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布偶/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须雪莲,居然被一条狗吞了?

那可是两千年份的大药,半步法身都要怦然心动,视为珍宝的。

结果,被一条狗随口吞掉。

暴殄天物!

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邹氏祖宅前,不少人跌足长恨,扼腕痛惜。

邹氏许多人都是膛目结舌,一脸呆滞,全都傻眼。

那被他们视为圣品,小心呵护,照料有加的龙须雪莲,居然就这样没了?

邹氏老祖宗都不平静,险些暴走,一身气息都是情不自禁躁动,微微泄露。

但黑狗却未曾在意,吞掉龙须雪莲,还吧唧了下嘴,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唇齿,一脸的回味,甚至是意犹未尽。

龙须雪莲入喉,迅速坠入胃中,化作一股浓厚的药力,蔓延开去。

交融散发,黑狗顿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受。

并且,体内道伤,开始恢复,让他有种洗精伐髓的感受。

可以看到,黑狗浑身毛发喷张,毛孔处乌光闪耀,一缕缕玄之又玄,雄浑的气息微微泄露,开始散发。

周围虚空,迅速扭曲,一个个小型漩涡浮现,外显出压抑的气势。

许多人都是鼻息粗重,呼吸艰难起来。

仿佛,暴风雨降临的前奏,那种气氛,让人难安,惶恐交加。

黑狗的眼神愈发深邃,那幽黑得渗人的眼眸,更是剔透明亮。

好似黑色宝石一样,渐有了光泽,愈发明媚。

黑狗嘴角呲牙,眼角含笑,眼神间,更多了几分妖异。

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齿,黑狗呲牙一笑。

“不错!不错!这份赠礼,本王笑纳了!”

黑狗赞叹了一声,然后两只前爪似模似样的背在了背后,大笑着转身,步履昂扬而去。

身后众人无言,皆不敢作声,唯有目送黑狗安然而去,不敢阻拦。

邹氏都噤若寒蝉,不言不语。

直到黑狗的身影,消失无踪,隐匿进茫茫人流,邹氏众人才不忿跺脚,挥拳斥吼。

……

平原城,左帅府。

林妙依自外归来,手里提着一个竹篮,装满了针线布匹。

直奔绿萝的厢房,推门而入。

看着已经下床,坐在床畔梳妆台前打扮装饰的绿萝,林妙依快步走了过去,放下竹篮,帮忙扎着发髻。

“怎么又下床啦?”

林妙依一边帮忙扎着发髻,一边透过梳妆镜看着脸色苍白,仍旧无血的绿萝问道。

“嘻嘻,绿萝要打扮乖乖的嘛。”

绿萝笑嘻嘻的回答,眉眼含笑,恬静乖巧。

只是,苍白的脸色,让她的模样更添柔弱。

林妙依抿嘴轻笑,帮着扎好了双丫髻,拍了拍绿萝的小脑袋,然后笑道:“绿萝怎样都很乖的。”

“真的吗?妙依师姐。”

绿萝转头,一脸窃喜的看着林妙依。

“当然,师姐不会骗绿萝的。”

林妙依伸手刮了下绿萝的鼻梁,轻笑道。

“就知道妙依师姐最疼绿萝啦!”

绿萝喜笑颜开,抓着林妙依的纤手娇声道。

“你这丫头,嘴巴跟抹了蜜似的,可要甜死人呢。”

林妙依没好气的笑了笑,随即提过旁边梳妆台放着的竹篮,道:“喏,你要的针线布匹,师姐给你找来了。你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师姐再去给你找找。”

“够啦!师姐,够啦!”

绿萝看到针线布匹,顿时笑容更浓,急忙点头。

林妙依揉了揉绿萝的脑袋,轻柔地笑了笑,随即询问道:“绿萝可以告诉师姐,你要这些东西做什么吗?”

“嘻嘻!”

绿萝抬头,抿着嘴笑了笑:“妙依师姐不要问啦,等绿萝做好了,你就知道啦。”

“小丫头居然会藏秘密了?”

林妙依微微挑眉,打趣一笑。

绿萝羞红了脸,手摸着针线布匹,微垂下目光,低声道:“绿萝没有啦,绿萝只是想……想给哥哥留点纪念。”

“纪念?”

林妙依略感疑惑,但又忍不住叹息。

绿萝羞怯地点了点头,细若蚊吟的嗯了一声。

“绿萝要给哥哥做衣服?”

林妙依疑问,扫了一眼针线布匹,道:“那这些可有些不够哦。”

绿萝连忙摇头,道:“不是啦,绿萝不是做衣服啦。衣服太费时啦,绿萝恐怕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呢。”

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

一句话,再次戳中了林妙依的内心,一阵酸楚,忍不住涌现心头。

一个十四岁的少女,说出这样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林妙依嘴唇轻嚅,想要宽慰,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欲言又止,不知所措。

绿萝却是没有在意,笑嘻嘻起身,轻轻地推着林妙依道:“妙依师姐,你先去忙好不好?绿萝要忙会儿呢。”

林妙依看了绿萝一眼,犹豫了下,最终颌首同意。

“注意休息,师姐去给你熬点汤羹。”

