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懒得跟你们讲道理/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明煜刚刚动手,气势凝聚,升腾强盛。

结果,还没来得及爆发,便被一拳打得咳血,倒飞而去。

轰的一下,撞在邹氏祖宅门庭上,震得门庭轰隆隆动荡,掀起滚滚浪潮与波光。

鲜血喷溅,邹明煜如滚石坠落在地,鼻息粗重,呼吸急促,半晌难以起身。

“家主?”

邹氏众人纷纷骇然,震惊失色。

围观者一片喧呼,阵阵惊骇。

邹家之主,那可是封王人物,实力强绝,鲜有敌手。

竟然,被一条狗强势镇压。

“嘶!”

许多人倒吸冷气,再看向黑狗的眼神,彻底敬畏起来。

邹氏高层原本的嗤笑与不屑之色,尽数消失,再不敢显露半点。

全场噤若寒蝉,心惊胆颤,惶惶难安。

黑狗退回了原地,抱爪而立,恢复了最初的云淡风轻。

淡淡地扫了邹氏众人一眼,黑狗漠然问道:“现在,能不能谈?”

全场死寂,无人敢吭声。

邹明煜被人搀扶了起来,脸上潮红迅速退去,被苍白所取代。

他嘴角溢血,鼻孔都有血丝流出,一张脸看起来变得憔悴。

邹明煜擦掉了血迹,深吸了口气,看向黑狗的眼神都是变得凝重了起来。

“阁下,到底想要什么?”

邹明煜语气沉重,紧盯着黑狗,沉声询问。

“孙逸死了,那家伙是本王的人。你觉得,本王应该怎样?”

黑狗一脸淡然地看着邹明煜,漫不经心的反问。

“报仇?”

邹明煜眉宇微挑,目光微凝,但略一思索,却觉得有些不太准确。

若是黑狗真的执着为孙逸报仇的话,那么,就不会这样啰嗦,早就动手,直接血洗邹氏了。

对方却始终称要谈谈,表明不愿与邹氏树敌太深。

很大的可能,只是寻些赔偿,保全颜面。

想到这里,邹明煜心头渐有了几分底气,随即郑重邀请:“犬王请府内详谈!”

“不必了!”

黑狗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虽然本王不惧你们邹氏,不过,以你们人族的狡诈,特别是你们邹氏的卑鄙,本王难得防备。所以,入府就算了,有什么话,直说!”

“……”

邹氏众人无语凝噎,这话可真直接,还真没给邹氏留半点颜面呢。

邹明煜呼吸都是粗重了几分,苍白的脸色都是涌现起几分潮红。

黑狗这样的态度,可有些羞辱邹氏的意思呢。

但是,邹明煜没敢发飙,最终还是选择了隐忍了下来。

微微沉默,邹明煜沉声道:“有关邹氏与孙逸之间的恩怨,犬王想必是知情的。因为孙逸无故杀害吾族天骄邹子俊,才与邹氏结下了深仇。”

“所以,邹氏百般报复,置他于死地,乃是合情合理的。这样的结局,他之殒命,乃是他咎由自取……”

邹明煜想要袒明原委,从而在谈判上占据主动,可以很大程度的减小赔偿的代价。

但是,黑狗两眼骤狞,当即冷声斥道:“少废话,本王找来,可不是跟你们讲道理的。”

“你……”

邹明煜话还没说完,就被黑狗打断,且那般强势的态度,摆明了是要以势压人。

黑狗眼神漠然,目光凶狞,呲牙道:“本王摆明了告诉尔等,今日,若是不给本王一个满意的交代,本王血洗尔等。”

“哗!”

霍然,四周震动,喧哗四起。

邹氏众人纷纷变了脸色,邹明煜都是瞳孔紧缩,面目剧变。

黑狗这是打算强取豪夺了,压根儿没有跟他们讲道理和解。

邹明煜脸色难看的盯着黑狗,咬牙道:“阁下这是要以势压人吗?”

“跟你们学的!”

黑狗不以为然的呲牙。

“你……”

邹氏不少人愤怒气结,无言以对。

邹明煜抬手,制止了身后众人的愤怒骚动,咬着牙,盯着黑狗道:“阁下虽然本事不凡,可也要知道,邹氏也不是软柿子。阁下若想欺压,恐怕也是要付出些代价。”

“威胁本王吗?”

黑狗呲露獠牙,眼神不怀好意的扫了一眼邹氏众高层人物。

霍然,邹氏众人皆心底发寒,感受到了几分悚然。

仿佛,被厉鬼盯梢,浑身汗毛炸竖,情不自禁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邹明煜有感,十指下意识紧握,心底也是发怵。

他有种不安,有不好的预感。

“阁下真的要与邹氏鱼死网破吗?”

邹明煜急声断喝。

“是你们邹氏,不识抬举!”

黑狗呲牙,狞声冷笑。

邹明煜脸皮抽搐,这话可从来都是邹氏对外所言。

如今,居然被一条狗,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们。

“阁下可要想清楚,邹氏家大业大,底蕴实力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吾族老祖宗乃是半步法身,更有至宝,想要压你,不过抬手之间。”

邹明煜沉声厉喝,脸色铁青。

“看来,你们的诚意,还是有些欠缺呢。”

黑狗呲牙一笑,未曾与邹明煜争辩,直接身躯暴涨,张开了血盆大口,然后朝着邹氏众高层吞了下去。

“吼!”

