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强闯地牢/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牢庭一片喧嚣,各处嘈杂,种种声音交织,充斥各地。

邹氏众人张望,一脸惊奇。

“听声音,好像是有人擅闯地牢!”

“怎么可能?地牢乃是禁地,没有手令,任何人都不得擅闯。即便都统级人物,都得被问罪。”

“谁人如此大胆?”

邹氏哗然起来,许多年轻人满脸惊异,骇然交加。

鲁伯都是有了兴趣,自墙角草垫起身,来到牢庭边缘张望。

“鲁伯,您说,会不会是族内长辈前来劫狱,救我们出去了啊?”

有年轻人一脸希冀,揣揣不安。

“不会的,这是平原城的地牢,关押着许多重犯,乃是军部重要的战略禁地。一旦擅闯劫狱,那影响就太深远了。族内的人,应该不会傻到擅闯这里。”

鲁伯微微沉思,便是撇撇嘴摇头,否定了年轻人的猜测。

“那会是谁人如此大胆?擅闯此地。”

年轻人疑惑,张大了眼睛,不住地张望外围。

“老夫也很好奇!”

鲁伯微微眯起了眼睛,瞳孔内闪烁着惊疑之色。

平原城地牢,总领事赵忠仁直辖,关押着诸多重犯。

若是劫狱,影响会很大。

一旦追责,即便邹氏,都承担不起。

“鲁伯,快看,是不是那个人?”

突然,有年轻人惊叫起来,手指着远方一道人影。

“嗯?”

鲁伯顺着手指望去,看清了那人。

那是一位身材瘦弱的男子,一身青衣,腰缠素带,长发轻束,扎成马尾。

他腰佩长剑,步履轻快,直奔邹氏所在的牢庭走来。

“是他!怎么会是他?”

看清男子面貌,鲁伯骇然失声,惊叫起来。

“孙逸!是孙逸!”

“怎么会是孙逸?”

牢庭内的邹氏众人皆都失声,看清了男子面貌。

赫然是孙逸!

刹那间,邹氏众人全都震惊,脸色剧变,瞳孔紧缩。

紧接着,浑身发寒,心生不安。

“他怎么还没死?怎么会还活着?怎么可能啊!”

“我分明看着他被推进了杀阵,分明丧失了反抗,分明……分明不可能活的。”

“见鬼!是鬼!是鬼啊!”

邹氏年轻人惊叫,一个个震惊欲绝,肝胆俱颤。

更有胆怯者,直接被吓得瘫坐在地,然后一脸仓皇惊恐的缩腿后退,吓得脸色苍白,瑟瑟颤抖。

鲁伯都是脸皮抽搐,心头发毛,忍不住悚然。

他紧紧地盯着快步走来的孙逸,一双眼睛满是紧张与慌乱。

“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嘴唇哆嗦,呢喃失声,一张脸色都是紧绷了起来。

那可是绝世杀阵,众神布置,专门绞杀神魂的。

孙逸分明被推进了杀阵,被杀阵绞杀了神魂,怎么可能还会活着?

鲁伯完全不敢置信,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

难道,真的有鬼?

阴魂不散,怨念不消,成就鬼魂?

想到这些,鲁伯都是浑身哆嗦起来,腿脚发软,险些瘫坐在地。

鬼魂之说,在这个世界并不稀奇。

万物生灵,意外死亡,阴魂不散,执念不消,融合天地灵力,会形成一种新的生命体。

这种新的生命体,便是鬼魂。

世俗常言的阴魂不散,鬼怪缠身,并不是凡俗臆测。

而是天地常理的自然现象,是真实存在的。

近了!

走得近了!

孙逸的面孔,五官,清晰的映入邹氏众人的眼帘。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满是煞气与冷漠,邹氏众人全都难以镇静。

“鬼啊!”

许多年轻人失声尖叫,吓得心神颤栗,惶恐交加。

鲁伯都是踉跄后退,脸色发白,呼吸局促,难以宁静。

邹氏众人全都缩到了角落,一脸惊恐的凝视着孙逸。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

看着孙逸步步逼近,靠近牢笼,邹氏许多年轻人色厉内荏的叫喊斥喝。

“你是人是鬼?休得唬弄我等!”

邹氏有中年人厉声断喝,表现强势。

但看他颤抖的手指,哆嗦的唇齿,却是暴露出了他惊惶难安的心绪。

孙逸未曾言语,慢慢地拔出了腰间的天鸢残剑,准备劈开牢笼锁链,强入牢笼,斩杀掉这些邹氏族人。

“啊!不要啊!”

邹氏许多年轻人吓傻了,一些胆怯者,直接两眼翻白,然后咚的一下倒地不起。

有人昏厥,有人直接肝胆俱裂,被活活吓死。

“住手!”

这时候,地牢卫兵包围了过来。

上千的队伍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将孙逸团团围住。

“救命!救命啊!”

看到赶来的地牢卫兵,邹氏那些年轻人仓皇求救,急声呼喊。

鲁伯都是难以镇静,鼻息粗重,脸色苍白无血。

“阁下是谁?胆敢擅闯地牢!”

