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邹氏逼宫/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赶走邹秀金,众人松了口气。

樊明宏吩咐兵士清扫尸体与血迹,便带着孙逸等人,换了间别苑。

“邹氏死伤这么多人,又得知你没有折殒,这次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再次加害于你。”

樊明宏看着孙逸,一脸深沉的道:“这段时日,你就待在左帅府,不要出门。免得邹氏恶向胆边生,如先前那般妄图先斩后奏。”

“多谢樊老,孙逸明白!”

孙逸抱拳谢过,樊明宏对他着实很好,容不得他不敬。

“这件事情,老夫会处理好,不会准你有难。”

樊明宏拍了拍孙逸的肩膀,面露笑容,轻笑道。

“有樊老在,孙逸不慌。”

孙逸灌了口酒,颌首道。

“你小子啊……”

樊明宏闻言,不由笑骂:“以后做事,还是不要太冲动。这个时代,不再如千年前,规矩与秩序并存,人族文明需得发展。做事之前,还是需要三思。”

“孙逸受教,以后定会多做考虑!”

孙逸颌首答应,他自知这次行为有欠考虑。

只是,绿萝之死,让他倍受打击,更深感自责。

若是不报,于心难安。

姜浩在旁闻言,却是撇撇嘴,有些不甘心的道:“樊前辈,分明正义在我们,邹氏失势,我们完全可以直接爽快的干掉他们,还人族朗朗乾坤。又何必在乎那么多规矩,纵容宵小猖獗。”

樊明宏看了姜浩一眼,并没有责备姜浩的直言,他笑了笑,语重心长的道:“你的话,道理是有。老夫又何尝不想解决邹氏,打击他们的气焰?”

“但是,众神在上,秩序规则钦点,是为发展人族文明,凝聚人族向心力。若是任由我们瑕疵必报,肆意胡为,人族文明将毁于一旦。”

“异族酣睡在旁,千年来一直虎视眈眈,届时发难,人族一片散沙,又如何抵挡?”

姜浩被问得哑口无言,但思索片刻,却仍有不甘。

“樊前辈与众神看待的眼光,自然远超我等。只是,邹氏分明缺乏公义,心无人族,只为邹氏自私自利。人族有他们,也没太多助力。但人族若少了他们,也同样不会缺失什么啊。”

姜浩皱着眉头辩驳:“并且,现在恩怨重重,矛盾纠葛更进一步。以后对战异族,难保邹氏不会从中作梗,故意拖乱人族脚步。此次事件,相信樊前辈应该有所耳闻。”

樊明宏闻言,脸上笑容渐消,脸色渐渐沉肃。

思索了下,微微颌首,道:“确实,此事,老夫已有耳闻,大人也是心知肚明。邹氏所作所为,确实有悖逆人族的趋势。只是,一切行为,皆因私怨而起。若是贸然大动干戈,恐会引起不适。”

“另外,邹氏虽然不足为虑,但是,天下浩瀚,人族亿万,如邹氏这样的存在,不乏少数。若是聚少成多,皆一并而论,那其中影响,可就太深远了。”

一个邹氏并无太大影响,但,千千万万个邹氏聚在一起,影响可就太大了。

这个道理,众人皆明白。

只是,有欠考虑。

姜浩听得这样的话,辩驳的心思,终于是淡了。

“樊前辈所言甚是,众前辈的眼光,确实是我等后生晚辈所不及的。”

姜浩抱了抱拳,算是承认错误。

樊明宏微微摇头,并无责怪。

“此事暂且搁置,尔等近段时日皆不要外出,安心在左帅府留候。此事,老夫自会处理,不会让你们受委屈。”

樊明宏告诫了一句,然后便是离开了左帅府。

孙逸等人留守左帅府,依照叮嘱,未曾离开。

……

平原城,邹府。

邹秀金被杖责八十,打得屁股血肉模糊,伤势惨重。

若无灵药疗养,短时间恐怕难以恢复。

在亲兵搀扶护送下,邹秀金回到了邹府。

得知消息,邹氏许多人匆匆赶回。

“金叔,您这是……”

有邹氏中年人物看着邹秀金的惨状,不禁惊怒。

“樊明宏那个老东西,越来越跋扈,越来越不将我们邹氏放在眼里。屡次阻拦我们便是,今日更是当众折辱金叔您,简直可恨!”

得知经过的邹氏族人纷纷憎恨,愤慨不已。

“千算万算,没有想到,最终还是疏于防范,出了纰漏。孙逸那小杂种,这样都不死,真是可恨啊!”

“天不助邹氏,可恶!”

邹氏不少人叫屈,攥拳捶桌,痛恨交加。

“孙逸那小畜生真是好命,居然得到樊明宏那老东西屡次袒护。金叔,咱们计划失败,现在怎么做?”有人询问邹秀金。

邹氏众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焦头烂额。

邹秀金趴在床榻上,任由旁人处理伤势。

他一张脸满是铁青,紧咬着牙关,额头青筋都是暴起,显得十分狰狞。

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痛的。

听闻族人询问,邹秀金沉默片刻,咬着牙,道:“先将此事告知族内,请家主另商大计。”

“好!”

