祖宗微微颌首,两眼闭拢,未曾睁开的示意道。

“谢老祖宗!”

邹明煜叩首谢过,才撑地站起。

邹氏老祖宗闭眼盘膝,纹丝不动,声息若有似无,十分平静。

邹明煜微微欠身,道:“老祖宗,明煜前来,是为请老祖宗解惑。”

“讲。”

邹氏老祖宗依旧闭眼盘膝,只是微微开口,漠然示意。

邹明煜拱了拱手,直言道:“请恕明煜愚钝,十分不解,老祖宗为何要取消针对孙逸的计划?此子资质了得,犹胜子英一筹。若是任其成长,唯恐后患无穷啊。”

听着邹明煜的请教,邹氏老祖宗闭拢的双眼终于睁开,深邃的瞳孔眼神深沉冷漠,微微抬头,看向了邹明煜。

邹明煜拱手欠身,恭谨垂首,不敢直视。

邹氏老祖宗看了一眼,便是收回了目光,平静道:“那条狗,不简单。”

“狗?”

邹明煜眉宇微挑,疑惑道:“老祖宗是指,孙逸小儿的守护兽?”

邹氏老祖宗微微颌首,“那条狗,非是凡俗,恐有大来历,不宜招惹。”

“那,邹氏就要咽下这口恶气,甘愿颜面折损吗?”

邹明煜微微蹙眉,略显不甘。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邹氏老祖宗平静的闭上了眼睛,面无波澜的告诫。

“可是,退得及吗?”

邹明煜眉宇紧锁起来,脸色忧虑道:“秀余擒获了孙逸的姊妹,更是意图要挟孙逸赴死。如此大仇,恐孙逸小儿不会罢休。”

“而且,明泉被那条狗所吞,此仇此恨,恐难消泯。”

邹氏老祖宗重又睁眼,深邃的瞳孔间,多了几分深沉之色。

他凝视着邹明煜,加重了语气告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时,势不及人,忍一时又有何妨?”

邹明煜脸色微滞,随即急忙垂下了头,未敢再继续做声。

邹氏老祖宗眼神稍蔼,语气重又恢复了平静,淡然道:“邹氏族人,当大勇无畏,无惧强敌,誓死捍卫家族主权。不过,急流勇退,同样不失为一种勇敢。”

“老祖宗教训得是!”

邹明煜躬身抱拳,恭谨应道。

邹氏老祖宗扫了邹明煜一眼,微微颌首,随即话锋一转,询问道:“子英恢复得如何?”

“幸得老祖宗请来大还丹,子英伤势已经痊愈,康复之日,不远矣。”

邹明煜欠身回答,一脸欣慰。

邹氏老祖宗微微颌首,随即不愠不火的道:“子英资质卓绝,天分不浅,且又勤恳努力,未来成就定然不凡。只是,近些年的顺利坦途,让他多了几分浮躁,心性欠缺几分果敢与决绝,尚需磨砺。”

“老祖宗所言甚是!”

邹明煜欠身赞同。

邹氏老祖宗微微甩袖,淡然道:“让他做好准备,三日后,随老朽出发,前往一处密地。”

“密地?”

邹明煜一愣,随即醒悟过来,小声询问:“老祖宗是指,那个地方吗?”

邹氏老祖宗微微颌首。

“嘶!”

邹明煜大吃一惊,脸现惊色,失声道:“老祖宗,这么快就去吗?那个地方,即便是宗师人物深入,都有折殒的危机。子英这个时候便前去尝试,行吗?”

“时不待人,他没有选择。”

邹氏老祖宗淡淡挥手,重又闭上了眼睛。

这般态度,已然是下了逐客令。

邹明煜嘴角嚅动,想要规劝,但看着老祖宗决然的态度,最终只得轻叹了声。

自求多福吧!

邹明煜向着邹氏老祖宗躬身施了礼,便是后退着,离开了偏殿。

走出偏殿,殿门重又合拢,徐徐关闭。

背对着殿门,邹明煜佝偻的身影徐徐站直,抬头仰望着天穹,一张老脸,满是阴郁。

脑海中盘旋着老祖宗的告诫,邹明煜眉宇紧锁,眼神闪烁,不甘之色流露在外。

“家主!家主!”

这时候,远方走廊上传来呼声,一名邹氏中年人物快步跑来,声音急促。

“慌什么慌?”

邹明煜脸色微沉,冷声训斥。

“家主,不好了!出事了!”

中年人物气喘吁吁奔近偏殿前,顾不得邹明煜恼意,急声解释:“那条狗……那条狗打上门了。”

邹明煜闻言,脸色大变,霍然大惊。

……

平原城,左帅府。

一间密室内,一座法阵被布置完善。

法阵呈太极阴阳的图案,黑白鱼眼处分别放置着一座小型祭坛。

祭坛摇曳着一种青绿色火焰,如灵蛇跳动,灼烧得密室空气噗噗爆鸣。

赵忠仁站在法阵旁边,查漏补缺,确认无误,便是示意道:“带进来吧!”

密室大门应声而开,姜浩、柳如龙、林毅和赫连杰四人一起抬着一张担架,上面仰躺着昏睡不醒的孙逸。

绿萝跟随在旁,已经擦干了泪,控制住了情绪。

只是,红肿的双眼,仍然我见犹怜。

“去吧!”

赵忠仁看了一眼绿萝,手指着法阵黑鱼一面道。

绿萝轻提着绿色长裙裙摆,莲步轻抬,跃进了法阵。

然后,在赵忠仁的指引下,头朝鱼眼处的祭坛,徐徐平躺在地。

墨文青接过担架,两手横抱起孙逸,将其平放在了白鱼位置。

同样头朝鱼眼处的祭坛,安静平躺。

“准备好了吗?”

赵忠仁询问了一声。

躺在法阵内的绿萝闻言,微微扭头,看了一眼对面安静无声的孙逸。

她的眼神,饱含深情,依依不舍。

凝望了好一会儿,少女闭上了眼睛,轻轻点头。

赵忠仁不再犹豫,抬手并指,点向了自己的眉心。

眉心开裂,一道竖眼浮现出来。

竖眼睁开,一束光,骤然窜出,化作一条游龙,窜进了法阵内部。

“嗡!”

虚空颤动,鱼眼处的祭坛火焰猛地蹿燃起来,周围摹刻的神纹迅速明亮。

璀璨的光,相互交织,彼此交汇,朝着孙逸和绿萝二人掩盖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