虚空扭曲,一方黑洞凭空乍现,一股强势的吞噬力瞬间爆发。

霎那,邹氏足足三十多位高层人物被拉进了黑洞,惊叫着消失无踪。

黑洞迅速消失,黑狗恢复原貌,吧唧了下嘴,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唇,一脸的心满意足。

“虽然味道有所欠缺,但也勉强够塞牙缝。”

黑狗抬起一只爪子似模似样的剔了剔牙,漫不经心的道:“邹氏家大业大,传承千年,想来,应该足够本王饱餐一顿。”

“嘶!”

黑狗的话,让得满场所有人浑身发寒,忍不住颤栗。

这是把邹氏众人,当做食物了啊?

饱餐一顿?

牠居然真敢有这样的想法?

邹明煜都是傻眼,目瞪口呆,浑身寒栗难安。

看着身后瞬间清空一片的队伍,他呆滞的眼中,怒火腾腾。

一口吞掉三十多位强者,邹氏高层人物瞬间少了三分之一。

即便邹氏底蕴深厚,也得伤筋动骨。

“犬王,你太过分了!”

邹明煜厉声怒吼,压抑着嗓音咆哮:“你这样咄咄逼人,就不怕邹氏报复孙逸的亲朋好友吗?”

黑狗剔了剔牙,不以为然的道:“尽管去好了,本王也只是看好孙逸而已,对他的什么朋友,可没什么想法。你要杀要剐,随意。本王今日来,只想讨个说法。事后你想怎么搞,本王才懒得管。”

“你……”

邹明煜脸色阴狠,愤怒难耐。

他恨杀欲狂,想要呵斥,却被黑狗抬手打断,“怎么?本王表示的诚意,还不够吗?是需要本王,再表示一下?”

说着,黑狗两眼贪婪的看向了邹氏众高层,眼底闪烁着浓浓的亢奋。

那般架势,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什么?”

邹明煜心底一寒,只能咬牙切齿,强忍下愤怒与不甘,沉声喝问。

“不是本王想要什么,而是本王的诚意,值得你们怎么做!”

黑狗呲牙一笑,漫不经心的道。

奸诈!

狠辣!

腹黑!

这他妈比邹氏还狠!

许多围观者暗吸凉气,对黑狗敬畏更深。

敲竹杠,敲得够狠的。

傻子都看得出来,黑狗不主动表态,分明是在坐地起价。

邹氏要是给不出个满意的价格,黑狗恐怕还要继续表露牠的‘诚意’。

直到,邹氏的价格,让牠满意为止。

“功法秘籍,妙法秘诀,如何?”

邹明煜脸颊肌肉抽搐了下,终究是没敢爆发,强忍着愤怒询问。

“本王不缺。”

黑狗呲牙回绝,并不稀罕。

“通灵宝器如何?邹氏愿意奉上五样通灵宝器。”

邹明煜又开口,道出自己的价格。

周围一片惊呼,骇然失声。

通灵宝器,那可是难得一见的宝贝,宗师人物都要趋之若鹜的,都未必能够拥有一样。

如柳族传承千年,也不过五件而已。

可想其珍贵程度!

如今,邹氏居然直接送出五件,赔偿黑狗。

可以想象,这份价格,有多大。

同时,也足以表明,邹氏的底蕴有多深厚。

“通灵宝器?”

然而,黑狗闻言,却是呲牙,轻蔑一笑。

随即轻轻抬爪,寒光闪烁,突兀的拍在了地上划拉了下。

嗤的一声,身前大地瞬间出现了几道深邃的抓痕。

被激发的神纹,都是被生生撕裂,直接被扯断开。

“嘶!”

这般锋锐的爪子,可比通灵宝器厉害多了。

显然,黑狗用实际行动表明,并不稀罕什么通灵宝器。

邹明煜瞳孔紧缩,脸色更加难看。

功法秘籍不要,通灵宝器不要,对方目的到底是什么?

邹明煜拿不定主意,只得凝视着黑狗询问:“阁下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不妨阁下开尊口,让邹氏衡量一二。”

若不是情非得已,邹明煜才不愿意这样询问。

摆明了是将主动权抛出去,伸长了脖子任人宰割。

但是,他能怎样?

势不如人,他根本无从反抗。

黑狗呲牙一笑,似模似样的剔了剔牙齿,淡淡道:“本王要求也不高,送点灵草神药什么的,本王就笑纳了。”

灵草神药?

原来如此!

邹明煜恍然,略所思索,随即伸出一只手掌张开,沉声道:“邹氏愿意奉送五株年份一千的灵草,以全心意。”

“哗!”

周围人闻言,瞬间大惊。

邹氏不少高层更是变了脸色,神情剧震。

一株一千年份的灵草,若是使用得当的话,足以让修炼者增强百年功力。

五株的份量,起码也得增强三五百年的功力。

这份厚礼,足够半步法身动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