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无风不起浪/通天神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氏逼宫请命,持续两日,引发的风波不断发酵,将人们的情绪激发到了极点。

数十万人游街示众,煽动人心,令得平原城人人自危。

各大势力都是惴惴不安,彷徨交加。

领事府不闻不问,不为所动,更让世人焦虑,分不清楚状况。

终于,在第二日下午,日落西山,天色昏黄时,紧闭的领事府大门,徐徐打开。

“门开了,领事府门开了!”

广场四周围观的人们纷纷惊呼,瞬间炸开了锅。

焦虑彷徨的人们满含期待,紧盯着领事府门庭,紧张忐忑。

终于,在人们心绪交杂时,一道人影,自内走出,朗声宣布:“大人有令,即日审察天下不法事,以正纲纪,以明典律,以肃奸邪,以清罪孽。”

“哗!”

一时间,八方骚动,喧哗四起。

跪伏在台阶下的数千将领都是纷纷震动,相继抬头,惊疑不定的凝望着宣布的人。

那人一袭黑袍,清癯的面孔满是冷漠,五官冷硬,一派深沉。

看清其面容,不少人倒吸冷气,暗暗吃惊。

那人赫然是墨文青,素来是赵忠仁的代言人。

……

平原城,左帅府。

一名将领匆匆奔走,穿堂过室,直奔内庭一间厢院而去。

推门而入,便是看着庭院内的孙逸道:“孙公子,领事大人有请!”

院内众人闻言,纷纷挑眉,目光闪烁。

来了!

众人纷纷扭头看向孙逸,后者神情平静,将手中摩挲的布偶放进怀中,他灌了口酒,一甩袖袍站起身来。

“走吧!”

孙逸示意了将领一眼,便是阔步而去。

姜浩等人想要跟随,却被将领拦住,冲他们摇了摇头。

孙逸回头抿嘴一笑,看了众人一眼,颌首示意。

众人驻足,目送着他远去。

一路走出左帅府,直奔领事府而去。

将领率部护送,千余铁骑分列左右,紧步相随。

队伍浩荡,引人瞩目。

而在他们走出左帅府不久,前方街道,人影消失,空寂下来,一名家仆拦住了去路。

“吁!”

队伍勒马止步,警惕着家仆。

“尔是何人?胆敢阻路!”

率部的将领手按长刀,居高临下,俯视着家仆喝问。

家仆躬身抱拳,施了一礼,随即看向孙逸道:“孙公子,我家大人想请公子一叙,请公子赏个薄面。”

将领眉宇微蹙,目光凝重,紧盯着家仆。

孙逸闻言,灌了口酒,跨骑骏马,居高临下俯视着家仆问道:“你家大人姓甚名谁?”

“不瞒公子,我家大人乃是邹秀金,邹氏嫡系。”家仆如实回答。

“大胆!”

率部的将领霍然大惊,紧按的长刀微微出鞘,杀意涌动。

邹氏之人阻路,定然无好意。

“将军饶命,将军饶命,小的也只是奉命行事!”

家仆顿时吓得颤栗,惶恐跪倒。

孙逸摆摆手,制止了将领,随即没看家仆,驱马绕开,继续前行。

“哼!”

将领重重地将刀推回鞘,冷冷地看了家仆一眼,驱马绕开而去。

家仆跪伏在地,瑟瑟发抖。

但走了没多远,前方街道中央,一道人影,再次挡住了去路。

是个老者,一脸血污,拄着拐杖,孤身一人。

“邹秀金?”

率队的将领微微一惊,下意识按紧了刀柄。

身后部众纷纷按刀,一脸凝重。

“孙逸,能否聊聊?”

拦路的赫然是邹秀金,他听从邹明煜的安排,前来搏一线生机。

“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

孙逸勒马止步,远远地看着邹秀金,淡然问道。

“如果你孤身一人,老夫确实与你无话可说。但,你终究是孙家少主,想来,应该是有许多话可以说的。”

邹秀金淡然地迎视着孙逸,漫不经心的道。

霍然,孙逸眉头一皱,脸色微凝。

旁边率队的将领更是目光一寒,紧按刀柄的五指微微用力,握紧了刀柄。

邹秀金的话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弦外之意,却透着浓浓的威胁。

以孙家,威胁孙逸。

“你想说什么?”

孙逸牵扯缰绳的手微微紧攥缰绳,目光渐渐变得漠然。

“各退一步,如何?”

邹秀金迎视着孙逸的目光,淡淡询问。

孙逸脸色深沉,不苟言笑,紧紧地盯着邹秀金,沉默不言。

邹秀金显然是看出来了赵忠仁的背后算计,走投无路,所以前来逼着他退步,从根源上来瓦解赵忠仁的算计。

简单点讲,赵忠仁的一切算计,都是以孙逸为起点,以孙逸为中心,来针对邹氏在军中百年的布局。

说白了,孙逸就是赵忠仁所言的‘东风’。

无风不起浪!

