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章 生死恩怨几时休/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可能?”

得知原委,孙逸顿时呆了,一颗心倍受颤动。

一双眼睛圆瞪,满脸的不敢置信。

绿萝会死?

他做梦都没有想过,没敢这样臆测。

“傻丫头,怎么会这样傻?”

孙逸颓坐在床,紧握手中布偶,心头绞痛,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对绿萝很疼惜,其中感情,很复杂。

不仅有前身对绿萝的习惯态度,更还饱含着孙逸前世的眷念与遗憾。

两世情感的叠加交融,让孙逸对绿萝十分重视。

即便,他明知道绿萝胆小怕事,带在身边会是拖累,会是累赘,他仍然心软,愿意带着她。

但,如今他却成了拖累,让那丫头以命换命,最终早夭。

这种结局,孙逸即便两世为人,都不敢想。

如果可以,他宁愿对绿萝坏点,态度恶劣点,也不愿意让她落得这样的结局。

“傻丫头,你明知道哥哥疼你,为什么还要以命换命?”

孙逸紧紧地握着布偶,看着那与绿萝似模似样的布偶,两世为人的孙逸都忍不住落下泪。

泪滴滑落,掉在布偶脸上,浸湿了大片泪痕。

自责、悔恨,交织心头,让孙逸呼吸都是粗重,滞碍艰难起来。

看着孙逸伤痛,自责,难以自已,众人皆沉默,眼眶泛红。

绿萝的事迹,他们同样心痛。

亲眼看着她坚定的选择,看着她无畏的付出,看着她不辞而别……

种种目睹,更是难受。

以前,他们也觉得绿萝是累赘,是负担。

但,如今他们再不敢轻视。

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纯真丫头,做了他们都不敢做的事。

那种勇敢,是他们都不具备的。

房间内的气氛,陷入沉寂,沉寂得一片压抑。

没人说话,不敢出声,连呼吸都渐渐压抑。

孙逸抚摸着布偶,任由泪水冲刷眼眶,脑海里,盘旋的全是有关绿萝的回忆。

从小到大的一幕幕记忆,交叠而起,让孙逸嘴角抽搐,分不清是哭,或是笑。

回想着绿萝的呆笨,纯真,与怯弱,孙逸悲伤的眼神,时不时的有宠溺与疼惜闪逝而过。

“傻丫头!”

许久,孙逸才紧紧地握住布偶,闭上了眼睛,带着泪,含着笑轻轻呢喃。

“兄弟,你……没事吧?”

看着孙逸又哭又笑的样子,姜浩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与担忧的询问。

孙逸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平复着压抑的呼吸。

姜浩脸色更是紧张,有些歉疚的看了柳如龙他们一眼,随即犹豫了下,看着孙逸宽慰道:“孙兄弟,绿萝这样的决定,虽然很让我们惋惜。不过,我们作为哥哥的,也应该尊重她的选择。”

“我想,她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自责,看到你这样伤心。她这样的勇敢决定,所希望的应该是你快快乐乐,平平安安才是。”

孙逸脸颊微微抽搐,唇角痉挛了下。

许久,才轻轻点头。

“我知道!”

孙逸颌首轻叹,声音充满了苦涩。

“公子,绿萝妹妹的事情,茹嫣很抱歉,也很惋惜。只是,事已至此,茹嫣觉得,你应该暂时放下自责,重新振作,不能让绿萝妹妹的牺牲,白白浪费。”

柳茹嫣取来衣物,上前披在了孙逸袒露的上身,并适时开口,轻声宽慰。

孙逸闭着眼睛,握着布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他眼角的泪,已经停止,只余泪痕仍然残留未干。

这时候,林毅走了出来,随手一抛,一个酒葫芦扔进了孙逸的怀里。

孙逸睁开了眼,低头看着酒葫芦,又抬头看了一眼林毅。

“绿萝给你准备的。”

林毅脸色冷酷,漠然解释了一句。

孙逸捡起酒葫芦,动作轻缓,低头端详。

许久,孙逸才拔掉酒塞,仰头大灌。

直到,酒葫芦空了一半,脸色一片潮红,他才放下。

“地牢在哪?”

放下酒葫芦,孙逸抬头,看着众人问道。

他的脸色,变得冷然。

声音,都是多了戾气。

众人沉默,彼此对视,随即摇了摇头。

孙逸的心思,他们自然明白。

邹氏算计孙逸,几近殒落。

绿萝为救孙逸,以命换命。

换句话说,邹氏,算是间接的害死了绿萝。

不灭邹氏,焉能心安?

“我去打听!”

柳如龙抿嘴一笑,随即转身,离开了房间。

当日,邹氏存活下来的人,被赵忠仁下令押回了平原城地牢候审。

孙逸询问地牢的位置,无疑是要杀掉他们。

目送着柳如龙离去,众人没有阻拦。

孙逸将酒葫芦放下,轻轻地抚摸了下布偶,然后放在旁边,看向柳茹嫣和林妙依道:“出去等我,好吗?”

