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 收点利息/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平原城,左帅府。

孙逸与林毅,赫连杰,姜浩一起离开,走出左帅府邸,正巧遇到得知消息回来的左帅樊明宏。

双方撞个正着,在门口相遇。

“樊老!”

孙逸抱拳欠身,对樊明宏很感激。

一直以来,樊明宏都对他颇为照顾,十分偏袒。

因为有着樊明宏,他在平原城,以及军武学院行事都要便捷许多。

“可有大碍?”

樊明宏询问道。

“并无大碍。”

孙逸摇头回答。

樊明宏松了口气,紧绷的脸色微微松缓,随即看了一眼众人,问道:“这是准备去哪儿?”

众人沉默,林毅与姜浩,赫连杰对视一眼,皆没说话。

孙逸微微沉吟,随即直言道:“地牢!”

樊明宏眉宇一挑,眼中闪过一丝锐色,他瞬间明白了孙逸的心思。

微微蹙眉,紧盯着孙逸,告诫道:“邹氏,不是你一个人可以撼动的。”

“我知道!”

孙逸点头,却很平静:“但有些事,我必须去做!”

绿萝之死,孙逸难安。

不灭邹氏,必成此生遗憾,会留下心理阴影。

未来时候,定然生成魔障。

这是一道坎,必须跨过去。

而跨过去的条件,便是灭掉邹氏。

这是因果必然的趋势,避不掉,逃不脱。

樊明宏深深地看了孙逸一眼,未再多言。

“地牢在领事东府!”

樊明宏告知了地牢方位,便是让开了路。

孙逸拱了拱手,便是冲着林毅等人示意一眼,随即越过樊明宏,匆匆而去。

樊明宏目送着孙逸几人消失在视野内,两眼微眯,微微沉默,随即赶向了领事府。

……

阜潍城,邹氏祖宅。

紧闭的门庭打开,邹景河走了出来。

在他身边,还跟随着一位大约二十岁的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与他有几分相似,面容英俊,玉树临风。

嘴角噙着浅笑,阴柔的气质,与邹景河一模一样。

“爹,此去哪?”

年轻男子询问邹景河。

“冠城!”

邹景河含笑看了年轻男子一眼,淡然笑道。

年轻男子眉头微挑,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随即没再说话,邹景河吹了声响哨,天空传来一声唳鸣,一只云雀骤然急掠而来,掀起一股飓风,朝着他们俯冲下来。

父子二人一跃而起,云雀展翅,掠过二人脚下,稳稳地接住了二人。

随即俯冲云霄,驾风而去。

……

平原城,领事东府。

边缘位置,一处地下洞庭十分醒目。

洞庭处黑曜石垒砌的亭台门阁,巍峨高大。

洞庭口深邃,配衬着黑曜石的乌黑色泽,以及内部墙壁点着的油脂灯火,看起来很是森寒。

宛如凶兽大口,要吞没天地。

洞庭口门庭,高悬着一块布满裂纹的黑色匾额,书写着:地牢。

地牢前,有卫兵把守。

孙逸与林毅等人赶来附近,在对面巷道停歇了下来。

地牢入口遥遥在望,孙逸抬手,拦住了林毅等人。

林毅、赫连杰和姜浩纷纷看向孙逸,一脸疑惑。

孙逸摇摇头,解释道:“这一趟,让我自己去吧!”

“那怎么行?咱们是兄弟,有难一起当!”

姜浩当即瞪眼,反驳道:“绿萝是你妹妹,同样也是我们妹妹。你要为她报仇,我们怎能坐视?”

“胖子说得不错!”

赫连杰在旁瓮声瓮气的附和。

林毅没有说话,只是微眯的眼睛闪烁起锐气,尽显了他的态度。

孙逸态度坚定的摇头,道:“这不是报仇,这只是收点利息!”

杀这么两个人,就叫报仇?

孙逸可不会这样便宜了邹氏。

林毅、姜浩、赫连杰对视一眼,想要反驳,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孙逸的意思,他们自然理解。

微微沉默,姜浩没再坚持,只是叮嘱:“注意安全,量力而行。”

“嗯!”

孙逸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朝着地牢走去。

三人在巷道留守,准备接应。

孙逸腰佩天鸢残剑,面貌冷漠,直奔地牢入口。

“阁下留步!”

地牢入口,留守的卫兵架枪阻拦:“地牢重地,闲杂人等不许靠近。”

孙逸哪会止步,根本没有在意卫兵的劝阻,笔直上前,漠然问道:“邹氏犯人,可曾关押在此?”

“阁下是谁?”

卫兵微微蹙眉,凝视着孙逸质询。

“孙逸!”

孙逸漠然回答。

“你是孙逸?”

“猛修罗孙逸?”

“你不是死了吗?”

卫兵顿时大吃一惊,一脸震撼的看着孙逸。

“我要见邹氏犯人!”

孙逸表明来意,没有在意卫兵的震撼与吃惊。

“不可!”

卫兵当即拒绝,沉声喝道:“阁下请退出去,地牢重地,未得手令,不许擅入。”

“你们要阻我吗?”