因为有着孙逸的原因,邹氏才会躁动,其布局才会显露。

邹明煜看穿了赵忠仁的算计,所以才提醒邹秀金,前来瓦解孙逸的斗志,釜底抽薪,消了孙逸这股东风,从根源上也就破了赵忠仁的局。

这也是孙逸不慌不乱的原因,从樊明宏告知他地牢方位的时候,他就猜到了。

看着邹秀金信誓旦旦的架势,孙逸眉宇紧锁,目光愈发深沉,更多了几分冷漠。

对于孙家,孙逸并没有什么归属感。

但是,对于这世的父亲孙邦,孙逸却是十分敬重的。

其舔犊之情,感染了孙逸,再加之前身的情感寄托,让他早早地认可了孙邦。

如今邹氏针对孙家,孙邦无疑必死。

这对孙逸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言尽于此,你好好考虑!”

邹秀金看出了孙逸的犹疑,嘴角微抿,擦了擦脸颊上的血污,露出几分笑容。

然后转身,一瘸一拐的离开。

孙逸紧攥缰绳,唇齿紧抿,目光闪烁着冷意,心头情绪交叠。

“大人自有安排,无须惊忧。”

率队将领察觉到了孙逸的情绪,低声告诫。

孙逸扭头看了将领一眼,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头。

然后一行人继续前进,赶赴领事府。

途中再无阻拦,顺利抵达了领事府。

从旁边巷道穿过广场,抵达了领事府门前。

孙逸被带到领事府前,无数观望者瞬间看到,顿时哗然四起。

“孙逸来了!”

“这是要问罪他吗?”

人们纷纷喧呼,嘈杂四起。

台阶下跪伏的数千将领凝视着孙逸,目光闪烁精芒。

广场阵阵骚动,迅速喧闹。

孙逸站在台阶上,漠然而立,不为所动。

率队而来的将领在墨文青和樊明宏的耳畔低语了几句,然后率领队伍迅速退离。

樊明宏扭头看了孙逸一眼,随即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含笑道:“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握。”

孙逸微微点头,一言不发。

“请大人!”

墨文青朗声宣布,身后大批金甲神卫冲了出来,列开阵仗。

赵忠仁一身盔甲,肃穆威严,龙行虎步,走出了领事府。

“拜见大人!”

各路人群,纷纷躬身施礼,皆不敢怠慢。

“诸位免礼!”

赵忠仁摆摆手,众人纷纷起身,沉寂下来。

彼此相视,暗暗揣测,静候审察。

赵忠仁站在领事府门前,手杵大刀,昂然而立,俯视着台阶下跪立的数千将领。

“诸位,且起来吧!”

赵忠仁示意道。

但,众将领却未起身,反倒不约而同跪伏下来,恭请道:“孙逸擅闯地牢,残杀犯人,身犯大罪,请大人给予制裁,以正纲纪。”

赵忠仁目光平静,面无表情,淡淡地看了一眼跪伏在地的众将领。

安静地听着他们的请谏,波澜不惊。

好一会儿,他才淡淡颌首,道:“尔等之意,本座已经明白。便罢,今日,本座临着天下人的面,审察此案。”

“大人圣明!”

跪伏的数千将领异口同声,称赞赵忠仁。

人群皆小声议论,窃窃私语,暗暗哗然。

赵忠仁摆摆手,扫了一眼围观的人群,随即朗声道:“不瞒诸位,孙逸入地牢,乃是得本座授意。”

“什么?”

霍然,满场大惊,各方震动。

跪伏在地的数千将领都是齐齐失声,骇然抬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赵忠仁。

孙逸强闯地牢,乃是总领事授意?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总领事这样揽下责任,是为何意?难道,不怕天下失心?

世人惊震,骇然惊绝。

孙逸都是微微抬头,目光紧紧地凝视着赵忠仁。

赵忠仁的话,让他的心情都是不能平静。

“大人,这是为何?”

跪伏在地的将领中,领队的人不敢置信的看着赵忠仁询问。

“难道大人要包庇罪孽,袒护奸邪吗?”

“大人,天下人可看着呢!”

身后将领,纷纷质疑。

赵忠仁不以为意,面无波澜的环视着人群,手杵长刀,昂然而立的他淡淡一笑,道:“正因为天下都看着,本座今日才要公开审察,揭露阴暗,荡涤污浊,肃清奸邪。”

轰!

赵忠仁话音落下,八方剧震,各地世人纷纷躁动起来,难以平静。

跪伏的数千将领皆脸色一变,心绪一沉,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则在此时,只听赵忠仁的声音继续响起。

“阜潍邹氏,奸猾阴狠,为私人恩怨,罔顾天下道义,残害义勇,威逼忠良。其罪大恶极,堪称悖逆。”

正气凛然的声音,肃穆威严,传遍八方,轰动满场。

一时间,哗然声,惊呼声,愈发汹涌。

各地起伏,喧嚣更甚,经久难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