两女对视一眼,微微点头,一起离开了房间。

“动作快点!”

林毅叮嘱了孙逸一句,拍了拍姜浩和赫连杰,三人一起离开了厢房。

很快,只余下孙逸。

掀开被褥,孙逸翻身下榻,迅速穿好衣物。

站在梳妆镜前,洗了洗脸,将汗湿的长发,随意轻束,扎成了马尾。

转身将布偶拿起,拇指摩挲了一下,然后塞进了胸口,贴身放置。

然后,才离开了房间,与林毅、姜浩、赫连杰对视了一眼。

相视颌首,随即并肩离去。

……

邹氏祖宅,东厢院。

邹明煜的住处,花园草埔,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应有尽有。

内部空旷富丽,装潢恢弘奢侈,俨然一副独立庄园的格局。

庭院内,流水潺潺,上面架着廊桥,中间筑着亭台。

亭台下安置着檀香木质的八仙桌,周围配着圆凳。

邹明煜独坐在八仙桌旁,蒸煮着灵茶,自饮自乐。

他神情间一片平静闲散,如避世高人,云淡风轻,超然物外。

这时,脚步声,自廊桥另一端响起,一位大约四十岁模样的男人快步走来。

男人身材瘦弱,五官英武,穿着一身锦衣华服,颇有种玉树临风的架势。

但,他眼睛一片沉冷,眼神闪烁着阴鸷,让他的气质,多了几分阴柔。

男人步履匆匆,走进廊桥中间,站在亭台边缘,两手拱在一起,向着邹明煜施礼。

“家主,您找景河,可有吩咐?”

男人施礼后,恭谨询问。

邹明煜微微抬头,平静闲散的脸上浮现起笑意,他抬手指了指对面的圆瞪,示意道:“来坐。”

“谢家主!”

邹景河拱手谢过,这才走近八仙桌旁,挥袍落座。

邹明煜斟了杯茶,递给了邹景河。

邹景河急忙双手接过,再次致谢。

“尝尝!”

邹明煜举杯示意:“试试老夫的手艺。”

“景河有福了!”

邹景河含笑举杯,随即抿了一口,细细品味。

好一会儿,邹景河抬头笑道:“茶香绕齿,回味无穷,好茶!家主的手艺,真有宗师风采。”

“哈哈,你小子,倒是会吹嘘。”

邹明煜哈哈一笑,不禁打趣。

邹景河脸不红心不跳,轻轻放下茶杯,淡笑道:“景河肺腑之言,不敢蒙骗家主。”

邹明煜颌首一笑,看向邹景河的目光,隐现欣慰。

他放下了茶杯,站了起来,背起双手,走向了亭台边,俯瞰着桥下流水,背对着邹景河。

微微沉默,邹明煜开口道:“景河啊,你对报复孙逸族人之事,怎么看?”

“势在必行!”

邹景河闻言起身,看着邹明煜的背影,淡笑回答。

“如何行?”

邹明煜回头,凝视着邹景河问道。

邹景河并无讶异,笑容不改,淡然道:“抽身事外,驾虎吞羊。”

“噢?”

邹明煜眉宇微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跟老祖宗所言的‘借刀杀人,祸水东引’如出一辙。

“讲来听听!”

邹明煜微微颌首,鼓励道。

邹景河微微拱手欠身,向邹明煜施了一礼,然后放下手,昂头笑道:“如今,孙逸虽死,大祸已除。但,此子生前声势浩大,所作所为影响深远。如今殒落时日不长,恐有余威。”

“并且,此子深受樊明宏,乃至总领事看重。此番殒落,恐怕,会让樊明宏与总领事等心生痛惜,对邹氏心生间隙。”

“如今,若邹氏贸然而动,直接针对孙逸族人,恐会惹起不快,招来蜚语。甚至,可能激起总领事的反感,从而趁势敲打。”

“到时候,我们不仅会行动受阻,更可能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反惹一身骚。”

邹景河的观点,深得邹明煜的赞赏。

听着邹景河的分析,邹明煜不断颌首,脸上笑容愈发浓郁。

看待邹景河的眼神,都愈发欣慰。

含笑点头,邹明煜称赞了声,随即问道:“那么,你会怎么做?”

邹景河笑了笑,道:“景河耳闻,孙逸生前,曾得罪过不少人。甚至,呈水火不容之势。”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若是我们可以加以利用,除掉孙逸族人,搓搓有余。”

“好!好想法!好一招‘置身事外,驾虎吞羊’的妙计。”

邹明煜拍手称赞,看向邹景河的目光,越看越满意。

邹景河含笑欠身,十分谦恭。

邹明煜更是欣慰,随即背手笑问:“难得景河如此才能,不知,可愿一试?”

邹景河当即抱拳躬身,含笑道:“愿凭家主吩咐!”

“好!”

邹明煜颌首轻笑:“此件事,就有劳景河,多多费心。”

“景河必不让家主失望!”

邹景河伏身一拜。

【作者题外话】:四更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