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古今奇葩事/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明煜的话传开,引发一片喧哗,人群都是阵阵骚动。

邹氏族人更是纷纷变脸,骇然剧惊。

一片呼声,交织而起。

“家主,不可以啊!”

“五株千年灵草,那可不是普通价量。就算我们邹氏传承悠久,底蕴深厚,存量也不多。”

“对啊!突然送出去五株,对邹氏也不是小数目!家主,三思啊!”

邹氏高层纷纷劝阻,一个个焦急难耐。

邹明煜扫了一眼众高层人物,微微摇头,淡然道:“吾意已决,无需多言!”

“不行!家主,这个数目太大,邹氏承担不起。”

“对!五株千年灵草,简直是在挖邹氏的心肝,我决不赞同此举。”

“犬王,你不要欺人太甚,想要狮子大开口,未免太过分了!”

邹氏高层纷纷斥喝,极力劝阻邹明煜。

每个人都满怀紧张,痛惜难舍。

千年灵草,可不多见。

邹氏即便传承千年,收藏也有限。

突然送走五株,即便邹氏都要滴血。

因此,邹氏高层一片争执,鲜有人赞同邹明煜的举措。

一时间,邹氏祖宅门前,掀起一片争议,场面迅速喧哗。

围观的人群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惊异连连。

黑狗抱爪而立,淡然的扫了一眼邹氏众人,看着他们吵闹争议不休,两眼微眯,随即嗤笑道:“五株千年灵草?你们这是打发叫花子吗?”

“什么?”

黑狗话音传开,瞬间引起一片惊呼。

五株千年灵草居然还是打发叫花子?

天呐,这条狗的胃口得有多大?

牠到底是有多贪?

周围一片骇然,许多人都是瞪大眼睛,惊震欲绝。

争议的邹氏高层纷纷沉寂下来,一个个如同见鬼,睁大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黑狗。

五株千年灵草都还不满足?

众人震动,心绪吃惊,难以宁静。

邹明煜都是脸色难看,骤然狞恶下来。

可恶的野狗,贪得无厌!

邹明煜暗暗攥拳,心底杀意滔天。

“犬王,休要狂悖!”

有高层人物厉声斥喝,一张脸涨得通红,羞怒与愤慨,流露在外。

“砰!”

黑狗没有说话,直接窜出,一爪子将那人拍飞了出去。

整个胸膛都是塌陷,脏腑出现龟纹,气血跌宕,咳血重伤。

“犬王,你太过分了!”

邹氏顿时沸腾,一片惊怒。

“噗噗噗噗!”

黑狗直接以实际行动回应着邹氏众人,黑影闪烁,在邹氏门庭前窜动。

快如闪电,残影漫天,一道道人影咳血暴退,横飞而去。

很快,邹氏门庭前迅速空旷下来。

除了邹明煜外,再无第二个邹氏族人矗立。

这般强势,这般霸道,让人震惊欲绝。

“犬王!”

邹明煜差点把牙齿咬碎,瞪眼欲裂地凝视着退回原位的黑狗,恨怒欲狂。

黑狗拍了拍爪子,抱爪而立,不以为然的瞥了邹明煜一眼,道:“本王早说过,今日前来,可不是跟你们讲道理的。”

“你……”

邹氏集体震怒,杀意遏制不住。

邹明煜一张脸铁青,极尽狰狞起来。

“怎么?不服?那就动手!”

黑狗不屑一顾的瞥了邹明煜一眼,嗤笑道。

邹明煜将黑狗的态度尽收眼底,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眼神极尽凶狞。

但,僵持了片刻,他最终还是没有爆发。

“哼!”

怒哼了声,邹明煜紧攥双拳,压下了怒火,咬牙问道:“阁下到底想要什么?直说吧!”

“嘶!”

邹明煜的隐忍,引得不少人惊异,骇然不绝。

黑狗都这样强势羞辱了,邹氏居然还能忍得住。

看来,这条狗来历非凡啊。

许多人认真端详黑狗,目光闪烁,心底敬畏更深。

黑狗却是十分坦然,无视了众人的瞩目,淡淡地凝望着邹明煜,端详了许久。

在邹氏揣揣不安,心绪难宁时,黑狗才开口,道:“本王听闻,你们邹氏府内,寄存着一株两千年份的大药?”

“什么?”

黑狗的话,瞬间引发一片惊骇,邹氏队伍瞬间沸腾。

一群骚动与惊呼,纷纷失声。

“犬王,你休想!”

邹明煜当即怒斥,厉声断喝:“那是邹氏至宝,乃是邹氏立足根本。你若敢打其主意,邹氏不介意与你玉石俱焚。”

“哦?是吗?”

黑狗不以为然的呲牙一笑。

“犬王,休要得寸进尺!”

邹明煜紧盯着黑狗,浑身血气沸腾,元力汹涌,气势激荡起来。

身后倒下一地的邹氏高层纷纷强撑而起,一个个怒目圆睁,满脸肃穆决然的站了出来。

这般架势,尽显坚决的态度。

黑狗扫了一眼邹氏阵仗,獠牙呲露,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唇齿。

“看来,今晚有得饱餐一顿的机会了。”

黑狗两眼微眯,眼神闪烁着贪婪之色,凝视着邹氏众人,呢喃自语:“得不到大药,吞了你们,想来也可以恢复些许实力。”

呢喃声落,黑狗浑身毛发摇曳,毛孔徐徐喷张,朦胧乌光散发,渐渐弥漫,笼罩了周围天地。

一缕雄浑森寒的气息,徐徐蒸腾,令得许多人毛骨悚然,肝胆俱颤。

“犬王,你执意如此吗?”

