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人族文明/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逸强闯地牢,绝杀邹氏众人的事迹,没多久,被曝光了出来。

尽管陈炜和严令保密,但天下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强。

消息传扬,平原城震动,各地大惊。

地牢的重要性,世人皆知,没有手令,元帅级以下的人物,都不准擅入。

擅入者,重罪!

孙逸不仅强闯,还在内部绝杀犯人,这种事迹,绝对是死罪。

而更令人震惊的消息,是孙逸未死。

天呐,坠进绝世杀阵,竟然都能活?

猛修罗的命,到底有多硬啊?

人们骇然惊绝,震动交加。

……

平原城,邹府。

一名邹氏年轻人跌跌撞撞,慌慌张张飞奔而入,朝着邹府内院横冲而去。

一路扬尘,火急火燎。

“砰!”

最终,撞进一栋书房,被门槛绊了一下,整个人扑飞了出去,摔在了书房深处的书桌前。

但他顾不得嘶痛,爬起来慌张叫道:“叔公,叔公,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年轻人脸色发白,唇齿哆嗦,一脸不安。

“何事如此慌张?”

邹秀金坐在书桌后,正在批阅文书,乍然被人撞破书房门,飞进来个人,让他吃了一惊。

待看清来人面貌时,不由脸色微凝,眉头微蹙。

“死了……死了!”

年轻人跪地哭道,慌张变得惶恐,不安之色更浓。

“谁死了?”

邹秀金放下文书,眉头渐渐锁起,沉着脸盯着年轻人问道。

“鲁伯,秦叔,礼叔,观哥那些被押进地牢的人,都死了,都死了!”

年轻人瑟瑟发抖,惶恐难安,颤声回道。

“什么?”

邹秀金脸色剧变,霍然站起,两眼圆睁,瞳孔紧缩,不可思议的看着年轻人:“怎么回事?”

“有人擅闯地牢,杀了他们!”

年轻人哆嗦更甚,惶恐之色更浓,不安的情绪,愈演愈烈。

“是谁?谁人如此大胆,竟敢擅长地牢,绝杀犯人!”

邹秀金圆睁的眼睛骤然深沉,凛然之色在交织,满脸煞气。

好端端的人,居然被杀了。

还被这样绝杀!

这不仅仅是对邹氏的挑衅,更是一种羞辱。

年轻人脸孔更加苍白,嘴唇都是渐无血色,惶恐不安的他哆嗦半晌,颤颤巍巍的道:“据……据消息称,杀人者……杀人者是……是是是是……是孙逸。”

“孙逸?”

邹秀金两眼骤凝,煞气腾腾的脸色都是霍然僵滞。

“怎么可能?孙逸已经死了!”

邹秀金骇然失声,满脸的不敢置信。

被推进绝世杀阵,怎么可能还会活着?

异族宗师大统领都难逃一死,被绝灭了神魂,孙逸区区开窍境人物,怎么可能还会活着?

提及孙逸,年轻人哆嗦更甚,惶恐带着惊惧,颤栗难安。

“叔公,我没骗你,消息真的是孙逸啊!”

年轻人一脸悲呛,满含恐惧的道:“我在想,会不会他死不瞑目,阴魂不散,执念不消,化作了厉鬼,要回来找我们报仇雪恨……”

提到鬼字,年轻人更是差点瘫软在地。

鬼怪神物之说,这个世界并不稀奇。

如此玄奇的世界,一切阴邪事物,都是必然存在的。

“鬼?”

邹秀金闻言,心头也是一跳。

但很快就沉稳下来,一脸狞恶的哼道:“鬼怪传说虽然不少,但,他想化鬼,却还是有些匪夷所思。”

“叔公,您……您的意思是?”

年轻人闻言,惶恐一滞,一脸惊异。

“恐怕,是我们想多了,那小畜生估计是被樊老鬼他们救了。”

邹秀金紧攥双拳,狠狠地捶桌怒斥:“一介开窍境小儿,竟然值得他们如此庇护吗?”

“叔公?”

年轻人越来越懵,听不懂邹秀金的意思。

邹秀金也没解释的意思,拂袖一扫,走出书桌,漠然吩咐:“前面带路,去看看尸体!”

“是是是!”

年轻人慌不迭起身,前面领路,带着邹秀金离开了邹府。

一路疾奔,朝着领事府广场赶去。

领事府广场早已围满了人,四周簇拥的人潮拥挤不堪,将广场围了个水泄不通。

邹秀金在年轻人的引领下赶来,聚神九重境的气势外放,人潮不由自主分退,让开一条甬道,任由二人通过。

走进人群深处,一眼便是看到领事府门庭前停放着的十几具尸体。

全都躺在白布上,一个个两眼圆睁,死不瞑目。

他们的眉心,皆有血窟窿,是被剑贯穿。

血迹顺着眉心流淌,将他们的脸孔都是染得猩红。

配合着他们死不瞑目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凄厉。

邹秀金目睹着邹氏众人的死状,一颗心瞬间炸裂,满腔怒火,汹涌激荡。

“孙逸!”

