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左帅府内起风云/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甲侍卫刀兵齐出,清一色的装扮,威武凛然。

姜浩、赫连杰皆如临大敌,脸色沉重。

柳如龙、柳茹嫣、林毅、林妙依则是相对淡然,平静无波。

孙逸微微扭头,看了一眼周围簇拥上来的队伍,他将布偶揣进了怀中。

灌了口酒,站了起来,目光漠然的凝视着院门方向。

簇拥的金甲侍卫队分退,一名身材昂藏,五官硬朗,穿戴盔甲的老者按刀而来。

“孙逸小儿,你胆大包天,竟敢擅闯地牢,残杀犯人,罪不可恕。今日老夫按法纪前来捉你问罪,你若识相,乖乖束手就擒。”

老者正是邹秀金,走进别苑,一脸冷厉的凝视着孙逸断喝。

周围金甲侍卫皆是其亲兵,同仇敌忾,目光森寒的盯着孙逸。

左帅府报信的家仆站出去,准备呵斥邹秀金。

但被孙逸抬手按住了肩膀,制止了他。

孙逸灌了口酒,淡漠的看着邹秀金,道:“你哪只狗眼看到我擅闯地牢,残杀罪犯?你若有证据,尽管告我便是。拿人?平原城,还轮不到你们邹氏。”

“孙逸小儿,休得造次!老夫作为平原城都统,作为将领,有权过问。”

邹秀金厉声呵斥,并不在意孙逸的驳斥,他直接大手一挥,断喝道:“来人,给老夫拿下!”

“是!”

周围金甲侍卫纷纷动身。

“邹氏老狗,你好大的胆子,这里是左帅府,你敢在府内放肆?”

姜浩怒目圆睁,暴喝而起。

“老夫职责所在,若有冒犯左帅之处,自有左帅问责。尔等宵小,与杀人犯同流合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一起拿下带走,不容放过!”

邹秀金面目漠然,强势命令。

“你敢!”

姜浩怒不可遏,恨怒欲狂。

邹氏还真是霸道呢,现在越来越猖獗,都敢在左帅府强势捉人。

这种事迹,超乎了其职责范畴。

这是摆明了要在樊明宏没有反应之前,先斩后奏。

姜浩的愤怒,并没有吓住对方。

在邹秀金的命令下,周围金甲侍卫纷纷动身,提刀而起,朝着孙逸他们扑杀上来。

“住手!”

这时候,院外脚步响起,又一批金甲侍卫横冲而入。

领队的一位将领断喝,声威滚滚,喝住了动身的邹氏亲兵。

“不用管他们,直接拿下!”

邹秀金回头看了一眼,脸色一凝,随即急声断喝。

邹氏亲兵顿时继续动身,蛮横冲撞。

“我让你们住手,听不到吗?”

率队而来的将领暴喝,怒火中烧,咚的一步踏出,地动山摇,整座别苑府邸都是狠狠颤动。

邹氏亲兵如遭雷击,站不稳脚跟,纷纷摔倒在地,翻滚不休。

“放肆!”

邹秀金见状,回头一喝,声威如雷,滚滚轰动。

一片气浪交叠,碾向了率队而来的将领。

轰隆隆声响震荡,那名将领的气势一滞,紧接着寸寸崩溃,纷纷爆开。

“哼!”

那名将领脸色一白,脚步踉跄,蹭蹭蹭一路暴退,撞在了门庭上。

相较之邹秀金而言,他的实力还差了一大截。

邹秀金乃是聚神九重境的实力,他只是聚神四重境,差得远呢。

“邹秀金,你好大的胆子,此乃左帅府,岂容你造次!”

那名将领稳住趋势,压下跌宕的气血,咬牙瞪着邹秀金怒斥。

“老夫职责所在,捉拿杀人犯,你胆敢包庇?”

邹秀金冷漠的看了那名将领一眼,厉声断喝。

“杀人犯?你可有证据?若无证据,你敢造次!就算你有证据,捉拿罪犯之责,也轮不到你。”

那名将领驳斥,一张脸满是愤怒。

“老夫懒得与你费口舌!”

邹秀金漠然冷哼,随即扭头看向亲兵喝道:“拿下!胆敢反抗阻拦者,格杀无赦!”

“是!”

邹氏亲兵再次动身,扑向了孙逸等人。

霍然,对峙开始了厮杀。

“王八蛋!邹氏老狗,我草你孙女!”

姜浩破口大骂,强势反击。

浑身金光斑驳,宛如一尊佛陀,迎击邹氏亲兵。

这些邹氏亲兵都是开窍境修为,人数虽多,但单兵实力远不及孙逸他们。

所以,交手的霎那,并没有取得上风,反倒被孙逸他们碾杀十几人。

“跟他们拼了!”

赫连杰盘龙锤舞动,疾风呼啸,劲风滚滚,轰砸开来,一位位邹氏亲兵被打得咳血横飞。

“给我上,拦住他们!”

那名将领开口,下达了命令,周围兵士纷纷动身,冲向了邹氏亲兵。

一时间,别苑内混战开始,展开了厮杀。

邹秀金见状,脸色一沉,两眼狞恶之色骤然浮现。

“孙逸小儿,殊死顽抗,今日,老夫替天行道,送你正法!”