孙逸漠然地看了卫兵一眼,眼神毫无波澜。

卫兵架枪而立,沉声道:“阁下莫让我等为难,职责所在,还请见谅!”

“你们拦不住我!”

孙逸平静的摇了摇头,随即一步跨出,脚下生风,人如鬼魅般消失在了原地。

卫兵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便是失去了孙逸的踪影。

心下大惊,下意识抽身防御,却是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惊疑之余,卫兵猛然回头,朝着地牢入口看去,一眼看到,一道身影,闪逝而去。

霍然,卫兵脸色剧变。

“通知都统,有人擅闯地牢!”

一名卫兵急喝,留守的卫兵纷纷动身四散。

孙逸强势闯入地牢,避开了留守卫兵的锋芒,直入地牢深处。

沿着地下长廊一路走过,很快,地底一片空旷的牢庭映入眼帘。

内部油脂灯摇曳,映照八方,将牢庭环境照亮。

只是,油脂灯昏黄,牢庭内的光线,也是昏黄晦暗。

孙逸大摇大摆而入,并未引起牢庭看守的卫兵起疑。

“邹氏犯人在哪儿?”

孙逸径直找上一名看守牢庭的卫兵询问,对方很是坦然的告知了方位。

“多谢!”

孙逸谢过,直奔关押邹氏族人的牢庭而去。

但他前脚刚走,后面留守入口的卫兵便是匆忙追了进来。

“有人擅闯地牢,弟兄们,加紧搜查!”

急喝传开,地牢顿时炸锅,留守的卫兵,以及被关押的牢犯都是纷纷哗然,震骇交加。

平原城地牢,乃是关押重犯的地方。

一般而言,乃是禁地,即便都统级人物,未得手令,也不得擅入。

胆敢擅闯,那简直是胆大包天。

若是问罪,必是滔天大罪,被处死都不为过。

正因为这样,内部看守牢庭的卫兵才未曾起疑,没有怀疑孙逸的身份和目的,十分配合的告知了邹氏族人关押的地方。

如今掀起风波,牢庭沸腾,各处震动。

“快,前往邹氏犯人关押的地方!”

有卫兵醒悟过来,追着孙逸的方向快步赶去。

数以百计的卫兵自四面八方聚集而来,形成了包围圈,赶赴而去。

牢庭震动,各处沸腾,牢犯们纷纷叫嚷,喧哗不断。

牢庭深处,偏僻的角落位置,邹氏族人被关押在这里。

听到了牢庭爆发的骚动,邹氏族人纷纷起身,朝着嘈杂处疑惑望去。

“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吵闹!”

“听动静,好像出了状况!”

邹氏一些年轻人低声惊疑,十分疑惑。

“能有什么事,这里是地牢,是平原城禁地,守卫森严,能出什么状况?”

一位老人十分淡定,坐在草垫上,依靠着墙壁闭眼假寐。

“说得也是啊!”

众人恍然,便没再注意,纷纷平静了下来。

“鲁伯,您说,咱们还要在这儿被困多久啊?都过去七八天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状况。”

有年轻人看向先前的老人,满腹牢骚的道。

“快了吧!”

老人鲁伯晃着腿,依旧闭着眼睛,淡然回道。

“快了那是多久啊?咱们不会被处死吧?”

有年轻人很是不安,一脸忧虑。

“处死?”

鲁伯睁开了眼睛,看着不安的年轻人嗤笑了一声:“邹氏不崩,众神不问,谁敢处死我们?”

“可我们被关了这么久,都无人问津,难保不会出现意外。”

有年轻人辩驳,不安的情绪不减,反倒愈演愈烈。

“有什么意外?我们又没主动犯事,谁能怪罪我们?到时候,一切罪责,都推给七爷,他们死无对证,能奈我们怎样?”鲁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话虽如此,可我怎么总觉得,有些不妥呢?”

有年轻人咕哝,心绪惶惶。

“年轻人,还是定力太差。”

鲁伯摇摇头嗤笑。

年轻人顿时脸色涨红,羞愧难当。

旁边有年轻人疑惑,小声道:“你们觉得,孙逸真的会死吗?”

“怎么?你还觉得他有机会活下去?”

鲁伯嗤笑着看了那人一眼,淡然道:“别想多了,自己吓自己!那可是绝世杀阵,众神亲自布置,孙逸就算九条命,误入其中也得死。”

年轻人挠了挠头,一脸讪讪的道:“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心头有些不安,觉得会出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你觉得,谁还能救得了他?”

鲁伯不以为意的反问。

年轻人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而在这时候,牢庭内的吵闹更加汹涌,嘈杂的动静,愈发激烈。

甚至,呵斥声、怒吼声、煽动声、鼓舞声、叫好声纷纷充斥而起。

更到最后,还有交手的动静,掀起浪潮,滚滚翻涌。

这样的动静,十分驳杂,瞬间引起了邹氏众人的注意。

原本争议的邹氏众人纷纷起身,皆惊疑不定的望向了嘈杂处。

【作者题外话】:你们越夸我,我就越亢奋,血脉偾张,故事也就越写越好~记得留言夸我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