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是命?是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祭坛火焰摇曳燃烧,散发的气息,激发了法阵的力量。

一缕缕神纹明亮起来,闪烁明媚的光,相互交汇,形成了一片光罩,笼罩了法阵,淹没了孙逸和绿萝。

光芒璀璨,绚烂刺目,让得众人的眼睛都是感觉到刺疼,忍不住微微眯起,不敢直视。

很快,光芒愈演愈烈,神纹蠕动,如游龙蛇蟒,蔓延向孙逸和绿萝,将二人的身体缠缚了起来。

随即,众人便是发现,绿萝的脸颊皮肉抽搐,唇齿紧咬,细眉紧锁,浮现起痛苦之色。

紧接着,她的脸色都是猛地苍白下来,柔弱的娇躯都是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神纹缠缚着她,并且渗透进了她的肌肤血肉,构成了一种神符。

符印交织,最终汇向眉心。

绿萝的脸颊皮肉抽搐更加明显,唇齿咬得更紧,细眉紧锁出了川字,痛苦之色更盛。

众人都是看得心头一紧,忍不住握紧了十指,一颗颗心忍不住高悬,呼吸都是压抑下来。

在众人紧张瞩目下,绿萝的眉心渐渐开裂,宛如被刀锋轻轻划破,一滴鲜血徐徐渗出。

神纹交织,凝成符印,融入了裂开的眉心。

顿时,眉心处光芒璀璨,形成了一团漩涡黑洞,直入绿萝识海深处。

很快,众人看到,光芒炽盛,包裹着一道影子,从绿萝眉心徐徐抽出。

“啊!”

绿萝再也忍不住,张开唇齿,发出了痛苦的呼叫。

但仅仅只是叫了一声,她又赶紧闭上了嘴,重又紧咬牙关,强忍着痛苦,再不吭声。

似乎,深怕会打搅了法阵运转,影响法阵失效一样。

光芒抽离眉心,影子跳跃而出,绿萝的脸孔猛地一白,脸颊皮肉狠狠痉挛,都是扭曲起来。

娇俏的五官,都变得难看,模样大变。

抽离的光芒徐徐散开,内部影子若隐若现。

众人屏息凝神,紧紧关注,隐约看清,那道影子,形似人类,但却长着鱼尾。

人头、鱼尾,两臂双手,丰胸肥臀,赫然是传说中的美人鱼。

美人鱼被光芒包裹,徐徐升空,鱼尾摆动,在光芒内游曳。

似挣扎,又似迎合,让人难以捉摸。

美人鱼的鱼尾长满鳞甲,周身散发着蓝亮亮的光。

“蓝色神相?”

姜浩等人皆都失声,微微讶异。

樊明宏都是目光微凝,眉宇挑动,一脸异色。

神相之说,天下皆知。

划分着黄绿红橙青蓝紫七色等级,黄级最低级,以此类推,紫色最高级。

绿萝这个娇柔胆小的丫头,居然觉醒的是仅次于紫色最高级的蓝色神相?

这出乎了众人意料!

以神相之说而言,绿萝的资质无疑绝佳,堪称天才人物。

当然,神相预示着一个人的资质天赋,并不代表就必然决定着一个人的终生成就。

神相是先天天赋,但终其一生,需要综合看待。

寻常人物才看天赋,越往上走的人物,更看重性情、德行、与后天的表现。

天资再好,后天不努力,一生也足以碌碌无为。

这样的个例,天下古今,从不缺乏。

所以,姜浩等人震惊绿萝的天资,但赵忠仁却只是微微挑眉,略感讶异,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绿萝的神相脱离识海,被光芒包裹,徐徐腾空,朝着孙逸的眉心漂浮而去。

与此同时,孙逸周身缠缚的神纹同样凝结在一起,化作一枚神符,融入其眉心。

孙逸眉心同样开裂,浮现出一个黑暗漩涡。

漩涡深邃,却如荒兽血唇,散发开一股吞噬之力,包裹了绿萝的神相,拉拽着,徐徐坠落。

神相被抽离,绿萝的脸色愈发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都是开始渐无血色。

痛苦之色,愈发明显,柔弱的娇躯不断颤栗。

甚至,连带着她的呼吸,都是慢慢减缓,鼻息变得虚弱。

孙逸眉心漩涡愈演愈烈,吞噬之力越来越湍急,拉拽着绿萝的神相坠落在眉心。

然后,漩涡散发缕缕光,一道道神纹如触手般探入了绿萝的神相内。

神纹如同吸管,开始吞吐抽取神相的灵性。

众人皆是清晰看到,绿萝的美人鱼神相周身光芒开始晦暗,游曳的动作都是变慢。

时渐推移,美人鱼神相渐渐虚幻,原本清晰的身姿,都是变得晦暗朦胧起来。

渐渐地,如同暗影,化作一道烟尘,消失无踪。

“噗!”

绿萝唇齿张开,一口鲜红的血猛地喷出,扭曲的五官极尽痛苦。

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叫,偏头昏死了过去。

她裂开的眉心徐徐闭拢,但却留下了一道细致的痕迹。

她的脸色再无血色,白得吓人。

并且,呼吸缓慢,鼻息微弱,似有似无。

仿佛,随时都要咽气。

另一边的孙逸,则是面色红润,眉心光芒收敛,迅速缩回眉心。

开裂的痕迹愈合,一切都消失无踪。

“成功了?”

