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 离别殇/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原城,左帅府。

一间厢房内,绿萝昏睡在床,一张俏脸煞白无血。

薄薄的嘴唇,都是一片苍白,隐有枯裂。

躺在床榻上的她气息微弱,呼吸轻缓,微不可察。

仿佛,随时都要咽气。

“哥哥!哥哥!”

突然,昏睡无声的绿萝忽然娇躯颤动,唇齿不清的发出惊喃。

紧接着,凹陷的眼睛霎那睁开,大眼睛迷惘紧张的东张西望。

她下意识翻身,想要坐起。

结果,刚刚用力,一声痛呼,让她重又倒了回去。

“绿萝?你醒了?”

这时,旁边传来轻唤,留守在旁的林妙依站了起来,搀扶着绿萝坐了起来。

“妙依师姐?”

绿萝微微抬头,看着垂首弓腰,搀扶着她的林妙依。

“嗯!”

林妙依微微点头回应,清冷明亮的眸子盯着绿萝的大眼睛,看着后者眼神晦暗的瞳孔,美眸内闪过一丝痛惜。

“哥哥怎么样了?”

绿萝抓着林妙依的手,紧张的询问。

苍白的脸颊勉强挤出笑容,憔悴的样子,更显柔弱,惹人怜惜。

林妙依抚摸着绿萝的脸颊,清冷的面目都是多了几分宠溺与慈蔼。

“没事了,他没事了!”

林妙依抿唇轻笑,安抚着绿萝。

“哥哥在哪儿?他醒了吗?”

绿萝昂头追问,紧张依旧。

“暂时还没有,院长大人说情况很好,一切稳定。只是,痊愈还需要些时间,相信要不了几天,就会醒来。”

林妙依摩挲着绿萝苍白的脸颊,柔声宽慰。

“绿萝……绿萝要去看看!”

绿萝掀开被褥,挣扎着想要起身。

“绿萝,你不要动!”

林妙依急忙按住了绿萝的肩膀,制止了绿萝的动作,劝诫道:“你现在很虚弱,生命力严重受损,需要多休息。”

“没关系的,妙依师姐,绿萝很好呢。”

绿萝轻轻摇头,不愿放弃,挣扎着仍要前往。

“绿萝,乖,听师姐的话,等你恢复了过来,再去看他好吗?”

林妙依温柔的捧着绿萝的脸颊,认真的劝阻。

“不!妙依师姐,绿萝要去!绿萝必须去!”

绿萝迎视着林妙依的目光,却是摇头道:“师姐,你不用安慰绿萝啦,绿萝的状况,绿萝都知道的。院长伯伯早就提前告诉过绿萝的,绿萝没多久可活啦。”

“所以,师姐,在这段时间里,绿萝想多看看哥哥。哪怕多看一眼,就一眼也罢,绿萝便死而无憾啦。”

林妙依闻言,黛眉微蹙,清冷的五官都是微微痉挛了下。

她捧着绿萝脸颊的手都是微微颤抖,眼中怜惜更浓。

“绿萝……”

林妙依不忍再看绿萝的脸,撇开了目光,将绿萝的脑袋抱进了怀中,秀手轻轻地抚摸着绿萝的长发。

绿萝依偎着林妙依的怀中,没有挣扎,也没抵抗,反而用手环抱住了林妙依的腰肢。

她小脑袋更往林妙依怀里挤了挤,苍白的脸颊浮现起温馨的笑容。

“妙依师姐,你别伤心,绿萝很好的。绿萝这辈子有哥哥疼,还能再遇到妙依师姐,还有师尊,真的好幸运呢。绿萝很满足,真的呢。”

绿萝轻声低笑,虚弱的声音,却透着浓浓的幸福。

林妙依没有说话,只是怀抱绿萝的手,更紧了些。

素来清冷,不苟言笑的脸上,不知不觉挂上了两道泪痕。

清亮明媚的眼眸,隐有泪雾朦胧,不受控制。

“妙依师姐,你帮帮绿萝好不好?带绿萝去看哥哥好吗?”

绿萝依偎在林妙依怀中,微微仰头,一脸恳切的凝望着林妙依道。

“傻丫头!”

林妙依强忍着落泪的冲动,笑着刮了刮绿萝的鼻梁。

然后松开了绿萝的小脑袋,找来衣裙,帮绿萝更换穿戴。

好一会儿,穿戴整齐,梳洗了脸,再帮绿萝扎了一个熟悉的双丫髻,便搀扶着绿萝,前往了孙逸所在的厢房。

孙逸仍然未醒,昏睡在床。

但他苍白的脸色,恢复了红润。

并且,呼吸渐渐清晰均匀,脉搏心跳恢复正常。

厢房内,姜浩、林毅、赫连杰、柳如龙、柳茹嫣皆留守在内。

赵忠仁、樊明宏和墨文青早已离开。

绿萝在林妙依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绿萝妹妹!”

