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邹氏祖宗的告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阜潍城,邹氏祖宅。

簇拥围堵的围观人众已经散去,祖宅门前一片空寂。

但,阜潍城的风波,却并没有平息。

黑狗强势登门,吞杀邹氏四十多位高层人物,导致邹氏高层折损将近一半。

这种事迹,自然十分劲爆,传播得火热。

特别是邹氏献出两千年份的龙须雪莲,更是惊呆了世人,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各地议论,众说纷纭。

邹氏祖宅,正厅内。

嘈杂的争议,同样紧张进行,一片喧哗。

“家主,请下令吧,让我带队,前往孙逸老家,杀光孙家人。”

“对!犬王欺人太甚,抢吾族大药,吞杀吾族强者,此仇此恨,必须报复!否则,邹氏焉能立足?”

“家主,不能忍啊!犬王那厮早前可是当着那么多人说过,牠只是认识孙逸,跟孙逸族人可没关系。我们报复孙家,那厮若是插手,将失信天下。”

“家主,您可要认真听听啊,现在天下都议论开了,邹氏声威大跌,影响不小啊!”

不少邹氏高层跌足长恨,恨声嘶吼。

邹明煜高坐上位,眉宇深沉,面无表情,不言不语。

邹氏众人看得躁动,急不可耐。

“家主,不要犹豫了!”

“孙逸已死,犬王那厮必然也知晓继续守护无意义,跟邹氏决裂死扛也没好处。所以,那厮才只是抢走大药,没有与邹氏彻底硬碰。”

“因此,完全可以料定,我们若征讨孙逸族人,那厮必然不会再出手。”

“不错!犬王那厮只要有点脑子,就不会再因为这点小事而开罪邹氏。牠虽然强横,但,未必有机会吃得下整个邹氏。”

“家主,请下令吧!”

邹氏不少高层开口,请求出兵,要找回颜面。

少数人沉默,一声不吭,暂未表态。

邹明煜端坐上位,听着大厅激烈的请谏,他眉宇紧锁,脸色愈发沉重。

扶着座椅扶手的双手,轻轻地敲动了起来,邹明煜的眼中,浮现思索之色。

许久,他才徐徐抬手,轻轻地摆了摆。

“此事,容后再议!”

说完,邹明煜站起了身,一甩袖袍,走下上位,步履匆匆的离开。

“家主?”

请战的邹氏高层纷纷叫喊,惊震交加。

但邹明煜未曾止步,快步消失在了视野内。

……

平原城,左帅府。

孙逸昏睡的房间,一片压抑。

众人沉默,一语不发,眼眶皆湿润。

看着坐在床沿,抓着孙逸手掌,自言自语的绿萝,皆忍不住酸楚。

多么可爱的姑娘,却要早夭而逝。

何其残忍?

然而,这样的结局,他们却无能为力,束手无策。

哀悸、悲恸。

情难自禁,忍不住眼眶更湿润。

“妙依师姐,绿萝想给哥哥梳洗一下,好吗?”

这时候,绿萝恳切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沉寂压抑。

众人急忙压下悲恸,看着床沿边扭头看向林妙依的绿萝。

“绿萝,你的身体……”

林妙依黛眉微皱,担忧之色尽显脸上。

“最后一次!”

绿萝紧抿嘴唇,一脸希冀。

林妙依沉默,不禁疼惜,想要拒绝的话,难以出口。

“我去打水!”

姜浩急忙站了出来,擦了擦眼睛,匆匆离去。

“谢谢姜浩师兄!”

绿萝嬉笑着致谢。

姜浩回头一笑,看向绿萝的眼神,满是疼惜。

不一会儿,姜浩端着水重返房间。

放置在床边木桌,姜浩取下了旁边梳妆镜掸着的毛巾,递给了绿萝。

“谢谢姜浩师兄!”

绿萝接过毛巾,浸湿了水,揉搓了下,然后拧干,一脸认真地给孙逸擦拭着脸颊。

颈脖、手脚、胸膛,皆擦拭了一遍。

众人沉默,未曾阻止,只是安静地看着。

绿萝的动作很轻柔,并且很熟练,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深怕惊醒了孙逸。

“哥哥,这是绿萝……最后一次伺候你啦。”

擦拭完孙逸的身体,绿萝放下毛巾,为孙逸盖好被褥,捏好被角。

然后,站了起来,不舍的凝望了一眼。

随即,慢慢转身,看了一眼林妙依、柳茹嫣、柳如龙、赫连杰、林毅、姜浩等人,道:“绿萝想要见见元帅爷爷,可以帮帮绿萝吗?”

“樊前辈吗?”

姜浩询问。

“嗯呢!”

绿萝抿嘴点头。

“我去请!”

姜浩再次离开。

众人再次陷入沉默,房间内变得安静。

“妙依师姐,绿萝想回房间了。”

绿萝挽住了林妙依的胳膊,低声道。

“师姐送你回去!”

林妙依微微颌首,拉着绿萝的手,离开了孙逸的房间。

柳茹嫣送到门口,叮嘱绿萝注意休息,不用担心孙逸。

绿萝谢过柳茹嫣,便在林妙依的陪伴下,徐徐离去。

没多久,姜浩请回来了樊明宏。

获得应允,推开了房门,走进了绿萝的房间。

“丫头,找爷爷有什么话说?”