姜浩低呼,一脸紧张。

赵忠仁微微点头:“比想象中顺利!”

“那绿萝她……”

林毅看向赵忠仁,冷酷的脸颊隐有怜惜。

赵忠仁微微摇头,叹了口气,道:“她最多,只有一个月可活了……”

“一个月?”

众人瞳孔紧缩,脸色剧变,皆是忍不住心头一紧。

绿萝才多少岁?

十四?

还是十五?

竟然就要这样逝去?

香消玉殒?

红颜薄命?

想到绿萝的结局,众人皆忍不住酸楚,呼吸压抑,鼻息粗重下来。

众人抬头,看着法阵中,安静平躺,声息微弱的少女,怜惜之色,渐渐浓烈。

……

阜潍城,邹氏祖宅。

宅门前,人群汇集,簇拥四方,挤得大街小巷人满为患,声浪鼎沸。

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场面一片喧嚣嘈杂。

许多人一脸惊奇,满怀震撼,紧盯着邹氏宅门前。

在那宅门前,一只黑狗,抱爪而立,如似人样的对峙着邹氏护卫队。

并且,大声叫嚣。

“邹氏人呢?滚出来!”

“让你们老祖宗出来说话,否则,本王今日踏平你们邹氏。”

“滚开!一群蝼蚁,也敢在本王面前舞刀弄枪?”

“再不出来,本王可要大开杀戒了!”

黑狗抱爪而立,一脸凶狞,气势汹涌的扫视着邹氏护卫队斥喝。

这般架势,引发一片喧哗,阜潍城的百姓纷纷震动,惊骇欲绝。

一条狗,居然打上了邹氏祖宅?

什么情况?

时代变了吗?一条狗居然都敢这样嚣张,不将邹氏放在眼里?

人们震撼,难以置信。

那可是邹氏啊!

威压阜潍城方圆数万里地,各族来朝,莫不敬畏。

即便在偌大天下,都是顶级的霸主势力。

如今,居然被一条狗堵住大门,嚣张叫阵。

人们只觉如同见鬼,如置梦幻。

邹氏护卫队列阵宅门前,却不敢吭声,全都凝神戒备,严阵以待。

即便,只是一条狗,他们也不敢轻怠,不敢驳斥。

能够口吐人言的狗,最起码也得是聚神境修为。

至少也是一头兽王!

他们可没有与兽王叫板的本事,只有对峙,静候族中高层人物前来处置。

“大胆孽畜,邹氏门前,安敢放肆?”

终于,在邹氏护卫队揣揣不安,冷汗淋漓时,祖宅内,一道斥喝声滚滚传来。

紧接着,几名中年男人联抉而来。

这些人皆是邹氏高层,聚神境强者,属于邹氏中流砥柱。

“哪来的野狗?竟敢围堵邹氏门庭,活腻歪了吗?”

“不知死活的孽畜,可知此地是何处?也敢大言不惭,胡乱造次!”

几名邹氏高层走出门庭,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俯视着黑狗,冷声训斥。

“孽畜,吾等念在你修炼不易的份上,若是识时务,跪伏在地,向邹氏致歉,并甘愿为邹氏看门护院,吾等今日,便饶你不死。”

其中一人更是甩手挥袖,点指着黑狗冷声威胁。

“汪!”

黑狗闻言,黑眸狞恶,两眼浮现凶狞之色。

“你们可知,本王是谁?”

黑狗呲露獠牙,满眼凶狞的凝视着几人狞喝:“吾乃三界犬王,曾威震三界,横扫八方,尔等区区蝼蚁,竟敢对本王不敬?”

“嗤!”

几人嗤笑,他们自然知道黑狗的身份。

只是,他们并不认为,黑狗真的如传闻那般恐怖,可以生吞宗师,凌压王者。

所以,他们故意挑衅,羞辱黑狗。

他们可不觉得,黑狗敢在邹氏祖宅前伤人。

就算半步法身人物来此,也得敬畏三分。

黑狗自称为王,往死了算,最多也只是王者人物,赶半步法身人物,还差了一截。

所以,他们不会认为,黑狗会比半步法身更强势。

并且,作为邹氏高层,这些人素来骄傲惯了。

突然让他们向一条狗低头,多少有些不现实。

不受些教训,谁愿低下,高傲的头?

“孽畜,邹氏门前,也敢狂言!你真当邹氏仁慈,是软弱可欺不成?”

一人抬手点指黑狗,冷声断喝:“某今日再给你机会,跪地受伏,为邹氏看家护院。否则,斩你狗头。”

“吼!”

黑狗闻言,一声怒啸,随即两条后腿一蹬,整个身影化作一道乌光,突兀消失在了原地。

“噗嗤!”

紧接着,一道爆碎声,猛地响起,伴随着鲜血与白浆,迸溅四方。

人们脸色剧变,目光骤凝,一脸骇然与惊惶的看着那位邹氏高层的碎头尸体徐徐倒地。

【作者题外话】:书评区留言还是继续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