地牢卫兵围拢上来,一名开窍九重境的队长手持长刀,逼视着孙逸叱问。

“地牢重地,没有手令,不得擅闯。阁下强闯入内,可知已犯下重罪?还不赶紧束手就擒,以求宽大处理?”

那名队长眉宇紧锁,凝视着孙逸断喝。

孙逸手按剑柄,漠然回头,冷然的看着那人,道:“重罪又何妨?今日,这些邹氏族人,都得死!”

“你敢!”

卫兵队长斥喝,浑身元力沸腾,刀锋闪烁寒芒,直指孙逸。

“你且试试,我敢,还是不敢!”

孙逸按剑的手微微用力,铮的一声,天鸢残剑出鞘,寒光凛冽。

卫兵队长眼神凝滞,紧紧地盯着孙逸,目光在天鸢残剑上盘旋了下,微微闪烁,眉头瞬间皱得更紧。

“你……你是孙逸?你没死?你还活着?”

这时候,牢笼内的鲁伯恢复了镇静,紧紧地盯着孙逸,颤声询问。

“不错!我还活着!”

孙逸闻言,扭头看向了鲁伯,紧抿唇齿,冷冷道。

他还活着,可,绿萝死了!

绿萝的命,换了他的命。

让他一辈子,都要背负着这种歉疚。

“怎么可能?”

鲁伯骇然失声,一脸惊震。

他不知道孙逸的心情,只知道孙逸还活着,他们的所有算计,都落得一场空。

七爷白死了!

邹子杰白死了!

邹氏那么多甘愿赴死的俊杰天骄,都白死了。

邹氏大患,还活着。

鲁伯身躯踉跄,险些摔倒,幸得左右年轻人手疾眼快,搀扶住了他。

“今日,我来取你们狗命!顺便,昭告天下,你们邹氏,我孙逸,余生定然屠尽,鸡犬不留!”

孙逸提起了天鸢残剑,杀意凛然的道。

“你敢!”

一位邹氏中年人怒斥:“这里是地牢!你擅闯地牢,已经是死罪。还敢扬言杀我们?你也活不成!必受制裁!”

“制裁?大不了,老子叛了这天下!”

孙逸满脸狞恶,凶煞滔天。

“狂悖!”

“大胆!”

“尔等卫兵还愣着做什么?此子已经入魔,你们还不赶紧拿下!”

邹氏众人纷纷震怒,暴喝斥责。

地牢卫兵顿时哗然,彼此对视,犹豫不决。

得知孙逸名,他们便想到了事情原委,明白了孙逸的心情。

所以,邹氏众人的斥喝,他们皆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孙逸,不管你来此所为何,不论你与邹氏什么恩怨。此地乃是地牢,你擅闯此地,已经是大罪!束手吧,不要逼我们动武!”

早前出声的卫兵队长语气不再冷厉,多了几分温和,规劝道。

孙逸之名,早已传遍天下。

甘为死士,为天下英魂请命;

勇救戚威,反杀异族宗师大统领。

等等事迹,无不彰显其仁勇个性。

天下英豪,莫不敬服。

这些地牢卫兵虽未参战,也没见过孙逸。

但,却早已听闻孙逸的事迹。

满场所有人,皆敬服其人。

因此,得知孙逸身份,他们皆犹豫不决。

“他们必死!”

孙逸摇摇头,态度坚决,杀意不减。

地牢众卫兵皆倍感为难,目光在邹氏与孙逸身上徘徊。

“大胆狂徒,尔等还不动手,拿下他!”

牢笼内,邹氏众人怒斥,急喝不绝。

孙逸冷然的扫了邹氏众人一眼,随即回头,看向地牢众卫兵道:“你们拦不住我,都走吧,此事不要参与。我不想,跟你们起冲突!”

说完转头,提剑而起,劈开了牢笼锁链。

咣当一声,牢笼锁链断裂落地,孙逸一脚踹开了牢笼大门。

顿时,牢笼内关押的邹氏众人脸色剧变,肝胆剧震。

孙逸的态度,坚决果敢,摆明了不杀他们,决不罢休。

今日,恐怕难逃一死!

邹氏众人皆惶恐,退居角落,紧张难安。

“孙逸,你若敢在此地绝杀我们,邹氏必然不会放过你!”

“此乃地牢,你若杀了我们,影响极大,你可要考虑后果!”

“孙逸小儿,休得猖狂!”

面对着孙逸的逼近,邹氏众人急喝不绝,步步退缩。

“住手!”

而在此时,牢庭外,传来一声断喝。

一位身穿黑色锦衣,腰缠玉带的中年男人佩刀而来。

“陈副庭!”

中年男人走来,瞬间引发骚动,地牢众卫兵纷纷退避,向其施礼。

这是一位聚神二重境的强者,身材昂藏,五官刚硬,眉宇粗浓,一派正气。

孙逸听到动静,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来人。

中年男人走近牢笼外,按刀而立,凝视着孙逸道:“在下陈炜和,忝为地牢副庭长,领校尉职务,负责地牢众犯看押。阁下如此做,让陈某很难交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