樊明宏跨步进门,便是慈蔼笑道。

绿萝急忙起身,从床榻上要起来行礼。

“躺着吧,爷爷不在乎那些虚礼。”

樊明宏抬手制止,慈笑道。

“谢谢元帅爷爷体谅!”

绿萝感激地致谢,随即看向了林妙依,道:“妙依师姐,绿萝想喝银耳羹汤,可以吗?”

林妙依看了绿萝一眼,微微颌首应允。

向樊明宏施了一礼,林妙依退出了房间,并掩上了房门。

目送着林妙依离开,樊明宏脸上笑容愈发浓郁,在床榻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笑吟吟的看着绿萝,慈笑道:“丫头搞得这么神秘,是有什么悄悄话,要叮嘱爷爷的吗?”

绿萝抿嘴甜笑,苍白的脸色饱含恳切的凝望着樊明宏。

她苍白的唇微微嚅动,欲言又止,有些慌张。

“说吧,跟爷爷不用见外。”

樊明宏慈笑宽慰,鼓励着绿萝。

绿萝紧抿嘴唇犹豫了下,道:“元帅爷爷,绿萝要走了,以后,肯定没有机会再照顾哥哥了。所以,绿萝临走前,想要恳请元帅爷爷,麻烦您,以后多照顾下哥哥,好不好?”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你会没事的。相信元帅爷爷,爷爷不会允许你有事。”

樊明宏笑容僵硬了下,但很快恢复过来,慈笑着宽慰。

绿萝摇摇头,目光坚定道:“元帅爷爷,您不用安慰绿萝的。绿萝知道自己的状况,没关系的。绿萝不怕死,真的!能够帮到哥哥,绿萝就很知足。”

“傻丫头,你……”

樊明宏不禁疼惜,想要宽慰,却被绿萝的恳切打断。

“元帅爷爷,您答应绿萝好不好?”

绿萝紧紧地抓住了樊明宏的手,认真的恳求。

那双纯净的大眼睛,透着浓浓的希冀与期待,还藏着些许不安与迷惘。

柔弱的模样,孤苦无依,让得樊明宏都忍不住心生酸楚。

浓眉微微皱起,樊明宏端详着绿萝苍白娇柔的脸颊。

许久,重重点头。

“爷爷……答应你!”

樊明宏沉声答应。

“谢谢!谢谢元帅爷爷!”

绿萝喜笑颜开,一脸欢喜。

只是,一双大眼睛也忍不住红润,泪湿了双眸。

樊明宏看得疼惜,伸手擦拭掉绿萝泪湿的眼角,不禁叹道:“多懂事的丫头,爷爷要是有你这样的孙女,这辈子多好啊。”

绿萝抿着嘴笑,含着泪笑,苍白的脸,更显柔弱。

樊明宏待了一会儿,绿萝便声称有些困了。

樊明宏叮嘱了注意休息,便离开了房间。

很快,房间内空寂下来,独留绿萝一人。

盯着脚步声渐远,周围沉寂,躺下的绿萝掀开了被褥,从床榻起身。

从被褥下取出了早已打好的包袱,换上了一套宽松的黑色衣袍,在梳妆镜前戴上了斗笠。

绿萝静静地站着,看着镜面的自己,嘴角抿着笑,轻轻地放下了斗笠上的黑纱。

“哥哥,绿萝,要走了……”

轻轻地呢喃,饱含着不舍与眷恋。

……

邹氏祖宅,后庭。

一座偏殿,巍峨矗立,恢弘的门庭,磅礴大气。

邹明煜离开正厅,匆匆而来,直奔偏殿。

“老祖宗!”

邹明煜抱拳躬身,轻声呼唤。

“咔!”

偏殿门庭裂开,徐徐大张。

邹明煜快步登上台阶,跨入偏殿,门庭重又合拢关闭。

“老祖宗!”

邹明煜向着床榻上的邹氏老祖宗施礼。

“借刀杀人,祸水东引。”

邹氏老祖宗盘膝而坐,两眼闭拢,未曾睁开。

不待邹明煜开口道明来意,邹氏老祖宗便是徐徐开口,轻声告诫。

邹明煜眉头一挑,瞳孔微缩,刚想开口的动作都是凝滞了下来。

脑海里盘旋着告诫声,思绪纷飞。

须臾,邹明煜眼中疑惑渐渐消失,逐渐被明亮恍然所取代。

“谢老祖宗指点!”

邹明煜躬身一拜。

“明煜告退!”

邹明煜拜别老祖宗,徐徐离开。

……

林妙依熬好了银耳羹汤,盛满了一碗,端着重返绿萝的房间。

站在紧闭的房门前,林妙依抬手敲了敲门,轻声唤道:“绿萝,师姐带着银耳羹汤来了。”

房间内安静无声,半晌没有回应。

“绿萝?”

林妙依再次轻唤了声,仍未得到回应,她推开了房门,跨门而入。

扭头看向床榻,却是发现床榻被褥掀翻,床上空无一人。

走向床边,伸手摸了摸被褥。

霍然发现,被褥早已冰凉。

“绿萝?”

林妙依俏脸微凝,心绪一沉,放下羹汤,急忙转身,追出了房间。

【作者题外话】:一直以来,绿萝这个角色始终饱受争议。如今,她终于可以圆满谢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