邹明煜察觉到黑狗的气势,脸色剧变,瞳孔紧缩,狞声喝问。

“废话真多!”

黑狗獠牙呲露,身上乌光一闪,便要动手。

“给牠!”

而在此时,一道声音,凭空乍起,响彻虚空。

声音十分平静,并无愠怒之气。

相反,十分祥和,云淡风轻,仿佛不食烟火。

邹氏众人纷纷一滞,相继抬头,看向了邹氏后庭方向。

“老祖宗!”

邹明煜等人纷纷惊呼,满脸的难以置信。

说话的,赫然是邹氏老祖宗。

但是,对方并没有现身。

“摘药!”

邹氏老祖宗仍未现身,只是传来吩咐声。

一如既往的平静,不含烟火气。

邹氏众人皆紧咬唇齿,一张脸阴沉得难看,如欲滴水。

他们皆不甘心,难以情愿。

两千年的大药,邹氏传承千年,也是好不容易才收获一株。

珍藏至今,视为底蕴。

即便是老祖宗都是小心翼翼,深怕损坏了分毫。

如今,却要拱手送人,邹氏焉能甘心?

然而,老祖宗亲口命令,他们又怎敢违背?

众高层纷纷扭头,皆看向了邹明煜,静候着邹明煜的决策。

他们满眼希冀,饱含期待,多希望邹明煜奋起反抗,违抗老祖宗法令。

但是,邹明煜闭上了眼睛,紧攥着拳头,垂下了头。

“摘药来!”

许久,邹明煜开口,咬牙切齿的吩咐出声。

“家主!”

有人沉声呼喊,一脸不甘。

邹明煜睁开眼,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咬牙低吼:“摘药来!”

那人脸色一变,脸颊肌肉抽搐了下,最终咬了咬牙,重重点头。

“是!”

应了一声,随即转身,带着两名中年男人快步奔向邹氏后庭。

邹氏门庭前,一片压抑。

围观的人群都是压低了议论的嗓音,不敢太过喧哗。

邹氏更是一片死寂,一语不发,一声不吭,只是满怀愤慨的瞪着黑狗,饱含不甘。

黑狗抱爪而立,獠牙呲露,两眼含笑。

对于邹氏的愤慨与憎恨,牠并无畏惧,十分坦然。

没多久,离开的邹氏高层重又返回,而在他的手中,还捧着一个金坛。

金坛大约洗脸盆那么大,通体金黄,描摹着符纹,非是一般金坛。

金坛内部,则是一汪清泉,轻轻喷薄,掀起阵阵水雾。

水雾深处,金坛中央,清泉内部,则是漂浮着一株睡莲似的雪白鲜花。

鲜花极尽绽放,大约巴掌大小,雪白无暇。

花瓣如莲叶,圆润剔透,有白泽流淌,极具灵性。

花蕊中央,花心吞吐着两条白须。

白须纤细,如龙须一样,随风摇曳,十分灵动。

“龙须雪莲,果然是龙须雪莲。”

看到这株鲜花,黑狗一双眼睛瞬间直了,贪婪之色更加浓烈,清晰可见。

龙须雪莲,乃是一种圣根灵药,若是年限足够,可以成圣。

据传,这种灵药,生来便开始摹刻大道痕迹。

一旦成熟,便会蕴育圣道。

成熟的龙须雪莲,对法身人物都大有裨益。

一旦吞食,可有机会感悟圣道。

就算不吞食,栽种在家中,在其旁边悟道,也会灵感如泉,事半功倍。

邹氏老祖宗之所以晋升半步法身,据悉,便与这株龙须雪莲有关。

当然,眼前这株并未成熟,距离成熟还有一大段时日。

但,终归是具备两千年年限,虽未蕴育出圣道,却也具备了部分圣道气韵。

常年感悟,对悟道者同样大有裨益。

“汪汪!”

看清龙须雪莲的面貌,黑狗亢奋的叫唤了一声,黑影一闪,自原地消失。

下一刹那,捧着龙须雪莲走出来的邹氏高层便感觉到手中一轻,金坛消失。

再出现时,却已经被黑狗捧在了爪中。

邹氏众人无不心痛,愤慨难忍。

然而,更让他们愤慨震动的还在后面。

龙须雪莲得手,黑狗深深地嗅了一口,然后便张开了狗嘴,一口将龙须雪莲吞进了嘴里。

“你……”

众人全都傻眼,骇然失声。

甚至,邹氏后庭,都有一股强横的气息猛地宣泄,突兀浮躁,似有不稳的趋势。

一株龙须雪莲,居然就这样被吞了?

暴残天物!

暴残天物啊!

不少人扼腕痛惜,跺脚长恨。

古有牛嚼牡丹,今有狗吞雪莲。

【作者题外话】:没有人冒泡啊?对后续剧情都没什么想法吗?实在没有的话,那就夸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