邹秀金攥拳咬牙,低吼痛斥。

“小畜生在哪儿?”

憎恨转身,邹秀金看向年轻人问道:“找出来,抓住他!老夫要活剥了他!”

冷厉的声音,充斥着浓浓怨毒。

年轻人都是听得浑身发毛,忍不住寒栗交加。

……

平原城,左帅府。

孙逸坐在厢院内,独饮浊酒。

姜浩、柳如龙、柳茹嫣、林毅、赫连杰、林妙依等人皆或坐或站在周边。

“邹氏的人都杀了,杀得好!杀得好!”

姜浩拍手叫好,对孙逸的行为连连称快。

“邹氏的混蛋都死有余辜,应该死绝。枉为人族的畜生,留着都是玷污了人族的名声。”

赫连杰在旁赞同,和姜浩差不多的性子与观点,快意恩仇。

“哈哈哈,赫连兄说得没错!只可惜啊,孙兄没让我去,不然,我非得把那些家伙大卸八块,碎尸万段。”

姜浩对赫连杰的赞同十分喜悦,大有找到知己的兴奋。

“换做俺去,非得两锤将他们夯成肉泥。”

赫连杰更是扬了扬盘龙锤,哼声示意。

二人畅谈,一脸激动与振奋。

孙逸默不作声,一脸冷漠地灌着酒。

他眼望云空,眼神无波,一片深邃。

在他垂放在蜷缩的双腿上的左手中,握着与绿萝似模似样的布偶,大拇指无意识的轻轻摩挲。

柳如龙依靠着旁边的支柱,抱膀而立。

看着孙逸的沉默,听着姜浩和赫连杰的议论,他平眉微蹙,眼神渐渐深沉。

沉吟了下,柳如龙开口,制止了姜浩和赫连杰的议论。

“人是杀了,一时爽了。但,麻烦恐怕也会接踵而至。”

柳如龙语气淡然,但言辞间,饱含担忧。

“怕什么?那些混账都该死,我们不过是帮着天下,杀了该死之人,有什么好怕的?”

姜浩不以为意的哼了声,挥手道:“我就不信了,这天下,会没了公义,任由这群畜生猖獗叫嚣。”

“姜师弟的想法很纯粹,不过,却也把事物,想象得太简单了。”

柳如龙摇摇头,嘴角微抿,笑意似有似无。

“不是我想得太简单,而是你们这些人啊,把事情想得太复杂。”

姜浩反驳道:“如龙兄你自己说,要是樊元帅,跟赵大人硬气点,不顾那么多规矩,把邹氏镇压了,后面会出这么多的乱子吗?”

“邹氏分明有错,卑劣行径为天下所耻。但是啊,你们这些人总是顾及规矩,顾及声誉影响,瞻前顾后,想那么多,才让邹氏气焰嚣张,如此猖狂。”

“若是你们如孙兄弟这样快意恩仇,直截了当,邹氏他们敢吗?直接解决了他们,后面哪还有这么多屁事?绿萝也就更不会死……”

说到最后,姜浩一脸愤慨,撇头不愿看柳如龙。

柳如龙嘴唇嚅动,想要反驳,但思索了下,似乎觉得姜浩所言有理。

反驳的气势一滞,渐渐沉默。

看着柳如龙无言驳斥,林毅却是突然插了一句。

“话虽如此,很有道理。只是,若是所有人都如孙兄弟这样快意恩仇,我行我素。那么,众神千年来辛辛苦苦建设的法纪,维持的文明秩序就将毁于一旦,人族将会陷入一片混乱。”

“届时,人人快意恩仇,你攻我夺,无须顾及,便只会让天下人自危,相互戒备提防。异族扣边关,人人自危,还怎么抵抗?只怕那时候,人族将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林毅的语气很平静,不起波澜。

但一番话,却说得慷慨激昂,听得众人心头一热。

柳如龙眉宇微挑,不由连连颌首,深以为然。

姜浩嘴唇嚅动,想要反驳,却是轮到他无言以对。

“不错!林兄所言,甚为有理!”

柳如龙颌首笑赞:“若是人族没有异族这等外在威胁,秩序有无,倒也无关紧要。但是,异族酣睡在侧,人族若无秩序,将如一盘散沙,难以凝聚。”

“哼!”

听着柳如龙的话,姜浩忍不住哼道:“行行行,你们都说的有理,行了吧?”

说完,一脸不爽的甩袖转身。

柳如龙见状,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没再继续争议。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打破了院中宁静。

“谁?”

姜浩抬头喝问。

院门被推开,一位左帅府的家仆匆忙而入,道:“各位公子小姐,你们快避避风头吧,邹氏来人了,扬言要抓捕杀人犯孙公子。”

“来得倒是挺快的!”

姜浩霍然站起,一脸狞色。

“哐当!”

家仆还没来得及退走,一队金甲侍卫腰佩长刀,撞门而入。

哗啦啦一阵响动,数百人围满了别苑四周,将孙逸他们团团围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