邹秀金一步踏出,聚神九重境威势呼啸散开,整个人如狂龙出海,撞开人群,扑向了孙逸。

抬手并掌,打爆虚空,压向了孙逸。

这一掌,竭尽全力,让孙逸周身虚空都是塌缩,形成牢笼般的漩涡,将他囚困其中。

孙逸无处闪躲,甚至连动弹的趋势都逐渐减缓,渐被压制。

面临这一掌,他根本无从抗衡。

聚神九重境的实力,焉能是他对付得了的?

“邹氏,好大的狗胆!”

这时候,一声断喝,从天而降,滚滚轰鸣。

一道人影,随着声音降临,坠入别苑。

轰的一下,一拳打出,稳稳地迎向了邹秀金。

咚的一声,猛扑而出的邹秀金咳血倒退,横飞了出去。

身后邹氏亲兵都被撞翻,接连咳血。

“左帅!”

那名率队阻拦邹秀金的将领,以及兵士纷纷住手,向着来人施礼。

来人赫然是左帅樊明宏!

“樊老!”

“樊前辈!”

孙逸、姜浩等人纷纷施礼。

樊明宏一甩袖袍,站在孙逸身前,微微颌首,随即目光深沉的凝视着邹秀金,冷然道:“邹秀金,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本帅府邸,更敢在本帅府内动刀兵,兴战事。”

邹秀金咳血暴退,卸去劲力,被身后亲兵搀扶抱住,止住了趋势。

站稳脚跟,邹秀金一脸狞恶与愤慨的看了樊明宏一眼,冷声道:“孙逸擅闯地牢,残杀犯人,末将身为平原城都统,协助府衙办案,捉拿杀人犯。孙逸聚众顽抗,末将不得已,才出手下策。若有得罪,请左帅见谅!”

“见谅?本帅府邸染血迹,你区区一句见谅,就让本帅退步?呵,邹氏,还真是目中无人呢。”

樊明宏冷然嗤笑,深沉的面孔,饱含戾气。

“左帅,末将也是出于公务,虽有过错,却也情有可原!”

邹秀金沉声解释。

“公务?好一个公务!那么,本帅且问你,你奉谁之命,公务由谁所授?”

樊明宏沉声喝问,戾气更浓。

“末将……”

邹秀金脸色一凝,咬牙沉声,想要驳斥。

“啪!”

却是骤然,一道耳光,猛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股磅礴大力灌入脸颊,邹秀金半边脸顿时红肿,脑袋都是忍不住一偏,识海震荡,神魂都险些被抽得崩散。

身躯一震,脚步踉跄,暴退了三四步。

脸颊剧痛,让邹秀金一张脸都是扭曲下来。

顾不得嘶痛,邹秀金扭头,一脸惊怒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樊明宏。

“樊帅,你……”

看着徐徐收手的樊明宏,邹秀金怒目圆睁,煞气腾腾。

“本帅面前,岂容你狡辩?”

樊明宏漠然怒斥,让得邹秀金面目铁青下来。

“末将知罪!”

邹秀金牙关紧咬,目光森寒的看了樊明宏一眼,犹豫了下,最终垂下了头。

跟樊明宏这暴脾气硬抗,邹秀金清楚,抗不过。

无论是实力、身份、地位、还是个性,他都差了一大截。

继续硬抗下去,樊明宏绝对会杀了他。

毕竟,擅闯帅府,顶撞元帅,无论哪种,都是以下犯上。

樊明宏要杀个人,太简单。

到时候,他连伸冤的地方都没有。

同时,他也清楚,继续纠缠下去,没用了。

樊明宏回来了,就不可能坐视他带走孙逸。

他原本匆忙而来,便是想要趁着樊明宏反应不及,带走孙逸,将其拖出左帅府,然后就地格杀。

届时,事成定局,就算樊明宏想杀他,他也无所谓。

除掉孙逸这个大患,值得。

如今,机会错过了。

“知罪就好!”

樊明宏嘴角微抿,嗤笑着看了邹秀金一眼,随即冲着左右兵士喝道:“来人,邹秀金擅闯帅府,以下犯上,将其拿下,杖责八十,以儆效尤!”

“是!”

左右兵士毫不犹豫,跨步而出,将邹秀金擒拿下来,直接按在了地上。

旁边将领拖着一根‘毒龙杖’走了出来,狠辣下手。

毒龙杖乃是带着铁刺的长棍,形似狼牙棒。

一棍打下去,宗师境人物都要皮开肉绽。

八十棍打完,邹秀金的屁股血肉模糊,坑坑洼洼,布满了孔洞。

那全是毒龙杖上的铁刺穿透的痕迹。

生受八十毒龙杖,即便邹秀金修为强悍,都是脸色发白,身躯颤颤。

“滚!”

杖责结束,樊明宏冷然瞪了邹秀金一眼,漠然呵斥。

邹秀金咬紧牙关,没敢吭声,任由亲兵搀扶,仓皇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