林妙依叮嘱了一句,随后退出了房间。

房门掩上,绿萝回到了床边,将竹篮放在腿上,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剪刀,开始裁减布匹。

穿针引线,行云流水,动作熟练流畅。

布匹裁减完,绿萝便是开始动手,一针一线的缝制起来。

她的动作很轻柔,小心翼翼的,很认真不苟。

针线在她手中,宛如游龙,来回穿梭。

绿萝大眼睛满是认真,薄唇微抿,一丝不苟的样子,显得十分恬静。

头上的双丫髻垂落下两缕发尾,让她的样子,更添了几分娇俏可爱。

时渐推移,针线与布匹在绿萝手中渐渐交融。

渐渐地,一个巴掌大小的人形布偶渐显轮廓。

小巧玲珑的布偶,穿着绿色长裙,扎着双丫髻。

发髻垂落两缕发尾,贴着脸颊,柔顺流畅。

虽然还没描摹五官,但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布偶的模样,与绿萝似模似样。

当林妙依端着汤羹推门而入时,绿萝完成了缝制,与她似模似样的人形布偶竣工。

“妙依师姐,你看,好不好看?”

看着林妙依进来,绿萝剪掉了线头,一脸献宝似的举起布偶,希冀着林妙依的评赏。

林妙依放下汤羹,接过布偶,细细端详了一眼,瞬间意识到了绿萝的心思。

“绿萝就是要缝制它呀?”

林妙依含笑询问。

“嗯嗯!”

绿萝抿着嘴唇点头。

“好看!好看极了!跟绿萝一样乖巧可爱呢。”

林妙依不吝赞赏,夸奖着绿萝的手艺。

她倒是没有刻意浮夸,而是诚心称赞。

绿萝虽然年纪小,也许更还胆小怯懦,但针线手工的技术,却是十分精妙。

小小的布偶,缝制得惟妙惟肖。

那精致的五官,与绿萝极为相似,大眼睛、高鼻梁,薄唇抿笑,十分恬静。

绿萝嘻嘻一笑,从林妙依手里取回布偶,捧在手心,然后一脸彷徨的道:“妙依师姐,你说,哥哥会喜欢吗?”

“会的!一定会的!”

林妙依揉着绿萝的小脑袋,语气笃定的道:“他那么疼爱绿萝,也肯定会好好珍爱这个布偶的。”

“是的呢,哥哥可疼绿萝了呢。”

提起孙逸,绿萝便赞不绝口,滔滔不绝。

林妙依静静地听着,默不作声,只是含笑的抚摸着绿萝的头。

绿萝讲了好久,尽是温馨的回忆。

言辞间,充满了对孙逸的依恋。

许久,绿萝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自床榻起身,道:“妙依师姐,你带绿萝去看看哥哥好不好?”

“好!”

林妙依颌首点头:“不过,你得乖乖地把汤羹喝掉。”

“好的呢!”

绿萝急忙端起汤羹,一口喝掉。

“好苦哇!”

一口喝完后,绿萝放下碗,才憋着泪吐了吐舌头。

“良药苦口利于病,这是药羹!”

林妙依用手巾帮绿萝擦了擦嘴,轻笑着道。

“嗯呐嗯呐!师姐,我们快去看哥哥吧!”

绿萝连连点头,然后拉着林妙依的手,匆匆朝着门外走去。

一脸的迫不及待,让得林妙依摇头无奈。

孙逸的房间,柳茹嫣等人留守在旁,安静守候。

绿萝走来,众人纷纷起身,关切相迎。

“绿萝妹妹,好点了吗?”

柳茹嫣一脸关切,询问绿萝。

“绿萝好了呢,茹嫣姐姐。”

绿萝抿着嘴笑道。

“那就好!”

柳茹嫣拉着绿萝的手,含笑颌首。

“茹嫣姐姐,绿萝可以找哥哥陪陪吗?”

绿萝一脸希冀的凝望着柳茹嫣询问。

“当然可以,绿萝那么乖,哥哥肯定不会拒绝的。”

柳茹嫣拍了拍绿萝的手背,含笑应允。

“谢谢茹嫣姐姐!”

绿萝急忙抽手,快步走向了床榻。

她一脸献宝似的将缝制的布偶递进孙逸的面前,不管孙逸昏睡未醒,自言自语的笑:“哥哥你看,好不好看?这是绿萝亲手缝制的呢。”

“妙依师姐说你肯定会喜欢的,哥哥,你喜欢吗?”

绿萝拉着孙逸的手,食指习惯性的在孙逸掌心圈点,一脸笑容的低语:“以后,绿萝可能没有机会陪着哥哥啦,所以啦,绿萝就缝了这个娃娃。以后,就让它代绿萝,陪着哥哥,好不好啊?”

“哥哥那么疼爱绿萝,肯定不会拒绝绿萝的对不对?”

“呐,哥哥你不说话,绿萝可当你答应了啊!”

绿萝自顾自说,然后一脸甜笑的将布偶塞进了孙逸的手中。

握拢孙逸的手掌,紧紧地抓着,许久都舍不得放。

房间内的众人,看着这一幕,皆忍不住湿了眼眶。

【作者题外话】:你们夸得我好开心呀~要保持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