有人响应,十分赞同。

“还有呢?难道,我们现在就这样坐着,不闻不问吗?”

有人追问,一脸急迫。

邹秀金思虑了片刻,随即道:“另外,召集族内众人,发动人脉关系,齐聚领事府,请命!”

“请命?”

众人一片哗然,倍受震动。

许多人都是目光一变,瞳孔紧缩,骇然吃惊。

请命,是好听的词。

换句话说,就是逼宫。

齐聚领事府,就是逼着赵忠仁处置孙逸。

毕竟,孙逸强闯地牢,更残杀犯人,乃是重罪。

论罪处置,足以斩首。

若是不杀,难服天下。

“金叔,确定要这样做吗?一旦去了,邹氏,可就再无回头路!”

有中年人物眉头紧锁,一脸沉重的询问。

聚众逼宫,就意味着,邹氏要和赵忠仁正面对抗。

一直以来,邹氏吵吵闹闹,肆意猖獗,却从来都有底线,一直在规避和赵忠仁发生直接冲突。

这也是赵忠仁一直以来,容忍邹氏的原因。

如今一旦逼宫,赵忠仁势必震怒。

届时,邹氏的压力,将剧增。

邹秀金叹了口气,一脸无奈。

“事已至此,还能如何?赵忠仁的态度,还不够清楚?”

邹秀金苦笑:“现在局势有利我们,我们不趁机发难,更待何时?一旦错过这个机会,再想动手,可就难了。”

毕竟,孙逸不占理。

赵忠仁若要执意偏袒,将会失势,丢了天下人心。

一旦失了人心,赵忠仁必然自食恶果。

得人心者,方得天下。

邹氏众人皆陷入沉思,考虑着后果与利弊。

最终,彼此对视,皆点了点头。

“好!就按照金叔说的办!”

众人一致同意,全无反对。

最终,叮嘱邹秀金注意休养,众人纷纷散去,各司其职,开始谋划。

……

孙逸强闯地牢,残杀犯人,罪大恶极。

左帅樊明宏包庇孙逸,拒不交授出来,更还袒护,可谓藐视法纪,不顾人族典律。

今请有志之士,共讨孙逸,以正天下纲纪,匡扶人族典律……

很快,一则讨逆檄文发表了出来,张贴各地,传遍八方。

一时间,各地沸腾,八方震动。

声讨声、质疑声,比比皆是,尽起争议。

领事府前,广场中央,大批人聚众而来,数以千计,井然有序,汇集广场中。

这些人皆头绑素带,身披素衣,一脸沉肃。

浩浩荡荡的队伍,声势恢弘,威武强盛。

身后跟随着大批人群,分散八方,围观起来。

纷纷议论,窃窃私语,交叠而起,整个领事广场一片喧哗,嘈杂不休。

领事府门前,值守的执杖神卫都是吓了一跳,一个个脸色剧变,被这般阵容惊得无以复加。

数以千计的人汇集在一起,皆头绑素带,身披素衣,宛如奔丧一样。

这样的架势阵仗,任谁看着,都要悚然。

“止步!”

值守的神卫咽了口唾沫,战戈横移,相互架在一起,阻挡门楣,壮着胆子断喝。

汇集而来的队伍戛然止步,在领事府前的台阶下矗立。

然后,在执杖神卫的注视下,在无数围观者的观望下,不约而同跪倒在地。

“吾等,叩请领事府!”

数以千计的人,齐声高喊,同时跪拜。

那般架势,声威浩荡,席卷苍穹,传遍千里。

平原城浩瀚疆域,各地街巷,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如此动静,震动人心。

执杖神卫顿时慌了,一个个脸色发白,彼此对视,茫然不知所措。

“快通知墨老!”

有人疾呼,示意同袍。

“好,你们守着!”

有人应声而去,仓皇转身,直奔领事府内部。

广场周围,哗然声、私语声,此起彼伏,延绵不绝。

叩请的队伍不为所动,跪伏在地。

其中一人跪立起来,昂视领事府门楣,拱手施了一礼,然后朗声高喊:“人族孙逸,强闯地牢,残杀犯人,其行径,悖逆人伦,罪大恶极。”

“左帅樊明宏包庇孙逸,强令拒捕,纵容罪恶,袒护不正之风,其恶当诛。”

“吾等叩请领事府,捉拿罪邪,镇压叛逆,以正人族纲纪,以顺天下民心。”

叩请措辞,朗朗上口,传扬开去,引发八方剧震。

周围观望者,莫不失色。

其中不少人,骇然失声,惊惶交加。

大街小巷,骚动四起,争议声,愈演愈烈。

【作者题外话】:补更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