柳茹嫣急忙迎了上来,搀扶住了绿萝另一边。

与林妙依一左一右,搀扶着走向床榻边。

“谢谢茹嫣姐姐、如龙哥哥,姜浩师兄,林毅师兄,还有赫连师兄照顾哥哥。”

绿萝感谢了柳茹嫣众人一声,便顺着柳茹嫣和林妙依的搀扶,坐在了孙逸的床榻边沿。

“傻丫头,你怎么不好好休息?这么虚弱的身体,不应该走动的。”

柳茹嫣拉着绿萝的手,柔声责备。

绿萝抿嘴笑着,仰头看着柳茹嫣道:“茹嫣姐姐,绿萝想哥哥了,想哥哥陪陪绿萝。”

柳茹嫣闻言,红唇抿了抿,未在多言。

她心思聪慧,自然清楚绿萝的心情。

轻轻地拍了拍绿萝的手,柳茹嫣轻声道:“既然这样,那就让哥哥多陪陪你,茹嫣姐姐还有如龙哥哥他们去给你熬些汤羹。”

说着,冲着柳如龙等人使了个眼色,众人陆续退出了厢房。

林妙依也跟着离开,仅留下绿萝,独自留守在床榻旁。

房门轻轻掩上,房间内瞬间沉寂,安宁下来。

绿萝坐在床沿上,柔若无骨的冰凉小手,轻轻地握着孙逸温热的手掌。

纤细的食指,在孙逸掌心圈点,憔悴的脸颊,浮现起几分调皮的恬静笑容。

她安静地凝望着孙逸的脸庞,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晦暗的眼神,满含幸福的色彩。

绿萝终于不再是累赘!

绿萝终于帮到了哥哥!

心底窃想,绿萝苍白的脸庞隐现起几分窃喜。

只是,很快,喜悦消失,被愁绪取代。

以后,绿萝没法再陪在哥哥身旁。

绿萝再也不能伺候哥哥起居,再也不能跟着哥哥。

绿萝要离开哥哥了!

想到这些,绿萝忍不住嘴唇紧抿,大眼睛浮现起泪雾,渐渐湿润。

绿萝不想走!

绿萝真的不想走!

哥哥,你会记得绿萝吗?

绿萝红了眼眶,紧抿着嘴唇,无声啜泣。

豆大的泪珠,顺着脸颊扑簌扑簌的往下掉。

泪染衣襟,不忍别离。

无声的哭泣,持续了不知多久。

直到眼睛再次红肿,绿萝都是没有停歇下来。

推门声响起,林妙依端着汤羹走了进来。

“绿萝!”

林妙依快步走近床畔,将汤羹放在旁边木桌上,扭头看着哭肿了双眼的绿萝,不禁疼惜。

“妙依师姐,绿萝没事的,没事的呢。”

绿萝揉了揉眼睛,破涕为笑。

“傻丫头,不要想那么多。”

林妙依取出手绢,为绿萝擦拭着泪痕,轻声宽慰。

“没事,没事。”

绿萝轻轻摇头,倔强的抿嘴轻笑。

林妙依认真地端详了绿萝几秒钟,看着绿萝那张日渐憔悴的脸颊,心底忍不住暗叹。

她撇开了目光,不忍再看,强忍着落泪的冲动,端起汤羹,示意道:“喝点汤羹吧!”

“好的呢!”

绿萝乖巧的点头。

林妙依一勺一勺的喂进绿萝嘴里,动作轻柔,眼神温婉,目光慈蔼。

绿萝憔悴的脸颊满是笑容,很配合林妙依,乖巧的喝完了汤羹。

任由林妙依帮忙擦了擦嘴,绿萝才笑嘻嘻道:“谢谢妙依师姐。”

“傻丫头,跟师姐,还这么客气。”

林妙依刮了刮绿萝的鼻梁,轻声笑道。

“嗯嗯,绿萝以后不会啦。”

绿萝急忙点头,笑嘻嘻认错。

以后……还有多久的以后?

林妙依被绿萝的话戳中了内心,忍不住眼起泪雾。

“哎呀,妙依师姐怎么也哭啦?”

绿萝有所察觉,疑惑询问。

但话刚出口,便醒悟了过来,急忙伸手为林妙依擦拭着眼角,笑嘻嘻道:“绿萝没事啦,妙依师姐可不要跟绿萝学着哭鼻子哟。”

林妙依顿时破涕为笑,被绿萝的纯真逗乐了。

“傻丫头!”

没好气的揉了揉绿萝的额头,林妙依起身,抚摸着绿萝的脸颊,柔声道:“会没事的,绿萝好好休养,肯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嗯,绿萝会的。”

绿萝连连点头,一脸赞同。

依偎了好一会儿,绿萝忽然抬头,恳切地看着林妙依道:“妙依师姐,你可不可以再帮绿萝一个忙呀?”

“什么忙?你说!”

林妙依低头询问。

绿萝抿着嘴唇,犹豫了下,道:“你帮绿萝,找些针线布匹来好吗?”

“要针线布匹做什么?”

林妙依疑惑的看着绿萝询问。

“绿萝有用啦,妙依师姐好不好?”

绿萝羞着脸,含糊其辞的恳切。

林妙依低头端详了绿萝好一会儿,随即轻轻点头。

“好!”

一口答应下来,绿萝顿时喜笑颜开,一脸兴奋。

“谢谢妙依师姐!”

绿萝抓着林妙依的手,感激不已。

“又跟师姐客气吗?”

林妙依故作不悦,冷着脸瞪着绿萝。

“不谢不谢啦!”

绿萝顿时意识到错误,吐了吐舌头,急忙改口。

林妙依再次被逗乐,伸手刮了刮绿萝的鼻梁。

“好啦,哥哥你也看过了,时间也差不多了,师姐先送你回房,然后就去给你找针线布匹好不好?”

林妙依很认真,征求着绿萝的意见。

绿萝不舍的看了孙逸一眼,犹豫了下,最终轻轻点头,没有回绝林妙依。

【作者题外话】:三更完~记得夸我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